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小猫诗歌精选

作者:喀纳斯小猫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10 12:34:18 | 阅读: 次    

  导读:喀纳斯小猫, 1981年出生,本名王珏丽,山东青岛人,现居新疆阿勒泰,作品散见于《团结报》《阿勒泰日报》、《新疆北屯报》等报刊。


雪泪

 
喀纳斯小猫
 
走了很远的路
一个人
一面走一面抛弃
直到一无所有
 
穿过海洋
飞过天山
越过戈壁沙漠
终于 走近了你
 
把所有看到的衣服都穿在身上
把所有捡到的袜子都套在脚上
夏春秋冬
一脚迈进了世界尽头
 
在只有白色的世界
每一次呼吸都为面前的天空吐出了云
双腿陷进望不到边的雪原
不管往哪里走都不会重复别人的脚步
 
一抬头
雪花落入眼眸
还没看清她的模样
冰冷瞬间融化
 
一眨眼
泪水暖暖的渗出眼窝
划过鼻尖已经冰凉
它犹豫了一下又更饱满了
 
一滴泪
就这样落入雪中
还没看清她的表情
就融入了雪变成了雪
 
远方的远方
不该是陌生的门当么?
为什么你把我的身体冻僵
却融化了心里的冰
 
原来泪流在了哪里
哪里便是故乡了
终究一生
我们都在远方寻找回家的路
 
尘之可可托海
 
没有巧克力的可可托海
风里却都是爱的丝絮
黑加仑与野花缠绵
白桦林与树影摇曳
 
阿米尔在白桦树皮上写下了秘密
萨拉用红纱巾遮住了白桦树的眼
只有牧道的山林间
爱情像碧玺一样美艳
 
悲剧才是神话的归宿
也许萨拉并没有死
你看神钟山上的女子
上扬的下颌明明充满了期望
 
她望着夫妻树的方向
站在365米的地方
365天不眨眼
额尔齐斯河里的石头越发红了
 
更远处
她望着三号矿脉的方向
有一些人还没爱过就被埋葬
有一些花还没开放就以飘零
 
再远处
她望着可可苏里的方向
天鹅从祖先那里懂得了忠贞
它们的爱情从不需要印章
 
大地用自己的方式纠正人类的自以为是
海底成为高山
地震裂出伊雷木湖
可可苏里的芦苇长出了翅膀
 
拳头般的额尔齐斯石只剩指甲盖大
大自然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太多
春天的羔羊牛犊紧贴着母亲转场
远方的善男信女追随着谁的传说
 
一场场尘土
升起又平息
升起
又平息
 
 
塔城秘语
 
因为怯懦
差点失去
可你不惜一切
用一把火粉碎了阴谋
 
也只有你
改写了屈辱的历史
巴尔鲁克山站在原地
回家的路竟走了十年
 
父母在却远行的男儿们
用鲜血染红了边境
福森把自己的生命之水给了小白杨
万年荒芜的塔斯提硬生生长出了第一抹绿
 
消失的独树者终于找到了来生
一棵树用自己的轮回守护脚下的土地
人的挣扎流离在地上
树的九死一生在地下
 
家国动荡的岁月
有骨气的女子不甘沉默
子弹穿过龙珍的身体
还有在羊水里毫不知情的生命
 
百年红楼不是梦
它知道自己的原罪
想忘记那些被尘土抚平的伤痕
甩不掉车马滚滚中被淡忘的名字
 
万年的雪莲才不管世间风云
好肯化身为鸽还是晚了一步
克孜别提寄托了多少执念
山神庇佑的都是终未成果的爱情
 
黄金与雪山干戈颠覆乾坤
金黄与洁白一万次缠绵
玛洛什永远不谙世事
每次融化却都唤醒一个装睡的人
 
比窝把岁月发酵
痛苦总是更容易忘却
所有不认识你的人把你举起干杯
你把心事独饮而尽
 
他们说你美若油画
轻描淡写了你的蜕变
你一低头鲜花满城
终究你还是成为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可可托海三号矿坑
 
一圈圈盘旋的车道
裸露着苍老的丑陋
不知道它过去的人们对它不屑一顾
它曾是大地最深的疼痛
 
它曾俯瞰群山
富裕的光芒涌出了山顶
让太阳都觉得刺眼
引来从额尔齐斯河下游探寻而上的苏联人
 
四万人拥挤的热闹
让边塞的弹丸之地成了“小上海”
货轮狂喜着满载而归
矿工日夜不息毫不知情
 
一夜之间的反目
让它惊慌的张大了嘴
家国的苦难
让它坚定的咬紧了牙
 
就像母亲
一遍一遍抚摸着奶腺
挤出更多的乳汁
最后挤出的是血和泪
 
它掏空了自己
成为大地最深的伤疤
每一次疼痛
都惊叹了大洋彼岸
 
它刷新了人类所知的记录
它让太空不再遥远
它让一个民族终于挺直了腰杆
它休眠又醒来从不吝啬给予
 
好似一汪湖
自顾自美丽
了解它的人 在来的路上
就开始忍不住泪流满面
 
 
游牧
 
六百年前
你降生在北疆的草原
一声啼哭
惊醒了毡房里的羔羊
 
从那一天起
你就和它一起跟随着羊群迁徙
每一种颠簸你都不惊奇
在温暖的子宫你早已习惯了摇晃
 
羊羔比你更早的离开了摇篮
它急切的追上母亲的脚步
探寻着大地的绿色
为盛开的野花歌唱
 
你可以独自走到毡房外的那一天
古尔邦节到来了
它看了你一眼
眼角的羊毛湿润了
 
你接过了父亲的皮鞭
也骑上了黑色的骏马
带着羊群赶走了春天里最后一场雪
又被来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赶往冬牧场
 
那位好姑娘
在姑娘追时
细细的皮鞭轻轻打在了你的肩头
为你在草原打开了另一个世界
 
像父亲一样
你撑起了草原上行走的毡房
像母亲一样
她为你每一次牧归准备好了奶茶
 
你们有了孩子
他像你一样长大
像重复的上演
静默的轮回
 
他去了外面的世界
回来时带着悲伤
他爱的远方的姑娘
终究无法走进这毡房
 
接过了你的皮鞭
还没转到下一个牧场
蓝色的房子像积木般捆扎在苍茫大地
驼背上的行囊突然无处安放
 
谁不想过更好的生活
奶奶的腿放在暖气片上烘烤
父亲披着毛革服点起了莫合烟
唯独羊沉默不语
 
被过度汲取的大地在流血
每一粒种子向着羊群呐喊
天空破了一个洞
他站在原地不知该去向何方
 
古老会走向更古老
霓虹妖娆无孔不入
羊群开始接受了闪光灯
它们学会了为汽车让路
 
那么多人为他哭泣
他们还没来得及到达就要告别
可他并不想他们来
说不出是为什么
 
那个姑娘终于来了
她带走了他
羊闻到了香水的味道
然后又像从未发生过
 
它们还没学会挣扎
下一站牧场还在等待千年的约定
那年发生了雪灾
埋葬了说好的春天
 
再也回不去了
那迎接生命的毡房
再也无法赴约了
那等待拥吻的草种
 
游走吧
牧归吧
回头是流星的坠落
沉默是最后的告白
 
 
 
可可托海夫妻树
 
春夏你们一起翠绿
桦树在唱
松枝在和
相爱的人对你们许下了誓言
 
秋来了
你看她穿起金黄的长裙
根在大地深处缠绵
谁也看不到你们不动声色的高潮
 
歌声在雪里飘散
松树更加浓绿
桦树叶片凋落
白雪缠缠
 
不相信爱情的人啊
来看过你都懂了
不相信永生的人啊
来抱过你都忏悔了
 
前世你们比翼双飞
今生你们共结连理
是谁说过的啊
爱从来都是天意
 
你说来生再也不相见的那个人啊
终究一生也切不断的纠缠
走的再远也是同根
走的再久都会回头
 
长满皱纹的孩子
 
含着糖抽烟
混着可乐喝酒
一面在阳光下洒脱
一面在月影里哭泣
 
车在前进你在后退
马在上山你在陷落
世界那么大
你走不出一撇一捺
 
给你翅膀去飞
给你鳍鳞游走
鸟儿在天上等你
鱼儿在水下望你
 
成人的世界拒绝童话
每个大人拼命追索童年
只想热泪盈眶
做个长满皱纹的孩子 
 
喀纳斯小猫, 1981年出生,本名王珏丽,山东青岛人,现居新疆阿勒泰,作品散见于《团结报》《阿勒泰日报》、《新疆北屯报》等报刊。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我的家乡大片土地在消

    施浩,出生于江西九江,现居深圳。上世纪9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 日常生活(组诗)

    彭戈,本名彭易贵,籍贯江西九江,江西作协会员。任过教师、媒体记者、编辑。主编、
  • 磐安,一生动容

    著名诗人、诗评家孙思最新诗作。 孙思,曾用名慕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文艺评
  • 杨克的诗英文新译八首

    杨克是当代汉语诗人中一以贯之具有个人化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的诗人,其城市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