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SIDERIA ║总第23期

作者:中诗网、译诗群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2 | 阅读: 次    

  导读: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华兹华斯而作的, 该诗语言朴实无华,蕴藏了一个父亲对亡逝小女的深深的爱。同时让我们以此诗为所有在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中逝去的人们祷告,但愿他们的在天之灵永远安息。本次幸得十四位译家参与,贡献出十四版佳译佳议,以飨读者。


主办:中诗网、译诗群
协办:肇庆市翻译协会

    云南大学滇池学院
    安徽工程大学外国语学院
    北理工珠海学院外国语学院
顾问:何功杰 海外逸士 李正栓 张智中 卓振英 黑马(毕冰宾)
    任诚刚 吴伟雄 赵宜忠 黄焰结 杨中仁
策划:周占林、冬箫、宛城卧龙(执行)
主持:杨中仁、项少晶
题字:郭文章


本期审校:赵宜忠
本期朗诵:晚枫
本期书法:蔡铁勇
本期译者:(以收稿先后顺序排列)
1 任诚刚 2 孟朝岗 3 王昌玲
4 郁序新 5 张琼 6 杨秀波
7 余新 8 吴伟雄 9 罗淑萍
10 陈赛花 11 项少晶 12 赵宜忠
13 段冰知 14 杨中仁    

编者语
  华兹华斯(1770--1850)是英国“桂冠诗人”,是“湖畔诗体”的创立者,是19世纪浪漫主义的巅峰诗人。华兹华斯认为诗歌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 他为英诗增添了浪漫主义的新风格、新内容、新语言,对后世的影响深远。本栏近期在《英诗金库》中选取几首他不同题材的诗歌进行翻译推介,以便于读者更能深透地了解这位伟大的诗人,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华兹华斯而作的, 该诗语言朴实无华,蕴藏了一个父亲对亡逝小女的深深的爱。同时让我们以此诗为所有在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中逝去的人们祷告,但愿他们的在天之灵永远安息。本次幸得十四位译家参与,贡献出十四版佳译佳议,以飨读者。在此特别感谢赵宜忠老师、晚枫老师和蔡铁勇老师为本期的审校、朗读和书法而做出的特别奉献。
 

 
DESIDERIA
William Wordsworth

Surprised by joy -- impatient as the Wind
I turn’ d to share the transport -- O with whom
But Thee, deep buried in the silent tomb,
That spot which no vicissitude can find?
Love, faithful love, recall'd thee to my mind--
But how could I forget thee? Through what power,
Even for the least division of an hour,
Have I been so beguiled as to be blind
To my most grievous loss? -- That thought's return
Was the worst pang that sorrow ever bore,
Save one, one only, when I stood forlorn,
Knowing my heart's best treasure was no more;
That neither present time, nor years unborn
Could to my sight that heavenly face restore.
file:///C:/Users/charl/AppData/Local/Temp/ksohtml964/wps4.jpg
 
   
Desideria 23期 朗诵.mp3 

   朗读晚枫(QUN GRACE LIU),原北京语言学院英语教师,现居加拿大自由翻译,爱好诗歌创作与翻译。在《世界诗人》《诗殿堂》《诗历》《大风诗歌》《中国当代诗歌导读(2010卷)》等刊物发表多篇创作和译作。出版有英译新编历史剧《黄叶红楼》合编教材《汉英笔译全译实践教程》。
   书法:蔡铁勇,字堂荣,号东海居士,中国先秦史学会国学双语研究会理事.  在福建省福州市从事外贸业务,平时爱好双语书写,以“丹翔和鸣,双语共雅”为座右铭,丰富业余生活。
 
版本 1
德西德里娅
威廉·华兹华斯 作
任诚刚 译
同甘之时心突急蹦跳,
我还能与谁分享沟通。
而妳深掩在寂静墓中,
变迁岁月终能把妳找?
忠贞父女情回荡我脑,
凭何力量能把你忘记。
哪怕只是短短一刻时,
我目受蒙一切看不到。
巨大损失偏朝我袭来,
悲伤欲绝痛苦千钧沉。
多么绝望妳莫能回来,
知道心中宝贝不复存;
现在不能也不在将来。
但望目睹丽颜能成真?

评:
  此诗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华兹华斯而作的。该诗语言朴实无华,蕴藏了一个父亲对亡逝小女的深深的爱。诗的第二句share the transport 我的理解是:“失去了小女,无人可以与我分享沟通。”第四句no vicissitude can find我译:“变迁岁月终能把妳找?” 还有,第五句诗中的faithful love 应理解成:“忠贞父女情”。forget thee? Through what power我的理解是:“凭什么能耐我能把你忘记?”第九、十行的most grievous loss 及the worst pang译成:“巨大损失偏朝我袭来,悲伤欲绝痛苦千钧沉。” 十一行的Save one, one only 表现了作者向老天乞求,救救她把!他把小女当成heart's best treasure。最后两句:现在她不能复活,将来也不能,但望目睹丽颜能成真?但是作者仍然希望见得到小女的面能成为现实吗?
  这是一首彼得拉克(意大利)十四行诗,韵法为:abba acca dedede 及两个抱韵加三个交韵。英诗是十个音节一行,我译成中文诗用了同样的韵法。每行九个汉字呈齐言诗。用九个汉字译英语的十个音节算是较接近原诗的五音步抑扬格,力争意达韵存。
 
译者:任诚刚,男,云南农业大学外语学院英语教授;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客座教授。系中华(传统)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编著书籍:《旅美吟稿》(专著、1999)、《英汉诗歌鉴赏比较与互译》(2013)、译著《汉英对照韵译天安门诗抄一百首》(2016)、《英韵周恩来朱德及陈毅诗选五十首》(2019)等。擅长文学创作及翻译,以诗歌韵译见长。

版本 2
心痛的思念
威廉姆-华兹华斯 作
孟朝岗 译

一阵惊喜!这喜悦来得像风一样急遽。
我转身就想分享!舍你其谁!深深埋在坟墓里的你!
你躺在那里,对世事变迁毫无知悉。
是爱,最深沉的爱让你重回我的心底。
我怎能把你忘记!即使雷霆万钧,
也不能让我和你哪怕只有一个小时的分离!
我是受了多大的迷惑才能对我最大的悲痛视而不见。
这种思绪又回归了,
你是我最大的悲伤与失去!
我背负着这令人心碎的失去,疼在心里!
拯救啊!哪怕只救一个!我无助地孤零站立。
你是我最珍贵的宝贝,无一相媲。
只是,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你都不会再现在我面前,
只能天堂相遇!

译评:威廉姆-华兹华斯的原诗押韵很规范abbaaccadedede且每行十个音节,读起来朗朗上口,美观美感。这是一首华兹华斯悼念夭折的幼女的诗,情感真切动人,能与读者产生共鸣。这首英文诗的汉译用的是新诗体翻译的。之所以不用古体,也不用格律诗体来翻译,是觉得古体,格律体固然整齐,美观,语言也厚重大气,但不如新诗体表达得更细腻。但不管古体还是新体,韵还是要有的。拙译是一韵到底。既有音美也力求意美。

译者:孟朝岗,毕业于河北师大英语系,中学高级教师,副教授,曾任教于北京科技职业学院。喜欢诗词,尤其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喜欢汉英互译,作品散见各网络诗刊。

版本 3
悼念
威廉·华兹华斯 作
王昌玲 
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如风
转身拟倾诉——呀,谁与我共?
唯有你,深埋于寂寂荒冢,
那里,再也没有兴衰枯荣。
爱,是真爱,把你唤回脑海——
可我何曾忘却? 分分秒秒,
时时刻刻,何曾把你忘怀?
何物何曾能够让我倾倒
不思所爱痛失?——念念不忘
锥心痛,无以复加的悲伤:
没什么比痛失心头挚爱
更让人彷徨更难以释怀;
不论今世还是来生,时间
再难复活你那圣洁笑颜。
 
译评:DESIDERIA (strong longing for something lost)这首诗是诗人多年以后写给夭折的女儿,故译为《悼念》;Love, faithful love含糊译为"爱,真爱",没有狭隘化为"爱情,忠贞不渝"。译诗以十字对应十音节,尽量押韵,与原诗不尽相同。难点是以下四行 “To my most grievous loss? -- That thought's return/ Was the worst pang that sorrow ever bore, / Save one, one only, when I stood forlorn, /Knowing my heart's best treasure was no more; ” 里面的最高级以及表达让步关系的save one,其实所指都是同一件事:失去挚爱幼女。创造性地利用冒号表达同位解释关系。最后两行的 "present time, years unborn" 没有译为 “现在、未来”,而是译为 "今世来生" 以呼应题目《悼念》的主题。

译者:王昌玲,女,七星译诗社之天璇。研究领域:英美文学批评、诗歌翻译。出版合译著数部;两次获得韩素音翻译大赛汉译英之优秀奖(2009, 2018),2010年首届海峡英语竞赛汉译英一等奖。座右铭:我译,故我在。诗观:诗是灵魂的救赎。

版本 4
德西德里亚
威廉-华兹华斯 
郁序新 
惊喜如狂,像风那样
急不可待,与它一起
共同分享,哎唯有你
深埋寂坟,寻无沧桑
真诚之爱,脑海回想
怎能忘怀,即使瞬间
是何魔法,是何力量
迷住我心,蒙眼受骗
悲痛失落,孤身一人
瞻顾过去,伤痕累累
心中之宝,荡去无存
最后一次,切记一辈
无论现在,或是未来
天颜无助,复我视野
 
译评:原诗尾韵:abba /acca /dede /de每行10个音节,五步音步抑扬格拙译每行8音节,4音步尾韵:前三个小节同原诗一样,abba /acca /dede ,最后一节两句同韵ee 结尾。

译者:郁序新,诗人,翻译,美国《新文学》编委会成员。他的英文笔名Tulip,西班牙文笔名Juliotulipan,苏州恒丰进出口有限公司的元老兼业务经理。业余爱好写诗翻译诗书法,已在一些诗歌网站注册成员,如新浪博客、中国诗歌在线、中国诗歌、诗歌周刊、中国微型诗歌,以及海外诗歌,All Poetry, Poem Hunter ,并发表刊登过许多作品。写诗译诗啥也不图,只为生活充实,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另一个精神领域,另一个心灵独白的天地。

版本 5
渴慕怀旧
威廉·华兹华斯 作
张琼 译

喜出望外——迫不及待,
我欲分享——呜呼!舍你
其谁,深居墓穴沉寂,
那里没有沧桑悲哀?
爱,挚爱,想起你神态——
怎能忘怀? 即使假如,
哪怕只是片刻须臾,
我心蒙蔽抛却脑外
心中痛楚?——这一念想
是伤悲之极大苦痛,
只有一人,当我绝望,
懂我心中宝藏已空;
现在抑或将来时光,
眼前再无神圣面容。

译评:
  从语义连贯来理解原诗。“诗人”欣喜若狂,急于与人分享,却发现伊人已然不再,心中感慨万千,于是追思缅怀。
  Desideria,desiderium 的复数,n.  (如对失去的东西的)渴望,渴求,患失感,怀旧感; transport,a state of being carried away by overwhelming emotion 狂喜; 这里transport与joy 语义连贯一致。
  原诗每行十个音节,主旋律为抑扬格四音步,行尾押韵abbaaccadedede;译者紧贴原诗来译,译诗每行八字,行尾同样押韵abbaaccadedede。

译者:张琼,肇庆学院外国语学院副教授,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广东肇庆市翻译协会会长, 华诗会会员,《诗殿堂》副主编。爱好诗歌及诗歌翻译,倾听灵魂深处的声音。

版本 6
黛西德瑞雅
威廉·华兹华斯 作
杨秀波 译

哦,像风一样热切,我的惊喜,
和谁去分享我激荡的心潮,
除了你?—深埋在沉寂的墓穴
人世的荣辱悲欢已黯然沉寂。
爱啊,忠诚的爱,重回我脑海——
我怎能忘记?
使只有一小时 与你短暂分离
有什么能使我迷醉,使我目盲,
使我意识不到如此痛楚的失落?——伤痛回潮
是人世至惨的痛?
——当我凄凉无告地绝望
只有一个,绝无仅有的一个啊,
才知我
至珍的财宝失落;
无论现在,还是将来的岁岁年年,
都无法将你天使般的面庞
重新带回
到我眼前。

译评:华兹华斯的这首诗感情真挚、文笔流畅,很容易将人引入诗歌描绘的境界。曾经繁花似锦,而今满目疮痍!悲哀的伤痛、绝望的凄凉、惨烈的心伤,还有深沉的思念,在字里行间漫溢。这个世界失落了它至为宝贵的财富,无限繁华也化为绝望的惨苦凄凉……过去在心中激起深沉的怀想,却不忍前望惨淡的沧凉……岁月洒满心灵的碎片……曾有伊人,欢喜与共、伤痛分担,如今只有墓穴沉寂、难掩凄凉……人世的浮华荣辱都已与之无涉,只有,只有自己知道,心灵的碎裂的惨烈……暮雪晚来风,斯人独憔悴……

译者:杨秀波,桂林理工大学教师,喜诗词歌赋,爱经典文章。

版本 7
伤逝
威廉•华兹华斯 作
余新 译
我惊喜不已,急躁如风
和谁出行分享良驾?
但是你呀睡在九泉之下
永不变迁的枯城
宝贝呀你萦绕我心
何力使我忘记你?
即使是些些小时矣
我沉迷宛如盲人
失爱巨痛,思念袭来
伤情困扰,痛煞我心
我绝望而立只求我爱
明知心中珍宝已消隐
岂只现在还有将来
那天国之面容可复临?

译评此诗读来,开始未领其情之深意,愈读愈悲,故译诗名为《伤逝》。这位父亲面对逝去小女的悲哀阐述,牵人灵魂,击人肺腑,结合汉语之特点,我采取了与原诗同位韵,以解原意和类似原诗的情感起伏,此诗在翻译中,多是意译,比如“spot”,我译作了“枯城”;“Was the worst pang that sorrow ever bore”,我译作了伤情困扰,痛煞我心。这首诗的大悲调,着实很妙。

译者余新,笔名余心,女,中国翻译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河北诗协女工委委员,唐山诗词学会副秘书长,诗词、文章和译文曾在各级刊物发表。2019年获得中华诗词学会女工委年度佳诗之一。

版本 8
渴留爱念
威廉•华兹华斯 作
吴伟雄 译
顷有惊喜,如风匆匆,
即欲分享,舎你其谁!
惜你长眠,地府酣睡,
沧桑无改,寂静坟中。
爱念忆起,现你娇容,
我怎可能,将你忘记?
任何力量,倏忽秒时,
安能使我,失察迷蒙,
悲伤剧痛,竟未测究?
爱念再现,其痛最烈,
绝望之中,爱念必留,
因知与你,生逢已截;
目前绝后,实难再求,
端详爱女,脸庞圣洁。
 
译评:
  先析全诗大意:①全诗由两大句子组成两个意群:一是前四行,问号结句;二是后十行,句号结句。②后两行倒装,正常语序是That … / Could restore that heavenly face to my sight.前部分写诗人刚有惊喜,欲与爱女分享,随即意识到她不在人世了。后部分大意是:faithful love(诚挚的爱念),让他脑海recalled(再现)爱女娇容,即使在无法与她生逢的绝望之中,其痛最烈,也要保留心中的这一爱念。
  再解关键词语①重复用词是英语的大忌(宋天锡,2009:411)。这有助理解为避重复之词。一是transport,此为“狂喜”,其前的the更特指surprised by joy;二是三处同表“爱念”:faithful love,that thought和one。②双关词语,but在跨行句结构——O! with whom/ But… tomb,——中,既是with whom but thee(舍你其谁)的分行表达,又有转接后义之功能。③impatient,形容刚才的惊喜,如风来去匆匆”。 ④save,此处是“保留”之意。faithful love, recalled thee to my mind(爱念想起,让我在记起你),that thought's return,特指上处“爱念”,在“目前绝后”再无缘在生相逢的绝望之际,诗人渴望保留对亡女爱的思念——爱念。
  后仿原诗韵式:原诗十四行,主流格律是抑扬格四音步,变格较多,但韵式很规整(abbaaccadedede)。首行尾韵wind,在“元音大变革”前,和find, mind及bind押完全声韵,现为视韵,也称传统韵。不才以四言古风试译,勉力仿其韵式,旨在研学;实未完美,祈请教正。

译者:吴伟雄,英语译审。中国译协四、五届理事,译协颁“资深翻译家”证书。长期从事地市外事管理和翻译工作,到访过五大洲20多个国家,任随团翻译或参加国际会议,获外交部授“资深地方外事工作者”称号。曾任北理工珠海学院教授。在翻译核心刊物发表论文16篇,出版翻译研究编著5本。研究兴趣:诗译鉴赏、应用翻译。2293544720@qq.com

版本 9
渴望
威廉·华兹华斯 作
罗淑萍 
为喜悦所惊,如风般不安,
谁与我分享这喜悦的情感!
你却深埋在寂静的坟墓里,
那里沧桑无改,万古如一?
亲爱的,我的最爱,我又想起你--
我怎能把你忘记?透过某种力量,
每年每月,每时每刻,
我像失明者那样迷茫,
对失去的最爱视而不见?
所思所想让我悲痛难忍,
孤苦如我,只盼拯救你一人,
知道我的宝贝已不复存在;
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将来,
那圣洁的脸庞再不会回来。
 
译评:1812年6月4日,英国诗人威廉·华兹华斯四岁的女儿凯瑟琳夭折,他非常悲伤。这首诗就是在当时这个情景下写的。这是一首十四行诗。原诗抑扬格为主,每行四音步,原诗韵式为abbaaccadedede。译诗但求能诠释作者的原意,以“信雅达”为原则。原诗第二行的transport一词字面意思是“交通”,这里应上下文联系,第一行的joy是“喜悦”的意思,故第二行的transport也应理解为“喜悦”。

译者:罗淑萍,旅美作家、双语诗人。旧金山南侨学校中文教师。曾在肇庆学院、青岛大学、厦门华侨大学、四川大学求学和深造,所学专业有法学、英语以及汉语言文学等。热爱写作和翻译,出版过中英双语诗集《诗意栖居旧金山》及文集《品味生活》。在国内外众多报刊上发表过各种体裁的作品。联系邮箱:1143959338@qq.com
 

版本 10
心愿
威廉·华兹华斯 作
陈赛花 
我风风火火、惊喜满怀,
准备和你分享我的喜悦的时候,人呢?
而你,已静静地躺在那幽深的墓穴中了,
那里时间停摆,流年不再。
爱,血脉相连的爱,令我想起了你——
我又怎能忘了你呢?可曾有什么魔力
蒙蔽过我的双眼,
哪怕一瞬间,
让我忘却丧汝之痛呢?
——那勾起的思绪令我悲痛不已,
此时,除了我,唯余我,孑立风中了,
我才意识到我心爱的宝贝已经不在了;
无论现在,还是未来,
我再也看不到她那圣洁的脸庞了。
 
译评:原诗为意大利十四行诗,韵式为:abba acca dddddd在上阙(前8句),诗人描述了现实生活中突然失去爱女,天人永隔的这种无法接受的痛苦;下阙(后6句)描写诗人从悲痛的思绪中回到现实,明白女儿那圣洁的脸庞再也不会出现了,另一种悲痛油然而生。译文尽力靠近原文,采用韵式:abba ccdd bcb bab

译者:陈赛花,文学旅者。理想: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发表过散文(纸质版)《父亲的手》、《我的书屋》、《温柔陷阱》和《又见茉莉花开》、《我的祖母》。翻译的诗歌(电子版)有《毕业》、《窗外》、《菊花》、《九月》、《初秋》、《时间》、《借问江潮与海水》、《云》、《渡浙江问舟中人》、《蛇》、《初秋2》、Written in the Early Spring和军旅边塞诗,发表在中诗网、译原电子、译诗等。散文和翻译获奖2项。我希望:心灵自由无羁绊,人生简单蕴芳华。

版本 11

威廉·华兹华斯 作
项少晶 
刚有惊喜,着急,
除了你,与谁可分享?
而你,深眠于静墓,
是终究找不到的地方?
忠贞挚爱绕我心田,
不思量,自难忘。
哪怕弹指间,
蒙蔽双眼无法目睹,
深陷巨损,
悲痛欲绝,
绝望地站着等你,
知道你不会再回来了;
现在,将来,
都无法再现你的娇容。
 
译评:这首诗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而作。这首诗感情真挚,语言朴实无华。生命的渡口,来来往往,明明灭灭。曾经繁花似锦,如诗如歌的日子永不复返,留下的是落叶的凋零,数不清的悲痛哀愁。

译者:项少晶,女,广东人,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英语教师。英汉翻译硕士,研究爱好为翻译理论与实践、诗歌翻译。略懂音律,钢琴十级,喜奏古筝,热爱舞蹈。

版本 12
渴慕敬虔
威廉.华兹华斯 作
赵宜忠 
 
惊天喜地急如风
与谁分享喜交融
寂静深藏坟墓里
何处沧桑难寻中

真情慈爱思魂灵
吾却岂能忘尔情
哪怕只是顷刻间
难道吾亦勿看清

女悲情又复
痛苦带来巨伤悲
当吾处在绝望时
心中宝不复存

现在没有将来无
神圣靓颜难恢复
 
译评:这首诗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的悲痛佳作。感情真挚,语言朴实。此诗为十四行诗,译文前三节采取绝句韵,后加一对句。

译者:赵宜忠,1966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大学英文专业,后又在黑龙江大学和北京二外进修两年。曾任河北省邯郸市人民政府外办副主任,市译协副主席,省译协理事,市旅游局总经理,一直从事翻译工作。现居捷克首都布拉格。喜欢翻译古诗,曾翻译出版《邯郸成语典故》,《邯郸画册》《韵译中国古诗150首》,玉扣子出版的《我住在鼹鼠的故乡》的英文翻译等。

版本13
 
悲愿
威廉•华兹华斯 作
段冰知 译
 
惊喜像风一样急不可耐不请自来
我不禁想要分享这份开怀——噢,可是我该
分享与谁听?除了长眠于那
寻不见兴衰变迁之地——寂寂荒冢的你?
我的爱,我心之挚爱,你又浮现在我脑海——
怎能忘得了你啊?不论借助什么力量
哪怕一刻一秒 都忘不了呀忘不了
我何曾有过鬼迷心窍的时候,对痛失至亲
麻木无睹?——思绪回涌
至伤至痛
当我茕茕孑立,唯一人、一人不知
我心中至珍 已不复于世
不论现在还是将来
那张天使的面孔都不再复现

 
译评:讲真,如果没有看本诗的背景介绍,笔者会误以为这是作者的一首悼亡妻或者某个曾缔结一段情缘的女子。看了背景介绍,才知道这是一首作者悲悼其亡故幼女的诗作。诗的大意是:作者逢惊喜,想要与人分享,可是,他最想与之分享的人——他至为怜爱的幼女已不在人世。接着,作者说到他对幼女无法忘怀的深情。他心中那份彻骨的悲痛,其他人都知道,只除了他那个长着一副天使面容、他视为至珍却已长眠于地下的幼女。

译者段冰知(又笔名冰知),本名段美媛(微信:549429859,QQ:405598039),学了理工科却喜欢英语与写作的女子一枚,耕耘十多年拥有多领域翻译经验的自由译者,已翻译1000多万字,出版有几部译著,闲暇偶尔在自己的公众号《写译人生》上发点文字。

版本14
哀痛
威廉·华兹华斯 作
杨中仁 
我惊喜异常,如风般急切着,
想要与你分享这快乐,啊!---
深地埋在寂静的坟墓里,
那地方不属于这无常的尘世。

爱,至亲的爱,把你唤回我心上,
没有什么量,能让我啊!
哪怕时刻刻
都让迷离如盲

深陷失去你的悲痛---惊醒的梦幻
更是撕心裂肺的哀伤
当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地站着

终于明白,心尖宝贝已离我而去;
不论是眼下还是以后
在我眼前再也不会出现那天使般的小脸。
 
译论:威廉·华兹华斯的这首哀诗表达了一位父亲对不幸夭折的女儿的哀悼之情。凯瑟琳·华兹华斯是诗人的第四个孩子,死于1812年6月4日,年仅三岁零九个月。在诗里,诗人欲将自己的喜悦与女儿分享,却醒悟幼女已离他而去,被深深地埋葬在无声无息、静谧的坟墓里。诗人心中时时的梦幻与“至痛奇哀”现实缠绕一起,“返回的思绪”让诗人悲痛万分,他痛苦地说“至亲的爱把你唤回,我心里---怎么能忘记你啊?”他所哀痛的正是再也看不到女儿了。翻译中把“transport”“whom”“ vicissitude”“That thought's return”和“That neither present time, nor years unborn”的词义分别确定为“快乐”、“你”、“无常的尘世”“惊醒的梦幻”和“不论是眼下还是以后”;原文的标点非同于一般诗歌标点,特别是后三节10行为一完整的句子,诗人悲伤痛苦逐行增强,很不好翻译,比“Save one, one only, when I stood forlorn,”这行;译者没有死译原题目,而是取全诗之旨译为“哀痛”,在标点和语序上做了不少变通。这首诗在结构上为414行,各行以10个音节为主,韵步基本为五步抑扬格,尾韵abba acca def efe。翻译中,译诗依然采用自由体特别注重诗意的贯通和表达的顺畅,没有保留原诗的形式标点和韵律,希望读者能喜欢

译者:杨中仁,译审,文学文化翻译爱好者。曾兼任陕西省译协理事,文学委员会副主任,《译苑》和《独立学院外语界》编委,发表论文、译作及教材多篇(部)。现为广东省高校教指委委员,北理工珠海学院外院责任教授。主张“诗应有感而发,而非无病呻吟。”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