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她和世界有着情人般的争吵

——析冰虹诗歌《虹说》

作者:李娟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28 | 阅读: 次    

  导读:大道至简,诗歌语言也力求用最简洁的字句绵延出最悠长的诗意。冰虹的诗歌语言,不同于当代诗坛过分追求陌生化语言效果的风气。综观诗人冰虹的诗歌创作,她一直追求着轻盈的诗意化书写,诗歌风格保持着一贯的柔婉优美。

  
  “诗和人之间的缝隙,是一种神圣的界限。小诗人的理想是,从语言的伦理上尽力弥合它们之间的界限。大诗人的直觉是,尽量保持这样的裂痕,它是我们有可能会真正拥有的一种生命的机遇”。①在我看来,冰虹正是当代诗坛少数拥有“大诗人的直觉”的诗人之一。真正的“大诗人”,并非是指他的作品中充斥着宏大的命题,并非因为他的诗歌里满溢着华丽的词汇,而是诗人能恰当地处理好和世界若即若离的关系,最终以独有的诗性表达来展现或反映生命的智慧。诗人冰虹的诗歌里有对人世和现实清醒的认识,又以女性独特而细腻的情感为底色,无比巧妙的哲思与浅白流畅的诗写结合得天衣无缝,因而令人读来恍如春风拂面般温柔清爽。
  冰虹的诗歌闪耀着诗性的光芒,这光芒的核心就在于她的内心饱含着丰富的情感,同时又不失于深刻的理性。理智与情感之争的命题由来已久,上世纪初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甚至以此为题出版过长篇小说,以多达二十万字的篇幅来描绘人的这两种心理倾向。而诗歌作为最凝练的艺术,如何以更简洁的文字来表现情感和理智之间的微妙呢?当我读到著名诗人冰虹的组诗《虹说》时,心中的疑惑顿时豁然开朗了。两千多年前,大诗人屈原仰天长叹,咏出绝唱《天问》,叩问天地万物之本质;而今女诗人冰虹婉转自然,徐徐道来《虹说》,将关注点收束回人的自身。更准确地说,诗人冰虹以情感化的女性视角切入,进而触及更庞大复杂的社会现状,涉及当下诸如女性的成长和独立、生活的工业化,以及过度物质化而导致诗意背离等等问题。在诗歌《虹说》里,冰虹起先化身情窦初开的女子,而后随着情感的节拍不断飞升,成为寻求救赎的迷惘诗人,最终游走于现实生活和理想国度之间,抵达诗意的虹园而获得永恒的超越。
  生命在安详的子宫里有了第一次萌动,虹园也是冰虹诞生的诗意家园。“诗女在虹园”而“牧神在大海”,两相遥望之际,单纯的诗女向往着牧神的胸襟,虹园似乎也拥有了大海的辽阔。当“海的手臂闪烁九彩”,诗女的双眼就迷醉在海的波澜,她多想要化身河流飞身入海,殊不知等待她的只是一场幻梦。暗生的情愫在心底涌动,澎湃而成漫流的夏水浩荡,同样浩荡无边的还有隐藏在平静海面下无尽的忧伤。当虹奋不顾身地奔涌入海,天真的女子以为得到了真正的归宿,却不曾想竟是如炽的情感将永远尘封沉入深海寂静。短短三两行诗句,诗人冰虹摹写出女子深恋时的情态和不幸,这又何尝不是人世间大多数女子的遭遇!深陷无底的苦海之时,夏天的热烈也早已消退殆尽,天地间尽是一片冰清冷冻之景。冬雪飘落于心,融化的雪水温润着受伤的心,冬雪滴响起温柔的音乐旋开,而诗女在伤口上开出一片花来。
  如果读过冰虹的诗《虹·夏水九叠》,那么很自然地你就明白,为什么突然会有一枚冰轮破冰而来,为何是“诗歌珍藏澄澈冰轮”,还有理解这其间的痛苦和转变了。因为“海的蓝将她从前世赎回/这枚冰轮来自寒澈雪峰/旋舞透明闪烁的翎羽  如此洁美/不能停歇的漫天银瓣  缱绻的/美丽而忧郁的舞  如梦/辽阔的夏水漾开层层温情的涟漪/托举她骄傲的痴情和涓滴的柔美”。风花雪月的忧伤过往深深地烙印在诗女的心里,她时常不经意地就回想起那“红尘中温柔的声音”,怀念那“城堡一样坚固的躯体”。“虹泣着鲜血微笑的玫瑰”,如杜鹃啼血般发迸出生命的绝唱,用痛苦浇灌最初的虹园来盛开满园的春天。第一节行文至此,热烈的情感已达到最高点,“虹轻视这江山却离不开这温暖”,而那最初单纯的情爱也升华成为人世间的大爱。
  “腰部以上是灵魂之爱,腰部以下则是肉体之爱”。②痛苦的爱情给了诗女新生的机会,诗女之爱此时已深入骨髓成为她灵魂的一部分。而人世间大多数的爱情却沦为了肉体之爱,丧失了灵魂之间的对话和交流,对于此诗人冰虹从心底里来说当然是轻视的,但怎能奢望所有人都拥有真正的灵魂之爱呢?即使热烈如虹,纵然理智似冰,那也不得不承认“自从他来  虹便回不到从前”,回不到从前的天真。“深藏的那颗冰虹珠”,珠心再也回不到情窦初开时的懵懂爱恋。“谁轻启了她小心翼翼的心唇”,在她最美的年华里“盛开成一场真实的梦”。
  寻求诗性救赎是灵魂唯一的出路。诗歌进入下一节,诗人冰虹的视野伸向了更广阔的社会天地。然而,目之所及尽皆茫茫灰霾,到哪里去寻见心灵的绿水青山呢?诗歌的第二三小节描绘了一幅幅无比沉重的画面:天空暗沉,那些飞翔着的天使不再轻盈,灰霾的咒语诅咒着美丽的生灵,坠落在地的精灵们重重地敲击着虹柔韧又脆弱的心;即使智慧如人类也不能幸免,恶魔渗透在空气里,侵入孩子每一次的呼吸,脉动中不知不觉摧毁了整个身体;工业化熏染了天地,也扭曲了善良的人心,利欲驱使着人们负重累累地前进,开发破坏了矿产和土地;在金钱的阴影里,瘟疫肆虐了人间的四季,“闪亮的诗意正在抽离”。面对哀鸿遍野的大地,诗人告诉自己:“诗人不可以死,不可以躺下去”。诗人亦是来自于大地,而当诗意残喘之时,也唯有诗人能担当起引领人类向前走向光明的使命。诗意地栖居在大地本应是人类永恒的追求,现如今的人世间却是满目沧桑,诗人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上的感受尤其深刻。但作为诗人,她必须怀抱着巨大的痛苦,拥抱和接受这沧海桑田的变迁,进而带领着人类克服重重险境重新回归牧神的原始土地,然后“跟随牧神的大海找回一片清新/青山绿水的自然”,方可在这一片纯净美好的世界里自由地放歌。
  诗意背离的落魄时代,诗女“祈祷诗神烁烁的光辉携明月升起”,诗女的力量重新唤醒人性的光芒。曾经的灰暗重新明亮,过往的废墟重新筑起信仰,“翻滚着九彩的墓园再生长新天地”。大地上一片生机盎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美丽,但诗人冰虹永远不会忘记苦难,那些“淫威  疾病  恐惧  痴呆/和人间的一切斑斑锈迹”都一一刻印进她的心灵史记里。而此时,那虹园的女子也历经沧桑而成长,在残酷现实的淬炼里成为了真正的诗人,拥有了至清的冰魄和至美的虹彩。
  历经繁华沧桑终归于虹园静美,盎然诗意抚慰去了曾经的累累创伤,诗人返归她的精神家园里诗意地栖居。虹园四季如春,受伤的精灵们也被虹唤醒而重获新生,围绕在虹的身边轻盈漫舞着。虹呵护着可爱的精灵们,也时而拈花一笑,望向欣欣向荣的人间,所谓诗意生活也不过虹园如此这般吧。“生活简单就好/丢弃不必要的束缚/开心自然就好/自信坦然的面对一切/弃除不必要的负累/在虹园纯真烂漫的时光/恋着月光阳光孩子的笑/鲜花芳草的美好”。明白晓畅的诗句,仿佛对面友人般亲切道来,清新自然,没有任何故作高深的陌生和不适。
  大道至简,诗歌语言也力求用最简洁的字句绵延出最悠长的诗意。冰虹的诗歌语言,不同于当代诗坛过分追求陌生化语言效果的风气。综观诗人冰虹的诗歌创作,她一直追求着轻盈的诗意化书写,诗歌风格保持着一贯的柔婉优美。正如她在《虹说》的第五小节所写:“写给你的一字一句/就沾满了春的气息”。我认为这用来评价诗人冰虹的诗歌风格也很是恰当,因为她的诗行里深藏着人间春天的希望。“春的一颦一笑/都映现在你的眼前梦里”,相信每个读到冰虹诗歌的人都会为之倾倒,长久地沉醉在她所描绘的诗意虹园。有虹的地方就有诗意,“有你的地方/就是虹停留的春天”,有虹在的地方,何处不是春天呢?
  “虹飞身与海相融时/一枚冰轮在燃烧”,耀眼的光芒映射在辽阔的海天之间,诗人的生命在此刻也超越了凡俗,终而达到了圆融的大美境界。诗人的使命圆满地完成,她留给身后的烟火尘世以“月光的清凉治愈着红尘的愁苦”,而那“丁香玉兰蔷薇丰饶的芳草春天的小鸟”,将会一直飞翔在虹的心灵花园里。“舒卷自如着独有的清芳  一片澄澈”,献身大海的诗人本身就是一部美丽的诗篇,诗意的芬芳在不朽的虹园流转不息。
  我在最美的年华里邂逅了我的女神诗人冰虹,有幸与虹园里遗世独立的诗人相知相交。诗歌里的虹和这现实的世界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关系,化用弗罗斯特的话来形容诗人冰虹再合适不过了。“她和世界有着情人般的争吵”,曾经单纯的女诗人历经人世沧桑,思想上褪去了稚气的外衣,心灵上却一直保有着纯净和天真。当她再次飞身入海之时,我正仰望着真正的诗人献身于高尚和永恒。
 
  注:
①摘自诗人臧棣的微博语录
②摘自作家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官道梁诗篇(组诗)

    雷霆,当代诗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参加《诗刊》社第12届“青春诗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