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胜平:我深爱的这片热土(组诗)

作者:夏胜平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3 | 阅读: 次    

  导读:夏胜平新诗快递

稻谷和麦粒的锋芒 

稻谷,麦粒,它认命于
镰刀的锋刃,麻袋的装束
更认命于,粮仓的窗
流动的空气把阳光的温度
像一床保温的棉被
覆盖它们仓储一个冬季
 
打开的窗口,嗡嗡的苍蝇
还有昆虫类不知名的害虫
它们总是钻机投营于
任何疏忽的一个缝隙
潜伏于饱满的颗粒
撕咬着缺口的空间
 
幸好,稻谷和麦粒
孪生兄弟孪生姐妹的筋骨
它们的锋芒和坚硬,在于
田野中,太阳燃烧的火
淬炼,锻造它们金子的外壳
有棱角,更有金属的生命
 
它们说:要我成为盘中餐
不仅是镰刀,还要用一个
锃光瓦亮的磨盘
分离蛰伏一个冬天的依附体
晶莹的春天,蹦跳出洁白
的世间所需的每种生命。

树叶上坐着我自己

我是一只鸟,在绿荫的林中
觅食丰硕,奇异的各种花果
忽然满山缤纷的色彩
幻觉中,有一位站在树顶上
长着三千丈白发的老人
像屈原,像李白,也像昨天
剃去胡须的海子,顾城
他们,他,同时扔给我一地
金灿灿的桔子
 
眼睛倏然一亮,顿悟:食它
要剥去它的外皮
此刻,我不知笑好,哭好?
 
抬头仰望天空时,只有
太阳和白云
树叶上坐着我自己
瞬间,我的头顶,一朵绚丽的莲花
坐着很多种树的人

假如 

假如有一天我死了
千万不要给我焚烧阴间钞票
物欲的浊流,只能让我沦陷
十八层地狱的油锅
煎熬我一生的清白
 
假如有一天我死了
那个焚毁我躯壳的电炉
千万要等一张光滑的宣纸
到达之前,摁下按钮
 
阳间也好,阴间也罢
大地同属鸡型的版图
砚池,我的江山之水
仍然抒写一首诵读的诗

春茶 

江南,一个红色的山洼
我很早就称它为:我的故乡
 
又是一个春天,故乡的一位
用乳汁喂养我的母亲
邮寄来一个绿色的包裹
包着高山云雾弥漫的星星
包着兰花,茉莉,玖瑰
吞纳的溶溶月色
包着茶林中潺潺的小溪
映照红日的晨曦
还有亲身妈妈张望的目光
 
打开包裹,纤细的茶叶
让我两眼泪汪汪
那么瘦小的雀舌,尤如
我故乡贫脊的山坡
高山上的花环,明年
一定会把阳光
移送到母亲的脸庞

长高的山坡 

一个突飞掹进的时代
一幢幢高楼快速的长高
山上的石,被煤的烈火
態熊燃烧,燃褪去黑色的时候,
生命完美的终结一次
涅槃,重生的是
石头粉身碎骨的洁白
 
石头一块一块的奠基于
一个一个的大厦
山坡没有坍塌中纸矮
一匹匹马一条条牛
扡们的遗骨撑起一座座
开凿的岩石,比石块有
韧性和坚硬的脊椎
让山有了神的韵律
 
更重要的是,一代一代
不屈的人的颅骨,让山
昂立于一片不朽的青色中

去荒野,寻找一个记忆

萤火虫的价值:黑夜中的光
如今,这个世间的内部
都市,城镇,乡村
白天,阳光的明媚,灿烂
夜间,每条街道的拐弯
每个十字路口的巷道
还有,乡村的每座小桥
每个村民曾经的驿道
灯火普照,万户光亮的
没有白和昼
 
为了一次记忆,我寻觅了
一条:曾经太平天国的军人
穿行的古道
杂草丛生的荒野,那是一条
根本没有光的暗色之路
果然,萤火虫一群一群的
闪跃,只是昙花一现的
在空中,缥缈着瞬间的
眩目的色彩
而我脚下的路,仍然伸手不见五指
 
此刻,我把星星揽于
我的心扉,
静坐了一个夜晚
直到太阳的种子发芽
我倍感珍惜起我拥有的
一切亮光

 

粉刷的天空

有谁有这等气魄
又是谁有这等的豪迈
 
历史上就有这样的巨人
他把锈迹斑斑的犁
还有一把砍向枯树的斧头
重新淬一次火,锻造一把
手术刀,剜心的一割
置换心脏的疮疤,弹孔
新鲜的血液,复活了
长江,黄河的奔腾
 
这把手朮刀,对着自己
割舍了自己一寸土地的
拥有,清贫的没有一粒尘埃
的泥土
他把手术刀剪去,永久的故乡,
一座坟墓的归宿
 
只有这种伟大的人
他们的骨灰粉刷了历史的天空
 
这么多年,这个天空
这个穹体下的苍生
恬静地在鲜花中,花红
月圆,阳光种在心中
漂流
 
一群羽毛洁白的鹅
漂流一条渌水荡漾的河流
红掌陶空了冬天的心脏
水的温度恰似温泉的温柔
 
这是春的季节
澄清的河流,己被白雪洗涤
此刻,我的眼睛也剜出
沉淀的暗黑物质
漂流于纯澈的春水东流中
河里,一群鹅上岸
岸堤,葱郁的青草等待
一群鹅,把一个春天
装进有生命的身体中
挽歌一曲颂歌
 
我,白鹭,眼睛中
全是青草吸收阳光后的
微笑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