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占伟:尕让, 一股罡风吹开荒凉

作者:孔占伟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8 | 阅读: 次    

  导读:孔占伟,笔名山人,1965年生于青海贵德。现为青海省作协主席团委员,海南藏族自治州文联主席,《海南文学》杂志主编。出版诗集《日子与纯洁的季节》《岸上的水》等。


之一:

今夜,我在远离故乡的草原上
打扮心情,此时的寂静可以触摸
我把苍天搂抱着的尕让
从容地放进一首优美的抒情诗里
就像我把青春放在山高水长的草地上
伴随天空长高,我一直沉迷经典
要卸下沉重的行囊,尚需很多时光
从山坳里背起黑白分明的收成
让辽远中的雨水慢慢洇湿
时间空蒙,这个火与石头的堡垒
沉重啊!信仰沉入心底
这一世,是你给我分出乾坤
分辨是非曲直,坎坷风险
我了解人世,知道了阴晴
一切没有圆缺,日子渴望通达!


之二:

我没有歌颂过大山遮挡的孤独
正如我今生不赞美那一棵孤单的树
被山水映衬的风吹成了挂念
除却热情也只有咬牙的信心
没有多余的照耀,山体依然单薄
澎湃的陈词不再泛滥
拉脊山的一道道晨光,迎接
天地的恩典。关于大山深沟里生存的
定义,难以逃脱某种粗俗的平衡
山峦的左右布满传说,一只手举起
粗壮的身板,迂腐的思想浮在干旱的
表层。是谁的意志深入了血色的土地
父亲的脊梁,男人的骨头
一条条横亘在田间地头
没有水,月亮的照耀也枉然
世界白茫茫一片,轻轻安慰口渴的
山川。起风了,这个春天来得比往年要早!


之三:

向南,继续向南,只要穿越火红的丹霞
会接近黄河的清凉和柔美
可谓久旱逢甘霖
那一些隔岸观赏黄河的人
一个比一个粗糙,似粗粝的山
他们是我的左邻右舍
他们是我的衣食父母
他们是我的心灵依靠
是山岗挡住了和风细雨的过去
是流失的记忆围追空洞的家园
那些早已成为传说之外的传说
今天要去寻找一盏灯,星星之火
有多少藩篱禁锢了一代人
路途迢迢。必须一起上路!
其实我们不用走多远的路
谁不知道给眼前的世界说句
深情的话。家乡真好!


之四:

三月的阳光是带香味的
朝阳的山坡上就剩下打滑的节气
山沟里只有陈列已久的时间
太阳从山外升起的时候
我怀揣土豆,如怀抱沉重的梦
把装有语文和算术的书包
捎在毛驴的背上,艰难的步履
束缚了东南西北的走向
需要打开的门在哪里?
我们终将到来,站在最初的信仰里
默念。或者挪移扎在地里的根
其实我们都像一片落叶
一根草屑,一声驴叫
卑微,渺小,偶尔不隐陶醉
用山外并不新鲜的故事
驱逐寂寞。如今不得不承认
山外一定是山,而村庄那边,不仅仅是村庄!


之五:

不用表明,这已经是多年了
痛一直在暗处,在心底
很多时候都无力躲避,筋疲力尽
生活从开始就种植成一种盼望
多年来我处于激动状态
用羸弱的见解释怀大山的密码
一代父老,把绿青稞的信念根植
整体搬迁 移植嫁结
天长日久就不难找到攀高的路径
连绵的群山,汩汩的小溪那不变的
流向。如今变化的模样可爱又俊俏
心心相印的网络,马路上,巷道里
高高悬挂的灯火把山庄照亮
山巅上的尕让,山谷里的尕让
中国梦里那史诗般的家乡!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