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长安:虹园, 灵魂的圣殿

——读冰虹的诗化小说《殉》

作者:位长安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5 | 阅读: 次    

  导读:也许诗人的心灵分外敏感,叶落知秋,水暖知春,诗人冰虹已将笔触及到你我他心灵的最深处。诗人的世界里,生与死已然超越了本来的意义,因为灵魂是永生的,诗意的虹园里,只有轻盈的灵魂才能自由驰骋。

 
  海德格尔说过:“人应当诗意的栖居。”两千多年前,陶渊明“种豆南山下”并且为世人描绘了一幅世外桃源,两千年后海子在大海边建了一座房子,这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如今,著名诗人冰虹为我们的心灵修筑了一个美丽的虹园,这是诗意的虹园,更是灵魂的圣殿。进入虹园,就进入了一片斑斓的圣地,进入虹园,就是走向了爱与美,走向了真与善。
 
【一】
 
  手捧《冰虹小说经典》,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不知一个把诗写的如此美好的诗人如何写出风格迥异的小说来,带着这疑问我急切地打开了小说集,细细品读。
  从《小狐狸的星辰》到《飘影》,从《虹园》到《废花》,冰虹诗意的语言再次深深震撼了我,在诗意语言的包裹下,我看到的不是简单的故事,不是乏味的描述,而是曲折离奇的情节,发人深省的主题。爱与美的交织,真与善的诠释,在冰虹的笔下展现得淋漓尽致。我读这本小说集时,不止一次流下了眼泪,是冰虹爱与悲悯的情怀和作为一位优秀诗人作家的人文精神、人生境界深深打动了我。冰虹的小说既有对人类光明层面的书写又有对人类黑暗层面的探索。当我读到这篇韵味别致的短篇小说《殉》时,心中禁不住震颤:虹园!多美的名字,多么温馨的感触。《殉》,让我再次窥到冰虹纯洁、敏感、美妙而又悲凉的内心世界。
 
  《殉》向我们展示的是虹园的故事,故事的情节十分简单:一个喜欢写诗、为诗而逝,追求爱,为情而殇的少年,一个遗世独立,诗意栖居的女子,是那个叫做虹园的地方将两个邂逅的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少年的灵魂进入了虹园,与女子交融在一起,演绎成一段凄美的故事。
 
  情节简单却一波三折,时时牵动我们的心弦,言简意赅的开头“像其他男孩一样,阳阳不叫我老师,却叫我仙女姐姐,诗人姐姐。”简单明了却又清新自然,第二段就四个字“呵,呵,诗人!!”不禁让人会心一笑。这应该是一个美好的诗意的小故事,我暗自思忖。接着冰虹开始介绍这个男孩和女诗人。冰虹一如既往的诗意语言紧紧抓住我的心,这个男孩、这个女诗人仿佛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让人怜爱。
  男孩叫阳阳,“俊朗修长”,校园里这样的男孩很多,但是他有独到之处:他的眼神很鲜嫩清凉,像两只泉眼·······这样的男孩本来就是个诗歌天使,我想那两汪泉眼定然澎湃着源源不断的灵感;这样的男孩一定还是一个多情少年,要不那涌流的灵感如何弥漫了“我”紧闭的心田!而女主人公“我” 呢,“热爱世俗生活”,“就是买菜的老农也能让我想起炊烟斜斜飘升的村庄和一片野地里的菊花·····”女诗人同样是一个以诗为伴,生活中充满美好情愫的人。她俨然那位为诗歌而献身的海子,“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与之相比,女诗人似乎生活得更惬意些,挎着蔬菜篮,款款走在古城的小巷。婀娜美妙的身姿像一个优美的音符,每走一步就奏响一曲动人的乐曲;美丽粲然的笑容恰如一朵最美的花儿缓缓盛开,明媚了所有路人的心怀。
  这样的两个人相遇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于是,男孩送“我”一本自选诗集,可“我”却并不在意,没有体会到男孩的深意。后来“我”预感到男孩会“不停地来敲虹园的门,出于谨慎,我与他保持了相当的距离。”“虹园”是何处?男孩为什么要来敲虹园的门?主人公‘我’为什么不想让男孩进入虹园?”虽是短短数百字,到此我们已经疑惑重重,我期待着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后来阳阳自杀了。我看到了他浑身笼罩着寂寞的光,但血管里还有残存的慢漶的水流和破碎的春日的梦境。”读到这里,我震惊了,
  为何,为何一个如此可爱,如此天真的男孩会静静走向死亡?
  为何他的身上“笼罩着寂寞的光”?
  是无人知晓的孤独离去,还是死神在黑夜悄悄光降?
  可是,他的血管里“还有残存的慢漶的水流和破碎的春日的梦境!”那漫漶的水流莫非是那汪澄澈的清泉?那是流淌着诗意与真善的清泉,如今伴随他将去何方呢?
  “破碎的春日的梦境”又是什么梦?在这个和煦的春日里,在那个澄澈的泉水边,男孩与女诗人邂逅之后又有过怎样的交谈?这些似梦非梦似真非幻的场景莫非就是男孩那久久难以释怀的梦?
  我突然明白,为何前面写道:“我已很难记得,阳阳怎会和我一起站在泉边了。”我不得不佩服冰虹的思维,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语其实为后面埋下了伏笔,而且浑然天成,不留痕迹。
  我收起这些凌乱的思绪,继续读。当“我”打开他的诗集,我明白了“这是一个单恋的男孩写的一百多首爱情诗啊!”
  在这些忧郁的文字里我似乎看到了那个可爱的男孩见到美丽的女诗人时羞涩不语的样子,似乎感受到他跳跃的心儿如何在粼粼的波面欢快地起伏。如果要为这首诗配乐的话,罗大佑的《追梦人》最合适不过了,“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颜,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彩······”也许男孩就是那个追梦人,不仅在追寻着女诗人的脚步,同样在追寻着心中的虹园。
  至此我明白了,虹园就是一个诗意的地方,是女主人公“我”灵魂的栖息之所,而那个男孩为了心中的爱,为了追寻灵魂的虹园,心甘情愿以生命为筹码,以死亡作为通向虹园的钥匙,终于“我”被打动了,“我”将虹园的大门向他敞开,于是“他像一阵风,一束阳光,一下就窜了进来。”
  在这个美丽的虹园里,“我”和阳阳的灵魂开始了进一步的交流,“阳阳说:诗人姐姐,这很好,我终于握到了你的手,但是我还想索取一个吻,那样我就死而无憾了。他的唇上有澄明的飞翔的云朵,我不由自主抬起头······幽幽的无法把握的疼痛,痛彻心扉·······”在虹园里,男孩的灵魂与“我”交融在了一起。这是最美的一瞬,在这一刻,男孩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进入了虹园。我想象不出这是怎样一番美妙的场景,如果将它拍成电影,一定是一组光彩夺目温馨感人却又透着丝丝淡淡忧伤的镜头。诗经《野有蔓草》有言:“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皆臧。”虽说阳阳在此刻不是与女诗人邂逅相遇,然而我想他们灵魂交融的那一刻肯定充满了无尽的欢喜,无尽的幸福。
  最终,“虹园中飘飞的蓝乘着一海的明朗。纤巧的诗影活泼而轻盈,鸟儿般······”这是阳阳的灵魂在飞腾,虹园里飘飞的蓝不就是阳阳的灵魂嘛!在几番寻觅之后,在历经坎坷之余,阳阳的灵魂化作活泼又轻盈的鸟儿,在自由的天际高飞。
 
【二】 
 
  故事已经结束了,有人说这不是小说,是诗歌包装出来的散文。可是在这诗意的语言下面我们依旧感受到那紧张动人的情节,依旧能够看到鲜明生动的人物形象。可爱执着的男孩,优雅美丽的女诗人无一不惟妙惟肖,光彩夺目。
  让我们再次感受一下那个可爱的男孩的爱情独白:“我听到了死神义无反顾地召唤。好呵,我就能进入那不可求的虹园了。虹园一梦在哪里?我的诗人?”、“我每时每刻都在用贪婪的快要渴死的眼睛搜寻你,用潜伏在你体内的耳朵倾听你。我知诗人与亲密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我必死!我必死才能到达你,我必死才能到达虹园。”这是真情的流露,是爱情的盟誓,这样的语言除了在西方莎翁的戏剧中可窥见,在我们的小说中可曾有?
  长达两千年的中国封建主义,要求社会民族、家族宗族的观念高于一切,而个性的要求、“自我”的意识则是与封建意识形态水火不相容的。看我们古典小说里那些温顺乖巧、聪慧体贴的形象,有泪只往肚里咽,有苦只向秋风怨!可曾自由地呼唤,可曾发出追求自我的呐喊!我想冰虹定然熟稔《牡丹亭》,定然钦佩杜丽娘,要不她诗意的语言为何会透出一股勃勃之气,要不故事中的男孩如何会发出那么让人惊叹的爱情宣言!
  而西方张扬着的人文精神给了我们启示,给了我们震撼。文学应当更多的反映人性,反映内心,让自己的心灵无拘无束,不惧生死。于是冰虹大胆将两者融为一体,营造了一个心灵的圣殿——虹园,塑造了一个至死不渝追寻梦想的少年。
  冰虹小说的独到之处远非如此,对西方戏剧文学的借鉴也是其一。我们都知道从古希腊以心理刻划细腻著称的悲剧大师欧里庇得斯的《美狄亚》,到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等杰作,其人物心理揭示之细致入微、精神开掘之深刻精到、冲突构置之尖锐激烈,都令人叹为观止。戏剧文学这一刻划心理的特长以及取得的伟大成就历来为后世的小说创作所继承和借鉴。冰虹正是借鉴了西方心理描写的长处,并且巧妙融入自己的小说当中。
  同时我们看到冰虹并没有一味的借鉴西方,而是形成了自己鲜明的风格特色。冰虹的语言是一种东方的古典唯美语言,随意撷取一段便是澎湃着爱与激情的美丽诗篇!美得让人陶醉不已。这大量凝练抒情的诗歌以及诗意的语言,不仅是一种大胆的尝试,一洗以前我们很多小说只重情节而忽视语言的弊端,而且将语言的功效大大提升,与其说这是作为诗人的冰虹有意为之不如说是她行文的自然流露。
  谁说诗化的小说只重语言忽视情节?这曲折离奇的故事难道不时时紧扣我们的心弦,吸引我们如饥似渴地找寻结果吗?
  诗意的语言不正是给干煸的小说以浓妆淡抹,让她更加摇曳多姿,更加曼妙丰硕吗?
  在这个物欲横流、浮华喧嚣的社会,坚守本民族的语言特色,文化特色实属不易,我们可以看到冰虹在这条路上一直执拗地前行着。
 
【三】
 
  冰虹的这篇力作让人久难释怀,掩卷之余心中始终不能平静。阳阳为什么至死不渝追寻虹园?女主人公为何长久地拒绝“他人进入虹园,”“拒绝庸俗的笑,粗俗的手,野蛮的脚步和带有浊气的身体······”?
  我觉得想要弄清这一点我们不得不回归作者,回归诗人冰虹。冰虹是一位遗世独立、卓而不凡的女诗人。我与她有过几次接触,她留给我的印象是一袭飘逸的长裙,袅娜的身姿,嫣然美丽的笑容。她美好的心灵世界就是美丽的“虹园”。“虹园”这一符号在冰虹的诗歌和小说中,说它多重要都是不为过的。它是冰虹无以替代的精神家园,让读者徜徉其中,流连忘返。“虹园”是真善美的化身,是冰虹建造的一个伟大的诗歌王国,在这里没有虚伪,没有谄媚,有的是真诚的心灵,有的是温暖的面孔,有的是唯美的爱情。冰虹无疑是王国中慈爱的女王,她将美丽的光辉散布四方,希望藉此诗化人们的心灵。然而冰虹却拒绝“那些庸俗的笑,粗俗的手,野蛮的脚步和带有浊气的身体”进入虹园,那是冰虹所不能与之为伍的。因为,她是纯洁美好的化身,是玲珑剔透的天使,是蕙质兰心的女子,只有美好的心灵方可进入她的虹园,只有超脱的灵魂方可进入虹园。
  那个可爱的阳阳不正是你和我吗?只是我们有些时候不会如此执着的追寻心中的梦想。有人说阳阳真傻,为了进入虹园竟然选择死亡,也有人说故事中的女诗人有些残忍了,为什么要将虹园紧紧地封闭起来呢?可是我却觉得虹园代表的不仅是一片诗意的圣殿,更是一种信念,她牵引着我们的梦,让我们永不停息地前行。尽管这个梦是那么抽象,那么遥远,可是诗意的虹园从来都不是狭小的空间,知音的天空下将绽放知音的笑脸。只要你我执着的信念永燃,虹园的大门将会为我们敞开······
  也许诗人的心灵分外敏感,叶落知秋,水暖知春,著名诗人冰虹已将笔触及到你我他心灵的最深处。诗人的世界里,生与死已然超越了本来的意义,因为灵魂是永生的,诗意的虹园里,只有轻盈的灵魂才能自由驰骋。 

 (《殉》选自《冰虹小说经典》, 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 难忘(六章)

    桂兴华,上海文广影视集团国家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
  • 王家新:难度使一个诗人

    王家新,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翻译家,教授。1957年生于湖北。1992—1994年在英国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