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泉诗歌精选

作者: | 来源: | 2019-08-11 20:16:29 | 阅读: 次    

  导读:三泉,河南卫辉人,现居贵州,曾用名:山泉、英雄莫问出处。“以商入世,以诗出世”,出版有诗集《寻找站牌》、《云彩草书的丰沛》(合集)等,作品散见《诗歌报》、《飞天》等。系90年代河南大学生诗歌运动发起者之一,与吴元成等创办《新纪元》民间诗刊。


《春天的另一种样子》 
——致海子 

我想在这样的春天结束 
铁路边开满野花,有雨,但很快被风吹去 
一切都结束了,我的诗句,还能沿着铁路 
去我到过,或者想去还没去过的地方 
我还想住在高处,一段缓缓上升的坡地 
年轻的人们继续我未完成的爱情 
我爱过的山水,将再次呈现 
我歌颂过的麦地将从碧绿慢慢金黄 
我也将在人们的传诵中醒来,并再次长大 
我知道春天还有另一种样子 
我不结束,春天就会远离 
我想在这样的春天结束 
与生下我的母亲,我尚未生下的子女
以及我爱过的土地,轮回的四季 

《在春天想起雪花》 

春天的时候,我把桃花、樱花、油菜花 
种在一页纸上。希望她们在人世 
能多呆几天。阳光、雨露,还有触手可及的幸福 
把春天布置的更为辽阔 
还有一种植物跑出了春天的边缘 
你一想,它就不在了 

《暮春》 

我在春天选择了衰老。花朵曾喧嚣一时 
天空将情人布置在大地上 
花朵暂别了树木,像一对露水夫妻 
风和湖泊生出最短命的子女,唤作涟漪 
大山还在长高,怀抱落潮的水 
有人看见春天的分歧,丑陋和隐秘 
春天就要衰老 
还未种下树木的人,就不必再种 
还在忧伤的人,就不必安慰 
春天在给她的情人写信 
我就是它写下的最后一个句子 

《镜中》

一闪而过的是兔子
又或者
姐姐投出的梭
还停在半空?
猫科动物露出了獠牙
你是它的猎物吗?
彼时你羞羞答答
在镜子的灰上画一个月亮
此后的春天都做减法
红头绳,指甲草,老木梳子
你把心爱之物
一件件当给春光
春天还在发育
你已无缚花之力
为什么你从不说话?
为什么你独坐窗台?
镜中人,我早已坐怀不乱
你还在春天织布
你还在镜中纺花

《幸福的俗世》 

天黑下来的时候 
野菊花格桑花依偎得更紧 
只是我们看不到 
拿着火把在山间奔跑的孩子们 
就是这个夜晚会说话的萤火虫 
天黑下来的时候 
大山一望无际深不见底 
我需要一张床 
铺在大山的最深处 

《它把房子建在了一片叶子上》

在旧州,这颗露珠是新鲜的
几分钟前它还只是一小团雾气
在夕阳与晚霞交接的瞬间
它把房子建在了一片叶子上
等我来住

《把鸟儿赶进一幅画里》

今天我起的比鸟儿还早
我要到顶楼看鸟
我带着一盒烟、一把米
还有一些碎碎的阳光
我看见麻雀飞过去,象剪纸
我看见鸽子飞过去,一对儿
我看见布谷飞过去,布谷布谷
我想把鸟儿赶进一幅画里
让它们在天上
上班,谈恋爱,做生意

《幺铺的油菜花》 

我们在风中摇曳 
顺便把花香送到十里外 
你跑了十里的路来看我们 
我们不用跑就见到了你 
你站在大堤上 
把自己想象成了李白李商隐 
幺铺落日迟 
你能想到的诗句都与我们无关 
有一秒你还想象成了黄帝 
把沟沟坎坎想成了大好河山 
把花花草草想成了三千佳丽 
你没看几眼就开始看手机 
看远远的老农在烧杂草 
你只看了一小会儿天就黑了 
你坐在车里睡着的时候 
一列火车曾呼啸而过

《八月的一声咳嗽》

八月的一声咳嗽
惊醒了秋天
坐在床边,慢慢摸出一支烟
我真的老了,再无力与黄花
平分秋色
 
又到八月了
这个月要用大雁排比
用埋人的黄土比喻
用秋天的一轮月亮拟人
秋天过后就要过年了
这一声咳嗽,像一道坎
埋在秋天的喉管
 
秋后算账
再不是一句修辞
八月的一声咳嗽
也必须小心温顺
背手,弓腰,缩身向大地
我像个问号,秋天像个学童
 
秋天从一声咳嗽开始
落叶知秋,这一声咳嗽
竟落下好多片树叶

《我把自己比喻为一枚去年的核桃》

去年不远。隔着一座空山
脱了青皮,味道还浓郁
一枚核桃,被遗弃在山上
鸟儿啄不破它,阳光晒不爆它
树木茂盛,秋风也不能把它吹下山去
它与腐叶为伴,空有满腹的香气
我把自己比喻为一枚去年的核桃
坚硬、丑陋,被丢在人间
风把我们雕刻的越来越相似
就像山上无主的坟,已分不出彼此

《六马》

六马撕开她的怀抱
打帮河从她的怀中喷涌而过
农历四月,打帮河积聚的热气
正一点点分散到六马大地
还有几天就可以把四月李催熟
离河十里,布依人正在水田插秧
他们忙碌着让村庄静下来
这个地方是六马的平安庄
它把自己藏在险峻的大山中
顺便藏下了几朵云,几亩稻田,还有一个
从外地回来的六马女人
她悄悄藏起了打帮河的心事

《芒种》

夕阳把恣意疯长的麦子
染成金色
很多浆果还在拼命地吮吸汁液
让胸部逐渐饱满起来
 
碧色连天的原野上
羊齿植物正不停地咀嚼时间
水边的芦苇们也在向上修行
逐渐空掉了身体
水稻决定为人类
沿续麦子的梦想
 
蛙鸣四起的夏夜里
请认真倾听鸣虫们的歌唱
他们的命薄如蝉翼
像世上璀璨的才子
凝聚一生
才能绽放一季的光芒

《一片玉米林在风中加速》

在贵州高原,六月的玉米林
还是一个变声期的懵懂少年
它借着风势舒展身体
如同少年郎借着月光读书
一棵玉米从不节外生枝
它卯足劲向上成长
叶片摩擦的声音,腰杆拔节的声音
一直传送到三里外的主人家
现在是夏天,诗人们以梦为马
玉米林心无旁骛
它还要抽穗,吐丝,积攒更多的养分
它用阔大的叶片接住露水
瞅准了就抖落在兄弟姐妹的根部
它踮起脚尖锻炼自己的托举功夫
它要在秋天孕下最棒的儿女
一片玉米林在风中加速
它以挣扎表达对土地的热爱
在贵州高原,我看见六月的玉米林
跑出了一匹马的姿势
一匹匹绿色的小马驹披着红色鬃毛

《露水》

露水挂在高高的电缆线上
它们紫红色的宫殿
让我更加热爱
这是一个秋天的早晨
我信步走向田间
一排排欲坠的露水
使早晨更象一个秋天
在露水的晨练中
我看见秋天在放慢镜头——
许多鸟的背影仍在露水中滑翔
这样的情景,我还能想到
南风翻动了书籍
类似露水的追逐,每一滴都是
我在人间的好姐妹
现在阳光正好,比心情还好
它照耀村庄、城市
使秋天更美,使露水更象一滴露水
而露水中的收成
宫殿中虚构的美人
在九月丰收的枝头,昙花一现
以短暂表达不可复制的秋天
热爱露水,我必须抬起头来
将居所置之高处
让灵魂在欲碎的秋天
做一次深呼吸

《死亡美人》
——献给西尔维亚·普拉斯

梦中的美人
滴滴惊艳的忧郁
在想象中出浴
一次,又一次
美人是诗中的淬火
美人的一生
都在将死亡照亮
美人,在纸上
用她的诗
指挥着千军万马
那些反光的文字
古老夜晚的一把钥匙
西尔维亚·普拉斯
死亡很静了
你静在春天的深处
我们的吻,幸福的吻
贴紧阴井的边缘
该献给谁?
我也是你的爱人
——在诗歌的大床上
如此纵欲
象一个词纠缠另外一个
暴露或隐避,强迫或暗合
你变换的姿式
因快乐,而无法摆脱
我爱你
七月消瘦的美人
你手持尖刀
将光阴层层剥离
在死亡的怀中
你大胆的呼吸
挟持着肉体的风暴
在另一座城市
我们如此陌生
我为什么爱你?
夜深的时候
凌晨的时候
美人自残的呼叫
打湿每一页铺开的纸张
美人啊,推开门窗
你的诗高挂夜空
星光照耀,八面临风

《我不知道为谁歌唱》

春天的声音 垃圾的声音
市郊闪动的花朵 在居所前后
纯净的光啊 我深藏不露的表情
我的五指 为什么它震颤不止
春天 被我赞美的事物
被我看见的肉体 花朵绽放
靡烂之光置身其中
童年 苏妮达 最初萌动的爱情
美好的火焰照亮四季
古老的梦幻又被春天点燃
我不知为谁歌唱 心事重重
在简单的土地上徘徊 凝望
忏悔穿不过手指 雪花找不到春天
一滴露水打湿了白菜
为谁歌唱? 纯净的光已鸣响三月
爱人 我要为你的幸福做出许诺
这是春天最后的幻像
折翅的小鸟 飞不出薄薄冰面
而光使三月更长 爱情更深
以泪洗面 也能见树木生长
忧郁的文字 美丽艰难
诗人,你一生要远离多少地址?
背向今晚 裸亮的垃圾比我稍小
花香万丈 浴后的春天心碎不安
我不知为谁歌唱 在透明的光中
从一朵花抵达另外一朵
负罪的心情如春天的风筝
向上高飞 又不知没入那一片天空

《烟与这个夜晚》

这个夜晚被烟点燃
它与其他的夜晚并无两样
这个普通的夜晚
平凡的就像一包没有牌子的香烟
它不是中华,不是云烟
甚至不是黄果树、红旗渠
这一天也不是国庆、中秋
甚至不是周末、节假日
这个夜晚没有咖啡,没有茶
甚至没有酒精,没有女人
没有麻将、扑克牌
更别说诗歌、音乐和回忆
这个夜晚普通的让人安静
这个世界安静的让人害怕
我只看到两件事:夜晚和烟
这个夜晚被烟点燃
 
《关上灯,我们是两个红红的烟头》

关上灯,我们是两个红红的烟头
忽明忽灭
除了烟雾,世界什么都不是
我看着你,一点点变短
也看着剩下的,慢慢变少
我的身体是由烟雾构成的
空虚到不想控制
全世界就是由遗忘构成
将来遗忘,不如现在熄灭
把我还给世界,我和你一起熄灭
我知道你说的空虚,已过于陈旧
世界黑了,储满了油、孤独和梦想
你又要急着点燃

《湖边吸烟》

两个月不见
湖小了
莲花败了
莲蓬倒了
 
对面的房子变灰了
小鸟不能贴水面飞了
钓鱼的人多了
遛狗的人少了
秋天深了
 
我在湖边吸烟
烟一圈一圈瘦了
一根接一根少了
一口接一口淡了
秋天真的深了
 
胭脂厚了
美人迟暮了
多年不见
头发白了
已经有几个人
秋天之前走了

《一根烟让事物多有了多种选择》

一根烟将时间分为两截
我喜欢唤醒剩余的一截
比如欢愉后,点上一根
把小小的我,推向镜头一角
渺小,安静,猥琐
我终于松下来,像一堆光滑的垃圾
那些缺陷正好由烟雾来弥补
一根烟让事物有了多种选择
把一句话分成两句
把一件事分成两件
把激情分成满足和忧伤。分成
爱情和暧昧,来世和今生
现在我习惯拿烟
比喻人生的丰富
正如很多年前
我喜欢拿女人的胸
调剂一首诗歌的味道

《王木匠》

王木匠是个农民
没有农活时
王木匠才是个木匠
打完家具
他把木屑废料打扫干净了
才让汗珠落下来
王木匠爱吃剩饭
种荒地
剩下的东西,总让他踏实
比如余粮
比如女人身上多余的脂肪
王木匠喜欢思考
睡人后点一根烟
对于他来说
这根烟等于又睡了一次
没办法,王木匠穷怕了
麦田收割后
他喜欢站在田头望麦茬
大地一片空虚
他才赶着马车回家

《亲爱的路人》

大雨中行色匆匆
也许都忘了那个悬在半空的霓虹灯
芨芨草,刺梨花,它们抚摸过的雨滴
正在汇合成一个小小的河流
亲爱的路人,我多么想告诉你
今夜的雨水披着星光,它们幸福又感伤
一列火车正在把大雨带向北方
我把一些浇灭,又把一些点燃
亲爱的路人,就像眼前的雨滴
我把一些记住,又把一些遗忘

《天空中有你的海——致女儿》

天空中有你的海
我这样想的时候
海真的小了
蔚蓝也只是你头顶的
一小片天空
星星在大海上
像帆影,也像灯塔
整夜,你都在仰望海
那宁静波涛告诉你的
也必将告诉众生
听,积雨云在酝酿海潮
海水不会倒灌
它只是将盛不下的幸福
送往人间
无数次我也航行在你的海上
并将永远
航行在你的海上
想想你还在,真好
我们都在海上
离得不远
云海下面是人间之海
黑夜降临
灯火溢出海面
你在运送
人间的好消息

《我不是王阳明》

坐在炉火边吸烟
看理发店的老板娘在拨弄男人的头发
橱窗外是卖水果的老太太
头发白了,正在和扫垃圾的环卫工人吵架
此刻理发店前走过一个卖花姑娘
她没有高声叫卖,倒像是去赴一个不温不火的约会
如果此刻有雪花飘来,如果她刚好喊出了“卖花——卖花”
如果此刻是王阳明,也许会买上一束花
坐在理发店继续吸烟喝茶
我不是王阳明
天气很冷炉火正旺
我却不得不马上出发

《桃源路》

沿桃源路
从西往东走
又沿桃源路
从东往西走
春天还没来
不知道为什么
总想在这条衔上
多呆一会儿
太阳很晃眼
风也很大
树叶都在找角落躲藏
桃源路不知道
这是一种什么冷

《武汉长江大桥》

这一刻的武汉,与平常并没有两样
长江与往日也没有不同
大桥上的车流没有更快
江堤上的行人没有更慢
轮船上的旅行者挥手致意
下午五点,一列火车从大桥驶过
夕阳照着江面 ,我刚好到达
却更像是送别。陌生的朋友们
正乘车跨过长江,有的南来有的北往
还有一些,坐着船各奔东西
只有大桥在夕阳下一动不动
目视江水一直向前

《在地铁上写诗》

在地铁上写诗
只是我的一个想法
我有这个想法确实是在地铁上
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因为确实没有其他的想法
有了这个想法
我就开始心慌
偷偷看了对面的人
又喵了一眼旁边的人
他们都没注意到
我有了这种想法

《天蝎座的爱情》

我是我的另一半,躺在我的旁边
一边是温暖,另一边是冰冷
我只占用最小的面积,只温暖需要温暖的部分
让冰冷在一边,不说话,看不见,也不叫醒它
我只是我的一半,一半是父亲,一半是你可怜的孩子
一半是祈求的泪水,一半是熊熊燃烧的妒火
你是情人,我就摸你的嘴唇,让雨露降落在你的丛林,让大地潮湿
你是孩子,我就打开纯洁的诗篇……
我的一半从来不拒绝另一半
被你玩弄,我就颤栗;被你想念,我就雀跃
你喜欢,就捧出万劫不复的咒语,让高原勃起
我是雌雄同株,我的另一半,才是全部
我的另一半,始终等你命名。在前面,后面,外面
你需要,就合二为一

《摩羯座的牌局》

一个惊世的秘诀从不示人
对一张牌意淫,我们像两个高手
大拇指与中指摩擦,收拢,安抚
你捂住牌面上的妊辰纹
我藏起野菊花腐烂的皱褶
一步步试探,各自分泌爱情的附属物
我们永远是背对的姿势,如同眼前这张牌
一面是谜底,另一面是谜面
你的假象正好是我的真相
翻开,就失去
我有你的毒药,你有我的解药
你出手,就输掉一切
我不出,就是合局
有一种爱情只是算死了对方
你是我的陷阱,我是你的深渊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