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在高处,把自己低到尘埃里 ——王昭旻的诗艺世界

作者:王昭旻 | 来源:中诗网 | 2020-03-25 22:21:35 | 阅读: 次    

  导读:新诗快递

王昭旻,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1992年进常熟理工学院(当时为常熟高专)工作,现为常熟理工学院艺术与染织服装工程学院副教授;中国传媒大学美术传播研究所研究员与客座教授;美中文化联合会现代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国际考古暨历史语言学会理事;国际中文诗词笔会副会长;他是引领“前直觉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当代艺术家,也是瓷板画的传承人与创新者。他用独创的 “瓷负型造迹”国家专利技术与传统制作工艺反向制作法,带进了“瓷”的崭新世界。他通过消解图像还原宇宙内在美学结构,表达了自己对自然的信仰。他在国内外举办多次个人画展,其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艺术机构及私人较为广泛的收藏。曾获得联合国性别工作组授予的 “消除针对女性暴力”的特别贡献奖。
 
 
孤独有它自己的角落
 
這裏每時發生的匪夷所思
總能順理成章
 
我們從未追趕上它
也從未獲知它的真相
 
似乎也沒有羞慚
如同掏肛大哥的獰笑在曠野
 
要習慣
要習慣當成與死神交易的習俗
 
否則懼怕會成為你的負擔
悲哀也會成為常態
 
偉大的詞彙濫情於這個時代
卻并非為我們而存在
 
孤獨有它自己的角落
如同星光粘黏瞳孔,朝霞懸掛睫毛
才能向慾望的入海口
叫喊一個
喚醒黎明
 
 
蝙蝠
 
蝙蝠也曾窺視過我們
透過洞穴,透過夜幕

倒掛的姿势不是错誤
携带的病毒也不是罪過
令人不安的翅膀
也祇在暗黑潜行
 
我以月色為伴
以孤獨為伴
不曾舆喧嚣爲敵
祗到沦落為實驗的标本
沦陷為盘中大餐
成為那個背锅俠
 
權力的傲慢永遠置身事外
黑暗笼罩下
依然盯着這個城市的冤魂
祈福
直到春天来临

 
每一根毛發都渗透着焦虑
 
哀嚎。空洞
狐疑。急促
来,跪下
 
時光的倒影掉入死亡的裂縫
試圖以暴力肢解
 
哦,紅寶石戒指永遠看不見這個世界
朣孔裡祇有末日的病毒
以冠狀放大
 
黑暗之中
瘋狂地复製
 
超声波的耳朵
總能找到你
 
阴森的洞口
散布着暮光的顫抖
 
深深刺痛
殷紅的神經
 
每一根毛發都渗透着紅色的焦虑
包括令人荣光的頂戴花翎
及不肯逊位的龍椅
 
被人刀俎的沙丁魚
整齊劃一地啵出
偉大!偉大!
……
忘情地啃噬着驕傲
 
麻木的唇
拱起空想的冥牌
 
時間凝固着
那些碓彻的谎言
與大言不惭
 
夢遺編織的網,把自已套住
急速地墜落
墜落
墜落在自掘的墓地
 
而墓地連成一片
渗漏出末世審判的磷火
 
我们都是。我们是
靈魂接近雾化
 
和魔鬼为武,也曾彼此勾兌
為了苟且和欲望的膨胀
 
時間分解為無數細小的沙砾
把曾經不堪的過往
敲击咣啷
 
可憐哀求的眼神
在錘子的撞击和鐮刀的齑粉中
那麼不合时宜
流逝。流逝。
 

黑暗
 
世界上本沒有黑暗
蝙蝠眼里也沒有
是。是非創造了它
打從與欲望做了交易
喜歡上鑲嵌著s蛋白的王冠
 
熱情的擁抱
局促的呼吸
撕心裂肺的掙扎
紫色磨菇丁的插入
⋯⋯
超聲波的振顫
抖落我一身的靈魂


蘋果樹上
 
蘋果樹上
殷紅的世界
 
經不起的誘惑
結起冠狀的禁果
 
柏拉圖的理想
不,水晶王國的意志
 
似箭
射向烏有的靶心
 
炸裂
在這集體無意識裡
 
祈求的小嘴
一張一翕
 
可憐的淚花
一閃一爍
 
碎落的尊嚴
繁星點點
 
蘋果樹上
殷紅的世界
 
碎落的尊嚴
淹沒在盛世的繁華裡
 

時針
 
我向來自由
即便上帝也未曾阻止
 
有一種病毒讓城市定格
不再呼吸
惊恐
逃跑
封口
隔离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冰冻
時針轉到了盡頭

 
以謠言傳遞
 
那個叫冠狀病毒的什麽物種
仿佛如天外飛客
 
一襲夢,身份不明
從倒掛的棲止地被罷黜
 
砸痛了人類的S蛋白
無可名狀
無所哀求
無可置疑
無問出處
 
祇能以慘烈和封城記录
以謠言傳遞

 
一場病毒
 
一場病毒
如一場運動
 
這個冬天
不再孤獨
 
象秋天橫掃的落葉
劈劈啪啪
 
掉進謊言的墓地
呈現一片盛世的繁榮
 
 
雪花长满了爱情
 
黑暗种满了期待,忽闪忽闪的
长夜装满了痴情,一片一片的
上帝是爱我的
我的眼帘堆满了雪花
我的雪花长满了爱情

 
谣言——哀悼李文亮医生
 
谣言
从九省通衢的武汉
在歌舞升平的梦境扩散
 
谣言
赶走了我的春天
不再开心
 
谣言
模糊了我的眼晴
不再看见
 
谣言
风沙了我的嘴巴
不再抗议
 
谣言
扼住了我的喉咙
不再呐喊
 
谣言
囚禁了我的肉体
不再自由
 
谣言
麻痹了我的神经
不再疼痛
 
谣言
磨白了我的肺
不再呼吸
 
谣言
击中了我的心
不再跳动
 
李文亮啊,李文亮
都说你是吹哨人
你却让手印
摁在猩红的训诫书上
 
李文亮啊,李文亮
都说一唱雄鸡天下白
你却让谣言
肆虐在中华大地上
 
李文亮啊,李文亮
都说你神医妙手
你却让谣言
哽咽在墓碑上
 
李文亮啊,李文亮
都说你悬壶济世
你却让谣言
铭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当我以疯颠的谱系定义
 
我万籁俱寂时
聆听了谁的呼唤
是谁
聆听了古老的月色撕扯宁静
 
难道是在梦境,在即将榨干的残存
在黄沙满天
或者就在触手可及的救赎
 
当我以疯颠的谱系定义
白昼终归
会让那看不见的白羽引路
引向那古老的预言
 
当我以疯颠的谱系定义
忧愁凿伤大地
接下来的十月
必将进入疯颠的节奏
一个颤抖的声音,如同极地掠过
火红的影子
在无边的衬映下
依然不察觉被吞没的气息

 
十月的祭奠
 

不喜欢我的诗
我用呓语把你召回,我在这呢
 

不喜欢我的画
我用梦境把你围猎
但你觉得画比诗好一点
 
我知道
你从来不喜欢我
把我遗弃
伟大的祖国也从来没有爱过我
但你承认人好一点
孩子们都喜欢我,全世界都喜欢我
说是个万人迷
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有一种天真
特别惹人怜
 
月黑爬上了
窗前打坐:想一想
谁在我的心中痴长
守着它
 
上帝,我们见过的,只是其中的一丁点儿
其余,都搁浅在盛世的繁华之中
用可怜的意志撂倒
 
如今,你的表情揭开了面纱
目光如炬
映得脸庞腓红,时而急促
随后,你用淡淡的恨在草上书写
天,为什么这么黑
 
这一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港湾
殷红的国度
风暴即将来临
桥那头过早地发亮
一阵阵躁动
躲在枝柯的老巢
在黝黑的灯盏里噼哩啪啦地燃烧
或如死亡用自己的声音
向路人预告十月的夜……
十月的祭奠


将真实留给霞光

……
这是
满眼殷红
煽动
滴血的羽毛
落在闷雷吱嘎的青铜枝头
饥渴在树冠炸裂
 
夜晚
你看它
恐慌在街道流淌
怖色
逼退血色黄昏
 
空想的钟楼与是非
在太平盛世的裂缝中
摇曳
 
伟大贴在魅影的额头
与宵小私奔
 
白色赤裸着身体
像雪崩
驱散殖入红色基因的火烈鸟
挣脱红装
啼血
嘲笑火炭的热情
将自己
燃烧
烬没在滚滚赤潮的影象
衍射重重黑幕
 
没人在意这影子的过往
哪怕影子无数次闪现过乞求的表情
 
化作
模糊的白
在我可见
流淌
将真实留给霞光

 
自由
 
你说这片贫瘠的土地
开不出鸢尾花
可是,我可以用笨拙的笔画出
自由的味道
即便是蒲公英也好
播撒天穹
至少可以使黑暗肢离破碎
只要能随风落下
也能在希翼里发芽
在心田里绽放
 

世界这么安静
 
世界这么安静,只有心在说话
对我,安静就是如此
明明灵已冰封,为何还有疼痛
 
世界这么安靜,只有爱在说话
对我,情感就是如此
明明已然走远,为何仍旧期盼
 
世界这么安靜,只有她在说话
对我,聆听就是如此
说好不再回头,为何依旧哭泣
 
那渐已远去的云朵,卷走我累世的离愁
不作稍事停留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 2020年3月上半月中诗

    统筹:何中俊,组长:陈敬良,编辑: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徐一川、彭云霞、茂华、顾念 
  • 在德令哈怀念海子

    彭惊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绿风》诗刊社长、主编。出版诗集《苍蓝的太阳》《
  •  肖黛:诗人残泪如血

    今天是3月23日,是诗人昌耀离世20周年,中诗网特推出著名诗人肖黛女士的文章,向当
  • 英诗同题翻译2020 |DE

    本期所选第200首诗Desideria,这是威廉·华兹华斯1812年为悼念夭亡的幼女凯瑟琳
  • 2020年3月上半月中诗

    统筹:何中俊,组长:陈敬良,编辑:身后眼前、乐山船公、徐一川、彭云霞、茂华、顾念 
  • 【英汉对照】中诗网优

    “中诗网优秀诗选”中英对照版,由中诗网翻译工作组与现代诗歌版联合推出,为国内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