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期《作品》民间档案:中国新归来诗人

作者:新归来诗人 | 来源:新浪微博 | 2018-11-25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新归来诗人的作品和理论,都是对于自身群体的精神通关,可以体味群体对自我身份的认知和确认——我们是在写自己的诗而不是写泛泛的诗,我们来有根,立有据,去有向度,这就是中国新归来诗人在当代诗坛的存在感。

  【名词解释】:相对于因极左政治的原因被迫放下诗笔多年,于1980年左右回归诗坛的艾青、绿原等“归来者诗人”,其时刚开始写作发表的青年诗人,到了1990年代因学业、工作和生活等原因主动离开诗坛多年,21世纪以来又陆续返回诗坛重执诗笔,这个诗人群体被称为中国新归来诗人。
  本期中国新归来诗人专辑内容,2018年12期《作品》民间档案。





【中国新归来诗人:不是流派的群体】
沙克/


  进入21世纪以来,网络工具和自媒体在全社会的出现和普及,使诗歌写作从上世纪末的文化边缘境地彻底沦为大众把玩的波普生活。这个时候,人数或多或少的各种诗人群体更为容易地滋生起来,当他们上来就以什么流派自封的时候,根本不去思量自身是否具有流派的构成要素:时段性、群体存在的客观性、审美风格、价值取向和得到公认的代表人物等等。即使某些诗人群体具有上述的一些构成要素,其是否成为流派,还要经过时间和机遇来接受与认可。民国时期的现代派、新月派、湖畔派、象征派、七月派、九叶集等等,文革后直到1980年代出现的朦胧诗派、非非主义、他们文学社、海上诗派、城市诗派、大学生诗派等等,多数都是事后若干年被诗歌界和学术界追认、确认或命名的诗歌流派。鉴于种种客观性对于流派形成的制约,新归来诗人群体从2007年诞生时起,直到现在都没有以流派自居,他们集群的理由是群体内的诗人们具有大致相同的写诗履历,以及中断写诗与回归诗坛的事实过程。

  对于诗歌写作、发表的中断与回归,仅是新归来诗人群体必要的和主要的物理特征,但不是全部的构成要素。典型的新归来诗人基本是在1980年代出道,在当时的诗坛属于初出茅庐或具有一定影响,发表过相当数量质量的诗歌文本,通过主办诗社、民刊参与过现代主义诗潮;当他们离开诗坛多年重执诗笔后,认同“回归诗性与真性”的艺术理念,持续参与新归来诗人的群体运行。但是,这个群体相对庞大复杂,其中可能有些不够典型的新归来诗人,比如一直处在文学体制内的诗人们,可能从来没有、几乎没有停止过写诗,甚而几乎没有停止过发表诗歌,他们却一时出于自我标识化的目的,自认为是新归来诗人,对此,似乎没必要也没办法顶真地予以拒绝。新归来诗人不是文学的实体机构甚至不是诗歌的实体组织,只是自然而生自在而行的民间加网络的诗歌群体,无法不对外界敞开门扉,接纳多种解释的“新归来”诗人入群。

  无论是时间维度上曾经中断过写诗的“新归来”,还是诗歌理念回归到群体倡导的诗性和真性的“新归来”,抑或是间隙性中断、回归写诗的“新归来”,都不是新归来诗人的全部定义。实质意义上的新归来诗人,应该指多年中断写诗而去从事与诗歌无关的职业,重新写诗时在诗歌理念上回归到诗性和人本的那些诗人,或者原本就在诗性和人本的轨道上,重新写诗时对诗性和人本产生更本质认识和运用的诗人。按照这样的尺度,且不论各自的风格特质如何,沙克中断写诗十年,2007年重新写诗,尚仲敏中断写作二十年,2010年代后期的近几年重新写诗,大仙、周庆荣、橙子、索菲、龚学明、周占林、义海、孙启放、张樯、曲光辉等中断写诗十年到二十五年,进入21世纪以来先后重新写诗,都属于无可争辩的纯粹的新归来诗人。

  2007年是新归来诗人集结成群的开始,它的指称与1980年左右出现的“归来者诗人”相对应。归来者诗人指一群受极左政治的影响从1955年起陆续被迫放下诗笔的诗人,他们来自民国的各个诗歌流派及十七年时期的新生代诗人,彼此并无审美风格、价值取向的共性诉求,文学代际和年龄辈分各不相同,却因为“被迫放下诗笔”十多年、二十多年以及1980年左右回归诗坛的共同遭际,被诗歌界和学术界归属命名为“归来者诗人”,他们既有艾青、绿原、牛汉、曾卓、鲁藜、辛笛、蔡其矫、陈敬容、郑敏这些民国时期的“老流派”诗人,也有公刘、白桦、邵燕祥、流沙河、昌耀、周良沛、孙静轩、林希这些十七年时期的“老新生代”诗人。

  归来者诗人二度出现在诗坛的1980年左右,前新归来诗人们正处于刚开出道或暂露头角的青少年阶段,后者从1970年代后期至1980年代开始写诗,因此他们在21世纪二度出现于诗坛的“新”,显然是承接着并区别于从前的归来者诗人。

  在1990年起文学热潮进入平静期直至世纪末的十年间,前新归来诗人们与归来者诗人迫于政治原因离开诗坛不同,他们是由于学业、职业、商业、家庭生活等诸种社会和本身的原因,放下诗笔离开诗坛,进入21世纪以来又陆续回归诗坛,其中一些骨干成员沙克、冯光辉、陈义海等当即称之为“新归来诗人”,虽然他们不是诗歌流派,十年多下来已经获得群体内外的广泛认同。

  新归来诗人群体通过自身的聚会交流、官博、微信群、微信公共号、电子刊和有关民刊内刊,以及官方报刊杂志《诗林》《中国诗人》《诗刊》《汉诗界》《翠苑》《火花》《现代青年》《扬子晚报·诗风周刊》《诗歌地理》《岭南文学》等等,持续发布发表了数千首(次)的诗歌作品,全国主流的大众媒体和文学网站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新浪网、凤凰网、作家网、中诗网和《深圳特区报》《福建日报》《海口日报》《吉林日报》《内蒙古日报》《西南都市报》《扬子晚报》等等,以及海外报纸网站等媒体,对新归来诗人运行动态作了持续的传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得到了海内外诗人的认可响应,不断有新的同人加入新归来诗人群体,使之成为当代诗坛的重要现象,当代诗歌的重要力量。2016年12月出版的《中国新归来诗人》(2007-2016)十年诗典,包括七万五千字的序论《百年中国新诗概论——兼新归来诗人总论》,更是将新归来诗人立于新诗发展的史实之中。在数字信息化进入微信年代以后,新归来诗人设立了微信群和微信公众号,使这个诗人群体进入短频快的现场交流与互动传播的热势状态。据2016年8月新华网、搜狐网等全国媒体报道,由六家权威文学机构和媒体组成的评委会,经过半年多的取样调查,对全国范围150多个无官方、资方背景的纯民间诗人微信群进行综合评估,从诗人构成、发布作品数量及质量、人文氛围、运作模式及影响力等方面综合考量,评选出中国十大诗人微信群,中国新归来诗人微信群名列榜首。

  既然是一个诗人群体,不仅要有足实的诗歌文本,而且要有自身的理论构建。新归来诗人的理论研究文章《新归来诗人初论》《新归来诗人将成为新诗史的闪耀星座》《从文学现象上升到社会文化现象》《百年新诗发展中的叶延滨》《新归来诗人是自然、必然和神圣的回归》《阅读五位新归来诗人》《论中国新诗发展的转承启合》等,在《当代作家评论》《江苏文艺研究与评论》《扬子晚报》《宁夏大学学报》《诗选刊》《草堂》《火花》《侨报》《华页报》《星星》《山东诗人》等海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从历史渊源和诗歌理论上对新归来诗人予以学理合法性和存在价值的支撑。四十年前的“归来者诗人”不是严格上的诗歌流派,被归属为流派是中国诗歌发展的特殊性造成,也是一种人为的划分和需要,有此历史先例为鉴,新归来诗人不会自认为、自封为流派,让群体在自然运行中形成他们的初期性质,如果今后由量变产生质变,衍生出诗歌流派,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由于时代转换的特殊性和当下复杂多元的诗坛状况,新归来诗人的构成大体分为几种类型,典型类的有沙克、尚仲敏、大仙、周庆荣、冰峰、林雪、潘洗尘、龚学明、周占林、义海、丛小桦、南鸥、冯光辉、马启代、张樯、孙启放、曲光辉、南京江雪、宋醉发等等,80年代少年校园诗人类的有小海、邱华栋、李少君、洪烛、周瑟瑟等等,代际交叉类的有严力、许德民、车前子、默默、郭力家等,70后类的有郭建强、倮倮、阿诺阿布、张况、离默、冰果等,海外类的有雪迪、阮克强、冰花、韦宏山、索菲、芳竹、施玮、郑南川、呢喃等。在大致认同新归来诗人身份的前提下,他们中的一些同人或显或隐地带有流派意识,而流派是排他性的存在,如果不顾群体的实际构成去强生出流派,势必要排除掉太多的同人以让群体的人数变成极少数,比如只保留上述某一个类型中的少部分诗人。那么,就新归来诗人的非实体机构的状况和运行实际来说,该保留哪一类型的少部分诗人为新归来诗人,显然这是无法取舍的。我只能反复强调,一个诗人群体的存在,只要有益于彼此间的写作交流,有益于诗歌进步和传播,能够切合当代诗学发展的趋势,不必计较“是否流派、有用无用”的功利得失。还是让新归来诗人的群体生命力自然地运行,即使未来衍生成诗歌流派,也绝非自封称号的结果,而是时间段的辨认结果和诗歌发展的某种结构性需要。

  中国新归来诗人的作品和理论,都是对于自身群体的精神通关,可以体味群体对自我身份的认知和确认——我们是在写自己的诗而不是写泛泛的诗,我们来有根,立有据,去有向度,这就是中国新归来诗人在当代诗坛的存在感。我们不仅在体现自身的存在感,还在体现存在感所蕴涵的自身象征,在当代诗歌的生命进程中,置入新归来诗人清晰的来历、优良的血脉,以及不可替代的创造力。我们就是我们,新归来诗人就是新归来诗人,不代言其他任何诗人群体,新归来诗人就是中国诗人本身,是百年中国新诗命脉里的一份本体象征。

  不写诗也可以娱乐,写诗也可以不娱乐,后代主义艺术的自然生活性提示我们,在生存方式中保持诗性一样有价值,如果写诗,就得有坦待生命的文化认知和一份与龄同长的历史感,沉思一番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我们的灵魂呢,我们如何在生活中虚无和不虚无,我们如何产生幸福感,有了这些深刻的考量和思想,我们的诗歌将会在新一个百年里,走得更富于“生命、自由、艺术和爱”。

  回归诗性与真性,由个体生命为起点重新出发。

  关于新归来诗人的总体与个体的诗歌文本特质,我已经在2016年的长论《百年中国新诗概论——兼新归来诗人总论》等文章中做了较为详尽的解析归纳,此处不作列述。新归来诗人不是流派,它是网络波普时代的诗坛特殊现象,是中国当代实力诗人的集结,中国当代优秀诗歌的创造。
  【新归来诗人是当代中国参与诗人评论家众多、影响范围广泛的海内外汉语诗人群体,拥有从40后到80后的著名诗人、评论家作为成员和嘉宾,其中以50后到70后诗人、评论家为主体,有吉狄马加、叶延滨、杨炼等诗坛权威作顾问指导,探讨诗学真性,致力诗歌创造,推进诗歌事业,共享诗意未来,其群体作品和成就影响,涵盖中国诗坛半壁江山。】

[诗群名称]:中国新归来诗人
[创建地点]:多媒体平台
[诞生时间]:2007年9月
[运行形式]:以网络机构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的名义,通过自媒体和纸质出版物、电子出版物发表同人作品,借助官方报刊杂志不断推出同人作品,通过诗会交流和大众媒体传播同人作品。自媒体有中国新归来诗人新浪博客,发布同人诗歌3500首,理论评论文字30万字;纸质出版物有团结出版社的《中国新归来诗人》(2007-2016)十年诗典、《中国新归来诗人》(2017-2018)等,电子出版物有 《中国新归来诗人》电子刊(1-8期)。推出《中国新归来诗人作品专辑》官方报刊杂志有:《诗林》《中国诗人》《诗刊》《中国作家》《汉诗界》《翠苑》《火花》《现代青年》《扬子晚报·诗风周刊》《诗歌地理》《岭南文学》等等。对中国新归来诗人报道传播的大众媒体主要有: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新浪网、凤凰网、作家网、中诗网和《深圳特区报》《福建日报》《海口日报》《吉林日报》《内蒙古日报》《西南都市报》《扬子晚报》等全国主流媒体和文学网站,以及海外报纸网站等媒体。

[主要创建人及主编]:沙克 等
[各类主要同人]:

  典型类:沙克、尚仲敏、大仙、周庆荣、冰峰、林雪、龚学明、周占林、陈义海、丛小桦、南鸥、冯光辉、马启代、张樯、孙启放、曲光辉、宋醉发等
  80年代校园诗人类:小海、邱华栋、李少君、洪烛、周瑟瑟等
  交叉类:严力、许德民、车前子、默默、郭力家等
  70后类:郭建强、倮倮、阿诺阿布、张况、离默、冰果等
  海外类:雪迪、阮克强、冰花、韦宏山、索菲、芳竹、施玮、郑南川、呢喃等

[诗群理念]:
  中国新归来诗人的作品和理论,都是对于自身群体的精神通关,可以体味群体对自我身份的认知和确认——我们是在写自己的诗而不是写泛泛的诗,我们来有根,立有据,去有向度,这就是中国新归来诗人在当代诗坛的存在感。我们不仅在体现自身的存在感,还在体现存在感所蕴涵的自身象征,在当代诗歌的生命进程中,置入新归来诗人清晰的来历、优良的血脉,以及不可替代的创造力。我们就是我们,新归来诗人就是新归来诗人,不代言其他任何诗人群体,新归来诗人就是中国诗人本身,是百年中国新诗命脉里的一份本体象征。

  不写诗也可以娱乐,写诗也可以不娱乐,后代主义艺术的自然生活性提示我们,在生存方式中保持诗性一样有价值,如果写诗,就得有坦待生命的文化认知和一份与龄同长的历史感,沉思一番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我们的灵魂呢,我们如何在生活中虚无和不虚无,我们如何产生幸福感,有了这些深刻的考量和思想,我们的诗歌将会在新一个百年里,走得更富于“生命、自由、艺术和爱”。

  回归诗性与真性,由个体生命为起点重新出发。2018年12期《作品》民间档案:中国新归来诗人
【中国新归来诗人作品】
沙克、尚仲敏、马启代、阮克强、张樯、索菲、冰峰、大仙、周庆荣等


沙克/
[动摇]

动摇没有原因,便成为习惯
题记


临窗的海来着情绪,吐出
滔滔的气流,围绕某一个对象飞旋
是围绕那空虚的风暴眼吗
它含了多大的恨,动不动就发威
你空虚至真空的无形眼

湿热的气流围绕它的意图
放出野蜂群,狂怒,急速地蹿动
掀起巨涛,爬上岸,扔出
铺天盖地的雷霆暴雨这是干什么
人与物无辜地无奈地承受着

冤无头,债无主
扔出雷霆暴雨的台风凶巴巴
刮倒高大坚硬的,蜇伤
抱头逃跑的,破坏细小柔弱的
毁灭未及防范的这是干什么
你没肝没肺的台风

用放大十五万倍的蝎子螯
拎起从来不会飞的重物让它们飞
拎起人与心让他们飞
拎起惊慌和忧愁让它们飞
接着狠狠摔碎在地上这是干什么

动摇,确实是动摇
有形无形的东西发生动摇
不动弹的大厦桥梁下根基动摇
镇定的脸庞下心旌动摇
躲闪的事物翻倍地动摇这是干什么

……无冤无仇的
呼啸而过,首尾无踪
天空被清扫天空无鸟浮沉一些鸟毛
忽而上下忽而左右地飘
谁能去扶稳天象

天空被消毒。不见一缕云絮
光线明晰,氧气漫溢,色彩幽蓝
一切比平常的状态更宁静
似乎未曾发生过动摇
咬着地皮,匍匐蔓生的巴根草毫发无损
用细链似的叶茎触试身边的废墟
一如平常的岁月,若无其事

打理残局。人与心归位
有形的和无形的,各行其是
隐蔽的和外露的,各行其是
地面的物流越来越拥挤,高温中
衍生出新的物种,空中飞满陌生的肉翅

倒伏、截断的大树不能复原
忍着断口的剧疼,倾听天气预报
对又一场台风的颤哑的叙述
然后转告树根,转告我
我再提醒树苗、老人和女人孩子

当心,另一种湿热的气流
一旦做起旋涡就成了势力的圈
产生空无一物的心眼
看似宁静的时候慢慢地扩张
发作的时候摧枯拉朽包括毁灭自身

台风来一次,来无数次甚至
十几个台风一起发作爬上不同的海岸
爆炸出原子弹的核辐射冲击波
……伤,死,病,残
没有能够改变攘攘人世的性格

求生的欲望越发强烈
昼夜不歇地从火中取栗
多一只栗子多一份安全系数
求生的手段越发高强
用铜墙把海围起来用铁篷把天挡起来

在无畏台风和雷霆暴雨的时代
上帝何为?
人又奈何?

台风多来一次又何妨
求生就是道德,动摇就是本能
躲闪成为原则有什么好说
恐惧灾难,喜爱幸运
毁灭,常常远离恐惧而贴近喜爱
昏天黑地阻不断生活的延续

时光和信仰同时扩张
帆船、鱼类的自由度在收缩
海岸的灯塔和内陆的房子打出旗语
危机感,尊严感,寓言感……
期待另一种湿热的气流入场
成为质变前的疾风骤雨的平衡力量

临窗的和远方的海动摇
海床动摇,大陆架动摇地壳动摇
动摇没有原因,便成为习惯
台风中的一切动摇不是被迫而是顺应
动摇,呈现和保护自身的存在

台风圈中央,那只天真的无形眼
在晴空中在风平浪静中不带一点疑虑
不理会所有的躲闪动摇
不接受飞机对它的敬畏蚂蚁对它的鄙夷
掀起巨涛扔出更猛的雷霆暴雨
……无怨无仇这是干什么

终于,一只有形的眼坐上窗台
它虚眯着光阴,先变成量子仪器
又变成童年的天使,微微地颤动嘴唇
吐出一份淋水的体检报告:
一百年内将有台风发生在人心中
远甚于海洋气流的威力
人的基因序列将发生动摇

为一口气的矛盾所困
为一个避难所的冲突而争
为一只没有是非的智能苹果舍弃根本
内因与外因反转
都为着未来变得美好?

低调,为了得到,已经得到
淡定,为了作势,已经得势
不老实的背后每一个细胞都在动摇

人心中含了多大的恨
一次次发威,放出狂怒的野蜂群
急速地蹿动飞旋,爬上祭坛
掀起巨涛,扔出铺天盖地的雷霆暴雨
人的基因序列发生动摇
人的根本发生动摇这是干什么

动摇中,我的心眼
被一瓣落英遮蔽被久违的天意触及
产生一股谈判的气流
鼻孔里哼出原始的摇篮曲
渗透进台风的恨……
(2018、8、29-31)

尚仲敏/
[五月]


进入五月
形势变得明朗
先做一个不抽烟的人
喝酒要看场合
古人说得好:
美人在侧,岂容时光虚度
五月是个小月
人会变得很急
朋友们各怀天下
八方游走
有人云端纵酒、懒得做诗
也有人一脸坏笑
去向不明

[做人]

如何做一个烟酒不沾之人
如何做一个谦谦君子
先生,我已恭候多时
你来的时候
西风正起

你那随从,皮肤白净,垂手而立
如何做一个饮茶之人
做一个爱运动之人
美人迟暮,大姐成群结队
鱼贯而入
如何做一个坐怀不乱之人
饮酒而又能不醉
先生读万古书
飞檐走壁,大盗天下
如何做一个玉树临风之人
做一个身轻如燕之人
先生,你接着说
我洗耳恭听

你毁掉了一个时代的干部
那我们说说身边的人吧
我的一个朋友
投入巨资
研究外星人
你的闺蜜
年方四十
怎么就勾搭上了健身教练

马启代/
[天空,光没有了,蓝也没有了]


天空是谁的广场?那些乌云暴雨
是否已经被统统招安?

闪电,雷鸣是否早已妥协?或
已秘密达成了和解?

天空,光没有了,蓝也没有了
鸟儿吃什么?

天空是谁的广场?失去地面的人
怎忍看到天堂也挤满了犬儒?

闪电,雷鸣真的已经妥协?不然
为何悲歌都给唱成了颂歌?

天空,光没有了,蓝也没有了
人们仰望什么?

[捉自己]

这些年,我被逼出了两项本领
一个是隐身术,一个是分身术
整天跟在各色人等的后面
看他们如何口蜜腹剑,并且
在四顾无人的地方揭下画皮
有时候一个我与另一个我闹得死去活来
绝望的时候,我常常练习捉自己
让假我审判真我,偷尝牢狱之苦
冠冕堂皇的那些人,把我逗得乐翻天
我每天都悄悄地举行葬礼
窃取那些大会开幕式上的音符做哀乐
在我看来,他们庄重的样子颇像孝子

阮克强(美国)/
[描述]


约翰在向我述说
大雕鸮交配的事
他口沫横飞
无比详细地描述
见到的情节

两只雕鸮在松树梢
一只发出求欢的叫声
另外一只应和着
当它们终于交配
夕阳抹去了大地上
最后一丝寒意

说话间约翰双臂张开
眼睛发亮
仿佛他就是那只
坠入爱河的
雄雕鸮

[植物温柔]

穿过曼哈顿第五大道时
你突然对我说
植物温柔

2017年5月18日
纽约的天空明亮
人们作鸟兽状逃窜
一辆汽车铲上了
安静的人行道

只有植物是温柔的
你继续说
你瞧,它们的根茎向下延伸时
土壤里的蚯蚓
并不感觉到
恐慌与苦痛

张樯/
[邮差先生]


台北。西门町逼仄的深巷
年轻的男子踩着绿色电单车
正待启动
忽然身后响起急切的呼喊
邮差先生,请等等

一个职业装的女孩从深巷的另一头
一路小跑追上来
手中举着一封待寄的信

无需猜测这封信的内容
将寄往何方
我好奇的是一座刷新了再刷新的城市
何以保留了邮差先生如此
亲切的称谓
何以有人还在写信

我相信深巷脚步杂沓的这个
早晨
忽然放满了节奏
我相信这座历尽沧桑的城市
其实一半
还沉浸在昨日的梦里

邮差先生,请等等
我也有一封寄往远方的信

索菲(加拿大)/
[比萨斜塔]


我不是来扶正它的
我无力也无意与世界为敌

作为钟楼,它未曾撞过一天钟
却比天下钟楼更倾倒众生
堪比西西里教父,一生从没布过道
却以教父之名震慑江湖

绕着察觉不出的斜道
我一步步登上塔顶
环顾四周
整个世界,都是斜的

警世之钟高悬而沉默
斜——斜而不倒的绝技
已然让它活成奇迹
扬名立万于膜拜奇葩的人间

走出斜塔,世道依然如故
该正的正,该斜的斜
正的永远比斜的多
斜的永远比正的惊世骇俗

冰峰/
[羊]


在这座城市,我见到的羊
已经被人赶上了餐桌
羊的肉体,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我曾经抱过羊
一只绵软的、长着茸茸细毛的羔羊
我的目光对峙着羊的目光
内心,被一种善良征服

于是,我用羊的目光
看着这座城市
看着从我身边闪过的一切

但是就在今天晚上
一张奢侈豪华的餐桌上
羊停止了奔跑
善良,在一张张冒着酒气的大口中
成了一笔肮脏的交易……

我怀念羊
那些目光单纯、善良的动物

大仙/
[我可以给万物一击]


风起时,万物摊开
静候我一击

这一击,苍茫到位
这一击,在花开时节
柳絮纷飞

纵使一击,没有击出
而成幻像
我与万物,结为尸骨

这一击顿成空悲
天涯,低到尘埃
我心,哀如死灰

若无这一击
我不会,把你带走
带进无边荆棘

对你一击灿烂
对万物,一击磅礴
你令我,死灰复燃

周庆荣/
[跑来的雪]


从湖泊跑来一部分
从不安分的海里跑来一部分
从屋后的树林,白云的舌尖
琥珀包裹的灵魂里跑来的
冬天的第一场雪
窗外朦胧,那远处的开阔地
孩子和我,跑过来的

雪落在头顶,岁月落在头顶
它们花白了我的发
雪落在双肩,我的肩头没有重负
雪落入了我的心,
它在冬天的干枯里,滋润我
哪里也不走吧
我就是这样地拥有了雪
雪就这样地变成了我的一切

[沉默]

我们不再说话
各自找到一块石头坐下
黄昏在我们的西边
一天之中最后的时光
这样的安静
如句号在心里,已无重复的必要

此时的飞鸟
让弧线振动双翅
它们的青春如此自如
当石头沉默
黄昏也沉默
我们也心照不宣地沉默
唯独飞鸟   它们传来音乐
把沉默的世界击响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