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玮:《窈窕幽谷,时见冰虹》

——品冰虹的诗《请你》

作者:李玮玮 | 来源:中诗网 | 2018-10-30 | 阅读: 次    

  导读:在诗人冰虹的笔下,虹园却草木秀媚,成为涌现不竭灵感的人间仙境。结合此诗表现的“美学三味”,我想,冰虹的诗是在传达这样一句话: “美,自在人心。”

今夜
我们顺着叮咚作响的水流走
静静的明月中
清风遍野乌发飞扬
请你牵我的手
今夜
你是我的宇宙
请你用一条河流做我的浴盆
赤裸的旋律悠扬起梦境的花韵
请你用铺满金叶的大地给我做床铺
在这金黄的国度
丰润的幽柔留下闪烁着星光的美
请你,请你
用子夜的呼吸盈满我心
再用最后一朵花葬掉它的伤痕
 
  ——冰虹的詩《请你》
 
  著名诗人冰虹的诗,很适合用中国古典文论点评。“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像”。好诗旨远,无可凑泊。在此,笔者借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的其中三品,从诗歌文本的起、承转、合三部分,探索冰虹独特艺术世界的塑造技巧,品《请你》之“美学三味”。
 
 
一.起——清幽天然
 
  “幽人空山,过雨采蘋。薄言情语,悠悠天钧。”
    ——《二十四诗品·天然》
 
  “未成曲调先有情。”好诗往往开头寥寥几笔,氛围就呼之欲出:“今夜/我们顺着叮咚作响的水流走/静静的明月中/清风遍野乌发飞扬”。寥寥数词,清幽静谧,清丽天然的野外夜景即如在眼前。
  细读文本,氛围的营造离不开语言的运用。汪曾祺在《中国文学的语言问题》中将语言提升到“本体论”的高度,他认为“写小说也就是写语言”。诗歌亦是同理。冰虹诗歌就颇为注重语言的运用,正如《请你》一诗中,视觉上有“明月”“乌发”,听觉有“叮咚作响的水”“静静的明月”,触觉上有“清风”。“幽人空山,过雨采蘋。薄言情语,悠悠天钧。”清丽天然之美,为《二十四诗品》二十四美之一。老子有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造化钟神秀,花鸟鱼虫,风霜霁月,诗家语取之自然,方能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秀色。“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曹植·《洛神赋》)(备用)一切景语皆情语,清风拂面,泉水叮咚,清幽自然的环境里才有纤尘不染的纯净爱情袅袅生长。
 
二.承转——纤秾富丽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山谷,时见美人。
    ——《二十四诗品·纤秾》
 
  “请你牵我的手/今夜/你是我的宇宙”是描绘女子低到尘埃里却生出花来的芳华之心。诗中女子携恋人及读者之手,走入了诗歌高潮部分的繁富盛景:“请你用一条河流做我的浴盆/赤裸的旋律悠扬起梦境的花韵/请你用铺满金叶的大地给我做床铺/在这金黄的国度/丰润的幽柔留下闪烁着星光的美。”诗词形容之:“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二十四诗品·纤秾》)。纤秾绮丽,明艳锦绣之景呈现眼前。
  《请你》之“纤秾”之美美在哪呢?在我看来,首在于其文学语言之美。其一,在于汉语词汇的纷繁色彩词和动词:“花韵”“金黄”“丰润”“闪烁”,巧妙组合,煦暖秀美;其二就是文学语言特有的“内指性”和“阻拒性”。“赤裸的旋律悠扬起梦境的花韵”“丰润的幽柔留下闪烁着星光的美”。旋律怎能是赤裸的?“幽柔”这一形容词又如何能做名词用,并“留下闪烁着星光的美”呢?这就是文学语言的独特魅力了。在这个奇妙的艺术世界里,冰虹仿佛拥有了仙女的指挥棒,赋予零散的词汇以勃勃生机。“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山谷,时见美人。”可谓写景明艳。涉圃渐深,必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繁富丽色;管弦急处,必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琳琅华音(备用)短短四句,便使读者犹如踏入流月锦花的瑰丽世界。
 
  清人方东树说:“诗文者,生气也。若满纸如翦彩雕刻无生气,乃尖试馆阁体耳,与作家无分。”单是错彩镂金辞藻华美易落于下乘,冰虹的《请你》纤秾绮丽之美还在于“道法自然”。诗中,构成了一个圆融和谐的自然仙境。“请你用一条河流做我的浴盆……请你用铺满金叶的大地给我做床铺”河流为盆,金叶为床,人与万物和睦共处,万物与人同乐共欢。《沙恭达罗》中净修林的沙恭达罗和小鹿、花草和谐共生的极乐世界,《离骚》里“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的纵横驰骋的神话境地,都离不开自然景色这造物主馈赠的灵感宝藏。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众生喧哗,方乃真正的“纤秾富丽”。最后,《请你》之美还在于以语言的“狂欢”“诱发”读者的驰骋想象。《聊斋·画壁》曾言:“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动耳。”冰虹诗歌的美妙之处在于她的诗作本身就是一幅“画壁”,诱发人无限的想象。“请你用一条河流做我的浴盆/赤裸的旋律悠扬起梦境的花韵/请你用铺满金叶的大地给我做床铺/在这金黄的国度/丰润的幽柔留下闪烁着星光的美。”闭上眼,你想到了什么?我想到了分贝而生、踏浪而来的《维纳斯的诞生》像,想到了在魔法的森林里游弋弥漫的、奇妙的《仲夏夜之梦》,想到了莫言《生死疲劳》中顺流而下追逐月亮的猪王的身影……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写道:“你的脚步追随的不是双眼所见的事物,而是内心的,已被掩埋的、被抹掉了的事物。”请你闭上双眼吧!想象在浩瀚的璀璨星河中翱翔!感受那梦的碎片化成的无尽花韵!放任心灵飞升,直至到达至高无上的化境……这是诗歌的浪潮,是语言的狂欢,是鼎盛的欢乐!
 
三.合——婉约典雅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二十四诗品·典雅》
 
  黛玉曾言:“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清冷?既清冷,则生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爱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倒是不开的好。”
  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庸俗者尽欢,善悟者感言。
  前面的富丽纤秾盛景在这里掀起了情感上的最高潮:“请你/请你/用子夜的呼吸盈满我心”。情、爱、嗔、痴,花鸟缠绵,炽热醉人;然而最后一句却峰回路转:“再用最后一朵花葬掉它的伤痕”。充满着淡淡的忧伤,些许的寂寥;同时戛然而止,再无更多眷恋。这是此诗的高明之处。孔子曰:“哀而不伤。”月满则亏,适可而止方为美学之真谛。《西游记》中经文浸水所致的残缺之憾,在悟空说来竟是:“天地本不全,经文此应不全之理。”淡妆浓抹总相宜,妆容与作诗与妆容一理,冰虹之《请你》之美,即美在戛然而止,哀而不伤,韵味无穷。“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无大开大阖大放大收,却自有一番典雅滋味。冰虹诗作《请你》,也正如一曲戛然而止的典雅胡琴,适时中止,余音袅长。
 
  每读冰虹的诗,总能体悟她独有的诗歌“气质”和文学风格。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倡“文以气为主”,将文气分为清气和浊气两类。所谓清浊之分,视为阴柔和阳刚之美的划分。无疑冰虹的诗作是清气的,女性的,如水的。此外,苏轼言:“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冰虹的诗中亦是有画的。流水婉转,花月有情;情景交融,韵味无穷。
  那么冰虹是如何做到的呢?其一是创作心境。老子提出“涤除玄览”,庄子“虚静”,刘勰的“陶钧文思,贵在虚静……澡雪精神”。冰虹创作时远离尘嚣,静谧思考,故能把静谧之气带入作品。其二是创作思维。冰虹属于灵感性诗人,“好诗圆美流转如弹丸”,这种创作思维,在钟嵘的“直寻”说、严羽的“妙悟”说中均可以找到答案。最后,我想是与冰虹个人的信仰有关。布封曾提出:“风格即人”,扬雄有“心画心声”的观点,钱钟书则认为“风格”是指文中的一种格调,都是强调作品与创作者的关系。冰虹爱与美的温柔底色下是一种坚持:执著于诗歌创作、诗艺磨炼,追求爱最高层次的灵肉交融、绝对的信任与相依。执着地塑造美的世界,不仅不是对现实的逃避,反而是在这个声光音画的信息时代对诗歌阵地的坚守。在冰虹寄情风霜霁月的道家出尘的外壳底下,仍是儒家士子孜孜不倦至死不渝的“入世”“救世”精神和追求“仁者爱人”的真善美的文学理想。卡夫卡的《城堡》中,主人公K至死都未能进入城堡,这里倒可做一种隐喻:在这个后现代主义浪潮涌起、充满浮躁气息的现代社会,无病呻吟之蠢人,名学术实钻营之禄蠹,终其一生也不能进入真正的诗歌王国。冰虹坚持“虚静”的创作心境,对诗歌美学的独一无二的创造,日复一日的坚持,无疑为当代诗歌摆脱浮躁之气、走出“死亡”困境指明了一条生路。垂钓渭水,仍韬略在胸,心怀天下;埋没市井,仍傲雪凌霜,风霜高洁,诗人冰虹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只要坚守信仰,则诗歌不灭,诗人不亡! 
  我们深知古城曲阜并非繁华之地。然而在诗人冰虹的笔下,虹园却草木秀媚,成为涌现不竭灵感的人间仙境。结合此诗表现的“美学三味”,我想,冰虹的诗是在传达这样一句话:“美,自在人心。”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清清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透明的祖国

    商泽军,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
  • 陆健:幸福麻将

    陆健新诗快递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