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皓诗歌精选

作者:李皓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3 | 阅读: 次    

  导读:李皓,1970年8月生于大连,现为《海燕》文学月刊主编。1988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迄今已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人民文学》《诗刊》《解放军文艺》《中国作家》《青年文学》等数百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曾获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提名奖、第七届“冰心散文奖”,著有诗集《击木而歌》《怀念一种声音》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辽宁作家协会理事,大连民族大学客座教授,一级作家。
 


拉二胡的乞讨者
 
他以为所有的路人
都有着良好的音乐素养
他在拉着一首《妈妈的吻》
我听得真切
那些路人却视而不见
 
暮色从四面八方围拢而来
路人们在琴声里作鸟兽散
路人的面孔越来越虚无
乞讨者的饭碗越来越模糊
我看得真切
 
我没有勇气去投下一分钱
我也装作匆忙的样子
像某个都市里高傲的白领
对于一首老歌
嗤之以鼻
 
七夕雨
 
一滴雨就是一个诺言
而一个诺言
则是你的一滴泪
 
泪有五味,而雨只有一味
唯其寡淡,方显率真
唯其执念,方显恒久
 
一滴雨让天地迅速交合
一滴雨让两颗憔悴的心
贴得更紧
 
我有一万个诺言
今天我只说出一个
剩下的统统寄存在神明的银河
 
你把它看在眼里
我把它举过头上三尺
一滴雨与另一滴雨相拥而泣
 
寒露辞
 
必须弄清一滴露珠的来龙去脉
才能在汪洋大海抓住一根慈悲的稻草
 
如果能被露珠里的一道寒光杀死
这个秋天我们将显得多么幸运
 
我们必须对生活的波澜不惊负责
雁阵多年未见,草丛里什么也没跌落
 
用一些干草把自己裹紧吧
让露珠回到眼泪,让锋芒回到眼神
 
在一片叶子上滚来滚去,在草尖上打转
我们有必要对人淡如菊保持足够警惕
 
我们输光的,绝不仅止甘露寺的钟声
这个早上,没有什么比一滴露水更为欢喜
 
秋日黄昏的乌云
 
这飘在天上的石头
像一个不速之客的抵达
你的来意令人生疑
 
你显然不是来补天的
你是来给一条秋天的河流
添堵,或者生乱的
 
你行将就木的脸色
让这个垂死挣扎的秋天
有一种腐朽的味道
 
乌云里的夕阳,多么
像一朵插在牛粪上的鲜花
诡异的笑容里带着明媚的羞愧
 
狗尾巴草

 
你有多卑微,我就有多卑微
你的荣枯,多么像我潦草的前半生
偶尔做过几件像样的事情
大多被视为狗尾续貂
 
秋天来临,我开始头重脚轻
我多么怀念夹着尾巴做人的年代
风不来纠缠我,就连阳光
也不跟我针尖对麦芒
 
眼下可好,我在风中拼命摇头
只为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轻
变得可有可无,不再引火烧身
而把脆弱的骨头老实地埋进青山
 
 
致月亮
——写在2017仲秋之夜
 
看着你一脸的无辜
我坚硬如铁的心
登时软了下来
 
与人们的一厢情愿相比
你的表情总是不冷不热
你说
君子和而不同
 
此时
我只想以小人戚戚之心
度咫尺天涯磅礴之腹
 
暗流泉涌的夜晚暗香也在浮动
我故作坦荡的样子
总是与享乐主义格格不入
而我的质疑无可争议
 
把玩一对儿漾濞核桃
 

当我的手,抚过苍山的一道道山脊
我手心里的汗水,就是滔滔濞水
隐于沟壑,隐于朝,隐于市
隐于祖国版图的一隅,默不作声
 
拥有两枚核桃就够了
它们一个是仁者,一个是智者
山水相遇,就是恬静的家园
从此,我与漾濞就有了肌肤之亲
 
哪一枚核桃的纹路,更像智者的大脑
哪一枚就是水做的女子,胸怀善念
而另一枚显然扎痛了我,吸我骨血
养山中日月,养内心的猛虎
 
或者这一对儿核桃,是两匹马
沿着茶马古道,得得得得
一会儿去了远方,一会儿衣锦还乡
核桃越来越黑,泛着幽暗的记忆之光
 
有时候,有一些看不见的火花
在雪山之巅,在大门紧闭的深宅大院
耕读传家,诗书继世,仁义孝悌
读不懂的傩戏,我看到核桃神祇的脸
 
写在风花雪月边上

 
写在风的边上
就是把彝人的长号
架在上关三月初三的门楣
吹响布谷鸟衔着的春城
 
写在花的边上
就是把白族少女的满头银饰
挂在下关生离死别的眼帘
生如夏花,爱情荡漾
 
写在雪的边上
就是把每一个夜晚的灯光
贴在神鹰徘徊的苍山之巅
忠贞的女子一生只唱一首情歌
 
写在月的边上
就是把洱海轻浮的风浪,拽进
漾濞江千娇百媚的舞蹈
半个核桃,就是一轮秋月
 
花开花落,风月总是无边
古哀牢国不堪回首,那些让人
喜极而泣的相逢,是失手的雪
无声无息,落在一枚相思的核桃上
 
漾濞苍山古岩画
 
谁在三千年前,给我
留下转世的信笺
 
哪一只吉祥的羊
曾经与我称兄道弟
哪一个飞天的神女
是我前世的新娘?
 
我们遮蔽着隐秘的部分
我们袒露着与生俱来的灵慧
我们在每一条经过的路上
留下石头,留下地址
 
请允许我用一幅画
来敲你的门
那些刻骨铭心的事物
是否还留在今生今世
 
先人啊
是否你们也如我
有着怎么也爱不够的人间
并留下太多对人心的诘问
 
人类的童年多么干净
它们开始以线条为美
用文字为生命树碑立传
那无法说出的,索性海枯石烂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