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斐儿诗选

作者:爱斐儿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16 | 阅读: 次    

  导读:首届签约作家爱斐儿自选诗。


真正的解脱,从认识痛苦开始
 
一想着,这是七月
垂柳依依,蒲草正高过扶苏
许多花已虚无地开过
舟楫负载着水和行者,来到韩家荡
面对纵揽十方风雨的万亩荷花
所有的悲欣都涌上潮头
多少个长梦短梦,已坐断
无数个不觉晓的春眠
在无始无终的昼夜,那些手中捧过
文字、经卷,也同时捧过
木蝴蝶和曼陀罗的人,有理由说
自己“咀嚼过时间反刍的微响。”
此岸,尘烟中走过众生芸芸
头顶草色的命运,谁又曾
真正得到过过去与未来的眷顾?
是时候对污泥浊水默诵一声:
“阿弥陀佛”!
如果它们曾令你昨日沦陷
也要把它们当做
匍匐在你脚下的臣仆
托起你今日超尘脱俗的一跃
正如佛说:
真正的解脱,从认识痛苦开始。
 
 
一朵荷花就是一万朵
 
一朵荷花站在这里
就和一万朵荷花站在这里一样
她们置十方无边风雨于不顾
远离尘嚣,心似白云
面含菩萨般的微笑
令我忍不住停下脚步
良久醉于你静寂的香气
除此,我还能做什么呢?
面对每一朵荷花
我们即便用尽一生
是否能够进入荷的自在清净?
接下来,就是等三五只蜻蜓停下来
和水边的柳枝、姜荷
梦中的睡莲们一起停下来
等那黄昏的脚步悄悄走近
等浩大的寂静斟满韩家荡
而我将放弃洞若观火的清醒
最终获得荷花般的安宁 
 
 
此处是莲花国净土
 
看一眼荷花
再看看岸边的自己
太多个过去,已消失
在无始无终的时间里
千帆远去,沉沙漏尽
无数黄昏在身后冷下来
今天是即将冷却下来的某一个
一些诗酒和剑气
还在胸中嚄然作响,每一声
都沾染着清风与孤月
这些年,天界有仙客
彼岸有世尊,中间隔着
尘世烟火和这万顷荷花
而每一朵莲台,都端坐着
一位度人间苦厄的菩萨
看到此景的人,笑容由此展开
并从一朵荷花中
认出了悲欣交集的自己
如是我问:
“此处可是莲花国净土?” 
 
 
花开现佛 
 
诸行无常,世间的许多花朵
在演示生灭。一朵荷花
在污泥中苦行。用清风洗色身
肩上遗落的繁星,权当一袭袈裟
那深埋泥土的莲藕,就是一位觉悟者
留下的无声脚印。此时
无数的恒河之沙,从无始处涌来
在你脚下铺开泡沫似的名字
三千弱水和浪涛皆已睡去
泥香与荷香再无分别
清静与慈悲亦无分别
你已拥有浩瀚的静默和喜悦
此时,木已成舟
炉香乍热,日月似双灯
照彻夜行者和摆渡人
亦照见空明五蕴
如是我问:
“如何发现自性清净?”
莲花如是说:“花开现佛!”
 
 
一个人的老屋 
 
那一年,狂风吹拂弱草
冷雨轻敲飘萍。理想
寒冷如酒,亦温暖如酒
一个人心底藏着明镜
背负名姓离开老屋
成为不被人知的远客
其时,月光下站着草花
萤火虫提着蛙鸣
很旧的古风,一阵阵
吹过江湖,敲打那个
背负肝胆与诗书的人
 
一个人得嚼咽过多少凉薄烟火
才能守住不变的温度?
一个人还要穿过多少深谷险峰
才能拥有自己的远方?
一个人需要完成多少使命
才能重返老屋,面对万亩荷塘
巍峨静坐?
等那光与影都结成了莲蓬
等车马喧嚣寂静如藕深埋功名
一边聆听那万千荷花
对酌满天繁星,一边聆听荷香
轻颂彼岸的梵音 

 
万亩荷花开在韩家荡
 
今天,我从一朵荷花里
回到了这万亩荷塘
每一朵都拥有绝尘之姿
她们用汹涌的香气
代替了污泥浊水。此刻
蜻蜓飞过草尖和晴空
回到她们中间。一阵风过
草香弥漫,荷香弥漫
想一想那些种荷的人
多像孤独的朝圣者
双脚被污泥锁着,仅仅依凭
圣者的指引,才能看到远方的渡口
最终找到那条通往彼岸的道路
从此以后,每一朵荷花开时
蒙尘的心  就被拂拭一下
其实,一物何有 
比如荷下的泥塘原是庄稼地
庄稼地的前身则是一片滩涂
滩涂的过去原是沧海,
那沧海之前,又是一片桑田
那桑田之前都是空啊!
 
 
智慧开,莲花朵朵开 
 
许多人兜兜转转,谒庙堂
拜禅院,听闻经声梵唱
广发宏愿。学那觉悟者拈花微笑
在韩家荡,蒲草与水姜并茂
莲花并蒂水芙蓉
万千朵荷花既释出古老气息
又散发新鲜荷香。此次相遇
让我们离菩提更近
或者说,她们就是
万千菩萨的法身
端坐无我彼岸
慈眉善目
莲眼低垂
每一朵莲花
所说无非同一句话:
“智慧开,莲花朵朵开。”

 
荷花既是尘世,亦是彼岸
 
一朵荷花开启了众妙之门
这荷花即是最深的尘世
也是清净彼岸。不属于我
不属于你、也不属于时间
仿佛知道一切未知的来处和去向
安然。自在。
花开次第,苦生次第
因缘的生灭依一定的次第
就像一片村庄,忽略掉已知的光阴
放出流水的庭院,放出荷叶田田
谁会在荷花面前
认出似曾相识的自己呢?
是那些饮鸩止渴的人?
还是身背十字架血淋淋的圣徒?
在这众生浮绘的尘世
一个人该放下多么人间苦情
才可以端坐在莲花上
获得无苦的静寂?
 
 
剥莲蓬 
 
一颗莲子入口
味苦,性寒,归于心经
像我过去见过的无数颗
苦得青翠又不动声色
厚重的粉墨深藏城府
幻觉般的幸福如此饱满逼真
就像所有苦的被甜蜜蒙着
无名,缘行,乃至生缘老死
就连快乐也是苦因
就像大苦聚成于一颗莲心
如果人生确有真谛
这人间最大的苦
其实,都来自你的心啊 
 
  爱斐儿,本名王慧琴,中国作协会员。曾用笔名王小雪,祖籍河南许昌,从医多年,现居北京。作品散见于国内外多种报刊及网络媒体,入选多种诗歌年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日、法等文字。已出版散文诗集《非处方用药》《废墟上的抒情》《倒影》等。曾获 “中国首届屈原诗歌奖银奖”“第八届散文诗大奖”等多种奖项。中诗网首届签约作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