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盈盈:虹园逝水

——冰虹的诗化小说《虹园》品鉴

作者:神盈盈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30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从女性视角出发,以抒情性的笔触勾勒着《虹园》的曲径通幽,用缤纷多姿的画面和细腻温柔的情感舒展开《虹园》的美丽温暖。

  
  读诗人冰虹的小说《虹园》,你会时时感到她华彩闪耀的诗人的天才。冰虹,这位享誉当代文坛的著名诗人为我们奉献出又一篇诗意的经典小说。全篇有开有合,舒卷自如,有韵致有波澜,非文中高手,难达此境界。诗化小说《虹园》为读者留下了无限想象的空间,令人回味无穷,过目难忘。
  每次偶遇冰虹,我都恍若梦中。“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种如梦似幻的美感,恰如女诗人冰虹,恰如我手中展开的《虹园》,恰如虹园里那姹紫嫣红、低吟浅唱的春天。
  夏夜,轻罗小扇摇着流萤闪烁的梦,半弯月亮漂在沁凉的夜色里。柔动的枝条,似寂寞挠动着你的心,而柳树下由远而近飘来了冰虹,黯淡了矜持的路灯。那是怎样的一泓影:长裙飘飘,拂过纤美的脚踝,身姿婀娜,步履娉婷,面容姣美如月,而那一抹微笑,折射着逝水深处的颜色。只一瞥,便摄人心魄,空气中春风流转,暗夜也为之一震。缓缓地,缓缓地,冰虹就这样从我身边飘过去,如花香,如海波,怅然了妩媚的夜色……
  当我捧着冰虹的小说《虹园》时,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也消了声响,我听从冰虹神秘的召唤,沉入静谧的《虹园》,赶赴一场迷离的约会。夜静静,文字静静,心也静静……
  “曾经有一个女孩,藏起了世间唯一的一颗冰虹珠,执着地藏起它……”一段类似于告白的引子,带着小女孩认真又单纯的口吻。它是一张通行证,允许你进入神秘美丽的虹园,一个强大的、美好的、玲珑剔透的精神家园。它是一面夏雨清荷的纱绢屏风,转个弯,便幽兰映竹,别有洞天。
  虹园,被女孩子执着地藏起来,“因为珍贵,所以只给懂她的人和真正爱她的人看一眼,因为神秘,所以越发美。”我们期待地绕过那面屏风,读过的那段引子,叩响半掩的心扉。《虹园》的脉络从童年展开。从记忆走向记忆,需要一段很长的路径,要穿越蔷薇,穿越荆棘。命运残忍地安排了一场“我”和妈妈之间的生命交换。美丽且极具魅力的妈妈,变成爸爸的那个开出灿然花朵的头骨花盆,变成“我”细碎的梦中那一抹朦胧哀伤的月影,变成“我”和爸爸共同的伤感沉默。爸爸对妈妈疯狂深沉的爱恋与思念,“我”对妈妈模糊的怀想,才华横溢、精神异质的爸爸,风情万种、蕙心兰质的妈妈,爱着爸爸的两位阿姨……那些清冷孤寂的字句,浸满了爸爸对妈妈思念的哀伤。而那些交织重叠的记忆碎片,像是暗夜里妖娆诡异的罂粟花,在夜风里投下迷离的影子。
  进入“虹园”,想象的白雾便漫过了我,我试图读懂女孩在“向日葵”的簇拥中那串晶莹的语言。“爸爸对我一直有一种若即若离的疏离感。”“我是在半梦半醒中长大的孩子。我是在迷离神秘的氛围中长大的女子。我的血液里涌动着浪漫感伤柔弱的咏叹。我总是无意间就剥离掉客观的残酷,用幻梦的美盖过现实。”在第一部分的最后,“我”的喃喃自语,像是一个记忆的终结,似水童年就这样融入记忆,融入生命,无息无声,又像是一颗种子,被岁月埋在深厚的泥土里,等待慢慢开出花来。
  顺着时间的常青藤,枝枝蔓蔓在午后的幻影里穿梭。第一部分是一段绵长的海岸线,长到可以穿越生死。那种淡淡的讲述,以一个小女孩的口吻,交织出童年光怪陆离的画面。而第二部分不再有故事,只有一个女儿对爸爸的感受。寥寥几语,确是哀怨的,伤感的,深爱的,透支整个记忆,就像是一个圆圈,可以被囚禁,也可以被守候。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记忆如彼岸花,花开彼岸,遥不可及,但却大朵大朵地吞噬着今天。而前两部分,关于记忆,关于爸爸与我,关于童年,就这样缓缓地流过脚畔,只留下那一份冰凉清晰的触感。一个人童年的细节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正是这种半梦半醒的童年,赋予了虹与众不同的气质,时光的年轮飞转,小女孩的精神世界像小鸟的羽翼渐渐丰满。
  “现在,我长大了。”小女孩长大了,童年种下的种子,真的可以萌芽,开出花来。从第三部分开始,虹园拂开重重迷雾,小女孩走出记忆的丛林,脱落成一位款款动人才华横溢的美诗人。
  “尽管一生劳绩,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荷尔德林的名言道出了虹毕生的追求,不是世俗的,不是灰涩的,是诗意的,是明媚的。“人,应该尊严地活着。诗意的人都不要厌世。”如石上清泉,松间明月,才貌双全的虹有着独立的人格、乐观的性格,不做攀援的凌霄花,不做落寞的文人骚客,撷一缕春风,绣姣好岁月,拥美丽人生。
  “闭上眼,偌大的虹园全是风景。”诗人拉开舒缓悠扬的心弦,冰和虹两位美丽的姑娘在沂水畔跳起曼妙的舞,两个诗意的灵魂仿若凤尾竹下圣洁的月光,仿若清凉泉湖里优雅的天鹅。冰心如梦,虹颜如薇,冰与虹身上流溢着的诡异而美丽的光彩,描弯了春天的眉,润红了花朵的唇,叩开了春之梦。
  九曲回廊,步移景异,处处馨香。然而花娇柳媚,终不敌佳人一笑,刹那芳华,弹指成永恒。在姹紫嫣红的第三部分,虹卸下了小女孩轻摇的蕾丝裙,换上了明眸皓齿娇颜胜雪的容妆,她诗意的与生俱来的灵光,像碧海倒映的蓝天,在虹园疏影横斜的庭院里,舞动诗意的霓裳,妩媚了寂寥的生活。
  第四部分,寻着古城沉郁的书香,顺着虹园娴静的呼吸,虹邀友人去品茗赏月,对弈松下。在清远的笛声里,虹走在绿影斑驳的小径,深深地呼吸着自由美丽的空气。桃花妖媚可人的眼神,春波流转;夜莺婉转清丽的鸣叫,丝丝相扣;池塘的涟漪层层漾开,呼吸间便皱了夜色……为了爱善美的引诱来到夜色中的虹,愿意谛听草木私语鸟儿鸣啭的虹,心中有爱的美诗人,用她金灿灿的星星般的诗句交织着虹园诗意美妙的梦,用她钻石般的心灵折射着世间最美的颜色。
  “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在做梦。我梦到更美的虹园”。第五部分,沐浴着清风,虹的梦悄然升起在太阳和月亮的身边。完美的男子,痴恋的爱人,优美的诗句,奇妙伟大的爱情……因为是梦,所以可以忽视时间,所以更让人陶醉。小说中的诗,像是一个光彩照人、芙蓉出水的女子在赶赴一场月上柳梢头的约会,小说中的字字句句,都是玫瑰花的吻,柔软迷人。这样的小说,怎能不令人沉醉?
  美可以让人醉!醉在冰虹春波流转的《虹园》,我久久不愿醒来。第六部分,怅然了读者的心。一抹淡淡的清愁,一丝无常之际的缱绻哀伤。可虹依然用执着的口吻低语,“诗意的人都不要厌世。”虹依然有五彩缤纷翩翩起舞的梦,虹仍然以优雅的姿态行走在现实、梦境。
  第七部分的虹,看看脚下的土地,聆听孔子的心声。那是一种仰视的视角,但却不盲目崇拜,只是用心去听,去感受,去思考。当诗人站在圣人面前,时空的对话穿越了横流沧海。
  第三部分到第七部分,现实与梦境,爱情与友情,诗意与人生……每一部分,都如恣意的瀑布,流泻而下。如一幅蝶舞花烟、香云萦园的水墨画,意境渺远。虹园女款款情深:虹的爱,是浓郁芬芳的玫瑰;虹的梦,是舞姿绰约的蝴蝶;虹的诗,是蜿蜒潺湲的流水;虹的心,是枝繁叶茂的大树。
  从彼岸到此岸,从童年到成熟,依稀仙桥上,虹着一身衣袂飘飘的霓裳,涉水而来。那种美,是诗意的美,是心灵的美,是不问前世今生的美。虹园,是虹强大的精神园林。
  如此理想,如此完美,怎能不在现实中受伤?虹园最后的风景是一个湖泊,消弭了春花雪月,只有深沉而温柔的湖水,漾着黯然的波。湖是时空凝注的琥珀,用眼泪守护真善美,是冰虹敏感柔软的心,用文字安慰尘世的风波。第八部分是一个劫,一道伤口,你见与不见,念与不念,它都在那里,让美丽分外鲜明清晰,楚楚动人。
  英勇的、惨死的狗狗道儿,古城卑微的、尘埃的乞丐,喧嚣的、骚动的古城……当虹走在心心相连的华灯街,现实是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理想。悲伤同情也好,心酸无奈也罢,这不就是现实吗?烟火人间,总会折射出孤独的灵魂,只因虹园太美,“我”太陶醉。
  “深不可测的古城中有我汹涌的孤独。那时,我一定要舒展开被揉搓的梦,用虹园来容忍阴影。”第八部分,像是晚春里飘逝的花瓣,把美揉碎在阴影里,让梦遗失在爱的脚下,零落成泥。如果现实不符合虹的理想,那就让灵魂长憩于虹园,像蚌一样,如果拒绝不了泥泞,那就把沙土含化为璀璨的珍珠吧。
  虹园的门已渐渐关闭,那最后一眼的风景,竟带着些许的叹息。这就与小说的引子首尾呼应,“你是你憔悴的美,你凄婉的神,与我同病相怜,处境艰难”,现实的很多残忍与悲苦都像是把刀子,舔食着理想的血。四处涌来的风,乱了妆容,如果没有虹园,诗意的虹何处安命?
  一花一世界,一园一菩提。“虹园,是虚拟的吗?但它却有着最真实的玉兰丁香玫瑰的本质,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这种魅力,来自于诗人冰虹美丽纯粹馨香丰盈的灵魂。“诗意的人都不要厌世。”“问我为什么写诗,因为心中有爱”……这简单真挚的字句滑入我的心底,心灵便能长出美好的羽翼,飞翔。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说,“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冰虹从女性视角出发,以抒情性的笔触勾勒着《虹园》的曲径通幽,用缤纷多姿的画面和细腻温柔的情感舒展开《虹园》的美丽温暖。
  冰虹的文字颇以语言见长,灿然若胭脂花色,纯美如雪上莲心。小说《虹园》的语言,冰肌玉肤,成熟圆润,如美人临水,而巧笑美目遮不住眉宇间那一抹淡淡的哀愁;又如寂寞幽坛的一支莲花,出淤泥,濯清涟,莲心高洁,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还如七弦焦尾古琴,优雅的弦上绽放出纷飞的古蝶,用心跳一支倾国倾城的舞……
  不同的生命形态,如同池塘中的莲花:有的莲花在超脱中盛开,有的则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有些莲花已接近于开放,它们需要更多的光。诗人冰虹是那盛开的莲花,高洁美好,温暖着靠近她的人。
  艾青的《珠贝》曾语,“在碧绿的海水里,吸取太阳的精华,你是虹彩的化身,璀璨如一片朝霞。”诗人冰虹何尝不是那枚大海的珠贝呢?坚硬的壳,困不住诗意自由的灵魂,尘世的泥沙,毁不了璀璨美丽的心。这一刻,我们不妨撑一支长蒿,向青草更青、月儿更明处的《虹园》漫溯,听冰虹温暖的呢喃:诗意地栖居,在大地!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清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