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虹与海子跨越时空的心意相通

作者:朱瑜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8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诗歌不同于流俗的诗歌,她向自然万物表达“爱的密语”使其诗歌保持生命的张力,她将自己的人生智慧贯注于自然万物中又使诗歌多了一层“人性之思”。

  
  人如其诗,人如其名。初来曲园,便注意到了诗人冰虹,一袭长裙,乌发如瀑,身材高挑,美目流盼,那眼神清澈若秋水,怕是连“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这样的诗句也难以表达她的脱俗之美。古城曲阜,冷却了世间的喧闹与浮华,是个吹着风都可以做梦的地方。冰虹诗意地生活在这儿,与淡雅清秀的古城交相辉映,融为一体。仿佛不是冰虹选择了古城,而是古城的宁静优雅就是为冰虹而生。我经常想,这定是个会在月亮上起舞的女诗人,我一定要结识这位女诗人。每每远望冰虹,总想上前打招呼,可又怕自己身上的世俗之气会与这个女子格格不入。可当真正接近了她,才发现诗人冰虹并非只有桃羞杏让,绝世独立之美,她更是青春活泼,充满阳光的女子,甚至于内心是带着孩子气。优雅却又不失活泼,脱俗却又不失阳光,这就是近距离接触的诗人冰虹。真所谓“至清者冰,至美者虹”啊!诗是自我智慧和美的输出,是对生命的热爱和体悟。至清至美的诗人冰虹赋予着草木鱼虫一颦一笑。

  冰虹和海子同样为诗而生,手捧冰虹的诗篇《致海子》,仿佛冰虹和海子已是熟识多年的知音,他们都在用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互畅对这世界的忧思,从大自然汲取最明媚的力量。两位诗人的内心都是温柔善良热爱生活的,冰虹和海子有跨越时间空间的心意相通。

  冰虹的这首诗如炙热的格桑花,对海子的怀念和对生活幸福的期待燃烧在脱俗缠绵的语句中。在诗的开头,冰虹以略显低沉却不失轻盈的语调表述了海子的精神力量,“念你时/我会忘记疲劳/忘记苟且的生活”。诗的开篇平实而真挚,将海子的存在对于面对苟且生活的重要意义一览无遗地呈现给读者,从开篇第一句便可体会出冰虹面对繁杂世界时的无奈和疲劳,当借以诗歌和海子对话时,诗人冰虹的世界得以放松,这表达了诗人内心的精神诉求。“你的太阳和我的月亮/都是装满春天的星辰/你携着灿烈的诗去了远方”。清丽俏皮的语言中隐含着冰虹和海子都是诗的孩子,将海子的诗喻为太阳,将自己的诗喻为月亮,月亮和太阳同样装满春天的星辰。此时冰虹以纯真的心灵,仿佛孩童似的语言,将诗与生命融为一体,尽显清脱之美。“携着”一词抹去了海子卧轨的阴郁恐怖,以豁达的心态直视生命的格式,全诗更多了一份柔和达观的情韵。“灿烈”一词是诗人冰虹对海子诗的评价,海子是位热烈的以梦为马的诗人,他曾经感叹韶华易逝,为何要把年华虚度“面对大海我无限惭愧/我年华虚度/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岁月易逝/一滴不剩”,也盛赞人间的珍贵“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水波温柔”(《活在这珍贵的人间》),更有人间烟火的氤氲清丽缓缓袭来“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冰虹的诗歌多以女诗人特有的感性咏叹爱,观察生活,体悟幸福。有生活的暗香令人魂牵梦绕“这儿/一个词的天堂/比真实的古城大些/我把九株植物种在园中/向鲜花学习语言/向芳绿学习真诚”(《这儿》),雨夜中以爱为名的内心悸动浪漫又神秘“是不是该等到雨停/你我一起找月光/像两颗移动的花木/把月露浸在花叶中”(《雨夜》),还有虹对春天含情脉脉的甜蜜“绿荫下/虹在微睡/隐约听到花儿们窃窃的笑/看到它们甜蜜的眉眼柔唇”(《春音》)。当有了精神上的相通契合,就算海子去了另一个世界,冰虹仍能感知到海子热烈奔放又不失柔情蜜意的性灵。华尔华兹说:“诗歌是宁静中的回忆,是人类内心情感的表达,或美好,或悲伤。冰虹以燃烧的激情抒发了对海子至真至善至美的怀念。用“格桑花”作为意象使诗歌多了一份炙热清脱之美,从中可以读出诗人冰虹在历经人生的荒凉苦楚之后依然以明净的心境对待世界。“虹的月光自会取走天空的焦虑/而你喷涌而出的大海/翻滚着七彩的小海妖。”读到“七彩的小海妖”,我感觉冰虹仿佛是童话中的小公主,美丽,稚气,对未知的世界充满期待。这也恰恰说明诗人冰虹是“顽皮的”,是一个充满童真的诗人。这节诗完美的体现了诗人冰虹自身的气质,会在月亮上跳舞的女子自会用自己璀璨的月光驱走现实中的焦躁和黑暗,生命的最高体悟也不过如此吧,生命气息不会因为外在的干扰而有所减弱,也从不因直视生活而使生命显得苍白,体悟过生命的痛楚之后依然保持着内心的童真稚气。冰虹和海子同是真性情的伟大诗人,他们盛放在人间的美,化为春天,化作诗的模样,感染着影响着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每个人。

  诗歌的孩子有幸福的精神家园,是第二节诗的主体精神,冰虹和海子一样,是在慌乱的凡世中守望精神家园的歌者,冰虹蓬勃的生命热情在这节诗中被轻盈洒脱地表现出来,这节诗也体现出了诗人在受到现实的冲击后依然坚持自我的纯洁魂灵。“你和我和所有诗的孩子/在诗里居住”,诗人都有自己的幻想世界,他们在里面高声歌唱,抛洒生命的诗意,思索爱的灵魂,用隽永的语言消融现实的焦虑,用无边的爱熄灭孤独的火焰,用沉静精致的灵魂缔造娴雅温暖的生活。冰虹用这两句诗透视出与海子在他们的精神世界里的欢快纯净。“只需一场麦田的风/已生在无边无际的田野/只需一片大海的醉/已活在春暖花开的中央/只需第十颗太阳的升起/就能把天空擦洗得碧蓝如镜”这是诗人冰虹童真感情的自然流露,“麦田”,“大海”和“太阳”,仿佛整个大自然都被揉碎进了这几句诗里,一幅诗情画意的绝美景致契合于此。诗人与大自然的邂逅总能迸发出甜蜜的情愫。“看麦子时我睡在地里/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家乡的风/家乡的云/收聚翅膀/睡在我双肩”(《麦地》)海子在遇到大自然时和冰虹一样,是个纯真的孩子,是长出两个翅膀的天使。冰虹和以梦为马的海子一样,“以梦为马的风把我吹向这里/高原遍野黄金的气息和/淡紫色的姐姐把我牵引到/你追忆的高原上/我长成了一朵无拘无束的格桑花/留恋在恬静散淡的光阴里
  等待/九个姊妹从云彩中走下来/朵朵绽开/迎候诗人的光芒”。多么美妙的画面,多么深情的绽放,冰虹和海子,在一片纯粹灿烂的美景中通往诗的天堂。诗的结尾以“阳光”“乳香”和“牧歌”作为意象,为诗歌增添了一份迷离之美,海子,冰虹和所有的诗人如初生的新草般通向了如梦如歌般的纯性世界。 冰虹的诗将生活的真实画面融入了虚幻的想象中,诗歌既有空灵之美又不失人间烟火的氤氲。语言的律动和节拍赋予了诗歌音乐的效果,整首诗读来从容不迫,流畅沉静。折射出了诗人冰虹最隐秘最纯净的心思心绪心境。

  冰虹的诗歌不同于流俗的诗歌,她向自然万物表达“爱的密语”使其诗歌保持生命的张力,她将自己的人生智慧贯注于自然万物中又使诗歌多了一层“人性之思”。别林斯基说过:“感情是诗情天性最主要的动力因素;没有感情就没有诗人,也没有诗歌。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庆幸还有冰虹这样“伟大的童真诗人”,冰虹的诗歌永葆着青春的秘决,这与她大爱大美的真性情是密不可分的。著名诗人冰虹的世界是至情至性的。诗人冰虹至清至美的诗魂影响并温暖着身边的每个人。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