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雅岚:冰虹的《幽处》,神秘幽美的芭蕾

作者:肖雅岚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23 | 阅读: 次    

  导读:纵观《幽处》全篇,你会发现,冰虹多么无私。远处观望时,你以为,她是在极力展现她的世界;而近看,你才发现她是那个黑夜里升起月亮的人,在无尽的夜里向你刻画夜的美好,使你不至于绝望无力,同时她也在提醒着我们生的幸福。

  
  抖落心上的尘埃,我蹑手蹑脚迈入了女诗人冰虹的诗歌世界。当清风吹开她的诗韵,我揉揉眼睛、漫进了她绿茵茵的诗的丛林,摆脱了那把我照的生疼的盛夏阳光。
  虽经常唱起那句:“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我回不了年少。”而在冰虹的诗歌世界里,我却迎来了新的光景,获得了四处游荡的勇气。因为在她的诗里,青春似乎不接受任何时间的“诽谤”,她俏皮的跳跃、温婉的情调、神秘的美,甚至你可以触摸到她那令人心醉的佳人的小任性。
  没见冰虹之前,每每读她的诗,便习惯于在脑海描摹她的样子。机缘巧合,终于有了去见冰虹的机会。尽管只是短暂的相见,但她的那片森林,却给予了我充足的氧气。冰虹是世间女子优雅美好神秘的极致。恍惚间,似乎她森林的树木都变成了美精灵。别后很久,我脑海中依旧清楚的刻画出那日她目送我的样子,我知道:透过她的幽幽美眸,别离也幻化成了美诗。
  手捧冰虹诗集《海的牧歌》,迷醉于那些属于天空与大海的诗歌。
  我寻到了通向《虹园》的幽径吗?我见到了花里会开花的世界了,我想扑捉到那个逃离天使的身影。冰虹一定是小王子的邻座吧,他们一同呵护着长在荆荇堆里的带刺玫瑰,向世人询问着那些凋零玫瑰曾经好看的样子。夜幕降临之时,冰虹的《幽处》似一架天梯,月色裹着神秘的温柔出现了,她是一只可爱的小兽撞进了月光的怀里。
  读冰虹的《幽处》,涌入我脑海的是一个灵动跳跃的身姿,似一个精灵在世界恣意奔跑。那奔跑,让我想起了“夸父逐日”,只是在《幽处》,你丝毫感受不到那份对胜利的渴望,而只是一个美好的天真所展现的一种奔赴的姿态。珍爱地翻开《幽处》,细细地读,读它,是对我这颗困在尘世中的心的一次洗礼和救赎。
  “这清澈灵明的光束|拨云撩雾|趋拜大海的奇幻”。相信吗?森林与森林的过渡或许会是海,于是从森林里逃脱的精灵来到蓝海。夜的暗沉中,那“灵明的光束”却撒播下万丈光芒,而诗人如同那道优美的弧线在氤氲的海天之间划过。那“拨云撩雾”的身姿,何尝不是一支跳动的圆舞曲,你瞧她那一俯身、一低头的温柔。
  我醉于冰虹世界的奇幻漂流,仔细听:“多么神奇啊|我绽成了月光的花朵|在波涌的唇边|浸入神秘的水环|沉入奇妙的重重圆圈”。我去过《虹园》吗?亦或是游过《冰虹的夜晚》、享用过《冰虹的酒吧》,我见过她独舞吗?
  如果你问我,我会告诉你:冰虹在我的脑海里没有任何固定的形态。“我绽成了月光的花朵|在波涌的唇边”在通向幽处的路上,幻化成了一团光,面对波波海潮的鞭打,无畏地涌向无尽的海水。也许我误读了冰虹的那个大爱的世界。“在波涌的唇边”邂逅的又怎会是鞭打,那明明是在耳畔诉说的温情。“浸入神秘的水环|沉入奇妙的重重圆圈”。一个“沉”字描述出了她那坠落的姿态,奔赴的姿态。不禁想,冰虹在她那寂静的世界,品味孤独的同时也在守护着被许多人埋葬了的真灵魂。
  我上路了吗?在那推开的雾气还未聚拢、漾开的波纹还未散去之时。
  “这烁烁灿灿的|正好流淌我奇香的蜃梦|连缀起虹七彩的荡漾|是八千里海花叠印的幽处”。在冰虹的国度里,总氤氲着一道的光圈,弥漫着天际的星光。你寻觅到冰虹“蜃梦”中那条安逸流淌着的河吗?它轻缓的拍击着困住它伸展的那些石头,在静谧的夜空下唱出了轻快的歌。或许你会问我在朦胧的蜃梦中、无尽的夜色里,怎样还能看到那个光影幻化的世界。我想说,其实黑也象征着另一种纯净,如同人们口中所谓的白也只是调色盘里多种颜料拌出来的。所以那“七彩的荡漾”也在极具牺牲精神的黑夜中幻化出了奇幻的色调。而那一句“是八千里海花叠印的幽处”亦有李白诗歌中“白发三千丈“的豪迈。对幽处的探访,似乎面对的是遥遥无期的旅程,于是受尽世俗教化的人们,由于惊恐选择搁置于这个世界。
  似乎在当代做什么事情之前,人们都会考虑受众范围,从而调制好适合受众的口味。而冰虹则对黑夜的星空有着近乎偏执的爱,冰虹也曾坦言自己爱在晚上写字,喜欢月光透过窗撒向身上或是停于笔尖。那她的受众是谁?她以童真的视角写着“成年童话”,她挥洒的是那不断喷发的爱与美的温度。如果你选择相信、选择毅然前行,相信在冰虹“大爱”的帆下,不管航行多远,你定能感受到被给予的快乐。
  如果你还不相信,请睁开眼看看她致你的邀请函:
  “在朦胧与悬念之中|供你漫游|畅饮浓浓的暗芳|前方更有迷蒙的夜景珊澜”在“朦胧”与“悬念”的交织中你觅到了那位在迷雾中舞动的精灵吗?精灵是你的领路人、是你隐匿的同伴,她又调皮的逃离了,而“供你漫游”这样的留言,又不禁让人深受触动,她的离开是为了让你享用那份不被人惊扰的畅快。“畅饮浓浓的暗芳|前方更有迷蒙的夜景珊澜”那是通往幽处的路途中,精灵已玩味过的景致,她在迷雾中消逝,而远方深邃的目光注视着你、等待着你,同时也吸引着你。“迷蒙的夜景珊澜”也如同“海市蜃楼”一般令人神往。冰虹以她丰富的想象力给我们构造出了这幅令人神往的图景,而她对那个世界的书写,让我们有种“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心动,让我们有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狂喜。
  心动了吗?放下你的背包,卸下面具,跟我一起进入冰虹的诗歌:“而我来编织|澄洁的月光|馥郁流盼”。在前往幽处的路上,调皮的精灵成长为雅致的仙子,仙子把夜空装扮的异常美丽。你能想象得到吗?“澄洁的月光”是“编织”而出的,这种至纯至美的境界只会在冰虹的脑海里才会清晰浮现吧,她真的有把世间那种种奇幻的色彩都凝聚在笔下的能力,冰虹与屈原毗邻。于是你便能在只言片语中品出那一帧一帧的画面,在茅塞顿开之后,领悟那“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境界。
  “请你敞开珍藏的|海神的怀抱容纳仙子的羞容|用这片神秘|淹没回返的路”仙子坠入幽处,发出心中的欢呼,融入到一片和谐安逸的景致中。所以她愿雾气抹掉她的足迹,抹掉她踏出来的那条幽径。
  冰虹对“瞬间生命”的那种珍惜,使她把精力倾注于个性使然的热爱中,让自己情有独钟的爱,成为生命的聚焦点。你感受到了吗?她如秋风般沉静,如夏风般灵动,时尚的风潮不能迫使她靠岸,尘俗的羁绊更不能将她束缚。她依旧对“大爱大美”的坚守着,游走在生里。
  美诗《幽处》,是冰虹脑海里的那块无人惊扰的领域,是她在提醒我们请别埋葬幽处的灵魂,在那里我们能畅快呼吸、自由自在,那里闪烁着真性灵的美的灵动。
  纵观《幽处》全篇,你会发现,冰虹多么无私。远处观望时,你以为,她是在极力展现她的世界;而近看,你才发现她是那个黑夜里升起月亮的人,在无尽的夜里向你刻画夜的美好,使你不至于绝望无力,同时她也在提醒着我们生的幸福。
  冰虹在幽处舞动,轻柔的舞步彰显的依旧是她奔赴的姿态,美好的奉献。读罢,我才顿悟,冰虹不只是书写儿女情长,更多的是对人性深处的挖掘,而她对人世的包容,绝不亚于李白对世间那种“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
  对于冰虹诗的解析,亦如同一次幽处的探索。许多学者教授早已搭建起了一座座桥梁,连接起他们与冰虹的世界。而我只能撒出自己的网,去网冰虹世界里那“大爱”的星星,而我网住的只是一点点而已。
  我想,也许,我是那无故闯入冰虹芭蕾里捣乱的人,好怕错乱的舞步惊扰了冰虹的世界。当我匆忙逃窜时,在冰虹“大爱”的的庇护下,我开启了对《幽处》的一次新的探索。
  
  附:
  幽处Recess
  冰虹
 
  这清澈灵明的光束Thelimpidandsmartray
  拨云撩雾clearsawaycloudsandmist.
  趋拜大海的奇幻I’malluredbyfantasiesofthesea.
  多么神奇呵Howmiraculous!
  我绽成了月光的花朵Iblossomedoutintotheflowerofthemoon.
  在波涌的唇边Overthesurgingwavesoflips,
  浸入神秘的水环Iimmersedintotheoccultwaterring
  沉入奇妙的重重圆圈andtheincredibleringsoneupontheother.
  这烁烁灿灿的Thisglisteningthing
  正好流淌我奇香的蜃梦causedmyscenteddreamofmiragetoflow,
  连缀起虹七彩的荡漾bridgedtherainbowandrippledthetints.
  是八千里海花叠印的幽处Overeightthousandawayinthesea-flowerclusteringrecess,
  在朦胧与悬念之中intheelusivenessandsuspense,
  供你漫游itprovidesyouaplacetoroamabout,
  畅饮浓浓的暗芳andtodrinkinthesilentdensearoma.
  前方更有迷蒙的夜景珊澜Rightinmyahead,there’sflickeringhazynight.
  而我来编织HereIcametoweave
  澄洁的月光thecrystalclearmoonlight,and
  馥郁流盼theoverflowingoffragrance.
  请你敞开珍藏的Pleaseopenwideyourtreasures.
  海神的怀抱容纳仙子的羞容Poseidonhugstheblushingfaceofafaery.
  用这片神秘Withthismystery,
  淹没回返的路heinundateseveryroadtoreturn.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在民间(组诗)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田湘的诗

    田湘,1962年11月生。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铁路作协副主席,广西作协副主席,全国公安文
  • 在民间(组诗)

    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