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中:阳光颂(组诗)

作者:郎中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29 17:45:48 | 阅读: 次    

  导读:最好的阳光总是在路上 / 最好的阳光总是照在灵魂的深处……

  
  最好的阳光
 
最好的阳光
总是在阳台外
抚摸思想的玻璃
透进没有寒冷的光
恰好的热量
和绿色的愉快
红色、紫色的瞳孔
一起缩小放大
平和的茶在木质的椅子上
等待鸟鸣的复杂
尤其是一种鸟的尖锐
总是把我捧在眼前的汉字
逐个逐个的擦亮
我享受这阳光的善良
 
这阳光在故乡的菜子湖里
洗过。湿地的一万种鸟
用翅膀扇动香甜的清风
为阳光助力,让阳光飞动
 
这阳光在故乡的大枫树上
被摇落。几千年的荫凉里
有酣畅的午睡。阳光的声音
在枫叶的密语里传到远方
 
这阳光在故乡的姥山上
刻意停留。墓碑前丰盛的草木
细找爷爷奶奶的只言片语
残缺失落的祖传秘方
 
最好的阳光总是在路上
最好的阳光总是照在灵魂的深处

 
  虫岛
 
这也是一处海。
连着东海的潮。
 
晚风吹落月色。
虫子的声音堆成一座岛。
 
小桥流水映山红。
路灯下的一张椅子
成了岛的主人。
教堂里安静的牧师。
 
我坐在虫子的声音里
胸脯抑扬顿挫。
月色和花香软成了妈妈的
摇篮,轻轻地晃着我疲惫的灵魂。
 
我索性把灵魂扔给虫子,
大声说,拿去吧!任其噬咬。
让妈妈看我血淋淋的样子,
为我垂泪为我包扎。
 

  斑鸠之痛
 
所有的鸟鸣
被摁在一片片绿叶上。
所有的鸟鸣都在努力刺出
重围。这辈子耿耿于怀。
这辈子既生瑜何生亮!
 
所有的植物
都有自己的位置。
保持着舒适或不舒适的距离
(有些是文明的戳记)。
山顶上,山脚下,臭水沟旁,
高树,矮草,野花,
都会长出自己的春夏秋冬。
各自的风采。各自的模样。
 
胖胖的身躯,憨厚的表情。
知道言多必失,祸从口出。
知道自己浑厚的嗓音和纯正的美声。
知道同志们的当心。
使劲地憋住。小区里憋,公园里憋,
山上憋,山下憋,家里憋,会场憋。
醒着不咳嗽,睡着不打鼾。
不说话,更不敢歌唱。
可是这满山遍野的花,满山遍野的春光。
特别是酒过三巡,
我想发个言:咕咕,咕咕……
 
妈妈听到了,赶忙捂住了我的口
 

  蝉声如潮
 
湖边林荫
隐蔽处的蝉声
拥挤潮湿,湖水躁动
闪电般的分裂
牵引神经,透明的裂纹
要撕开这空气
撕开这个季节厚厚的膜
 
这混沌的季节
模糊了很多事物的
界线,蚊蝇沉沦
缝隙,阴暗潮湿处
生了无数的苔藓
惨白的脸,猩红的笑
阳光被雨水折得弯弯曲曲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我和这些个山水过不去
我等待干净的颂歌
 
刺破吧,刺破它
让阳光是阳光
让风是风,雨是雨
让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
让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
我喜欢这个世界的简约清白

 
  狗吠
 
这是一只小狗的声音,
很小的那种,声音很幼稚。
欠缺老练的表达,
贴着黄昏在飞。
 
老爷爷抱着
可爱的小孙儿,站在
一株百年的广玉兰下。
一根结痂的枯枝,
伸出了崭新的臂膀
伸向前方香气馥郁的
花朵,衔接那种不可复制的
纯洁。在仲夏的晚风里,
挽留茂盛的深绿中
一丝蛋清般的羞涩。
 
书房里的寂静,
正在磨合黄昏的
密纹。耐心地承受
高架的颤抖和街上繁复的足音

 
  味道
 
热气腾腾的大平原
红色的血液
充沛的雨季
一百种味道在土壤里
 蚯蚓的模样,吞吐日月
黑暗涂上薄薄的一层金粉
醒着的心脏,跳动
江河海洋,一叶扁舟
破败的帆,不知何处是岸
美丽的风景,软体的蠕动
向世界索求无限的价值
有限的生命,很轻的奢求
沉重在眉宇间坚硬如刀锋
无数条支流都有很多的舍与不舍
那个地方的水草和方言
满足海洋的经典吞咽
无问西东,酸苦甘辛咸
一座座山脉
山上的石头、野兽、原始森林
顶级群落的桂冠戴了很久
新长的草木强大的欲望
抬起头,突破腐朽
离天空更近
解冻的土壤里,蚯蚓
味蕾在春雨里湿透
无牵无挂,敞开心扉

 
  枯黄的柳丝
 
水的想法
说不出口
枯黄的柳丝
在连绵的秋风里
静穆。一动不动
苦思冥想的神情里
这么早,就构思着
对秋天的悼词
 
柳树旁的空地上
一老者满头白发
正在打着太极拳
一招一式,似有回天之力
野马分鬃,白鹤亮翅,手挥琵琶
行云流水。打着打着
柳丝又有了春天的模样

 
  秋分
 
哥哥在季节的路口
安营扎寨
回望通红的炮筒
弥漫的硝烟
一只和平鸽落在
枯枝上。像极了
几百年前的那只昏鸦
 
弟弟在哥哥的目光里
前进。随着一枚金黄的叶子
飞行。在大洋的彼岸
一个低于尘埃的机场
降落。啃了一口红红的
苹果。喝了一杯新酿的
葡萄酒。心酸。忍不住地回头
哥哥已是满头白发

 
  我在安静处
 
没有风。
太阳花立在窗台上。
红了我的视线。
红了绿的树。
红了灰色的楼。
周围的事物都在
太阳花的感染里
天真无邪。阳光
突然间的涌出
像掌声一样挪出了
太阳花于静默中的
娇羞。
 
阳台上的植物无声。
两把椅子无声。
长长的吊兰
把所有漏网的喧嚣
结起来,轻轻地往下放。
三角梅宽大的叶子
似乎要有推心置腹的交谈。
可阳台上依然是
狭小的空间一片空白。
红色的洒水壶独自眺望
窗外的太阳花。
 
书房里书桌无声。
宽大的书橱无声。
袅袅的茶香无声。
我知道我背后书橱里的
每一部作品里,
都有巨大的声响,被
我紧紧地合着。
久而久之,它们便学会了
沉默。只有当我打开时,
那些字才会跳将出来
开疆拓土。
 
此时此刻,世界上
只有我敲键盘的声音。

 
  响雷
 
这是我今年听到的
最响的一声吆喝
干旱了这么久,卖什么呢?
窗外闪着严肃的白光
 
主席台下小声议论
开会之前,台上领导未至
雷声很小,随着蚯蚓
轰隆隆在天边蠕动
 
哗啦!窗外的香樟树
突然一个断喝
闪电的笑容,大概是香樟的
邀约。这一下
就这一下
肯定吓到了谁
也鼓舞了谁
 
这之后,世界很静
只有雨一直在下

 
  荒原
 
石头和石头对话
风沙和风沙笑谈
一棵颤巍巍的枯草
哼着秦时明月汉时关
将天地撑开了一条缝
浅灰色的输液
流进了深褐色的血
一万只细胞在同一个主题下
沉闷地张大了嘴巴
如果上下合拢
就是一个巨大的声响
 
无数只鸟鸣
脱颖而出的枪炮声
荒原里有敌人构筑的防御体系
鸟鸣的厚度
正在拓展天地的缝隙
远方集结的万紫千红
已经埋伏了一万年
就要发起冲锋
正在等候电闪雷鸣

 
  黄昏公园
 
黄昏散靠在
那面绿茵茵的山坡上,
和树一起。
听,晚霞弹奏白云。
绿色深处的邮箱,
低矮如小草。
肖邦穿越时空。
山花般的夜曲和圆舞曲
漫天飞舞。
何人认领?
 
三只鸟儿
从我的头顶上
热烈的飞过。
周围山野渐稀的鸟鸣,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
推出了几声清晰的布谷鸟。
故乡的原野掠过天空。
给静谧的黄昏,掩上了
一层深邃和悠远的烟尘。
 
鸟鸣和乐声
填满了黄昏的每一个缝隙。
大路和小道上,
我们一起和公园起伏胸脯,轻声细语。

 
  回家
 
圆圆的春运
贴上回家的标签
立在世界橱窗
成了中国品牌
 
五色的漂流瓶
窃窃私语
在蓝色的海洋里
躁动不安
微风细浪等待未来
幸福总会发现
屋檐下蜘蛛的网
撒向远方,网住
月亮不停的圆缺。网住
大潮里的灵光。网住
漂流瓶里传世的乐章
 
故乡安放不下肉身
他乡无法寄存灵魂
一辈子,不停地回家、离别
回家总是在体内醒着
睁眼数着满天的繁星
一声乳名捧住沉寂的泥土
离别的锋芒突然在栅栏外
戳破枫树的泪滴
 
一辈子都在回家
一辈子都在离别
一辈子,都在回家,回家
  作者简介:郎中,本名江双乐。安徽芜湖人。文学学士。执业医师。大型三甲公立医院高管。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经典药方》。诗集《最好的阳光》《抽象岛》正在出版中。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