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剑钊:《爱是光照的源泉》

——冰虹的《光,照着(组诗)》读后

作者:汪剑钊 | 来源:中诗网 | 2017-07-12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作品仿佛一直都围绕着“爱和美”这个主题展开,她的诗柔美、细腻、幽婉,篇幅精巧,情思真挚,有一种水晶般的剔透感,却又时而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a图片选mmexport1460253593951.jpg

  爱是光照的源泉,而美是光照追寻的目标。这是我阅读了冰虹这组诗歌以后所产生的第一个念头。
  冰虹的作品仿佛一直都围绕着“爱和美”这个主题展开,她的诗柔美、细腻、幽婉,篇幅精巧,情思真挚,有一种水晶般的剔透感,却又时而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时代的著名艺术评论家佩特认为,“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充实刹那间的美感享受。”他说:“我们的生命是像火焰那样的;它只是多种力的组合,这种力在中途或迟或早地离去,其组合则是时时更新的。……我们必须做的,是永远好奇地试验新的意见,追求新的印象。”在这一思想的影响下,唯美主义诗人王尔德进一步发展了“为艺术而艺术”的理论,在王尔德看来,美高于一切,艺术是对人生的超脱,艺术越是抽象化、越是理想化,就越可能向人们揭示时代的真正特征。所以,艺术的美带有自由、空灵、神秘的特征。由此出发,王尔德提出了“生活模仿艺术”的主张,他的主张虽说存在着一定的偏颇,在相当长一个时期引起了广泛的争议,但在物质主义泛滥的今天,无疑有超前的预言性。在泛商品化和拜金主义占据上风的时代,我觉得,让“生活艺术化”无疑比“艺术向生活投降”、“认同生活”具有更积极的意义。也正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赞赏冰虹写作中贯穿始终的“纯美”与“轻柔”的追求。
 
  如果  我没有来迟
  就半临你的海面  以隐秘的
  涌动  摇醒夜半的星光
  以又轻又美的春天  放飞
  一只天鹅的舒爽
 
  如果  我没有来迟
  就在清凉边  坐上素白的半卷
  月色
  慢慢地轻轻地挑选芳香天使的
  花篮
  装上你雪白的浪花和微醺的波澜
 
  如果  我没有来迟
  你就会看见缓开的烟岚
  轻撩起雾纱的泉边  一只裸露的
  美蝶
    ——《如果我没有来迟》
 
  冰虹诗中忧伤的气息令人想起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才女林徽因。熟悉中国新诗史的人都知道,林徽因的诗歌《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由于电视剧《人间四月天》的播映而广为人知:“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至于她的另一首诗《笑》更体现着美与爱的无间性: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漩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我与冰虹仅有一面之缘,对于她的师承所知甚少,但对林徽因的诗歌来历多少还有一些了解,她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中期的典雅、温润和整饬的标准和后期唯美主义哀而不伤的风格有极深的渊源。
  在现实中,光与水有着特殊的亲密关系,分属不同的化学、物理空间,却在相互映照中获得某种共性和关联。光的存在让水拥有明亮、温暖的品相,至于水,则让光浸染了透明、晶莹的妩媚。它们就像一对恋人,在情感之力的激荡下吟唱生命的赞歌。有感于此,冰虹感慨:
 
  “我想象中的你放着光  光的长度
  正好是你爱着我的长度
  正好是你的温暖将我围拢的长度”
 
  这是尘世间难以测量的长度,是想象的长度,诗人因爱而滋养的想象力孕育的词句。光的长度是“爱的长度”,而光的长度实际取决于爱的深度,惟其爱得深,这光才有发射到悠远的可能。
 
  我想象中的你也放着光
  你的声音放着光  你轻轻的吻
  放着光
  光  在水边的空气中  照亮我
  的记忆
  光  照着  自远而近  是澄澈
  的明朗
  正好润开一只秋鸟的翠鸣 
  我静静听
  我想象中的你放着光   光的长度
  正好是你爱着我的长度
  正好是你的温暖将我围拢的长度
    ——《光,照着》
 
  据说,有一次,王尔德在给儿子讲自己新写的童话《自私的巨人》,讲着讲着,竟然流下了眼泪。儿子觉得很诧异,问父亲为什么会哭。王尔德含着眼泪回答道:“美的东西都是让人忧伤的。”或许与这位十九世纪的英国诗人有相同的认识,冰虹习惯于书写忧伤的句子,并让这些忧伤蒙受月光的笼罩,从而浮动起于神秘的涟漪,引导读者在分不清是雨是泪的情状中品味爱的疼痛与怜悯。
 
  我在的地方 
  是一层羞涩忧郁的月光 
  是软梦的神秘在迷蒙中
  轻轻地飘
  打开蓝色的水 高山的青 光
  的神往
  疼的幽怜的爱 
  足够享用梦境
  回旋的清风  缓慢的流泉  烟水
  边的星星
  秋江一梦的青黛里 潇潇泪水斜
  飞于忧颜中
    ——《忧》
 
  冰虹的诗大多节奏轻柔、缓慢,仿佛羞涩的女子款款而行,几近不识人间烟火,点染出一幅幅超现实的风景,藉此传达了一种欲说还羞的爱之表白,在《我不说》中,抒情主人公以娇嗔的“不说”而说,展现了一段欲扬先抑的梦思:
 
  我不说 
  你的好
  你在我心中燃放的焰火
 
  你把我那首小诗醉卧成
  飘逸着衣袖的美人
  在万里素月下潋滟的眼波
 
  我不说 
  心中的想
  只把轻启的芳唇移向夜光杯
 
  在远方
  淡愁的月亮湾无限蔓延
  惆怅的念  皱了一帘幽梦
  箫音袅袅  柔光点点
 
  我不说
  梦中的思
  只把轻移的纤足漫上天外天
    ——《我不说》
 
  诗的结句“漫上天外天”提醒读者回到不可言说的事实,同时,也把言述不尽的人与事留给了上帝。
  据说,上帝为尘世男女捏制了两只耳朵一张嘴,是希望人类多听少说。可是,现代人却有违了这一意向,往往热衷于喋喋不休的倾诉,很难停下脚步来聆听来自自然与社会的声音。我想,冰虹应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这组诗的最后一首,我们读到了以“静”为题的这首作品: 
 
  静听虹园
  我的光在九彩夜露上蜂拥
  它提炼夜的温度  把忧晦带出囚笼
  我枕着光的热睡去  听!它升起的
  银铃
  叮叮咚咚  通宵逗留于绝世的寂静
    ——《静》
 
  该诗以“静听”提领,呼应“光”的放射,在“枕着光的热睡去” 绾结全篇,由此进入“绝世的寂静”,营造了一个净化绝美的诗境界,更是表明了诗人生活的态度。
 
  (汪剑钊,中国新诗史研究方向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