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弋在时光的深流

——冰虹诗歌《秋天》 读后

作者:张宾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18 | 阅读: 次    

  导读:《秋天》像是瑰丽的艺术品,是一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创造……诗中的“丰满、酿酒、醉意”词语一般是来表现人的行为活动,但诗人在这里大胆展开想象,把眼前所看到的丰收的景象拟人化,写得栩栩如生,描绘了一个大丰收的画面。立意高远,含蓄深刻,回味无穷。


清风携着清凉隐秘的香吹拂虹园
地上的果实丰满 甘甜酿入浓酒
醉意的银杏林金叶纷飞
她赤裸着双足 于金色的林径轻舞
月光拥吻她 燃着微醺的暖
秋日的悲悯与灵性
收藏诗人的破损与完美
随她开始一场神奇的溯游
欢愉之心形同婴孩最原始的吸吮
游弋在时光的深流
那是千百枚破碎之果的复苏
在深埋的孤独之花上再现成熟芬芳
  ——冰虹的诗《秋天》
        
  题记:当蝉鸣从烈日中渐渐消退,柔和的秋风从遥远的北方飘来,燃起了诗人冰虹心中那束诗情画意的火把。于是,秋日的虹园尽是金色遍野,硕果累累。

  按诗人自己的话说,之所以取“冰虹”为笔名,是因为“冰”恰好切合了出生时的征候——那是冰的世界。“虹”又与“宋红霞”的本名相映相衬。冰而状虹,是谓“冰虹”。人如其诗,诗如其人,冰虹是生长自虹园的美神,优雅的裙子,袅娜的体态,怡然自得,态柔容冶,清秀的玉貌。近距交谈,芳兰竟体,不免使人想起易安之句:“有暗香盈袖”。《诗经》一句“静女其姝”,恰如其人。流年渐逝,不逝的是诗情画意之心;良才美质,隽永的是馥美仙兰之质。诗人冰虹的性格为人谦和,同时,还有一层悠然自得。真是“至清者冰,至美者虹”啊。曾有著名文学批评家这样评价她:“冰虹从来不是一个‘拿着錾刀雕琢’的诗人,也从来不是一个依赖化妆术活着的作家。她是一位视造化为生命的诗人,视纯真为精神的作家。”前国家文化部部长高占祥先生评价她:“冰虹在诗歌中一如既往的诠释爱、生活、自然的神话,绽放对生命中点滴事件的用心体悟。在诗歌的世界中,她任性而为,不饰雕琢,却无处不透漏出一种对于世界的信心。”这在她写的诗歌《秋天》中都有所体现。
  先从《秋天》这个题目谈起吧。秋天往往会给人们带来无限的遐想,诗人也不例外。大多数诗人都不太喜欢这个冷清的季节,他们看到纷飞的落叶就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悲凉之感。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在《秋词》(其一)中写的“自古逢秋悲寂寥”诗句,悲秋,从来就是诗人的职业病,冰虹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她既看到了秋日的悲悯又觉察到了秋天富有的灵性与诗意。她用敏锐的视角,高深的洞察力,大胆的想象,柔情的思绪在诗中创设优美的意境。

  首先,诗人以“清风/携着/清凉/隐秘的香/吹拂/虹园”开头,这句诗的意思 是说,“清风”宣告着秋天的来临,她给人们带来了些许清凉,隐藏着秘密的香气吹动着诗人的精神家园——虹园。诗人在这里分别选取了“清风、隐秘的香、虹园”作为自己写诗的意象,并分别采用“携着、吹拂”这两个动词,把“清风、隐秘的香”写活了。运用白描手法,寥寥数语,几笔勾勒,不但将秋风和隐秘的香都带进了诗人的理想国——虹园,尽收笔底;而且字里行间,流露出蕴含在诗人内心深处久违的眷恋。同时,为下文描写丰收的场景埋下伏笔。
  《秋天》像是瑰丽的艺术品,是一种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艺术创造。诗人又开始写“地上的果实丰满/甘甜酿入浓酒/醉意的银杏林/金叶纷飞”,诗人从眼前迷人的景象写起,地上尽是成熟的果实,把甘甜的果实酿入浓浓的美酒,这是个丰收的季节,连道路两旁的银杏林都醉了,金黄的落叶漫天纷飞,争相飞舞。诗中的“丰满、酿酒、醉意”词语一般是来表现人的行为活动,但诗人在这里大胆展开想象,把眼前所看到的丰收的景象拟人化,写得栩栩如生,描绘了一个大丰收的画面。立意高远,含蓄深刻,回味无穷。
  接着,诗人又写“她赤裸着双足/于金色的林径轻舞/月光拥吻她/燃着微醺的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醉意的银杏林迎着月色,光着双脚,在布满金色的林荫道上轻快地跳舞,月光拥抱、亲吻银杏林的身体,散发出的余热燃着淡淡醺醉的暖意。诗人运用了一语双关的修辞手法,诗中的“她”既指醉意的银杏林,又指诗人自己。这充分流露出了诗人的喜悦之情。
  其次,诗人在第一节实属写景,那么在接下来的第二节是抒情。诗人在第二节中以“秋日的悲悯与灵性/收藏诗人的破损与完美”开头,秋天是一个既使人惆怅又令人向往的季节,诗人从中领悟到秋天的两面性,她看到了秋天的悲悯与灵性,正是这种秋天的特性铸就了诗人的破损与完美。诗中的“悲悯”与“破损”相对应,“灵性”与“完美”相呼应。一个“收藏”道出了丰收的弥足珍贵,同时,也弥补了诗人破损的心。接着,诗人又开始写“随她开始一场/神奇的溯游/欢愉之心/形同婴孩最原始的吸吮/游弋在时光的深流”,从这些诗句可以看出,诗人的心中已没有烦恼与忧愁,正开始一场神奇的自由自在的溯游,宛若水中央最原生态的诗意栖居。时间不会使记忆风化,因为欢快愉悦永远镌刻在时光的深处。
  最后,诗人以“那是千百枚破碎之果的复苏/在深埋的孤独之花上/再现成熟芬芳”收尾,与诗的开头“清风携着清凉隐秘的香/吹拂虹园”相呼应。秋天尽管会给诗人带来悲悯与破损,但是诗人对它并没有丧失希望,她在经历黑暗之后,鼓足勇气找到了许多黎明的曙光,希望之火再次燃起,让深埋在泥土之中孤独的花瓣再现成熟芬芳。诗人运用了托物言志的手法,表面上是写千百枚破碎之果的复苏和深埋在泥土之中孤独的花瓣再现成熟芬芳,实际上是借写破碎之果的复苏和孤独之花的成熟芬芳来寄托对未来无限的憧憬以及对生活的信念。
  总之,人生总是在矛盾中,秋天是一个令人怀念又感伤的季节,柔和的秋风带着清凉给正处在复苏中的虹园带来成熟芬芳的甘甜。原来,秋天是这样的美!诗意永缠绵!

后记:
  从诗人冰虹的世界里你才能读懂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辩解;你才能体悟到女子感情的热烈与奔放,丰富与细腻;你才能感受到女子痴情与真挚,深沉又执着的心思。让女子看似花瓶的格言,在浩瀚的星空中大放异彩吧!这样你的性灵就无限接近了那道冰清玉洁的彩虹!
  笔者才疏学浅,若有理解不当之处,敬请批评。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