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蔚宁:诗心何以传 心意汇诗行

——读《冰虹的夜晚》与《碧波上的魔咒》

作者:冯蔚宁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19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诗作《冰虹的夜晚》、《碧波上的魔咒》(选章)(发表于《诗选刊》,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无疑是诗人对“冰虹”意象沉思、诠释、讴歌的延续和升华。


一.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这是君子的夜晚;“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是李白的夜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这是张若虚的夜晚;“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是苏东坡的夜晚;“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这是李清照的夜晚;“吹起抑郁的水笛,把夜飞得长长。冥蒙的夜啊望穿江水。出了诗窍,无药可救。只能这样飘飘袅袅,啜苦涩的雾气,饮憔悴的月色。”这是冰虹的夜晚。
  著名诗人冰虹身上所蕴涵的美和优雅的诗性气质,是任何一个与她交往的人都毫无疑义的真切地感触到的。见过了她,就会知道,那“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优雅,那“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不是奇妙的幻想,而是真实的存在。
  在圣人孔子故里、曲阜师范大学,她静坐一隅,不时随手记下灵有所悟的清丽诗行。冰虹,中国作协会员、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济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著有诗集《花雨》、《手握一束光芒》、《海的牧歌》《夏水九叠》、文集《时间的芭蕾》、《冰虹小说经典》等。她诗意地如是诠释自己的笔名:“‘冰虹’恰好切合了出生时的征候——那是冰的世界。‘虹’又与‘宋红霞’的本名相衬相映。冰而状虹,是谓‘冰虹’。”如影随形,“冰”和“虹”成了伴她一生的美好意象和象征。情有独钟地,诗人不仅以“冰”和“虹”入诗,而且入题。
 
二.
  冰虹的诗作《冰虹的夜晚》、《碧波上的魔咒》(选章)(发表于《诗选刊》,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无疑是诗人对“冰虹”意象沉思、诠释、讴歌的延续和升华。
《冰虹的夜晚》吟唱道:
 
 这时  夜神为虹披上水云的衣裳
 开始在月光的灵性里游荡
千柔百转的心绪画出古代的梦境
先落到水底  又飘到树上
在一轮淡辉中沿着宋词的潮上涨
大地的花朵闻她而动
花瓣舒展
引得鸟儿们栖息于香氛
旧时的霜露枯枝
只能隔江相望
 
可是  为什么七月的水波
会窥到她忧郁的眼神?
那慵倦的倩影
像薄雾中的蝴蝶颤着迷离的翅膀
吹起抑郁的水笛  把夜飞得长长
冥蒙的夜啊望穿江水
出了诗窍
无药可救
只能这样飘飘袅袅
啜苦涩的雾气  饮憔悴的月色
 
  纵然有夜神为她披上“水云的衣裳”,纵然有古代的梦境慰藉,甚至有“宋词的潮水”相托上涨,然而,“虹”忧郁的眼神依然被“七月的水波”窥到,“出了诗窍,无药可救”。诗国是诗人安身立命之所,诗歌是诗人呵护心灵安宁的灵丹妙药。“水云”是水和云,多指水云交接之景。南唐李煜《玉楼春》:“笙箫吹断水云开,重按《霓裳》歌遍彻。” 苏轼《画堂春》:“柳花飞处麦摇波。晚湖净鉴新磨。小舟飞棹去如梭。齐唱采菱歌。平野水云溶漾,小楼风日晴和。济南何在暮云多。归去奈愁何。”人尝言:“古诗人之寂寞,不减今世之诗人”;吾亦谓:“今世诗人之寂寞,不减古诗人。”寂寞忧愁,古今一也。于是,女诗人冰虹只好“啜苦涩的雾气,饮憔悴的月色”。
“冰”和“虹”、是冰虹吟咏的母题。
  “我是带冰的火焰,是雪天中翱翔的火鸟。/我是透明的火焰,黑暗和风霜不能覆盖的颜色”(《手握一束光芒》之《B H》),“我是冰虹,快乐的狐仙”(《比幸福还要幸福的地址》),“那引申出惊世骇俗的虹”(《那个神秘的黄昏》),“我仍是你的虹霓的藤”(《当你向我转过身来》),“我是掠过你窗外的一抹虹霓”(《凌波的风儿》),“披着满身彩虹的晨曦”(《苏醒》),“没有理由失落虹霓”(《神秘的谣曲》),这些带“虹”的诗句,处处闪耀着美的辉光。冰虹如梦,她“写的诗像梦,而长得比梦美”(《重活一回》),“虹,身姿柔美,衣衫流水般飘忽,踩着海风降临你的梦境”(《黑眼睛》),“冰虹神秘的向往,清凉如水”(《渐入佳境》)。在标题中,亦以“冰虹”作题:《冰虹的花朵》、《冰虹的故乡》、《虹的花园》、《虹的回音》、《冰儿的花园》、《冰仙》…….在《时间的芭蕾——冰虹文集》里,不仅有《虹》诗,而且还有《虹》、《霞》(《天上的诗篇》)、《雪》的散文。诗人从小就喜欢虹,她说自己一望见虹就像“望见了久违的知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冰和虹”是诗人如痴如醉挥之不去的终生情结。
  “在一轮清辉中沿着宋词的潮上涨”。诗人爱用“唐诗”、“宋词”作形容词:“会飞的星辰,清照的词般隐发着清辉”(《清辉》),“撑起粉色的云片,闪现唐诗的唇痕宋词的眼波” (《解冻的火》)。在《碧波上的魔咒》亦如是写道:“还有几缕唐诗的清风  几捧宋词的泉”可谓有冰虹之境物皆为“有我之境”,皆著“冰虹之色彩”。恰似王国维先生所谓的“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强调了诗人主观的精神,又顾及了客观物境,是主观与客观融合为一的艺术客体。“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著名诗人冰虹是诗歌理想主义的守望者,她捍卫缪斯女神的纯洁、构建诗国花园美好的夙愿是不会因为流俗的喧嚣而随之改弦易辙的。 
 
三.
碧波上的魔咒(选章)
   1.
蓝海温柔的碧波
承载着红女的光焰
朝露的泪滴沉湎于透明的心扉
海光衔着她的灵魂
长出绵绵不绝的花蕾
轻轻打开吧
她携来的暖融融的春园
收下吧
她温暖柔软的春水

    4
那神奇的魔咒再念上一遍
她就更加诡秘温柔
散落晶莹的舞衣  旋转斑斓的舞步
云雾的长发绕着明月
像狂草的风不停地游移
从夜到晨到夕
闪亮的星群纷纷退避
远远地惊艳这美艳的瑰丽
来为她写一篇亘古未有的裸女的长序
神秘的激情一泻万里

    6
今夜 她是你的裸女
在春花夏草长成的书房
蓝星星的声音与你悄声细语
柠檬色的月亮镶进睡意的帷幔
还有几缕唐诗的清风  几捧宋词的
泉的淡绿
你一定要好好看清哦
这美妙的 蓝 虹  光  是如何
把黯淡的时间吻亮
 
  如果说《冰虹的夜晚》一诗风格是温婉含蓄的话,那么,《碧波上的魔咒》则可谓激情奔放。诗人把蓝海碧波比拟成一个翩翩起舞的“裸女”。诗人打破儒家“温柔敦厚”的诗教传统观念,大胆地把一些冲破“中和”规范的字词,如“诡秘”、“裸女”、“魔咒”、“吻亮”,以此撩拨人们沉睡的感官。
  正如唐代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之二十的“风云变态”。活泼、热烈、带有祈使、诱惑,但又最终“发乎情,止乎礼仪”。“裸女”是大海,是“碧波”,同时大海是人,是女人,是“裸女”。“裸女”与大海的比喻的互相转换,是最为奇特的想象。这里洗去了庸俗、委琐,只存留下纯洁、美丽、美好,大海是美丽的、碧波是热情的,在自然的意象中隐藏着裸女,在裸女的意象中渗透了大海的元素。作者礼赞大海的柔波,有着“透明的心扉”,有着能够“长出绵绵不绝的花蕾”的灵魂。热情的浪漫的诗人发出温情诚恳的邀请:“轻轻打开吧/她携来的暖融融的春园/收下吧/她温暖柔软的春水。”对比《冰虹的夜晚》的凄清幽怨,这篇海波的长诗显得热烈温暖。刘勰曰:“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诗人感悟了大海神秘的激情,决心为她写一篇“裸女的长序”。裸女是美艳的、瑰丽的,星星的细语、春花秋草的书房、神秘的咒语,海是温柔诡秘的。这样的海之夜,怎能不惹人怜惜?怎能不令人魂牵梦萦?
  意象的选取高情远志,情感的抒发节而有度,诗句的撰写美而有韵,诗境的把握舒展有束。这是诗人冰虹有别于早期诗风的取向。如她早期的美诗《给夜女》:“亲爱的人/你躺倒在那里/笼罩于甜蜜的银光之下/看清水欢快地流淌。我要用天上的星星,为你缀一顶睡帽/再给你香甜的睡眠/一双天使的温柔翅膀。”直书胸臆,大胆奔放。而《碧波上的魔咒》则曰:“今夜/ 她是你的裸女/在春花夏草长成的书房/蓝星星的声音与你悄声细语/柠檬色的月亮镶进睡意的帷幔/还有几缕唐诗的清风/几捧宋词的泉的淡绿/你一定要好好看清哦/这美妙的 蓝 虹  光  是如何/把黯淡的时间吻亮。”节度把握得恰到好处。唐诗宋词成了诗人的宿命,捍卫古典和现代诗国的纯净成了诗人冰虹的分内之事。
  司空图说到“淡雅”: “落花无语,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说“冲淡”云“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而“绮丽”是“浓尽必枯,淡者屡深”。冰虹的诗兼容了淡雅、冲淡、绮丽等风格,的确诗境臻于完美、超脱。
  期盼能够读到著名女诗人冰虹更多的诗作,我们期盼着……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 难忘(六章)

    桂兴华,上海文广影视集团国家一级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
  • 王家新:难度使一个诗人

    王家新,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翻译家,教授。1957年生于湖北。1992—1994年在英国等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