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继蕊:诗意渐逝,诗人何为?

——冰虹的诗《复活之夜》读后

作者:张继蕊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0 | 阅读: 次    

  导读:初读冰虹的诗,便为她诗歌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所打动。她的《时间的芭蕾》《手握一束光》《海的牧歌》《夏水九叠》等几部诗集都有异于同时代的诗人,她的作品鲜明的特色不是仅仅指冰虹那充满张力的诗歌语言、天马行空的想象、高超绝妙的修辞手法等,而是还在于她的每一首诗都蕴藏着诗歌的力量——对真善美的永恒不懈的追求,对生命的终极关怀。

 
是这样的冬
虹鸟的翼翅缠满乌云的水草
浑身漆黑如夜
如一块凝固的冷石
虹的园呢?
那些花潮 青草 蓝海 河流?
几粒狼的眼睛 飘着明明灭灭的血腥
 
虹鸟打点诗的白骨  向上飞腾
为幽幽魂魄担当天堂之路
死去的诗人从午夜复出
遗世而独立  冷而不朽
复活之夜
整个天空滴血之心冲刷弥漫的阴霾
腾飞的火舌卷溶乌云
放飞的牧歌让天地辽阔
星星的泪水滴成天河

  ——冰虹的诗《复活之夜》
 
  这是一个诗意渐逝的时代。继尼采提出“上帝死了”后,罗兰·巴特提出“作者死了”,而后米歇尔·福柯又喊出“人死了”,艺坛上“文学死了”“诗歌死了”等等话语相继被提出、被拥护或被批驳。而我喜欢著名诗人冰虹的诗。初读冰虹的诗,便为她诗歌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所打动。我喜欢到她的虹园中安歇,观赏她的九彩虹。她的《时间的芭蕾》、《手握一束光》、《海的牧歌》、《夏水九叠》等几部诗集都有异于同时代的诗人,她的作品鲜明的特色不是仅仅指冰虹那充满张力的诗歌语言、天马行空的想象、高超绝妙的修辞手法等,而是还在于她的每一首诗都蕴藏着诗歌的力量——对真善美的永恒不懈的追求,对生命的终极关怀。
  《复活之夜》这首诗是冰虹的新作,初读心里很是震撼。我想如果读者一定会吃惊竟然是一个如此美丽柔弱的女子创作了它,难以想象一个女子竟然有如此肆意横行的想象与高超的语言技巧。最震撼人的则是诗中的生命关怀与悲世悯人情怀。“是这样的冬/虹鸟的翼翅缠满乌云的水草/浑身漆黑如夜/如一块凝固的冷石/虹的园呢?/那些花潮 青草 蓝海 河流?/几粒狼的眼睛/飘着明明灭灭的血腥 ”。“乌云的水草”“凝固的冷石”“血腥的狼眼”无不揭示着污淖世界中人(包括诗人自身)的生存困境、诗歌的生存困厄处境。世人的困境在于诗意渐逝,信仰的崩塌、精神的不可寄托、对名利物质的急功近利的追求,熙熙攘攘间世人如动物般混混噩噩地活着。街角的咖啡店、个性的广告牌、精美的服饰妆容,生活中的一点一滴好像都在用诗句做广告,就算吃饭的碗、喝水的杯子上都会印有。而实际上,这个世界最最缺乏的就是诗意,因为消费时代下的庸庸大众已经没有了“慢慢走慢慢赏”的心境。世人看到美或者美的东西,再无欣赏之心,而是想着怎样才能占有,怎样才能尽快的占有那些跑车、美女、名宅……现代化进程中的诟病被冰虹展示的淋漓尽致,就如何勇在其作品《垃圾场》中唱到的“这个世界就像一个垃圾场,人们在这里你争我抢”。而优秀的诗人都关注人的生存,既有屈原的“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生存状态,又有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悲世情怀,也有鲁迅“冷眼看世界”的观察方式。“遗世而独立/冷而不朽”,诗人冰虹有一颗敏感而不妥协的心,敏感是因为诗人冰虹总是比别人提前体会到并且更能体会到人世的痛苦,不妥协则是因为诗人冰虹总是抑制不住地去观照他人的痛苦,所以她的诗中才会有对生存困境的感知与预见。
  有人说,诗人总是喜欢夸大困境,实际没那么严重。而说这些话的人恰恰忘记了优秀诗人的特点,对于人类未来困境的预见,当世人沉醉于现代化进程带来的种种便利的时候,诗人已经看到了现代化的另一面影响,于是开始彷徨,为世人焦灼地寻求出路,于是才有了海德格尔的“诗意的生存”,有了金斯堡的嚎叫,有了北岛的《这也是一切》、有了冰虹的《复活之夜》……当世人感到痛苦时,因悲世悯人情怀而更加痛苦的诗人冰虹鞭辟入里地鞭挞黑暗,给世人点起希望的明灯,指引世人走出迷茫走向光明。所以冰虹在《复活之夜》的第二段为“死去的诗人铺就天堂之路,来拯救精神无处皈依的幽幽魂魂”。诗人之死是为生而死,诗人的生是向死而生。死去的诗人其实一直没有死!冰虹的《复活之夜》有三种含意:一是诗人的悲世悯人情怀不死;二是诗歌的力量不死;三是经典诗歌永恒!
  诗歌《复活之夜》的最后部分则是冰虹对于世人摆脱困境、诗歌走出困厄处境的期望。她相信诗歌的力量,坚信处于困厄状态的诗歌终会重新迸发力量,焕发出耀眼的光芒,并且预见诗人复活后的美好场景,冲破“弥漫的阴霾”“乌云”,天地辽阔,星星滴泪成河。
  冰虹是个很美妙的诗人,阅读她的小说与散文,会觉得也是在读诗,而诗人冰虹本人就是一个如诗如画的人。冰虹的伊甸园——虹园,是诗歌王国中的花园,园中有红花绿叶清风流云,还有冰虹这只爱唱歌的虹鸟,这只由美丽的彩虹化成的虹鸟和我们这些热爱虹园热爱美好的人一起在虹园里栖息、吟唱、疗伤,得以精神的寄托与安歇。汤显祖在《牡丹亭》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唯有情深才能虔诚,而唯有虔诚才能创作出给人以力量的诗歌,诗歌才会得以永恒。著名诗人冰虹让我们看到:虽然诗意渐逝,但是,诗人仍然大有所为。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 难忘(六章)

    桂兴华,上海文广影视集团国家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
  • 王家新:难度使一个诗人

    王家新,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翻译家,教授。1957年生于湖北。1992—1994年在英国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