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山道一:《你还是你吗?》

——致蒋克勤

作者:弥山道一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02 | 阅读: 次    

  导读:弥山道一新作快递。


  题记:蒋克勤,曾任许昌市政法委书记,后位至正厅。供职河南省法院。刚烈后的善良,不须人知。我俩共事,伤情而幸福。除政法委日常工作外,主管信访,人前恨之又恨,人后那一滴浊泪,我擦不了,又何需擦……


西湖,诗一样的地方
汪静之:走一步一回头
瞟我的意中人
意中人,没有
只有灵隐寺的鼓鸣

鼓声难至
羁绊的是山是风
你呀你
孤苦成蛇,蠕动
够了,我的弟兄
大写着,你是男人
别问我了
我老的不成人形

本不该是人
人:思,欲,念,累呀
你高张起为民的旗
那雅那韵
老哥哥,我还是个人

我的,你的心
无须人知 ,人岂能能知
记着,我是个人
够了,在西湖
撑着油纸伞的人
末至
一步一回首
你的我的
孤单单的身
那风,那水,那韵
湖中,两个老弟兄

  弥山道一:我因公务,在杭州西湖边偶得之。



附:我的访民大妈走了

风毅然在树梢上走着
车毅然在街上漂移
访民慢慢聚集一如往昔
一个沙哑有时又令我
焦心的声音没有出现
一个访民告诉我
杨刘氏死了,就在昨日

痛的脉膊在我的脚上涌起
催开登记簿那片片白纸
今天已经没有杨刘氏的名字
那个让我心痛有时又无奈的名字
那个曾经鲜活的人没了
那个曾经吵闹的人没了
登记簿上确实没了杨刘氏的名字
我掩上登记簿
如掩上片片白色的花瓣
心脏如乌鸦般沉重
合并的嘴唇说不出沉默的喘息
苦痛像狗一样,把我逼近河边
夜色舔着青草,舔着桥栏
舔着行人的步履
也可能舔着她长眠的土地

月光是否像往日一样缠绵
人群裹着舌头疾走悄无声息
是否还有人说起上访三年的杨刘氏
一个曾经温热
如今已经冰冷的名字
我对着河水如对着初识的镜框
河水在流动中惨白
惨白的河水没有干透
没有干透的河水映出你的影像
你的衣衫依然是十年前的模样
已被时光氧化的单衣
稍微用力就会撕破
尽管你已骨瘦如柴,枯发如草
而你讨要非法集资款的声音
却在夜风中响起,渐渐清晰
你说你把卖房款,还有一生的积蓄
都交给了集资者
梦想着土里生金,讨个漂亮的儿媳
你憧憬的幸福令你眩晕,幻想的甜美彼伏此起
你想再也没有病痛愁苦的暮年
而非法集资者卷走了你的一切
如影而随的忧伤纵横交错
充斥你年老的世界

我曾经拜访过你
是不是那个飘着雪花的冬日
那个临近春节,飘着雪花的冬日
你倦缩在你的小摊前,打理着小摊
如打理每一块金子神圣无比
一个小孩跑来,你小心翼翼
连说话也细声细气,是你的孙子
你说把钱弄丢了,愧对孙儿
三年了吃饭你从没有坐过桌子
你不敢看家人的白眼
你不敢听家人的数落,丈夫的叹息
 临了,你说城管对我还好
少收了我几十块管理费
说罢眼角露出我从没有
看到过的你难得的笑意

如今我站在你的坟前
想告诉你集资款已全部追回
只是我愧疚的温热的话语
都飘散在干枯的风里
不管多么多情多么温柔
再不能吹干你眼中的泪滴
年少时不知丧钟为谁敲响
而今你的离去却使我忧伤满膛

我想撕破片片云霞
为你做身来世的新衣,鲜亮无比
我想扯断我的白发
在你的墓前埋下根根直立
我焚烧过的纸钱漫天都是
你颤抖的手是否能够接住
贡品摆满了坟头
挥之不去的是贪吃的蚂蚁
贪吃的蚂蚁怎么也挥之不去
大妈啊
贪吃的蚂蚁我怎么也挥之不去!
(弥山道一 作于2013年)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