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浴海:总在旧故事里折叠身影(组诗)

作者:洋浴海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04 22:30:59 | 阅读: 次    

  导读:洋浴海,本名杨玉海,生于内蒙古宝昌镇,大学本科文化,80年代初期开始在《人民文学》《诗歌月报》《星星诗刊》等报刊发表作品。被选入《中国当代爱情诗选》等多种文集并获奖。出席第六、七、八届内蒙古自治区文代会。现为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内蒙古自治区作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自治区公安文联理事,锡林郭勒音乐文学协会主席,锡林郭勒草原诗歌研究会副会长、锡林郭勒诗词协会副主席。出版个人诗集多部。

  

  
  我抚摸着旧日的温柔记忆
 
有些记忆是伤痛的,过去并不是因为吃不饱
记忆中的温柔部分可能有点忧伤
但在一个叫抚摸着的爱
就会化掉
 
柔软的部位变硬,伤疤的红肿消失
正如一只白点颏的飞起
那些日子抖动着翅翼
偶尔也吃一粒草籽或虫子
可毕竟光阴似水
融化了我们心中的不快和淡淡的忧伤
 
锡林湖边,那只雌性的白点颏凝视我
这也许就是我儿时见到那只的下辈子子孙
那时的我对于雄雌还不能分辨
只知道温柔的抚摸和爱的诉说
靠近一种温柔,靠近一个近似梦的解析
让时光再亲切点
如一只光影下的灵动
 

  这样夜空下,我听到了号声
 
1969年的宝昌,某了夜里
号声不停的吹,伸手不见五指
我戴上爹用树枝编的帽子
藏在星星里
等待战争
 
地道战,地雷战和打击侵略者
电影里的战士就在号声中
血肉变成精神
有灵魂我不到十岁,准备消灭一切来之敌
 
星星里没有温度
只能听到划破天空的虫鸣
号角在我的血管里
娘做了好多干粮,新的战火在哪里
 
一辈子没有参加过战争,子弹却始终上镗
建设的步伐把我一生磨破
有时还能听到炮声
我还不老,给我一支枪
我还可当一回战狼,让号声
真正吹响

 
  总在旧故事里折叠身影
 
贝子庙就够老了,如老爷爷的胡须
陈旧的故事总是很温馨
象年轻时的体温
粘稠而湿润
开头就是
“从前有座庙……”
飞走的小鹀都有好几代了
 
勒勒车陈列在梦中
铁马蹬在古旧市场贩来贩去
爷爷的玉烟嘴也碎粉了
据说当药喝了
在河边丢弃老故事有人拣回一批
经过晾晒也干巴巴的了
 
……“从前有座庙……”
晨钟暮鼓一样习以为常
小鹀孵蛋的蛋壳丢在夕阳里
象一块旧手表,停转多年了

 
  马上秋风落叶,我不后悔
 
生了,一棵草的梦
死了,选了一棵花的谢
多么难得,多么残酷
夜风中,梦着,叶子落着
 
或者还有抉择,不用了
心上都有秋叶一片又一片
拣回来染上绿
回头,笑嫣如初,爱着
 
不后悔的秋风,扫过
谁也不会回头,哑了,秋叶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