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占祥:永远的诗的魂灵

——析冰虹的诗

作者:高占祥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10 | 阅读: 次    

  导读:生活中蕴藏“永远的诗的魂灵”,而这“永远的诗的魂灵”为生活融入了韵律,为世界赋予了瑰丽迷人的色彩,使万物澄明,使未来之路通达。

  
  诗歌是人类心灵的安憩之所,承载着人生的诸般梦想与诗人的多种理解。荷尔德林说,人诗意地栖居大地,其意正是推扬诗性人生的重要及诗意追求的价值。冰虹女士的诗歌在旨归上与此契合,她以细致入微的心体察现实的美,感悟到生活的灵性,描画荡人心魄的世界;为世界赋予了神秘、诱人、使人眷恋迷醉的意蕴,使万物生出迷人的光辉,在自然和谐之境中显露各自的娇艳和华贵。冰虹女士的诗歌,有韵味、有格调,使人欣然入诗,为之击节叫好。
  冰虹是位心灵清透美丽的女诗人,她以其秀丽之笔,隽永之辞,描摹生活的性状,刻写感受自生活的气息与韵律。她以叙事的笔调写情,因一事端诱发体悟,如《在病中》以重笔写“我仍用我的微弱”去爱、去祝福,“我要看着你的眼睛/要你眼中的阳光渗透我的肌体”,写出了骨髓深处的缠绵悱恻。《祭爸爸》、《给外婆》等诗则以叙说的语调,写人世两隔的怅惘、孤寂及无边的忧伤,以女性的细腻读解生命中的离合悲欢,其情深挚,其意悠然。她同样以抒情之笔勾勒世界的灵动与欢悦,展演诗人心中的世界,面对自然勃发的生机,呼吸自然之气,复现自然之美。真有一番明心见性,直指本心的意味。这份坚执在于对未知世界本质的探究,在于“踮起脚尖,越出城堡/用带电的目光去搜寻这一秒与那一秒之间的/秘密”(《随着一首诗的韵脚》)的那份冲动。冰虹不再满足于对纯性世界的摹写,或者以纯净与丑陋的比照映射灵魂之伤,而是把更多心思放在曝露蕴藏于世界中的故事,听鸟的欢歌,品味花的吟唱,写这个世界的妙趣、神韵,写因诗情而众象欢腾的、别样的、本真的生活。她把这样的世界称作“神妙的世界”——“花雨纷纷洒落金光闪烁/无数爱的使者——/小花小草小野果/都在唱着自己的歌”。(《诗意如此美好》)在这个世界中,“春色在粼粼的水波中嬉戏躲藏”(《新鲜》),“波涛的脆响渲染着月光的明亮”,(《东风再来》)迷醉的夜里,“清澈幽静的湖水,折射着繁星点点”。(《迷醉的夜》)
  冰虹在诗歌中一如既往地诠释爱、生活、自然的神话,绽放对生命中点滴事件的用心体悟。在诗歌的世界中,她任性而为,不饰雕琢,却无处不透露出一种对于世界的信心。无论何种缠绵,何种彷徨,无论何种震颤,何种忧伤,她都竭力张扬世界的诗性及在爱的目光中被赋予的辉光。爱与力量在冰虹的眼中是动态生活的根本。无论是在《我把你作为我的梦想》、《向黑夜要回你》《当你向我转过身来》中,还是在《拉长每弯明月》、《祈福》、《东风再来》中,爱——这个使万物着色的主体——作为诗歌感情力量的中心,无处不在。其中既有“当你向我转过身来/一种庆典便来到了我的檐下,并/在我体内播下了万丈光芒”这类情感热烈的吟唱,也不乏“我躺在爱的音符上/看到了星星水灵的目光”这类心灵意趣的含蓄流露。如果这爱仅仅在风暴般的激情中消散,那也就使诗歌缺失了一份冷静,一份旷达,一份从容,冰虹女士的用心之处在于以人生之爱贯穿生活、贯穿自然,因爱而用心观察万物,因爱而用心体悟自然风情,为世界那灵动的欢乐所激发。在诗的启发下,她看到了无论花、草还是野果,无论柳芽儿还是羞涩的花,都在“唱着自己的歌”,都在一个新的世界中为当下开启了一扇神妙的门。在开启的门后,污浊与肮脏,丑陋与恶俗,偏见与功利,纷纷退去,世间万物变得澄明。这优美的境象的生成,都源于“凝进微笑的酒窝”中的爱。正因这爱,使“裙摆翻飞,素手翩翩/舞入金红的火焰”。
  无论是在爱的眷顾下,还是在诗的映射中,自然确乎以超然的形象进入冰虹的诗歌中。在一个消费的时代,一切似乎都纳入商品逻辑中进行考量,自然万象也难以避免商品的关联。因此,一个诗人如何处理自然,如何使自然入诗不仅是诗歌的题材处理问题,而且隐含着诗人的人生信念。可以说,冰虹关于自然的想象表征着一种无言的抵抗。这抵抗并不是通过指斥当下,而是换了一种方式,通过展示诗人新的体悟凝结而成的美好景象,为凡俗生活中的人提供一个休憩心灵的场所。就如《我提前等待春天》中,冰虹几笔就勾勒出心中的那份甜美,心中春天的景象——“由轻柔的梦/我想起了春天/一片芬芳的花海/一方柔媚的天空”。“春天”这一在传统诗歌中被反复吟诵的意象,在冰虹笔下成为一个超然的世界,一个搁置美好与爱的所在,花是芬芳的海洋,天空是柔媚的场所。这已不似从前她孜孜以求的田园诗梦想,冰虹已无需借助对于外在物象的盛赞表达自己。如诗歌中所显露的,她仅仅由“轻柔的梦”走入了春天。“春天,已穿越苍茫/向你我走来。/柳芽儿伴着鸟语的清凉/悄悄地偷长/羞涩的花香被春说破了心事/斜倚迷醉的月光,纷扬”(《羞涩》)从这里可以看出冰虹诗风的转变,她不仅继续着其语言的雅致与情思的深挚,而且在更为简约、素朴的语词中营造了一个平实而非梦幻的情境,生发出一种悠远、和美的趣味。
  《手握一束光芒》是冰虹个人的第三本诗集(冰虹还与其他诗人合出过五本诗集),这不仅见证着她的勤奋,更让人阅读到了诗人渐入佳境的诗心、诗情,品评到不同以往的成熟之美与其中浓淡相宜的对于生活的感恩。如果说《花雨》是一个情感懵懂的少女对于爱情那种欲说还休的怅惘的记录,《时间的芭蕾》则是记录女子对于点滴生活恩赐的爱情、婚姻的无尽无休的咏唱与赞颂,她在时间的流淌中,叙述生活如芭蕾般的优雅,描摹感恩之心,体味如舞者的田园诗的理想。其中承载着女诗人对于纯、美、真的叹服,对于复杂、丑、假的生活的抵抗。那么这本诗集中的诗歌则更为成熟,对于生活有了更为深刻的领悟。她为生活赋予了“金色”的色调,格调也更为积极。不过这种积极不仅是催人向上奋斗的积极,而是一种通透的欢乐,一种从心所欲的自在。如《我提前等待春天》、《十三月》、《驾着轻风回归》、《死神的拥抱》,无不体现了诗人从容淡定的生活态度,在《十三月》中,她以固有的深情阐释这生命中“多活出的月份”,“走过了十二个月的冰线”,走入“水蓝的地,金黄的天,嫩红的枝芽”,“从一颗心走到另一颗心间”。这种从容不是依靠坚持,而是借助生命的“火焰”。这“火焰”不是爱情的火焰,不是冲动的火焰,而是生命深处关于美、善、爱的心灵延展的火焰。它使人不仅变得快乐,有了金色的光芒,而且使人强大,使“死神面对我体内的火焰悄悄退缩”。也许诗歌正是凭借这勃发的力量,为生命添注生机。
  我和冰虹相识于第十九届世界诗人大会。当时,她的才情和美丽成为大会上一道亮丽的风景。这位东方美丽的华彩闪耀的女诗人,很为中国诗人争光!很让人震撼!她自己就是一首非常美好的诗!
  冰虹女士有一首诗这样写道:
  立春的第一缕阳光把你我擦拭的洁净
  牵手走进复苏的绿中
  温暖的笑里灵性的花渐次开放
  是永远的诗的魂灵。
 
  生活中蕴藏“永远的诗的魂灵”,而这“永远的诗的魂灵”为生活融入了韵律,为世界赋予了瑰丽迷人的色彩,使万物澄明,使未来之路通达。
 
  (高占祥:原国家文化部部长、中国文联党组书记。现为中华文化促进会名誉主席主席,全国政协常委)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作梗诗九首

    张作梗,男。祖籍湖北。现居扬州。1980年代中后期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诗歌为主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回乡记(9首)

    乐冰,生于安徽宣城,1990年移居海南创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省诗歌学会副
  • 《2018四川诗歌年鉴》

    四川是中国现当代先锋诗歌的重要版图,正是这方充满了多元和神秘文化的水土培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