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第四季度中诗论坛编辑优秀作品选

作者:中诗论坛编辑 | 来源:中诗网 | 2019-11-04 20:35:39 | 阅读: 次    

  导读:【编者按】中诗论坛的编辑团队,是一个铁的团队。全体编辑不辞劳苦,坚守岗位,乐于奉献,无私无畏。从下半年开始,经全体编辑一致协商决定,编辑老师的作品取消精华推荐,把推荐的机会让给普通注册会员,这一倡议得到了大家的赞成和支持。编辑也是创作者,他们的在为他人做嫁衣的同时,也在勤奋写作,不断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这期编选的,就是部分论坛编辑老师的精品佳作,能集中展示中诗编辑队伍的创作面貌与整体水平。


 
顾问:周占林
主编:冬箫
执行主编:何中俊  茂华
 

1 那年冬天
<>沙从兵

雪很大,夜很长
父亲从屋里总是很晚很晚才出来
勒条草带子,叼着烟,弓腰背手
朝社房走了

那年冬天,为少超支
他去队里看仓库
一天,路冻的嘎啊嘎吱响
穿过乱坟岗,低垂的茅草踩踏着阴森的脚步
一块瓦渣飞来
砸伤了父亲的脚踝骨
他拐着腿瘸回家,苍白的脸色,已煞是鬼形

从那时起,我牵扯瘸子的衣襟
陪着他朝社房走
深一脚,浅一下,我重复着雪窝
身后写了一串无声的祈祷


2 夏至浅吟
<>炫东

蝴蝶驮着夏天翩翩归来,又翩翩归去
把夏天扔给我,可我没在意
那时我正专心从一只蜻蜓那里——
飞翔的十字架上,感悟神的意志

一转身,夏天已经中年
而我还在春天里没有拔身
塞满体内,如墙一样密不透风的
依然是芳草吐绿时稚嫩的纯真


3 书画学习畅想
<>她山玉

一滴墨染一池青花
一方纸醉一树枝桠
一支笔方寸间忆起远去的芳华
一幅画咫尺中存起窗外的春夏

我已翻阅世间的荒凉与繁华
我已丈量半生的悲喜和天涯
如今
只细品梅兰竹菊
只细阅月色荷塘
还有斜风中的小草
还有细雨中的残荷
还有骄阳下的野花

也观牧场骏马的驰骋奔腾
也赏画卷奔马的肆意纵横
如同
不轻叹老之将至
只深记月儿将升
还有渔舟唱晚的悠扬
还有潮汐拍岸的和声
还有黄昏一如往昔的春风

我已走在渐老的路上
依然遥寄新的征程


4 版图
<>乐山船公

她是蒙古正黄旗的,那些年鼓励生娃
她生出了“英雄母亲”光荣称号
要标记孩子,她把地名都换成了孩子的乳名
比如南边的,都是女孩

九十岁生日那年,她的孩子们
乌鲁木齐、沙头、日月潭、白杨站、阴山
青棒子、馒头坡、菜滩,尖沙咀、钓鱼岛都回来了
乌兰巴托那孩子在南海
1974年停战后,至今渺无音讯


5 今夏
<>顾念

有时候会低头,专注的看一尾鱼
风掠过水面
从西南到东北,一直不能安定
白月光,白月光
对着月亮叹息的人
不知道
今夏有一千枚月亮,有影子与灯火
穿越被淹没的沙滩。越来越近的秋天
黑夜柔和的像思念
这个夜晚,路朝向家的方向
我们越走越近


6 生活
<>刘洪泉

这个世界上
我们是孤独的
所以男人找到心爱的女人
女人找到喜爱的男人
我们要有一个孩子
时刻保持一颗童心
我们要一直为这个孩子负责
学会付出爱
然后慢慢变老
我们需要体验一个完整的
人生过程
还要做些什么吧
那就为社会创造财富
为自己积累财富
我们需要一个宽敞点的房子
营造出温馨的氛围
需要一辆车
打开一个更为开阔的空间
是的,不再需要什么了
这个眼花缭乱的世界上
简单一些也许更好
有时间就看一看落日
有时间就望一望星空
风吹过来的时候
我们鼓荡的心里落满了清新
这样就很好

太阳,太阳
我知道太阳的孤独
天空只属于它自己
我知道太阳的幸福
它给万物无限光芒
我愿意被照耀
狭隘,寒冷,潮湿,阴暗
纷纷败退
只有温暖在体内行走
我是太阳的孩子
以体内集聚的能量
爱这广阔的世间
每一次四季轮回
都是山河的一次完美蜕变
每一次昼夜消逝
都是一个旧我的推进更新
我爱太阳
亿万年的太阳
历史很长,人生很短
我只借你百年的光芒
暖这缓缓流逝的岁月


7  遗址
<>茂华

整个秋天在进行一场革命
古窑也是如此

一只长绿毛的手,在抽走线条前
填充了大块的色彩
发烫的窑灰遮盖了母系氏族
我看见许多人形火焰在狼奔豕突
用原始发音传递饥渴、欲望和恐惧

宇宙绝育了六千年,不能分娩风月
也生不出明天的太阳
他们用头断后,用尾先行
一切的生,需在死里寻找答案

正如我在时间的枝头摇晃
等待风将我吹落,入土为甬


8 在心里养一匹马
<>王子全

把自己,打开成一片原野
养一匹马
养一匹五岁的白马
我的马,它在青青的坡前
舔舐养育
在流淌的溪边,啜饮
千年温润的阳光
它自由地行走在松林之中
任风动的松针
梳理纯白漂亮的鬃毛

清晨,有白雾从林子升起
寂静太美,我的马
抬起头颅,嘹望天边,用目光
把辽阔运回
这时,鬃毛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它疼痛,它嘶鸣,它扬踢
而后,是我打马的日子
它奔跑
跑出的血,是诗
每一滴,都洒向厚厚的大地
 
 
9 秋天是件蜡染的衣裳
<>何中俊

一层层汗渍晒干
绘成一个人诚实的劳作图

每一种植物都吸饱了太阳
开出金黄的花来

怀了一个春天
又一个夏天心事的

柿子们桔子们和稻粱们
像出嫁的秋兰,晕红了脸

诞下一个幼儿的媳妇
站在原野上,像一株
抖落三千尘埃的千头菊

在这幅深秋图上
我浅薄的一生,水落石出
像一块,大地的眉骨

2019年9月7日


10 冰激淋
<>黎落

站立之水,封存了内心风暴
另启一种身份,和人类密谈

装在套子里,是一部分水的命运
被羁押,收性,整饬出新的粘度和糖份
另一部分,随落日
重回山川的腹地

“我们不束手就擒,除非冰雪能裹住所谓的苦难”——-

在贪婪的味蕾面前,
失去重量的雨,从一开始
就落入圈套


11 我试图再次唤醒并问候世界
<>王美林

梦中你黑色长发飘逸
那双明亮眼睛闪烁着光芒
你行走冬日白雪之间
不你在飞翔 飞翔
好一个童话城堡纯洁世界
雪花仙子漫天肆意飞舞
骄傲精灵挥舞长长的水袖
一圈  一圈   无数圈


12 江湖
<>陈敬良

那是二十九年前的事了
在海上颠簸三天两夜。第一次超越江湖
第一次尝到成功的滋味:乡音,顺利搬迁

学会了,将陌生的眼神煮成熟脸的技艺
也适应了,鲜花瞬间变成炸弹的不可思议

玻璃用透明,藏起它的厚度
铁轨用硬度,藏起它的脚步

我一直,在每一个雨夜
无法藏住,从故土打包来的月光

她,照着江湖


13 家
<>王海云

春天。父亲挖坑
我舀粪,弟弟点种,母亲埋土
妹妹在地边追蝴蝶,拨野蒜

秋天。父亲割杆
我和母亲,弟弟,妹妹剥玉米
黄灿灿的玉米穗子,天堂一样,一座座
堆在秋风里

现在。妹妹含恨离开了人世
父亲玉米一样埋回了土里
弟弟远在内蒙,我在离家不远的邻城
母亲像一个被我们抛弃的孩子
养着一群鸡,白天,从鸡窝里一颗一颗摸鸡蛋
晚上,捧着相框,摸摸父亲,摸摸妹妹
摸摸眼泪……

2019年7月10日


14 与一块石头,“晚安”
<>小雪人

一块石头从山中剥离,独自滚落下来。
在桌前,还只是一块石头

我要用山中兔亳,给它画出飞扬的眉毛
我要用一根弦,拔开它两侧的耳朵

我还要用刻印章的刀,给它雕出流星的眼睛
我要一笔一划地推敲,留下空间
以供微笑

清晨给以鸟鸣的问候,夜晚道一声“晚安”。
某一天,它的唇齿间
会绽开两片娇艳的花瓣吗?

2019年10月14日


15 凝视
<>夫唯

所有经过的事物,落入深井
融汇,反应
生成繁复的万花筒

我看见起点至终点的偏颇
旋转视线
打量你寻觅捷径的模样
骨骼比迷茫坚硬
你终结行程

我描绘参照的途径
一万条路演绎
遇见里隐藏珍贵
流水绝尘
地球在太空转着圈圈
这无关虚无
我的每一步
都试图偏离预设


16  下午三点
<>飘落的树

河流静止的时候
和一棵无花果树能谈些什么
缄默之人,早已
习惯把花开在心里
已经是秋天了,许多事莫名遗忘
雪还没来,许多事也无法深究
只是满树的叶渐渐生起枯色
被昨夜一场雨水带走不少
我轻轻用目光把它们捡起来
又一针一针替它缝补上去
下午三点,似乎一切都已停止生长
包括躲在暗处的夜,阳光像倾斜的楼梯
此刻,一棵无花果树,和我
正以风的絮语,谈及
远处楼顶上的云
排练着舞步 

 
17 沧桑狼毫
<>鸿文
   
翻开草棚里的诗集 
指印深陷其中  
章草笔意是人生写真  
任岁月纂改故事桥段  
笔墨凝聚于一方端砚  
咀嚼草根一样日子  
练达着沧桑狼毫  
用文字夹成篱笆  
围起一朵昨日的黄  
明日的花


18 码钉
<>郭奕标

拉丝  冷镦  抛光后
一把铁锤
已悬在半空

和废沙废土一起
被倒进楼旁土坑时
它们的腰
没有一个是直的

一场秋雨
几次车碾后
故乡似乎
又近了一步


19 伤疤
<>黄锡锋

伤疤在成为伤疤以前
没谁会说它,是伤疤
是的,伤疤在成为伤疤以前
它一直保持完好无损
或者说,它把伤疤躲藏得好好的
没谁会说它,是伤疤的诞生地
既然是伤疤,总要留点蛛丝马迹
总要做得光明正大
它不是暗伤啊,总把痛躲藏起来
总要放点血,让人长长记性
别好了伤疤忘了痛
可我的老父亲总是撸起旧袖子
总是指着他、手上的伤疤说
这就是生活


20  如是我闻
<>钱智伟

没见到膝下的黄金
我双手握着香,举高
香火再把晨钟
举高,晨钟
俯身将我轻轻
拽起,托上天空
飘飘荡荡,和梵音
一同浮游

暮鼓响起,木鱼穿云而出
我回落尘埃


21 火柴
<>释圣静

窄窄薄薄小房
没有生机
亳无气息
冷冷的太阳
背对阳光
困惑
烦恼无明
五浊恶土
轮回
短小精悍灵魂
绽放大慈大悲
燃烧智慧
点亮菩提灯海
繁星点点
佛光普照大千
生命尽情燃烧吧
血肉化为
净瓶甘露
观自在菩萨
愿入佛智海
生命无限
放大
放光
放大光明
普照十方法界
无刹不显身
皆极乐金莲

2019.4.12夜于山西省太原市崇善寺僧舍。


22 狭路
<>邹中海

文明的城市也有野蛮的触角
两只从湖北河南相对奔跑的蚂蚁
爆发了虎狼之威
并没相撞的街道
在五米的空气中戛然而止

公鸡似的喉脖,撑不开长长的车龙
这片区域,久违了的人流车流

夜幕,在心间弥漫
生病的小孩,从下午挺到黄昏
颓废、无奈地
看着爱斗的父亲

治安、公安、交警
扳不回牛角
高过海啸的涛声
爆发出,一场颜色革命

听见了凄厉的蝉鸣
即将远去的秋


23 机器人
<>吴殿平

不用受孕
不用十月怀胎
不用喂养泥土和炊烟
可以有三头六臂,可以千人
一面,可以不觉痛痒
就挖空了心思
也可以让眼睛坐落
在屁股上

表情是被移植的
动作和语言繁殖得更快
骨骼和神经是最发达的虚词
只是心没有长在肉上
就怕有一天突然间
会数典忘祖

 
24 误伤
<>徐一川

对镜
一头青丝忽现白发
扯掉
再看,头顶又戳出一根
一不留神,揪下一根
无辜者

就像是那些曾经被我
误伤的人。自打他们远去后
我就再也没有
为他平反的机会


25 沱江,秋暮的一笔
<>风雨萧萧

江心舀一勺水,漾开
画中画的世界
画画少年,请借我一支笔
画板及颜料碟

文字沉溺,无以涂鸦
即将降临的秋夜
沿途榭台错落,潋滟极处
游船也歇一歇

所有的期许,合拢
交付给朦胧暮色
邂逅中的一笔,假我如鱼
跃入你的画帖

——凰凤古城游记


26 洛阳二里头夏都遗址
<>且行且品且悟

洛阳铲放下殷墟,便在黑匣子里
打转。龙的编年史断句于夏代

一只手,从卡通神话里伸出来
抓起一个陶罐,砸向偷喝忘情水的摸金校尉
‘’伙计,该干活了!‘’

那只风筝,是未降生的龙的传人
我亮出‘’绿松石龙‘’
他就漂洋过海,来这里膜拜

2019.7.26


27 经过
<>彭云霞

梦见童年的自己
捡到你遗忘的风筝,一副蔚蓝的翅膀
被轻薄的羽毛所伤,天空的衣服破了

挂在时间的树技上,一声布谷的谎言
野火一样腾起。道路是小花蛇的委屈
你哭成清明的梨花,把骨头的白喊出来

不要黑暗的转折。小脚丫逆着千万条辙痕
向着昆仑的尖顶。现在的我
不再是自己,不是融雪的种子

没有土地,我是流浪的白鸽
经过荒原,把月亮还给枪口的十字
不再歌唱,橄榄树有它自己的声音


28 夜游白马山,感怀
<>冯歌

白马山是天地生的真山
突出在高处的三块石头
是白马山的头骨,坚强地
保持住原始的状态和尊严

房地产、学校、马路围山而坐
啃掉山的肌肉和骨头,挤扁山的脊骨
只剩一撮头顶象征一处地名
白马山被圈起来,像圈养的
一只小宠物,遭遇围观

很多人,(包括住白马山供养起来的人)
到白马山顶,看城市一天的面孔
他们不谈论脚下的这座山体
仅高谈阔论自己新的生活

我爬到了山顶时
和曾经辉煌的自己迎面
打了一声招呼,脚踩在白马山的
身上,像踩着自己的脊背
生疼,是绕不开的凡尘往事

此时,山上的秋,正旺盛
在夜里,格桑花开着
像子弹透穿肉体留下的
一朵一朵黑洞
这一夜,我不想留宿在里面


29 长平之战
<>秦志良

<一>

走进山西的骷髅庙
那些风在颤抖着
每一步都能听见泥土骨裂的声音
磁场旋转,戴上时光倒流的眼镜
慢慢浮现出战马、盔甲、刀
渐渐听见了哭泣
来,插上时光语言转换器
我需要在四十多万人中辨认出一个名字叫赵括的人
黑压压的,我大喊着
停战,必须停战

〈二〉

阳光的那只手按下了一键还原
我所有的努力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许我应该坐到菩萨树下接受风言风语
也许我必须想办法建立一个平行世界
这样就能把长平战争还原成吃一堑长一智

赵括个子很高,肥头大耳
他也是个诗人,他有他自己的想法
长平之战短得就像一根头发
系着赵秦两国的生死存亡和一统天下

他饱读兵书舌战群儒滔滔不绝
他坚信必须主动出击迎难而上一劳永逸
一举成名
他美好的想法如肥皂泡沫在战争中灰飞烟灭
他闪光,但带着深黑色
他背对太阳,掩面而泣

廉颇死了
他死的时候
夕阳西下
他骑上战马
身中数箭,一路狂奔后
倒在血泊之中



多年后
拔开历史的迷雾
赵王被反间计一箭命中
赵括死了,廉颇死了
但长平之战的猜疑仍在继续

赵兄,你来不及后悔
你也不应该后悔
这又是夜黑风高,冷冷清清
你找到了谁

赵兄,你现在的江山
只有一台手机
来,插上时光转换器
长长地
留下一声叹息


30 瀑布
<>冉瑞峡

哼着小曲踱溜
没精打采
涓涓或潺潺
肥瘦无所谓
“醉妞儿…”
草树谁在耻笑。

一不留神临近断崖
“管他呢”
勇气 
英姿
绽放

彩虹忙来挂奖
雄鹰扑翅
惊叹?


31 那一片楼群
<>身后眼前

在我家楼房的一面,正对着一茬楼群
有切成蛋糕了的,可食
有种成了蘑菇样的,可食,还可遮阳避雨
高过周边的一栋楼,一般都有一两支箭镞
直刺天空的肋骨

蜂巢的眼睛,废柴一堆
积木,多米诺骨牌一样地拥挤,与排列
还可以想象一下竹林。凡楼房里的单元
都有一支或者几支卸去枝桠的竹筒,并被打通了关节
人们都在竹筒里直上直下,天天如此

这茬楼房中,还有一片海
它不储存蓝天,却擅长围猎
把周边的楼房齐刷刷地按倒,倒装
直挂天空。面对这样一茬楼群
我且把头埋进了“废柴老爸”怀中

2019.10.18。


32 荷花节
<>潘大冬

风挑起了碧波
绿浪。摔破了叶上的珍珠
一张张叶片
争相做着一块块翡翠胚子
不乏放弃亭亭玉立的矜持
歪过头来,欲为游人
撑起
一把把大伞
田埂上的旗袍秀
诱出了荷花开发
漾起了水稻扬花的声音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