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社会·女性书写·成人童话

——略论冰虹创作的时代张力与性别风景

作者:戴明朝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23 | 阅读: 次    

  导读:在这样一个拒斥浪漫、消费文化甚嚣尘上的时代里,冰虹的创作既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却又的的确确温暖如春、甘洌若泉。冰虹将梦想、爱恋、忧郁、痛苦、不满乃至反抗绝望都浅斟慢酌成文字的织锦、真情的翡翠,与我们共看爱的悲苦与欣悦,美的失落与炫目,人生的残忍与真情。在诗人冰虹的创作世界里,诗与梦构成了经,爱与美构成了纬。这个才情非凡的女诗人书写的成人童话在这个消费社会的步步进逼中显得凄婉无奈却又意蕴生动。

  
  在消费社会气息甚嚣尘上的时代,文学离床越来越近,而且在床上床下装点着时尚服饰、名牌香水和暴力毒品。庆幸的是,这并不是文学唯一的选择,在消费社会对中国社会不同的影响层面上,文学或主动地迎合、或积极地抗争;或颓败地堕落,或浪漫地超越。

  著名诗人冰虹通过诗、梦、爱、美的浪漫而又凄婉的编织,非常敏感地捕捉到消费社会冲击波对百姓日常生活的影响,特别是对女性的影响。她从不着意描写少男少女们怪异的穿着打扮与标新立异的生活方式。而是在看似传统的生活变迁背后,发掘消费社会对人特别是女人的生活、交往、情感以及心灵的种种微妙变化,为我们勾勒了微妙的女性心灵地图。她通过一篇篇诗化小说,写出一个个女人心底绵密的忧伤与细腻的向往。或者是纯洁的女性心灵被消费社会锈蚀的震惊,如诗化小说《虚幻的画》;或者是书写当今时代女性在面对爱情患得患失背后的计量,如诗化小说《树叶儿没有家》;或者讲述女人在女人的嫉恨中走向毁灭,如散文《消失》;或者执意于现代生活中女性灵肉二分的矛盾,如诗化小说《看不见的潮汐》;或者刻画当代男性对女人物化的消费欲望,如小说《失味的咖啡》;或者展露女性在婚外寻求心灵满足时的罪感,如《红到故事的结尾》等等。

  在诗人冰虹的世界里,一个引人注目的意象就是“梦”。无论是诗歌、散文还是小说,“梦”总是频频出现。小说《午夜的海棠》中,爱情只是一个“梦幻”,谁也不能破坏它的纯洁,这样一种迷蒙的叙述背后,是作家对现实的某种规避,真幻之间有着仅仅属于文学的等式。小说《看不见的潮汐》则以梦表达叶子对银玫命运的感喟,同时也是作家对当下女性某种带有普遍性命运的忧思与警醒。所以,小说由梦开始,以梦结束就别有它意。现实有太多的挤压与无奈,只有在“梦”的世界里,女人才能真正回到自身,打量灵魂,审视命运。冰红诗歌《对坐:一幅对联》与《钱生出的利息是反讽》中,“梦”不仅是世外桃源的象征,也完全可能是无底深渊的隐喻。

  到了冰虹诗化小说《小狐狸的星辰》中,梦的意象可谓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是一个以童话形式出现的三角恋爱的故事,小说叙述了小狐狸对鼓鼓极至的爱,鼓鼓对芭无以复加的爱。从叙述学的角度来看,“梦”在这里起着叙述动力的作用。因为小狐狸的死亡,故事内在的动力已经耗尽,然而,经由“梦”故事得以在另一个层面上蜿蜒展开。在这里,“梦”是故事得以延续的强大引擎,同时还赋予故事一层似真似幻的浪漫色彩。小狐狸的灵魂栖居进芭的躯壳,不是寻求与鼓鼓的长相厮守,而是为了报复鼓鼓对她的至爱的无动于衷,表达对芭获得鼓鼓痴爱的嫉妒。整个小说就是一个长久不愿醒来的梦。只有在梦中,小狐狸才获得了至真至美至纯的爱情,冰虹把优美的语言,澎湃的诗情,精致的想象都倾泻在梦中小狐狸凄美的爱情上。但是,梦境越优美,梦中的爱情越完美,对这个充满嫉妒、交易与物化的消费社会景观也具有越大的解构、离析与反讽。这是一个富有强烈隐喻气息的成人童话,它通过营构梦幻般的执着乃至偏执的爱情,显示着爱情在现实生活中尴尬的地位:一方面,爱情已经成为现代人在被放逐后唯一的家园,却不堪之重;另一方面,因为消费社会强大的渗透力,爱情也完全可能屈从于它的巨大的诱惑。冰虹,一个以追求爱与美,诗与美为生命的女人,表露着于此节节败退的无力感和执着而浪漫的抗争。“除了我的幻想之外,什么都感动不了我,什么都引不起我的兴趣。”小狐狸的感叹泄露了全部秘密。这是消费社会与成人童话之间的张力,也是人在无尽的欲望与永恒的修炼之间的绵绵隐喻。

  笔者以为,冰虹诗化小说《小狐狸的星辰》必须与她此前的作品并置读解,很多弦外之旨才能够被呈现。小说《虚幻的画》中,曼妹,一个多么动听的名字,有着维纳斯般美丽的身体,可是她答应为一畅作模特,不是为了钱、爱情或艺术,她仅仅是用自己惊艳的身体换取一份工作。“看够了没有?我要穿衣服了。记住,你要马上给我一份工作!”一切都理直气壮地成为交易。值得注意的是,曼妹的背后是她成人的姑姑,当姑姑不是作为篱笆而是教唆者,特别是作为这一过程的分享者出现时,我们能体会作者借小狐狸之口的绝情告白:“此刻,我完完全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忘记了世界上还有‘现实’,除了梦想。”

  “寒梅一样的清冽,古琴一般的音韵,仙鹤一样的秀拔超然。”这些极具古典意味的意象在这个世界有多大的诱惑就有多大的反讽。冰虹诗化小说《小狐狸的星辰》、《午夜的海棠》与《魅》中,作者都极力表现肉体与欲望的较量。不容否认的是,情感面前的怕与忧是消费时代一种普遍的“爱无力”症的当然表现。《看不见的潮汐》中银玫的丈夫有一句真实而又残忍的话:“什么精神?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我只爱你美好的肉身,永远都该属于我。” 在这里,不是说“你”永远都该属于我,而是用这个代表物化象征的“它”。“它”字所传达的信息比许多关于后现代社会的论著都要丰富、直接与和彻底,也更耐人寻味。在貌似强盗逻辑的霸权中,显示出对精神无情却也是极端无奈的放逐。因此,我们在面对作者对梦的沉醉时,应该多一份谨慎与理解。

  著名诗人冰虹是一个善于制造美与爱之童话的歌者。她的创作一如她本人,温婉、浪漫、纯真。无论是诗歌、散文还是小说,在她的笔下都流露出一种久违的动人。在这样一个拒斥浪漫、消费文化甚嚣尘上的时代里,冰虹的创作既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却又的的确确温暖如春、甘洌若泉。冰虹将梦想、爱恋、忧郁、痛苦、不满乃至反抗绝望都浅斟慢酌成文字的织锦、真情的翡翠,与我们共看爱的悲苦与欣悦,美的失落与炫目,人生的残忍与真情。在诗人冰虹的创作世界里,诗与梦构成了经,爱与美构成了纬。这个才情非凡的女诗人书写的成人童话在这个消费社会的步步进逼中显得凄婉无奈却又意蕴生动。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