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青诗歌精选

作者:赵海青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5 14:31:30 | 阅读: 次    

  导读:赵海青,80后青海男人,基层公安民警,写诗作文,自娱自乐。


此去经年
 
我总把花想成鲜艳的
把阳光想成温暖的
把你的笑容想成天使的眼睛
在人间黑暗里撒下光辉
 
但是,群科的冬天刚来
叶还没有落尽
雪花纷纷
从青沙山到新城
我看到很多路过的生命
也许明天不会再见
 
很多次想起你
窗外的雁飞过一行又一行
过冬,我裹紧自己的身躯
炊烟袅袅
忘了他们各自的方向
飘过了,便不再记得
 
你说,那些此去经年
会不会重演
 
 
荒芜
 
其实一支笔是孤独的
整个冬天无声无息
夜空里没有寻觅春天的蝴蝶
只有勤快的西风掠过窗棱
 
倾听村庄的静谧
灯火从远远近近处传来
如果不在意语法错误
我更愿意用符号代替人间喜乐
 
浪漫的泡桐叶
随便落在了某块土地上
也许南飞的雁曾答应带他去远方
只是,到最后一切都失去了
 
可以唱首歌
献给荒芜的草原
 
 
我的遥远的江南
 
我总是想啊!念啊!
大西北的时光早已历过了三十个春秋
我知道终将离你越来越远了
就算相遇,也只能偶尔擦身而过
 
魂牵梦萦的西湖
白居易来过,苏轼也来过
站在千年之堤上
仿佛一眼能看见前世今生
拙政园的亭台,沈园的诗
乌镇清晨的摇橹声
还有那似乎永远湿哒哒的屋檐
和文人笔下若有似无,弱柳扶风的女孩
 
记忆中阳光是轻柔的,水波是朦胧的
所有在我思绪里游荡的光阴
都交给了一缕西风
今年群科的冬天异常冷
我的遥远的江南
也应该很冷了吧!
  
美好
 
我想把骨骼架成天梯
去感受星空
盖着月光入眠
仿佛所有的皮肤都是光滑的
这世间纷扰难以企及
 
如果飞翔
一定要寻着远去的微笑
当生命历经浮沉
疲惫的双眸里
深藏着最初的美好
 
幸福不需要伪装
趁还能握得住心跳
苦难的柔情开了花
余生也可以很美好
 
群科的夜到底有多深
 
足够做一个漫长的梦
或者辗转反侧
咀嚼身体的疼痛
看街灯孤独地照亮小镇
车马似乎真的开始慢了
只是没有远道而来的书信
不用怀疑
路的尽头一定有光明可以期待
无论是沉睡还是醒着的眼睛
清冷的夜风吹落这个冬天最后一片树叶
又开始游荡
去吹皱黄河点点涟漪
 
深夜里写诗的男人是可耻的
 
今夜的青稞不属于躺在铁轨上的男人
通向时间隧洞的永恒
轻轻掠过笔墨
只在深夜里饮尽欢乐
依然用悲伤的理由垂下头颅
山峰和河流沉默着缠绕
那是你在安静地注视
还是你早已习惯了世间匆匆
要把这一切还给母亲
就像生命从不曾来过
只用一首诗代替可耻的情绪
在繁华背后,回归尘土
 

我若轻狂
 
流浪的梦靥漂浮在无边之海
小舟撑不起太阳的光芒
我用古波斯语咒骂这虚伪的人世
只听见星星落地的声音
揽九天的遥远
要是再年轻千百岁
我必将高原的风攥在手心
开出不败的莲花
可与李白对饮
从此他的秀口里写满疾苦
如果偶遇杜子美
深情相拥后高歌“三吏三别”
万间广厦今犹在,他乡山河埋枯骨
 
路人喋喋不休
乾坤日月无所不能的口出狂言者
轻易弄脏了沉默者清扫过的空气
我若轻狂
定会掀起大地的缝隙
扔进那些无知而自我陶醉的生命
和杂草相伴着成长
 
黑洞之外存在的东西
权当多余
宇宙的爆炸声总要吓跑很多胆小鬼
就让勇敢者登场吧!
直面惨淡
我若轻狂
有一双手正在拨开黑暗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