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方阵:颍淮诗群(上)

作者: | 来源: | 2018-09-04 | 阅读: 次    

  导读: 颍淮诗群(上):丁友星、应连新、王双霞、刘三石、郭 霞、董卫华、潘莉红、蔡明菊、王小蒙、王怀军、刘文敏、肖 娟、竹枝因、陈广彬、程义平

 
 丁友星.jpg
丁友星,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理事、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阜阳市作家协会主席,鲁迅文学院2005年第五届高级研讨班(中青年文学理论评论家班)学员。笔名:丁醒;网名,中国先生,男,1965年11月生,安徽省无为县人。现任安徽省阜阳市文联副主席、《清颍》文学杂志主编。目前主要从事诗歌、小说创作与文学理论研究。作品散见于国内和香港等地区数十家报刊杂志,并多次获奖、被选载。
 
丁友星诗三首
 
莲花
 
荷塘从水面爬起来站到岸上后
便不甘寂寞地去摇醒一叶扁舟
往我心坎上跃跃欲试
一心想往淤泥里钻的莲藕被风拽出水面时
便撑起一片莲叶何田田来低接天空。同时
打发莲花朵朵去盛开美
穿插到莲叶的密集中
离间距离
让视野只能远远地在那里放眼遥望
 
我欲因之赏莲花。怎奈
涟漪一浪不让一浪地推着堤岸
远离莲花,且在渐行渐远渐瘦中
丢掉唾手可得,躲进遥不可及
 
莲花醒时为荷,睡着为莲
在俗为芙蓉、菡萏、凌波仙子、佛座须
在佛便为钵头摩、优钵罗、拘物头、芬陀利
但不管在佛在俗
都将足洗净踩在藕上去找出淤泥而不染
都将水吹干去风中寻风姿绰约摇曳多情
 
莲花年年盛开
年年都能将圣洁吉祥清净无染开出水面
让潜藏水底的鱼儿一边吃着冒泡一边吐着悠闲
去四处激扬麻木。而我则
喜爱站在莲花的美前
远远地欣赏盛开
以及莲叶一旁打伞的站立
 
何病之有
 
我有何病?能有何病
病从何来?没人知道
因为知道的人不是死了
就是亡了
唯独我活着
还活在守口如瓶里
 
启瓶器挂起一段历史时光
在时刻提醒室内的阴暗寒冷
屋外还有阳光明媚
一扇门、四堵墙和几页窗
将明亮关押在黑暗里
嗜睡如命与爱醒如狂便反目成仇
 
好在有一个“醒”字了得
已在“睡”字上拉开一道伤口
流出来许多书法,或一字一醒
或一页一醒,或满纸皆醒。但
就是没有流出以睡为醒
何病之有
 
向日葵
 
除非暴力将思想拧断,否则
谁都承受不起头颅低下去的思想
一盘,或者一片颗粒饱满
早已排兵布阵,抱成一团
在那儿等待收获
就像静夜,一片漆黑
在那儿不安地等待一声犬吠
 
太多的思想已经压弯挺直
给惯性增添越来越沉重的低垂
收获吧!否则
谁都不敢保证方向不会
在多雾的早晨,抑或有雨的黄昏
被雾罩雨打去。即使烈日当空
选择敢想何去何从,也保不准
被阴影目送着从骨头里走出
去加快阴影的成长
 
吸足阳光、雨露的思想
不断成熟于与生俱来
尽管也迎来过日出赞美过早晨
送走过晚霞祭奠过黄昏,甚至
在正午的阳光里还反躬自省过
但现在
我唯一渴望的就是一场等待的收获
 ying.jpg
应连新,男,1963年生,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阜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阜阳市曲艺家协会理事。曾在《诗歌报》《华夏诗报》《当代诗歌》《安徽文学》等省内外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评论等。
 
应连新诗三首
 

 
歌声——
不以植物的
方式生长
深埋地下的种子
不长根须
只蜕光阴
 
从黑暗到光明
需耗尽一生呵
 
羽化后
那涅槃的呐喊
燃烧了夏日的天空
 
或曰不敢
 
我不敢说话
我每说一句话
空中就会多一朵乌云
我不敢唱歌
歌声里有闷雷
会让乌云布满天空
利剑划破天幕
那时,大雨注满江河
大风掀起巨浪
一条船会迷失方向
 
其实,不说话也好
那些墓碑默默长成了高山
不唱歌也好
那些音符在血液里蕴藏
春天来临的时候
漫山遍野的杜鹃
不也会染红不朽的魂灵吗
 
房间的其他
 
寂静的房间就我自己
不,还有一对鸟儿在笼中鸣叫
不,还有一柜子的书籍
在尖锐地呼吸
不,还有衣物,还有桌椅
还有冰箱、还有电视机......
 
鸟笼里本有三只小鸟
两公一母,一只公鸟很快死亡了
就义的过程我都看在眼里
(爱恨情仇,不说也吧)
 
柜子里的书表面安静
但我知道他们的观点十分对立
遇到焚书坑儒
有一部分会死无葬身之地
 
在寂静的房间里
点燃一根烟
沏上一杯茶
房间里顿时热闹起来
我环顾四周
似有神灵关注
时光默然肃立
 wangshuangxia.jpg
王双霞,原名老七,安徽阜阳人,身高169厘米,体重56公斤,爱好:瑜伽  码字  喝茶
年龄生平不详。诗观:生命不止,文字不死。
 
王双霞诗三首
 
左侧
 
你住在我心里
我的心
长在我身体的左侧
我的左手很笨
我的左眼
爱流泪
 
女菩萨
 
寺院不大
依山而建
放生池旁一棵参天古树
枝桠上新新旧旧
密密麻麻
长长短短长满了愿望
佛光的庇佑
并不能阻挡
风起枫落
恩应大师偶尔会叫我女菩萨
他这样叫时
我内心一片慌乱
 
雨中即景
 
从伞的倾斜角度
可以断定
风来自东南
他的头发一定很乱
雨水让他看起来伤痕累累
他一定很冷
是什么让他
不得不跋涉在风雨中
雨也许会停
也许会下得更大
事实上,此刻
我正站在窗前
居高临下的视角
让我看不到撑伞的人
只是看到
一把扭曲变形的雨伞
在雨中和风的对抗
 liusanshi.jpg
刘三石,原名刘邦磊,作品发表于:《诗刊》《星星》《绿风》《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歌》《未来》《安徽文学》《阜阳日报》《颍州晚报》等,2017年参加“安徽中青年作家研修班”,2017年获得安徽省作协“金穗奖”,阜阳市诗歌大赛第一届一等奖,第二届三等奖,”恋恋西塘”首届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等。
 
刘三石诗三首
 
蝉鸣记
 
大雨过后,蝉的叫声里
有新生的流水,和短暂的浑浊
 
叫声最响亮的那一只,是引路者
走进一片树林,就是发现
一座巨大的矿藏
用叫声钻木取火,从石头里
救出生铁疙瘩
打一列咣当咣当的火车
向西,向西——
直到风声渐紧,铁轨渐凉
直到装满蝉鸣的车厢
空空如也
 
落日看戏
 
在云头,落日辞别众神
它要再次下山,山下
人间这台大戏依然在唱
戏里面,有人一边剥皮炖肉
一边责怪火苗的冰冷
有人打碎糖罐,却嫁祸于黑夜,有
人在明月里下毒,风声里放出豺狼
有人偷来经卷换酒,然后一醉不起
但更多的人,被钟声唤醒——
长者如菩萨,日日打扫旷野
撒下麦粒,新芽如劝止
为蚂蚁修路,给流水清淤的
多是受过苦难的壮年
一茬黄去,就有一茬青来,孩子们
轻轻摇动芦苇,让飞鸟落
让白云栖,让头顶的天空,众神安静
……这时锣鼓又响,人马走动
仿佛起了大风
顷刻间,落日又老了一百岁
有人惊呼壮观,却不知
落日每次转身,都泪流满面
——仿佛它也是,戏里的某个人儿
 
大河很忙
 
大河很忙,每天要验收,放行
一艘又一艘,装满白云的大船
要给春风提供养分
要让泥沙该远行的远行
该沉下的沉下
还要把有破绽的,面目全非的时间
反复挑拣,淘洗
让它重新上岸
死而复生
除了这些大事,一条大河
其实更期待,被一个有罪的人
悄悄舀起一瓢,并慢慢喝下
让他打个颤栗
双手摁紧阵痛的心跳
让他浑浊的眼睛,再次变得清澈
让他看到花开,看到鸟雀归巢
看到儿时的自己
正迎面向他走来
guoxia.jpg             
郭霞,安徽省界首市作协会员,在《未来作家》《青春》《清颍》《阜阳日报》等报刊发表诗歌多篇。著有诗集《梦在远方》。
 
郭霞诗三首
 
丁香花儿
 
紫丁香从梦幻生长出许多颜色
夏风吹起噢醒花蕊带粉的飞行
请藏起我呦,我这颗微不足道的香菲
为你晴空万里,生长我的生机和殷勤
请留下我哟,繁茂我的夏雨春风
若饮下我的花汁,连奔腾的骏马都喜欢听你的万里之声
请喊我呦,彩虹鹦鹉伸展激情的翅膀
围着你翩翩起飞,为我赢得你的芳心
晨雾和阳光撩起额头的毛巾
为你的欢快擦去拂面的困顿与烟云
我的耳鬓插满凝香的花朵
肩膀晃动金色的流苏
若还想藏起你蓝色的火花
你且听哦,花叶暗暗藏匿起寤寐的低吟
 
呢哝
 
带有花纹的小丑鱼钻进海葵的花被中
每日喷着水雾清理丛中的灰尘
贴近海葵的心脏精心地梳理
拂面的潮风
不分黑夜始终如一的守护忠诚
为心爱的付出默默无声
浪花奔腾海葵的歌咏将其深深地抱拥
阳光的暖开放斑斓的花跃在身体中
爱的空气里隐藏惬意的情有独钟
相互依托完成生命的旅程
贴近的胸膛紧捧着狂热和风吹藻动
微闭双眼感受心灵的悸动
不衔玫瑰和宝玉,只携明月佩戴的繁星
珊湖弹琴琵琶的铿锵有相簇的眼神绵延不歇的输送真挚呢哝
 
你是一种象征
 
寻一束初生的清阳
悬挂枕前每每舔舐
这是我所有的跋涉中最久远的信仰
你的存在应该可以和溪流同步
如果想起庞大的海豚
我眼里的珠光会吵醒大海心跳的波浪翻滚
旋佛珠叩转玫瑰带入永生之盛
深沉出浴付予温暖和丰饶
已经很熟悉一种味道
很娴甜很安静的倾听
若是多长些有趣的花纹和颜色
深藏的缪神会否因你而唤醒
彻夜疏柳辗转不眠
 董卫华.png
董卫华,笔名宁静致远,安徽阜阳人,八十年代曾对诗歌有过一阵狂热,2016年重归诗坛,至今己发表作品四百余首,偶获小奖。多篇诗作入选中国诗歌《世纪诗典》《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中国当代爱情诗典》《中国乡土诗精品选》《黄浦江诗潮》(2017中国当代网络诗人精品集)等众多杂志网络媒体,诗歌选集。
 
董卫华诗三首
 
在董小宛墓前
 
都是一家子
谁不认识谁呢
 
走远的风,再吹不回来
一块冰冷的墓石,陪青山独自苍老
一场雪,在竭力掩埋多情的江山
一株腊梅的绽放和凋零
都被人世的尘
在一个寒冬说尽
 
 
拈枝凝眸,用胭脂浸过的岁月
安静地躺在向晚的风中
可惜春风不解梅花泪,用情如同用剑
青楼上滑下的月光,痴迷深了
伤了的总是自己
命运这种东西是一眼欲望的冰,敢爱,敢恨
如同纸上点燃的夕阳。被后人谨慎地捧着
 
秦淮河的波浪
一半是暖,一半是冷
在没有新的救世主到来之前
不会退回到眼泪里做一个男人
匍匐在对女人天生的怜爱和保护里
如果还需要我的一腔热血
让我来
 
麦田
 
春雨霏霏,潮湿的风隐入田野的葱绿
雨水梳理过的村庄
一声牛鞭,清脆地驱赶着黄昏
炊烟很淡,像泼洒的墨
 
我白发的父亲,独自蹲守在麦田里
一片麦子的碧绿,穿越了父亲厚实的胸膛
攥一把金黄,嗅一嗅麦香
这些庄稼的重量已经像血液一样
潜伏进了他的身体
 
扶着一根闪亮的锄头站起来,
锄头很直,而他的身体有些佝偻
淋洗得干净而明亮的麦苗
用一浪高过一浪的麦浪
代替了语言,让父亲在禾苗拔节的声响中
和那个头戴草帽的稻草人
融为一体
 
 
累了就坐在田埂上抽一口老旱烟
眯着眼,毎吧嗒一下
夕阳就矮了一圈
直到把星星抽得忽闪忽闪
父亲才卷起自己的影子
把一声声咳嗽撒向了田野
 

 
儿时,偷偷下河游泳
淹了,云喊人把我捞了起来
从此,妈让我喊她叫姐
 
心中许下一个愿望
长大了,一定娶云做妻子
可云十八岁就订了亲
她要被后妈
嫁给邻村一个跛腿的汉子
 
云誓死不从,
可后妈的责骂,如快断炊的炊烟
勒紧了云姐哀怨的眼神
 
在我曾经溺水的地方,十六岁的我
挡不住云,头插一支桃花
投河的身影
 
云死了,埋在她母亲的坟旁
一个背阴的斜坡上
云后妈,又要给云配阴婚
德高望重的父亲,把这件事阻止
 
经年,云姐的坟旁长出棵桃树
一到春天,一树桃花
每一朵
都是云姐的笑容
每一朵
都挂满人间悲凉
 panlihong.jpg
潘莉红,笔名秋枫,供职于上海铁路集团公司。系中国铁路作协会员,上海铁路作协理事,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阜阳市青年作协副秘书长。爱好散文,诗歌,作品散见《窗口》,《上海铁道》,《中国铁路文艺》,《人民铁道》,《高铁时代》,《安徽文学》,《中国诗歌》,《新民周刊》,《安徽诗人》,《合肥晚报》,《新安晚报》,《阜阳日报》,《淮南日报》,《时代屯溪》,等文学等刊物。诗观:用内心感知世界,用文字展现生活。
 
潘莉红诗三首
 
古镇
 
江中之洲   三河鹊渚
河埠廊坊   我一路奔忙
穿竹石栏   临河水阁
桥街相连   在古镇的中央
从巢湖的襁褓里奔涌
一路打马入长江
地枕河水    天顶粮仓
我手持一把厉斧
在河水碾过的泥土里挥戈向上
开河引道    筑台观水
劈开一道阳光,撬起万丈锋芒
风里   雨里   声声作响
古镇的来风    古圩的雾霾
在飞檐翘角的痕迹里
在柱檩梁椽的经脉上
惊天动地     弄涛舞浪
剜不掉的记忆
如深夜里潜伏的病痛。
只要瞬间
就会喷薄而出    一泻千里
 
一人巷
 
一人巷,古朴明净
宛如甩着水袖的江南女子
将羞涩抚指在庐剧的簧片上
她温婉的目光
与我,邂逅在一人巷
紧贴巷壁相让
透溢幽深的一人巷
挡不住那回眸一笑
和衣炔飘飘上的幽香
我用手指轻轻划过光滑的巷壁
一条弧状线掩饰了我的心慌
谁说的
一人巷是狭路
锥心的爱和冒死的慌?
 
米  酒
 
三水贯其间
酒香飘两岸
你的幽香
远在千年就醉了英王
将诗经的风和离骚的韵
调和
就在一首诗的距离里    
等待
抛开苍劲的风袍   
仰头朝天
将妩媚的温柔
一饮而尽
那残阳,那夜色,在拂袖揽眉之间
酒非酒     歌亦不是歌
 caimingju.jpg
蔡明菊,笔名:月满西楼。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绿风》、《诗潮》等。
 
蔡明菊诗三首
 
蝉鸣
 
让闪电在音符里滋长
让火焰在声带上燃烧
我只知道歌唱,我只知道倾诉
我只知道往外掏出体内热烈的盛夏
 
没有时间去忧伤
没有力气去喟叹
我被黑暗压抑的太久,沉默的太久
一旦爬上枝头,就要不顾一切去制造雷霆
 
一声一声,天空越来越蓝
一声一声,潮水越来越急、
夏日越来越深,时光的箭即将射来
抱紧烈日和浓荫,我高声地唱,持久地唱
 
荷花,安静地开
 
空气中滋滋冒着火苗
热浪滚滚,携带着暑气
所到之处:树木缩起肩膀
石头钙质的骨头变得瘫软
 
荷花露出水面
站在三伏天的中央无所畏惧地开了
一瓣一瓣打开三千锦绣
推开一扇清凉无比的门
 
花蕊如此晶莹
不染凡尘一丁点浮躁,烦躁,急躁
高洁之态犹如隐士之姿
万物皆浊,一枝独清
 
荷的眼神里有泉水,有歌谣
足尖踏在万顷波澜之上
安静的香气袭我,袭我,再袭我
让我像困兽挣脱樊笼,胸中涌起千堆雪
 
脚踩在落叶上
 
我喜欢走在落满树叶的小路上
我喜欢脚踩在落叶上
我喜欢听落叶吱呀吱呀破碎的声音
 
哪一种生活不充满破碎之声
希望在破碎,理想在破碎
青春在破碎,美在破碎
甚至生命在破碎
 
悲欣交集,万箭穿心之后
是坦然,是宁静,是安详
 
是听着破碎
抬头看见满树仿佛又萌出毛茸茸的新绿
 wangxiaomeng.jpg
王小蒙,笔名:阿蒙,安徽省太和县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人》、《诗神》等发表过作品。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
 
王小蒙诗三首
 
在河边
 
此时,土地慈祥,这里适宜母亲居住
炊烟轻如白云
白云之上,母亲的笑容
轻至羽毛
 
在河边,依水而居
群鸟栖息,这样的风水
万物皆为谛听,大地拥抱大地
河水繁衍河水
 
放眼望去,在河边
风声被遗弃,草木像游子
投出去的目光无法收回
一只仙鹤把影子长成芦苇
 
地上的落叶越积越厚
而人在高处,人不绝人
说出去的话,就像翠鸟的叫声
传不远,也回不去
 
在故乡
 
树木率领着村庄
群鸟扑向天空
新鲜的路直逼苍天
 
故乡就是尘世,看一眼就少一眼
剩下的路像余生
不停地追赶自己
 
一团炊烟随风升空
在云朵上驻足
很清楚,那里有我先人的身影
 
硕大的树枝上挂着咒语
粉红的绸带像花朵
看到的字,是灵魂的王
 
故乡苍茫
太阳扶着村庄,在花朵的注目下
和天空一起走向死亡
 
一只鸟
 
它已飞走了太久
但仍比那块缺氧的石头更清晰
石头一天天饮水
而这只鸟,飞翔在我的梦中
它的鸣叫胜过所有花开的声音
 
一滴雨落在石头上
像是摁住欲望的手指
这个秋天,注定与这只鸟有关
这只预言的鸟
现在何处?成为尘埃
 
这只鸟,它的梦比我深
但比秋浅
它站在那棵高大的槐树上,昂首向上
望秋成天
忘怀均.jpg                    
王怀军,安徽阜南县人,自幼酷爱文学艺术,曾获过一些诗文奖项,出版诗集《接近美》。在生活与文学的道路上一直磕磕绊绊地走着。
 
王怀军诗三首
 
春天,母亲独自守望故乡的麦田
 
冬天的雪,厚厚的
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密
 
春天,细细的雨丝儿轻盈,温润
田野里的麦子
在母亲的微笑中频频点头
一些细密的露珠带着甜味儿
在青青的麦芒上滚动
有时,母亲静静地伫立
在绿绿的麦子间低低絮语
望着一阵子,执拗地又望一阵子
绿绿的麦子轻偎着母亲
 
春天的阳光,随风旋转
密密的,五光十色
静静地朗照在母亲身上
一望无际的麦子
绿遍天涯,沉默无语
大地上呈现浓浓的诗意
 
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密
遍地金黄的麦子已经成熟
       
春天里的墓地及其他
 
春天里的墓地
芳草凄凄
散布着低迷的气息
关于这些
我想了
整整一个下午
弥漫的气息中
裹着盐巴
有些只是沙粒
淹渍着
看不见的伤口
刺疼隐隐的神经
生活中
我常遇见这样的人
木然地走着
像游移不定的墓碑
 
关于时光的一些诗句
 
沟渠间的野草
一天天疯长
镜子里
我看见凌乱的头发
与胡须
总需一把锋利的剃须刀
让一些事物
夭折在意念里
关于时光的一些诗句
无需解释
秋风一阵紧似一阵
黄昏中的村庄
突然变矮
让我产生一丝丝恐惧
 刘文敏.jpg
刘文敏,男,新闻工作者,主任记者。1996前写过诗,2016年中秋节后接着写诗。有少量作品发表。
 
刘文敏诗三首
 
如思
 
小麦起身的时候
下了一场透雨
新拔的节脆生生
父亲说,小麦如思
 
红芋垄刚打完
大雨就来了
新插的苗水灵灵
父亲说,红芋如思
 
墒情正好
趁着天晴耩黄豆
豆苗出土绿盈盈
父亲说,黄豆如思
 
清明节到了
阳光正暖
荠菜花开上坟头
父亲啊,您如思吗
 
雨后
 
雨过路舒坦
树影加密着拂动
满地暖烘烘的日光
因为水的缘故
腾上草芽 嫩叶 花苞
腾上无数眼睛
肆意开放的冲动
 
我忍不住彩心绪斑斓
因为风的缘故
日丽 云轻 鸟唱
娃娃们撒欢
鱼儿浮出水面
鹰风筝之下
有人突然奔跑起来
 
燕子点亮波光
杨柳岸裁剪春之声
因为你的缘故
颍州遇见西湖
醉酒当歌
千年一泛舟
任由四面的竹子
拔节着水嫩的季节
 
中年以后
 
脚下是无尽的云朵
天际触手可及
被忽略的角落都开出花来
并且向我而生
所有的悲都化作喜
荣辱一下子翻转过来
想到这里我就笑了
中年以后要经常练习倒立
这样活着
就不那么难了
 肖娟.jpg
肖娟,安徽阜阳颍东人,中学语文老师,阜阳市作家协会会员。散文、诗歌、小说偶获小奖。喜欢真善美,喜欢文字,喜欢用文字表达对生活的热爱。来到这世上,只为看看阳光,然后优雅地老去。
 
肖娟诗三首
 
我喜欢
 
喜欢雪  阳春白雪
喜欢你拉我的手
凝眸  深情似潭
无比温柔 冷不冷亲爱的
 
喜欢你的衣兜
装满阳光  牵着我
潇洒地甩甩头
大步走进风里  说
我的鸟儿  藏我身后
 
喜欢雪霁午后
十指相扣  闭上眼
嗅雪里梅香   说
宝儿  把你印在心头
笑窝远比梅清透
 
喜欢雪  静若处子
把梅剪成诗行
低回  月下清香
串串脚印 羞于出口
远方不是天涯
不说  地老天荒
 

 
秋抱着我
不愿放手,寒蝉凄切
那不是留恋
是习惯成理所当然
 
不喜欢
抚摸枯黄,假装柔情
心荒成大漠,额头凝霜
很容易让人想起
孤烟直或沙如雪
 
想要
春光明媚,花团锦簇
却忘记播种耕耘
遗落在自己的季节里
等莺歌燕舞,春暖花开
天凉,黯然销魂
 
不喜欢
盘根错节的季节
你在我身体里,行走  
使劲儿伸个懒腰
留白给路过的风景
那些消瘦的前尘往事
不用掏心掏肺
酸或疼,全锁上
 
一个人唱歌
 
关起门
城是自己的,燃支烟
铺一地月光等花开
箫声吹透旷野
半壶老酒微醺心事
唱歌,给自己
听自以为是的忧伤
 
那抹艳红
醉成沉香如屑,寂静
闪在身后
在歌词里,寻找
滴落在灰尘里的过往
半梦,半醒
 
一个人唱歌
放浪形骸,无问东西
以为找到原文
其实,从开始到结束
贴着心的,就那么几句
 朱知音.jpg
竹枝因,原名冯竹梅,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有随笔、诗歌等作品散见报刊,2009年接触网络写作,著有诗歌合集《十二女子诗坊》。
 
竹枝因的诗
 
别离
         
叶在树上摆动,是相聚的欢喜
叶像蝴蝶一样飘落,一场告别的仪式
分离那么简单,只需一阵风
 
半个月亮
  
夜晚被寂静追赶
在长江翻卷的浪花里,星空迷离
等到半个月亮升起来
体内的霜漫延。远去的味道像高飞的云雀
暧昧的风信子,薰衣草的故乡
一寸一寸地切入我的肌肤

伤逝需要反复过滤才能沉下来
那半隐半现的半个月亮
 
雨后
 
林荫道展开平静的胸怀
绿叶交出沉甸甸的纯净
一阵风吹来
声声清脆的娇吟
碎银闪烁的树影
企图清空自己
把细风和挑剔的阳光,一滴一滴
归还大地
陈广斌.jpg
陈广彬,笔名陈桥驿,号啸晚斋主人,微信名,文字彬彬。安徽省阜阳市人,1970年生。爱好文学者。喜自言的自语,心如止水,方行云流水。尚语不惊人诗不休。作品有发表,有获奖。始终认为人品是正品,作品是产品,发表、获奖、传诵,不过是副产品。
 
陈广彬诗三首
 
命   运
 
一条大路必然伴有一条小径
一条大河必然伴有一条小渠
有间小屋,就座落在
大路  大河  小径  小渠旁
 
遮风  挡雨  御寒  
安身  幽禁
 
拔地而起的长方形叫门
依门而立或天各一方
势成两立的,是窗
 
白天,通往大路  小径
门开敞;沟通屋内屋外
窗敞开
夜里,通往大河  小沟
门紧闭
沟通屋内屋外,窗,或开或闭
 
一条大路伴一条小径
一条大河伴一条小渠
打结的地方,我们栖身在此
有门有窗,白天黑夜
总有一扇为我们打开着
我们叫它
命运
 
幸福与成功虽不能完全划等号
 
幸福与成功,虽不能完全划等号
却也委实密不可分
高原上的野花,找到张执浩
麦田大海,粮食蔬菜,找到海子
向日葵找到文森特·凡高
武汉七个诗人诗歌音乐会,找到
余秀华张二棍他们七个诗人
……
 
幸福和成功,使诗人艺术家们找到
自己灵魂的附着物,在词语
的你推我搡下,他们圣洁的心灵
耀眼在人类文明璀璨的夜空
替太阳神值日
 
谁的光泽又将找到我,我又在哪个(些)
词语
的裹挟下,熠熠生辉
 
石  子
 
在地球,你就是块普通的
不能再普通的石头
可拋上宇宙太空,你就是颗星
再不济也是绕地卫星
劲使大了,就是与金木水火土
大行星并行
 
或者,有地外文明
也会把你当作陨石一般
不再普通,是智慧生物
所在本星
缩影
 
可惜,这两者,你都不是
只是来在我手中
来在像你一样普普通通的
我手中
你只有像我一样,任命
 
任命的我们,有一点不任
不任卑微
 程一平.jpg
程义平,1965年生,阜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阜阳市颍东区作协主席,在媒体和网络发表诗歌多首。
 
程义平诗三首
 
静是一种美
 
有时候
静是一种美
一种
安逸的
自由的
纯净的美
 
无论是空寂的夜晚
还是雪天的旷野
一个人
独守那片天地
什么都不想
什么都不做
只给自己一片宁静
 
灰尘没有
喧闹也没有
一切的烦恼和纷扰全无踪影
让自己拥有的
是一个空灵的世界
一个让心灵休憩的家园
 
时间天平
 
在这个世界上
真正能称得上天平的
只有时间
 
它或长或短
它或快或慢
没有人能够逃避它
没有人能够改变它
更没有人能够蒙蔽它
它是宇宙长河中的一双眼睛
静静地立在那里
用真正的公平和无私
把万事万物细细考量
一切的真善美
一切的假丑恶
都在这个天平里得到清晰的分辨
 
在这个世界上
真正能称得上天平的
只有时间
我们的生命无不置身于这个天平之上
让我们把握好自己
时刻注意自己的分量
让我们为生命争光
时间天平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价值答案
 
灵芝
 
准是有鲲鹏飞过
把终生的记忆
化作一颗种子
埋进撕裂的悬崖
 
于是
山谷惊醒了
为那 高处的
一串笑声
 
一个苍老的声影和一张稚气的脸
把绳子勒进山的肩膀
把生命交给上帝
仅仅是为了寻药吗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