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勇:2018年的尾声(组诗)

作者:程勇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24 21:15:56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程勇新作一组。程勇,一株生长在贵州大山里的抗干旱植物。西藏从军二十几载,脱下戎装后,骑行去过远方。我为心灵奔赴,为自已的贫瘠奔赴。在眼花缭乱的尘世,我只想闭着嘴,在文字中,悄无声息地寻找自己隐形而不染色的疆土。抑或“自我疗愈”的意义大于虚无的名声。喜素食,淡物质。


《夕阳书》

往上看,有火红的光滴落
往下看,有车轮碾过街巷
在太阳敲响的彩色暮钟里
远方的寒意一阵阵袭来
 
漂浮于白天的事物很快会沉下去
剩下时间的碎片。真想爬上一座山
继续看太阳裸露地燃烧
就这样迷失于整个冬天的布局

 
《投票游戏》

作品以拆解的方式进入迷宫
让进入迷宫的人挖掘自己的道路
都想拥有自我,以烦腻的方式
不想说话,掠过的事物
激不起我任何反应,文字被串起
语言和思维被冲刷殆尽
包括灵魂。不知有多少往复
在这无限距的深井里嘶鸣

 
《雪》

冬天被装在秘密的布袋里
雪藏在比闪电更近的地方
星星在眼泪的万花筒里舞蹈
径历不多,每年就这个季节
 
荒野里的诗被一场大雪覆盖
像是潜伏的虫子,已经厌倦发言
裸露的枝条猛烈摇晃,雪飘落
羊蹄的痕迹碰到一片发光的闪烁
 
时间可以征服一切。太阳太远
在冷暖的交界处飞舞、变迁
我的星座被挂在蓝色硬度的上空
而大地的宁静会在来年百倍增长

 
《2018年的尾声》

十二月,冷空气大面积铺开
冬天的竞技场由此拔地而起
一个个故事被梦幻的云朵照亮
这是接近新年温柔的分水岭
 
时间像分配流水的一杆秤
斤两不差地从头到脚秤起
烟雾从乡村晕眩地上升
被深深吸引的地方,一次也没去
 
而思想总是悬挂在空中
肉身反倒越来越尴尬和沉重
大地如此美,我却如此不堪
跑几步,呼吸又开始困难
 
树木、楼房在不断的膨胀
作品、证书隐匿在无声的雪崩中
变得清晰的是我这张脸
像是对年岁的暗示:一种局限
 
从敲响钟声的那一刻开始
我学会了以太阳判定时间
学会从风声和车流声中辨别方向
但辨不清植物、昆虫、走兽和飞禽
 
日复一日,当岁月蹬掉脚上的鞋子
当骑着季节鸟儿尖叫的轮子
向着钢筋森林的深处挺进时
我把自己变得空旷起来,忘记归乡
 
这是尾声,是年的叠加的重复
可是“谁也不会回到前一秒”
当太阳向天顶升起,树会伸展枝条
而风,会一如既往地扬帆远航

 
《茶叶记》

怒江的友今日送给我
四袋茶叶:是青剌尖和良旺
友走后,我立刻泡上一壶
茶叶的肉身逆着记忆生长
像回到童年,回到前世的风霜
和雨露。仿佛那一棵棵树
驮着绿叶和友情从远方奔跑而来
暂时忘记了过去的生活方式
寻根的落日遗留在悠长的时间中
面对许多虚浮和空泛的词语
我不能再去虚构自己
就像树叶炒干后的味道
虽涩,但可以治愈虚火症
我愿接受这庸常而平实的命运

 
《看白云》

在高原上看白云,看的是云孔
它们像是天光在泄漏,或是
神放下光芒的梯子,就悬挂在那儿
稍带滑稽的方式,淡淡的白云
从人间烟火的味道上飘过
无所归属的模样。它不曾弄脏天空
也不曾画下任何记号,越来越蓝
几乎就是白云的天堂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