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永刚诗歌精选

作者:胡永刚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6 15:55:06 | 阅读: 次    

  导读:胡永刚, 1966年生于青海互助,现居西安。 1992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诗林》《诗选刊》《中国诗人》《中国诗歌》《诗歌月刊》《黄河文学》《芒种》《芳草》《大诗歌》《北京文学》《北方文学》《青海湖》等报刊,诗歌收入《2011中国年度诗歌》《2012年中国诗歌排行榜》《2013中国诗歌排行榜》《国际汉语诗歌》《2012陕西青年文学选》《21世纪中国诗歌》(中英文)等各类选本。出版诗集《到达天堂以前》。

抵达
 
不是雪,是雪野中的腊梅花
触摸到寒冬的磬香。不是你的手
是惊破梅心的气息,从你颤动的指间
 
向我抵达。不是我依靠在长椅上的心
是它有力的撞击,从孤独的北风的呜咽中
听到遥远的回声。不是一封家书
 
是歪歪斜斜的字,从灯前衰老的步履中
走到我面前:不是他们呼叫的声音多么粗重
是他们的诉说,那么平静,像落向山川的雪
 
不,不是雪,是雪野中的腊梅花
急切地拨开春色。不是春色,是时间受难的拱门
在沉默中呼号:赤裸的大地,同正午的光芒决斗!
 
 
《子夜》
 
我知道这一刻两岸的芦花铺宽了流水
二十四桥明月是寂静无言的
 
我知道一些人在异乡梦到了寒露
临时的居所,一生的避难,是无以名状的
 
两岸被秋风打湿,怀抱幸福的人喊疼
他们死去活来,为现实的苍白和沉睡的火焰
 
我知道比虚无更真实的生活,但我不能离开
遥远的白雪扑打着柴门,我得去迎接。
 
 
 《天堂之舞》
 
不愿走下高寒的精灵之舞,在天堂
那是风之舞,火之舞,雪之舞
那是悲悯的心摇动着万物
 
那里有寥廓的寂寞为春天的阑珊守夜
那里灵魂先于肉体抵达
不可言说的叹嘘成为美的交响
 
天堂的精灵,舞着无边的白雪
那是高寒的雪峰向天边展开的白色裙裾
因你而重生的梦,推举着王冠
 
那是火,温暖着高高的峰
那是恬静的夜色被春之舞点燃
横笛吹奏的牧歌把受洗的心送向远方
 
那是风,吹动满天飘零的经幡
因虚无而庄重的朝圣者还在赶路
只有逾越的行者鸿鹄凌空,翱翔在精神之上
 
太阳临盆,光芒被春天的小舞女收藏
樱桃之舞,芭蕉之舞,流泉之舞
一切手的呼吸之舞。一切心的觉醒之舞。
 
 
《十年》
 
十年了,我们不再谈论生死
当天空下油菜花衰败,九月菊开花
江水不知疲倦地流走又在下一个滩头重逢
 
你在植物园采花种,在湿地上刨花生
草丛那边有蛇,你说:我怕
哦,亲爱的,如果我在,在那草丛深处
我情愿你是我的蛇,缠绕,疼痛
流那幸福的泪
 
我们一直准备去安家
在南边的山寨,或北端的村落
有一个容得下我们飞翔的小屋
辟一畦菜地,种一片桑麻
在锈迹斑斑的劳作中体验快乐
在爱中学习爱
 
把床安放在窗前
做爱时可以听到蝉鸣、山歌和星星的低语
你那同样带电的身体紧紧相随,唱和
像幽深河湾处的菊,盛开又包裹
 
十年时间,你还在植物园采花种子
你说一年一年,花开了,结籽了
秋水把蝉鸣打湿了
而你还在沉睡
 
黑森林之鸟
 
我假借植物的亡魂追随你,假借一面镜子
让你看到细腰的瓷器如何带走了残梦
 
我将落在你殷红的唇上,做一个小庙里的居士
提前介入超度,让一颗顽冥之石起身离去
 
那么焚香吧,我发动黑森林的萤火虫护送你
一座座颠峰上的光辉指引着无极之门廊
 
《三角梅》
 
这仅仅是一次不经意的会晤引起的炎症
除了三角梅,谁还有那么浓密的汁液,让他通体发热
 
一个逃亡的灵魂向我高呼,发出低沉的回声
除了三角梅,谁还站在十月的海边,深深地嗅着相许的气味
 
像以往一样,你触摸我的手指触摸到虚无的身体
除了三角梅,谁还在触摸我的同时触摸到蔚蓝的星空?
 
绝不是一次邂逅就能改变秋意,绝不是一次振翅就享有那高度
除了三角梅,谁还能加入他那迥然相异的目光,开动金色的滑翔器
 
小镇旅馆不见了,我栖居在伤感的萨克斯音符中
除了三角梅,谁在寂寞的旅途唤醒我,让我反抗冷漠的夜
 
最初和最后的三角梅,毒日头烧红骨头的三角梅
在马群的心脏里尖叫的三角梅啊,谁还在秋天的阴影里奔走
 
 
《扶桑》
 
我吐出你的花蕊接近你。无法消退的红潮
把我的目光挂在枝头,和这深秋的寂寞并蒂
 
暖色调的惆怅,从你摇曳的枝蔓逸出
我不饮而醉的醇香,来自你镜中的睡姿
 
层层舒展的深处,我张开你的嘴唇呼唤你
起伏的沉没之圆,谁在那里留下星星之火
 
绝不是一朵花让我们陷入回忆,它那么有力
在夜色阑珊中回眸,把我击倒
 
无处不在的絮语,这江边的点点渔火
哪一段光阴的背后纠缠着钥匙的私语
 
看不见的风雪在桥上疾跑,穿过错肩而过的人
如今我抱住你,像抱住了身体里经年不息的呜咽
 
 
 《春天的邀请书》
 
我带着颤动的鼓声敲响你
大地的长衫,让梦境和碧波一起
在起伏不平的峰浪里涌动
 
我是寒冬最后的消息树
苦待你回春的嘴唇,告诉我
你的摇曳是火焰的睡眠融化了残梦
 
我的舌尖无法感知自己的冷暖
只有你萌发的清香潮润我的干涸
走过时注视我的眼神,带着怜悯的温暖
 
我情寄于你纷乱的灌木,让蓬勃的草原
遮没所有的孤寂,所有不幸的蓓蕾渐渐爆开
我听到你在我体内涨潮的回声
 
在这安静而动荡之夜
请用你睡梦深处羞怯的雨水淋湿我
让苍绿而隐秘的海浪把岩石冲刷得棱角分明
 
请用风的嫁衣,桃花惺忪的眼
给这冰冷世界最后一次回眸
赐予慈悲的低鸣与交响
 
 
《塔尔寺之花》
 
在低处,甚至更低,我看见一朵小小的花
在草丛中昂起头来,它沉默着,接近日光。
 
叶脉上,金色的触须与天光辉映
它卑微地弯腰,在风中致意,仿佛是朝拜。
 
它有不为人知的梦想,深草遮蔽了它
佛寺之风一次次把它吹开,看见自己的心。
 
而我经过它身边,莫名地静了下来
露水沾湿了我的衣裳,我沾湿了内心的空寂。
 
远处,一个雪下面祈祷的人摇晃着经筒
他比它更低地匍匐在地上,像紧贴高原的草。
 
在赤红的喇嘛寺中,没有比花草更美的风景了
没有一道风景比心心相印的依赖更生动。
  
 
《腊
 
没有暮雪从天山一直下到江南
这些年,我带着冬天的火种
打听你的下落,童年的清香
在黑色的、燃烧的石头里
 
我在一封信中读到过你
鹅黄的花苞像一颗孤独的心
我在你身上点燃我的爱
你从不说话,也不颤抖
只有水,从血中涌出
 
写信的人不在了
你泡在喑哑的光里,等待一场雪
却被雷电反复击中
我有时把你放在手掌,有时
在群星之间,在一枚坚果中
 
黑夜闪着大海的光波,无边无际
遥远的边城传来一两句沉闷的回声
在这苍茫的夜里,只有你最清楚
为什么冬夜的飞雪扑打着街灯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