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 河:挖掘暗夜(八首)

作者: | 来源: | 2019-01-16 11:56:00 | 阅读: 次    

  导读:楚河,原名周训超,贵州省黔西县登高山人,贵州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协会会员,新华社特约摄影师。先后在《人民日报》、《散文诗》、《星星诗刊》、《辽宁散文》、《贵州作家》、《高原》等20余家刊物发表过小说、散文、诗歌等,有散文集《流泪的乡愁》出版,现在某中学任教。


游 走

 
牵着你的手走出丛林
身后的黑狗紧追不舍
 
在滑石板上雕刻童年游戏
追不上开往湖南的列车
 
那是江南水乡辽阔的世界
让我哼着悲伤的歌曲行走
 
粗糙的指尖  慌张的心脏  带血嘴角
汇入黄昏 我坐在街头树下哭泣
 
然后我用一个朋友送的手机播放
梦里梦外,想的都是你
彼此知道,爱不停息
 
这些年堆积的腐朽慢慢除去
喝酒 抽烟 打牌以及机关装逼的样子
渐渐的在山后面消失
 
鸽 子
 
耳边呼呼的风声响起
展开翅膀直冲蓝天白云
新鲜的空气梳洗羽毛
自由的翱翔多么美妙
 
鸽子啊!久住棺材一样的樊笼
都是黑漆漆阴灵的空气
四角的阴森钉子
锁住惯性来往和局限空间
 
既然棺材已经腐朽
就应该痛快的逃离奔向阳光
飞向充满高远的天空
 
看,脚底下就是欢腾的河流
涓涓浪花一路欢歌直奔东海
投生火热的爱情和自由的明天
 
娟 子
 
我站在这边高高的山崖上
你站在对门的杜鹃花丛中
我们之间隔着一条深深的河谷
远远听你曼妙美丽的歌声
 
你走过弯弯曲曲的山路
山路上的荆棘刺破稚嫩的双手
身上沉重的担子每天太阳升起出发
换来满心的忧伤和疲惫的身躯
 
山道上棺木吓坏了苹果似的脸
窈窕的身子穿梭幽灵的丛林
要在大山挣扎世俗的名分
 
可是世道只给你另外一种虚空
哪怕你灿烂山歌唱得四射光芒
你站照样活得摇摇晃晃
 
暗 夜
 
十个指头抱住夜晚的温暖
路边无边雪地上燃起的火光
在破烂的铁皮瓦罐心底
两个卖白菜佝偻的老人和火焰交流
 
我不知道他们从暗夜的那个角度出来
眉毛上爬满这个冬天带来雪花
让女老人的脸上布满黄土高原纵横
男老人的头发胡须更加苍白
 
出发越早地上的摊位还有
两片瓦块占地会被城管捡开
只能让他们的时光在暗夜守后
 
破筒的喉咙咯出的血白红分明
紧紧相扣的十指彼此温暖
暗夜,这个城市某一角落有动人火光
 
黑 夜
 
从花家桥到许家寡妇牌坊的河流
黑夜里的磷火眨着绿光眼睛
环卫工人弯着腰使劲在黑夜挖掘
要刨光所有惨白路灯下的唾沫
 
从中医院经过西安街弯路
铺满交错纵横高高低低藤索
活着的死人在幽幽叹息
为何,所有弯路都是褴褛人走着
 
肉摊的屠户和菜农忙抢铺位
路边来的山里人挥汗扛着重物
西装的领带匍匐在垃圾桶上呕吐
 
放眼,赶车回家的打工者地上睡觉
要饭的瘸腿们已经在痛苦蠕动
他们想爬过黑夜的落寞
 
随 想
 
雪夜的零时,你还在泥泞山路脱贫跋涉
那时我焚香读诗已过正在盥洗
你说,想吟诗一首的时候
我已经在梦中小径上去摘花朵
 
这个午后,你终于被所有繁重压得哭泣
我正在酒店给T型台的太太们摄像
然后,就没有你一丁点的信息
寒冷的冬夜,冰块就这样淹没了你
 
也许你忘记了山村大伯耕田的脾性
皮鞭总是落在乖巧牛的背上
吃嫩草的才是昂扬懒散的牲口
 
还有家住大树下的房屋温馨怡人
裸露偏小的茅房要日晒雨淋
在昏暗的屋子里要会吞咽眼泪
 
假 花
 
我堆起高高耸立的假山崖
并在上面植满了假花
远远看去,无限的风华
令检查的人陶醉,考察的人夸牙
 
我是一个基层的乡村教师
半夜也有人叫去堆起高高的山崖
屈于生计,我的弟兄姊妹也齐上阵
他们也在另外的村子干起同样的活儿
 
我们建筑主要以虚假的语言
安徒生《皇帝的新装》一样
建立假花的芳草地美丽无涯
 
困难的是我们要跪下祈求群众
让他们种植我们给予的假花
粉饰村里的富有和盛世的繁华
 
同 学
 
在南方的索玛花开草原
面前大片的鲜花被我揉碎
我要他们天性必须顺从
这是家长的愿望和社会的期盼
 
我传授他们的武功包含武术秘诀
在不平等的条件下看他们成长
当然有他们聪慧能力和家长的支持
才能长成定性固定的模式
 
我所消灭就是顽劣的天性
然后教育他们学会拼杀
走上独木桥一直奔向远方
 
我要求同门师弟
要试比高低,生命中要相互倾轧
亲爱同学呀,十三年的相遇我心惭愧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