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中的美神

——诗人冰虹印象

作者:李玮玮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08 | 阅读: 次    

  导读:至清者冰,至美者虹。来世一遭,坚守爱和美。 唯有坚持之人,可受人敬重。做纯文学是一件寂寞的事,永不似消费文学般繁华。“我能否继续/背负红尘的痛楚走下去?能否不倦地为春天的诗卷注入甜蜜?把心莹如玉的芳香传递?”《虹问》这首诗反映了冰虹作为诗人的责任感,“人间要好诗”,即使红尘痛楚,风雨兼程,也要坚持创作,不负苍生,为心中的缪斯点燃光明,将生命活成一首浩大的史诗。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汉·李延年《佳人曲》)
  而诗人冰虹就是生长自虹园的美神。优雅的裙子,袅娜的体态,怡然自得,态柔容冶,清秀的玉貌。近距交谈,芳兰竟体,令人想起易安之句:“有暗香盈袖”。《诗经》一句“静女其姝”,恰如其人。流年渐逝,不逝的是诗情画意之心;良才美质,隽永的是馥美仙兰之质。
  常见冰虹于曲苑幽径漫步,人景合一,神态怡然,水木清华。
  夏季,冰虹喜着花色长裙,持一把阳伞,偶尔会看到她撑着小伞袅袅地从人群穿行,从不曾奔走疾呼。远观,轩然霞举,风仪秀整;近看,目波澄鲜,眉妩连卷。似乎这纷争的世间与她无关,她只是以遗世而独立的姿态,来世间游走一遭。
  她是美的使者,注定不同寻常,悠悠芳华,只为来这世间游走一遭。冰虹不仅拥有独立优雅的美丽,她的性格也是温婉而善良的。
  曾有人认为她高傲不可接近。有朋友问我,冰虹老师看起来很高傲的样子,你是怎么敢和她交谈的?
  我如实相告:“我并没有觉得冰虹老师高傲。诗人心底一定柔软,爱文学的人都有一颗普世责任之心,我坚信冰虹老师不会冰冷拒绝我。”
  果如自己预料,我得到冰虹老师相赠的诗集。我内心算是刚直自我的,写文之风虽不同于冰虹老师的温婉和煦,却尊重‘兰心慧质’之人。与冰虹老师的第二次见面有幸得到她馈赠的诗集《夏水九叠》,并感到了她的随和和修养,有个细节尤其让我感动:我送了冰虹老师一条手链,彩石线编的,并不昂贵,而老师为了表示尊重,当场佩戴上了。又怕天色已晚,特意送我至学校北门。这让我见识到了冰虹老师的人品。回顾自己的人生路,我总结出一个道理:当自己还渺小的时候,会景仰对方的地位和才华;当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第一欣赏的绝对是对方的人品。所幸现在的我内心已有了足够的坚韧成熟,拥有了独立的判断力。敬人者人自敬之,著名诗人冰虹作为曲园的一名老师,平等待人,尊重学生,我发自内心地赞赏敬仰她。
  冰虹是位深爱生活、内心丰富的诗人。她喜欢旅游,喜爱动物们,她心态年轻,永葆青春的芳华。她解释过自己的笔名:“冰”恰好切合了出生时的征候——那是冰的世界。“虹”又与“宋红霞”的本名相衬相映。冰而状虹,是谓“冰虹”。
  至清者冰,至美者虹。来世一遭,坚守爱和美。 唯有坚持之人,可受人敬重。做纯文学是一件寂寞的事,永不似消费文学般繁华。“我能否继续/背负红尘的痛楚走下去?能否不倦地为春天的诗卷注入甜蜜?把心莹如玉的芳香传递?”《虹问》这首诗反映了冰虹作为诗人的责任感,“人间要好诗”,即使红尘痛楚,风雨兼程,也要坚持创作,不负苍生,为心中的缪斯点燃光明,将生命活成一首浩大的史诗。
  诗人冰虹的性格于亲和、坚持之外,还有一层闲适悠然。
  世上的人可分两类:娴静之人与奔波之人。
  宁静是一种状态,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心境。要么物质上的丰裕,要么实现心灵上的自足。而后者,更加需要大彻大悟的大智慧及如入无人之境的洒脱。这让我想起颇为喜欢的一个故事:“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鵷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呵呵,难道凤凰也稀罕那个臭老鼠吗?
  庄子的价值不需要外界承认,他的价值评价系统是内在的、自我,所以庄子才会拥有怡然垂钓,直拒楚使,逍遥游的潇洒人生。
  说起出世与庄子,就会想到诗人冰虹的理想国——虹园。
  庄子把自己放逐到了濮水,诗人冰虹则徜徉于虹园之中。 
 (李玮玮,曾任《风景》主编)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