冰虹的诗路

作者:冯盘根 | 来源:中诗网 | 2019-04-23 | 阅读: 次    

  导读:诗歌是情感的自然流露,浑然天成才是诗歌的生命所在,新诗想要摆脱困境就得在形式与内容的顺畅上下功夫。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给我们带来了惊喜,让我们看到在恶劣的诗歌生存环境里,仍有一方诗歌的天堂,诗人仍然能汲取营养而写出杰出的诗作。

  
  诗如其人,喜欢冰虹的诗,正如喜欢生活中她的美丽冰洁诗意。
  古老的曲阜,纯朴的如一个山庄。曲阜师大犹如山庄里的姑娘,清纯自然。诗人冰虹则是曲阜师范大学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她就如村姑秀发上翩翩风致的蝴蝶。远远的一柄伞近了,迎面而至酷暑中的一丝微凉,翅膀扇动的呵,则是一份悠远而又清凉的意境。
  冰虹——神秘而幽蓝的名字,同时也是诗人停留在我们心中的迷恋。暴雨初晴,阳光普照,虹,犹如人间的梦幻,当凝结成了冰,则是天国里的幽蓝。冰虹是美丽清纯而又时尚的,华丽炫烂,又清新淡雅,为静朴的古城着上了一抹七彩祥虹,仿佛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然而又镶嵌的天衣无缝,平凡的世界因而出现了不凡,她为庄严的古城拙朴的曲园平添了漫漫灵气。冰虹如诗如画如梦。
  去冰虹的办公室时,见到水泥地板上蔓蔓的兰花衬着冰虹清爽的淡雅,淡淡的芳香和着沧桑的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感觉是独特神奇的。我在暄闹的世界中日渐暗昧的心灵仿若刹时被月光朗照,一时明亮旖旎了。回头去想,觉得冰虹也如仙子一样达到了物我合一吧。而今读了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更觉得冰虹就是诗歌之子,是诗的化身,为诗而生。她的眼神里,话语里,骨子里,甚至血液里流淌的都是诗,所以才会这样韵味无穷,分外迷人。
  和所有当代诗人一样,冰虹面对的也是现实文化的困惑,浮躁慌乱的日常人生。从冰虹诗集《花雨》到冰虹诗集《时间的芭蕾》都是现实的生活,喜悦的或无奈的,感伤的或是痛苦的,是诗人的诗心拨动琴弦而谱写的感人音符。《花雨》里弹奏的是女性内心的缠绵忧伤。行文轻盈,意境淡雅,合节合拍,有音乐,有绘画,有书法,有天然的音籁,也有巧夺天工的鬼斧。《时间的芭蕾》则多了些思维的旋律,以诗人的细腻察知人的性灵,显示人类生活实际镜像中的些许无奈,和心灵自白中的璀璨的光亮。
  冰虹诗歌风格的转变是诗人有意为之,同时也是诗人心路历程中的必然。原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李存葆先生评论冰虹的诗“纯真、空灵、和谐”;前国家文化部部长高占祥先生说:冰虹有“永远的诗的魂灵”;还有著名的诗歌批评家则这样评价冰虹诗风的转变:“读冰虹近期作品,感觉到她作品中那种勃发的生命气息由浅淡至浓烈,构置思想的笔法更加轻盈洒脱,而诗境则时显一种清空透脱之美。”“早期更多以女子的纯性世界观察生活,而后期的作品则在立足感性的世界,呼唤纯洁的性灵之外,寻找以直视表达生命体格的方式,这种表达显得热情。”“如果说她早期的《花雨》中的诗歌是从静态的形象向读者展示内心的热情和对混乱的人生实景的恐慌焦虑,那么,从诗集《时间的芭蕾》的诗歌可以发现,冰虹的诗风开始转变,她更注重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和气脉通达的情韵,由此寻找传统文化的底层支撑,寻找在遭避痛斥之外以爱除去冰冷之后去照彻世界的角度。”这种有意的追求和诗人自身的气质结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叙事性抒情结构。到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已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冰虹体诗歌体式。
 
(二)
  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诗如其名。367首诗歌扎成一束,如缕缕阳光,它们是孤立的,又是浑然一体的,是散置的,又是统一的,照彻心扉,涤尽黑暗,形成了独特的冰虹体式。她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也解决了我们的一个困惑。在这束阳光的普照下,我们对于新诗的矛盾困惑,也变得清晰起来。
  苏轼评诗讲究行云流水,行其不得不行,止于不得不止,成功的诗歌应该是浑然天成的,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然而翻一翻中国新诗史,却觉得相当尴尬。其一是中国诗歌形式的断层,新诗的先天不足让其难以撑起腰干直立起来。其二是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立体的城市里,在电线、网络、高速路、海道、空道铺设的星球上,诗歌生态环境遭到致命的毁坏。
  有两种现象可以证明这个观点。一是在新诗初生的年代,有着新文学运动,白话文运动,思想大解放运动做背景,新诗理应结出奇葩,大放光彩。这种期待源于在中国文学史上这是有先例的。“国家不幸诗家幸”只要统治阶级在思想领域放松了专制,就会有绚烂一时的。因而 20世纪上期,应该是中国诗歌的丰收期。然而,除了一些古体诗外很少有名作传世,这与同一时期的其他文学样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是一个大家辈出的年代,然而新诗却仍然是一片荒凉。被当时认为优秀的诗人作品而今读来也觉得乏味。这种现象的原因就在于中国新诗处于初生期,当时尚无迹象表明中国文艺里非有新诗出生不可。显而易见,解决不了新诗形式上的问题,新诗就无法成长,不可能出现新诗的辉煌。
  其二,改革开放以后,思想解放了,八十年代诗坛呈现一片繁荣,好象诗歌又直起了腰板重新回到了文坛中心。的确新诗的形式已经渐趋成熟了,也出现了很多优秀作品。然而海子卧轨,顾城轻生,骆一禾病亡之后,诗坛又出现了一片恐怖的沉寂。就有人说诗歌随着诗人的死亡而消失了。笔者不敢妄加评论,然而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诗人们出现了精神危机,诗歌主体精神出现危机显然对于诗歌的创伤也是致命性的。何以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故呢?我觉得诗人们的精神家园被沙化了。曾经生机勃勃的青翠田园而今变成了高楼大厦。那么多摩天大楼影响了田园的采光;空道、海道、高速路流散了田园的底肥,电话,网络又带来了泛滥成灾的寄生虫。因而诗人们的田园,精神家园荒秽了,粮食没了,诗人们选择了殉道。
  诗歌是情感的自然流露,浑然天成才是诗歌的生命所在,新诗想要摆脱困境就得在形式与内容的顺畅上下功夫。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给我们带来了惊喜,让我们看到在恶劣的诗歌生存环境里,仍有一方诗歌的天堂,诗人仍然能汲取营养而写出杰出的诗作。
  “她,证明着人和人类最为干净的血液和梦想,拥有一颗透明的水晶之心”有人曾这样形容冰虹其人,“冰者,透明如水晶,纯洁似婴儿,而又不曾夹一星点儿的杂质,煌煌如深谷幽兰,天生便有一种别样的清傲与高贵”“冰山雪莲,站在世界的高度,在她而言,高贵是一种习惯,在她冰的外表下,跳动的却是一颗火一样炙热的心。”也有人这样评价冰虹,“冰虹从来就不是一个的拿着剪刀雕凿的诗人,也从来不是一个依赖化作品的作家,她是一位视造化如生命的诗人,视纯真为精神的作家。都是自然天成的,像活水一样流淌的,常常是,她还来不及准备,那些水早已漫漶开来,浪花早已欢舞了起来,这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那些突出系突如其来的水光强拍起来了。”的确,冰虹的生活是诗意的,冰虹的诗是艺术的,在这里,让人体验了浑然天成,天衣无缝,就如一张水墨水山画,蒙蒙烟雨,若即若离,轻轻如一缕烟,飘去留下了一痕梦。远远的,不带一丝张扬,而又细细的温润。我们无法形容她的存在与影响,想抓住时,像空无一物,回味时又韵味全俱。这是一种艺术的诗,艺术的生活,得道的诗,得道的生活。仙子的诗,仙子的生活。是的,冰虹给了诗歌追随者无限的期待。我们无法望见她的边际,也没有必要航到岸上,这是一片汪洋的海,一片无人工痕迹的海洋。因此,我觉得冰虹解答了新诗上的两个问题,用自己的心灵,用艺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新诗在冰虹这里找到了一条路,一条长长的艺术之路。冰虹体诗歌无疑也是新诗的一种极有价值的尝试。
 
(三)
  诗歌是人类心灵的安息之所,承载着人生的诸般梦想。诗歌也会与人类同生,或许时代社会都会有所发展而与以前不同了,然而,心灵却是永远都需要有自己的家园的,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诗歌,说诗歌沦为了边缘是不准确的,白昼我们得以观览光色,夜晚我们也可以遍览星辰,即使最黑暗的早晨,也会有打鸣的晨鸡为我们送来诗意。正如冰虹的《Bh》所吟诵的:“我是带冰的火焰/是雪天中翱翔的火鸟/当群星拢起灼热/我正随灵光穿梭/。我是透明的火焰/黑暗和风霜不能覆盖的颜色/残月中夜鹰的欢歌/奉献给最寂静之地/ ”。冰虹诗集《手握一束光芒》照彻了我们的心灵,沉淀了我们的思绪,萦绕在我们的心间,滋润着我们的心田。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