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普:家园  (组诗)

作者:李永普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14 | 阅读: 次    

  导读:李永普新诗快递

 
家园  家园一百九十一
 
零头
李永普
 
每天出门,曾经上上下下的高原山地丘陵
上上下下的煤窑罐笼工地脚手架
似乎不再重蹈。在路上,一些突出物
一些虫鸟牛羊尸骨,一些土坷垃,一些砖渣瓦砾
被我触碰,被我当做异乡的事物
把我置身的故乡越推越远,远得我在重新寻找中
七上八下迷失于道路,或被道路迷失
我不得不搬起石头,或被石头搬起
砸自己的脚。一些愈合的伤口回到伤口
一些流出又跑回来的血,让我每天所走的一段路
回到血路。而它们加在一起的所有里程
不抵我最终想要抵达的零头

 
家园  家园一百九十
七夕
李永普
 
学了天文,才知上天的距离
光年计的。一条银河还那么宽
人间向往的天堂,也有罪恶
 
一个人抬头仰望时,听不见水声
也不见鹊桥。织女还是那颗星
听说她从演绎千年佳话里
现出比网红更红的白富美丽影
先外籍后绿卡,从本土官坊民间
捞走的银子,成全了地球村铜臭的成色
南方流水线上,我两侄子,当代超龄青年
还在用灯光替换乡下的星光
不夜的汗水,为尚未找到的另一半
所用彩礼,奔涌脸庞
 
豫西南星空下,借三间瓦屋,二亩薄田
我混迹于世。高处的那颗牵牛
随传说晶亮了夜色。我在无牛可牧中
随秋天一并老去
 
 
家园  家园一百八十九
 
下一个我
李永普
 
一些人,树木房屋,庄稼野草
云和飞鸟,太阳西沉不久尚能看到
在路上,我是最易被我遗忘或忽略的
另一些我,是被我忽略的蚂蚁
忽略的爬行忽略了
 
暮色渐浓。夜的黑,被蚂蚁
一爪一爪拨动出来,且放大到视野里
它们将被洞穴收留,或继续举着
蚁卵搬家。村子越来越近了
人树木房屋与我,相互捉起迷藏
只有点点滴滴星光,是天上蚂蚁
背负的米粒。而我似乎被含在某一粒中
将被黑带动着,错过黑黑的老槐树
错过家,行至下一个,下一年或哪一年的
白天,黑夜,甚至下一个我

 
家园  家园一百八十七
 
名词与动词
李永普
 
一辆架子车,父亲打造并使用过的
父亲对于我,一个虚无多年的名词
他去北山拉柴的黄石庵,薯干粉条
换大米的襄阳老河口,虚无得在我大脑沟回
藏得很深。轻易不会被什么带动着,被话语
捎出口外。而我真实的,尘世行走真实的
架子车真实的,车厢坏了修补
橡胶胎爆了换上新的也是真实的
父亲走后直至很多年,架子车
不仅仅让我找到他的影子
我和它,都转换成他使用的动词
盘砖拉土石子沙石棉瓦。拉蜂窝煤拣破烂
年关逢村叫卖春联。更重要的
每年五月和九月,沿土路到
汽车拖拉机摩托风行的水泥路,把从街市
拉回来的化肥也变成动词。让它和泥土里
其它营养一起由庄稼根须跑向茎叶,跑向叫小麦玉米
大豆花生的粮食,最后又跑向我身体里,成为有用骨血
让我做回板板正正的父亲

 
家园   家园一百八十五
 
青桐散
李永普
 
瓦屋当院,它伫立着
下部笔直挺拔,上部葱茏如盖
藏青树皮上,细密裂纹
似乎纵列着,四十年的故事
又似乎藏着一个,亲手栽下它的人
深隐三十年的身影。那个人
像树下的落叶,在一个冬天
被风吹走。但他似乎又没走
在某年某月某日深夜
或恍惚的白日,从树里逸出
迈着碎步走来,重新作回了
父亲的角色。每当那样的时刻
我就看到,青桐在风中摇了几摇
一副悠闲的样子。更多的时候
我和青桐,除了相望两沉默
就是有眼对无眼,揣测各自
活着的定力。直至今年秋天
我看到它枝叶间,挂着累累果实
才想起一副对联的上句
童子打桐籽,桐籽落童子乐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