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笔记(组诗)  

作者:阿垅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0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阿垅作品选。阿垅,原名王卫东,中国作协会员。著有诗集两部。现居甘肃甘南。
 
 

  
三苏祠
 
燃三炷香,分别敬给三个人。
池中茂盛的荷花,也托举起了含苞的香火。
 
亭前榭后的片片竹林,想必就是
那些废弃的抒写之笔。 想必那些才华横溢的
文书信笺,现已成为历历在目的石刻碑页。
 
隐隐的墨香,自此就有了
翠绿浓郁的颜色,每年都要发芽抽枝
舒展一下北宋王朝的诗词风骨。
 
柳江古镇
 
需要撑伞,一个从花溪涉水归来的人。
走得出笼罩的烟雨,却挥不去
萦绕心头的乡愁。这里的一砖一瓦
一木一石怎会如此的熟悉,一定是
我的前生来过——
我在日渐沧桑的景物中触摸到了
旧梦的余温。
 
根深蒂固的牵挂有多种:
参天的榕树是一种,
爬满青苔的石桥是一种,
屋檐下悬垂的杏黄酒旗又是另一种……
 
绣针扎破手指,执扇徘徊的
书生已不再。最为感怀的是
望穿欲眼,却不见吊脚楼晾晒出的
蓝花布衣衫。
 
瓦屋山
 
一声鸡鸣,天就快亮了。
走在老子骑青牛循入的路径上,
时隐时现的杜鹃花次第开放。
拿一条溪流来洗耳,再用百丈飞瀑做琴弦
寻迹的脚步就有了可去之处。
随着攀升的视野豁然辽阔,面临绝顶
我们险些屏住呼吸。时事沉浮,这巨大的虚空
带给我们前所未有的欢愉。
谁能在一座山的屋脊下
避风躲雨?谁又能在
层层云海上卧榻休眠?
我们高呼,一轮红日喷薄而出。
万道霞光要清扫天上和人间的庭院……
 
雅女湖
 
水底有沉鱼,沙滩有落雁。
不要说错过了美好时节,
只剩下漫天的雪花飞舞。
稻田、远村和渔歌,一色的白
静谧又古老。
 
不学那块岸边顽固的石头,
一等就是千年。
我不贪恋圣洁的女儿之身,只想把她
当做一枚绿书签,夹在多愁善感的情爱之间。
 
丹棱花灯
 
正月十五的月亮圆了。
木格窗里的身影瘦了。
怀春的丝线,绣出了白娟手帕上戏水的鸳鸯。
 
丹棱的花灯有四季,挑亮的街市有八巷。
亮花鞋的妹子,在傍晚时分梳妆打扮。
她要迈着轻盈的步履,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
她要在蓦然回首的一刻,看到那个
向这边张望的俊俏渔郎。
 
瑞莲坞的睡莲
 
水的床清凉又柔软。
细密的蛙鸣覆盖其上,
足以舒展入睡的叶子。
 
在梦里开花也是一种修行。
只因这一觉睡得太长。
从春到夏,探出头的莲子
长满了东瞧西望的眼睛。
 
东坡鱼
 
喜欢吃鱼。
喜欢柳叶的刀具和平仄押韵的手法。
 
鱼是普通的鲂鲤。
去鳞,剖腹,清洗,烹调……
享受这个创作的过程。
直至“破釜不著盐,雪鳞笔青蔬。”
直至汤酽而白,肉鲜而嫩。
一道菜,加上不普通的人名后
所有的座上客应为之而感到荣幸。
 
九大碗
 
噢,将旧历往回翻。
翻到农耕时期遗留下来的习俗。
翻到左邻右舍、前街后坊的红白喜事。
翻到张三、李四、王五、侯七
备足鸡鸭鱼肉、果品菜蔬的大院。
翻到成摞的锅碗瓢盆叮叮当当。
翻到借来的桌椅板凳连接巷道一字排开。
翻到长辈随出的大份子、孩子随出的小份子。
翻到地道火辣的高庙白酒。
翻到九只大碗里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且看全村的人心,像筷子齐刷刷地竖立着。
 
(原载《北方文学》2019年第8期)
  阿垅,1970年生,中国作协会员。作品散见《诗刊》《上海文学》《中国诗歌》等文学刊物,入选各种年度诗歌选本。参加第十五届全国散文诗笔会,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现居甘肃甘南。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穿外套的马 (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