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用诗歌缅怀马长庆

作者: | 来源: | 2018-07-19 | 阅读: 次    

  导读:在此缅怀阐明正道,教授经文的老阿訇。

 
缅怀马长庆阿訇 


                                 马文秀
 
意外的讣告,让所有的奔波者
在此停留。似乎没有什么比您的归真
更让人悲恸欲绝。
 
没有一条河流能如此激荡?
牵动着数万穆斯林同胞的心
那一刻,五湖四海的闻讯者撇开繁忙的事务
走向同一个方向,送别归真的老阿訇
 
所有的举义高过头顶,送别似乎更像是
一次朝圣。在送行者摩肩接踵的
西宁东关清真大寺门前
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情愫
融进了祈祷的经文中,劝说自己
归真是真主的定然。
 
您在伟大安拉的言辞中参悟
所教授的经文,演讲过的瓦尔兹
使迷途者窥见了光明
使其在脚步下寻找到自己的影子
 
而此时,他们已泪流满面
洗濯杂念与私欲
十里相送,而这份内心的清澈
与柔软,都将归功于替圣传道您

在此缅怀阐明正道,教授经文的老阿訇。


马文秀,回族,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八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作品见于《青年作家》《星星》《诗潮》《海燕》《诗林》《诗江南》《绿风》《民族文学》《回族文学》、《青海湖》、台湾《创世纪》、美国《休斯顿诗苑》等400余家刊物,入选十余种权威诗歌选本,著有诗集《雪域回声》,长篇小说《暮歌成殇》等。

心殇
 
      包林
 
今日骄阳似火
皎空晴蓝润心
凭空惊雷突轰
一枚洁净的灵魂安宁归主
惊悉驰名中外的一代经学导师
长庆阿訇与世长辞
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
流过面颊越过颤唇滚落尘埃
瞬间被滚烫的惊魂吸纳
撕心裂肺的心殇,来的让人猝不及防
 
您渊博的知识与为国为教的丰功伟绩
永远定格在今日的阳光普照下
随着四季轮替的步伐
您将流芳百世,辉映宇内
此刻,心颤身抖,悲伤成海
突然,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日月瞬移,时光倒流
又浮现与您相见于北楼的时光
 
今日风和日丽,碧空如洗
怎么无故又吹起分手的悲风
难道又要泪眼迷离的与您告别吗
多年前与你道别
多年后与您永隔
心痛到窒息
如此静美的日子您平静的走了
也许这就是真主赐予您的最美归期
人,永远无法漫过悲伤的鞭策
今日心海溃堤,泪流如注
早前幔帐厚重,顾虑重重
每次归乡,举意专为探望您而迈步
但,想起您曾经的严厉呵斥
一次又一次胆怯的退场
今日终究失去您而抱憾终生
 
喜欢您渴骥奔泉的俊美阿文
今日我轻拭眼泪
渴望您隽写的每个字
都能留住经堂教育的强盛时光
留住那份真诚团结和传承有序
您用教诲知识的心舟
承载着万万莘莘学子
用虔诚光明的划桨
载向彼岸的优美归宿
今日您的突然埙落
告诉世人,告诉未来
今世短暂,浮华终会散尽
人生过程不过是转瞬即逝
光阴不居,一切成空
我们只是今世蜻蜓点水的起落者
终归落向永久的后世
 
您轻轻地走了
犹如您静静地来
如今您好似灿烂幽空的星子
消失在属于您的星轨
当江南的天空依旧炙热燃烧时
身旁滴落的汗珠砸碎了我的心
真的无从选择与接受这样的噩耗
身心的悲伤从长空喷涌而来
抑郁的令人窒息,悲痛的令人心碎
 
曾经西宁东关的寺院
一个人漫步的小路冷落了谁的热情
那一腔热忱呐喊的演讲又辜负了谁的心声
今日你辉煌一生的使命
终在真主的意欲下淡然谢幕
其实你优美温润的结果我们赞美才对
可是失去您的悲伤与落寞
总显得那么无缘无故
以至我无法控制
 
我望着送殡您满目创痛的繁华
感到痛彻心扉的惆怅
听到我的心在悲痛的巨响
陷入深不见底的默哀
想起您往昔的诸多回忆
心颤如荡,殇泪崩盘
人走灯灭,世界突然变得如此凉薄
今生有许多我们无法掌控的遗憾
这种殇憾突来然袭时
我们连伤感都是奢侈的
因为所有遗憾连同哭泣显得如此苍凉……
 
今生您为取得真主的喜悦而倾尽一生
今生您为传播教门的星火而呕心沥血
今世您所有的愿望都尽已实现
或许您也有普通人的无奈与心酸
但您用敬畏真主的高洁操守深埋于心
您可知多少人为您的静逝而哭泣
多少人为您的亡故而惊诧
一代经学宗师就这样平凡的与世告别
您的一生充满透明又净润……
 
活着的人还在未知的路上奔忙
岁月还在深情的照看您光辉的奉献
因为痛失您而最煎熬的日子或许过去
如果可以
我想把人生的最后阶段
举意留给学习有益知识的获得
因为曾经从您的教诲中
许约看守好自己
从少年到老去
哪怕蹒跚老迈的未来
敬遵您的教诲与心忠
 
曾经您和爷爷淡淡交谈
在您们的脚下我懵懂的倾听
您说:大众委以重任
您会为真主的路道而努力奋斗
您会为民族团结而奉献一生
您说:您要一辈子静静地靠在清真寺的怀抱
将信仰的价值高高举起
将痛恨的不义狠狠抛弃
你们忘乎他物的谈论
忘却了爷爷送我来学习的目的
而今,爷爷走了,您也走了
如花似锦的少年时代
我深深的辜负了你们
也背叛了自己誓言旦旦的初衷
 
看似普通的一生
每个人都活得很不易
尤其追求知识的求学者们
更是辛苦万分
今日民族的栋梁长庆阿訇走了
愿我们以此为戒
温柔以待每一位学者
愿,以传承求学信仰为己任的莘莘学子们
但愿你们今生不负韶华
在拥抱知识的海洋里徜徉功成
人生最出彩的不是功成名就的瞬间
而是为信仰而坚持不懈的过程
今世犹如长庆阿訇一样
愿每一位学者与求知者
生如夏花般绚烂,落如秋叶般静美
今生你们恰好与求学传播相遇
那么当若长庆阿訇一般永不背弃初衷
爱国爱教,行善止恶
阿訇虽走,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包林:笔名,梦醒时分,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青海作家协会会员,诗词散文学会会员,诗词文学会员,中国散文诗歌网会员。作品发表于《中国文字缘散文集》,国家机关杂志《牡丹文学》《上海文学》《中国诗词文学》《中国诗歌》《青年时代》《芙蓉国文汇》《中国近代百年诗歌精品》《中国当代诗歌》《中国当代诗人大典》。作品见于新民晚报、上海文学、其他报端及黄埔散文集、中国诗歌散文精品、诗词散文世界、上海警界、上海检察文艺、如雪文苑、环球时事评论、现代诗歌,还有其它各大网络平台。
 
夏日的黄昏
            ——哀悼长青(庆)阿訇去世

                                  韩有录

我在东关大寺,在夏日的黄昏
美丽的燕子还在礼拜的人群中
来回飞翔,激起我浩瀚的好奇心
落日余晖燕子编织不安的晚霞
还有乌云看着阴影四起夜幕合拢
 
人们畏惧的死亡与顽疾悄然来临
暗夜中奔跑的人只是为了躲避孑然孤身
 
瞧那长青树已经在夏日的夜色里枯萎
渴盼的星星今晚不再升起
生命已经寂然安宁岁月清浅过
恹恹的新月勉强在楼丛中闪辉
神秘的衣思拉费尔结束巡逻
 
大寺宣礼塔上的金新月似乎含着泪水
夏日的微风吹过闪烁的灯光颤巍巍
 
今夜大寺的大殿不再有你云朵的飞扬
人们不安的思绪远飞夏夜清凉
后世的坦途对任何人无阻通畅
有罪的躯壳不闻你暖心的演讲
沉浸于悲伤不沐你温暖阳光
 
曾经忽视你晶莹眸子的无常
你痴心的劝说使信仰者悲伤
 
你在的日子里,曾散步你窗前
燕子呢喃在你头顶盘旋
为大寺燕子的赤诚感叹
你离我们远去不再出现
在这哀伤的时候记得你从未言老幽怨
 
你抓住生命的分分秒秒排除凶险
在高原的风雨中起航扬帆
 
生命无论怎样卑微伟大的主宰叫我们珍惜
我们都命运犹如这沉沉暮色必将褪色零落
渴望去麦加未到红海就丧身溺水
真主赋予你高贵的灵魂还有理智
真后悔再这之前未与你同坐几日
 
不陌生苍蝇被蜜水粘住的时刻
如果拒绝诱惑就会在功修中身心专一
 
在东关大寺,是夏日黄昏的时候
亚古布失去爱子尚能闻到气息丝毫不留
徘徊街灯下我心念念不休
驶过漆黑的夜我的一叶扁舟
在你我心里泪水的河流中晃悠……
 
风暴在青海湖岸兴起,在大寺不必留守
有执法的勇士在护卫不会将我们的哀思掠走
 
韩有录,回族,青海省化隆县人,退休教师,原中学英语高级教师,有散文在《西部散文选刊》、《青海日报》、《海东时报》、《湟水河》、《河湟》、《荒原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七月流火

林成君
 
被空调排挤,已是午后
空气燥热,汽车的喘声如狗
一群家雀从心底起飞
还有一只喜鹊,在白发之间唱和
莫名的喜,莫名的悲
 
烂云里有雨发酵
冷不丁会泼下来让山谷涕泗横流
这就像一个人会突然而逝
让泪,奔作人潮
 
红柳。青杨。蒲公英
以同一种方式遣散儿女
种子的种子,以新的姿态呈现
便是果
 
我只记住流火的时候也流泪
仿佛一朵莲花
只记住一句真言,而举着整个尘世
 
20180718晨

林成君   笔名林子,网名陆野之灵。回族,农民,1963年生。青海省大通县人。近年来,在各种平台发表诗作近千首,有诗作收入诗集《当代诗百家》,《岁月的回声》,《花开的声音》等。曾获大连“艺美”杯诗歌赛三等奖。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

泪水漫过网膜的时候(组诗)
 
     马光明
 
时光  终究与你告别
你生命的长青之树
只剩下一片叶子时
我看见
它还在阳光下
在春风里
在炽热的酷暑抖动蛙鸣的夜里
在寒冷的冬天人们紧裹棉衣
雪鸿踏踪的黎明
在燕子微雨
衔来帮克的悠扬里
轻轻摇曳
那片叶子
是信仰的一抹绿荫
那片叶子
泛起亿万穆斯林心中的海
那片叶子
阳光总是不停地滑过
可就在一个悲哀的黄昏
时间刹那凝固的当儿
那时候   空气没有流动的力量
一片灼热的光
躲进云层里
当多少匆匆过客
驻足仰慕时
那片叶子   那片长青的叶子
在天际间飘零
它没有落下大地
因为它太干瘪
它终于
飞向西天的那片云
那里还有烧红的晚霞
那里有生命的血交响回音的地方
安静的叶子
安静的最后一片叶子
安静的灵魂啊
你归向西隅
那是每天的太阳
跌落的地方
你应该流向有太阳的地方
今晨  我孤影只身
背负身后的宣礼塔
默然来到故乡的黄河边
我听那河水咆哮
我听那河水呜咽
我的发红的眼睛
终于挤出一滴泪
我用双手捧着
我以放生的姿态
把他抛向河面的金光
我多么希望
它流向大海
流向那颗长青之树
 
让我见证这一时刻
 
我搏动的眼球
无法摄取这样一些镜头
场面  撕心裂肺
也许  有点不可思议
但我还是抑不住泪水
一个民族凝聚的情感
在这里汇成岩浆
这是伊麻尼的澎湃
今天    一个老人平静的走了
沉静的灵魂与人间的喧嚣再也无缘
但无数活着的灵魂
却为之流泪
为之疯狂
为之泪洒西天
只因为
他把一生的脚步折叠在一个方向
他把一生的精血
献给了安拉的教门
他的青春 他的热血  他最后的生命
 
马光明  ,男,回族,60后出生。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化隆文联会员。作品曾发表于《青海日报》,《青海青年报》以及多家微信公众平台。 

西宁的天空,云聚云散
 
马有林
 
今年这样阴晴不定的日子
很反常,西部的夏天
时光穿行在草原、花海、湖畔
天空一声叹息,微信里传来噩耗
忽然之间,我想写一首长诗
强烈的念头促使我悲催中动笔
悲伤的风缓缓吹过西宁的傍晚
一段往事,一部史诗重新浮现
死亡从未止步,在人生的四季
在通向唯一的、最后的归宿中
无论如何那只是一个人的旅程
留下皆知的生平,点燃了记忆
顺着风的方向云的顶端
我看到一段岁月的开始与终结
漫长的一夜沉重的笔杆
一页纸足以写满一个人的一生
纯粹的人只是一页白纸
何必涂鸦,不必画蛇添足
还没有结束黑暗依然在路上
和所有的亡人和未亡人一起
自带盘缠,耕耘隐蔽的善恶
落寞的我凝视发黄的青春
一个男人浑浑噩噩的半生
梦中的远方,任何地方都不是故乡
患得患失思前想后的牵绊
当黑暗来临,一切灰飞烟灭
肉身只是一副皮囊而已
灵魂皈依才是真的坦途
生与死的距离,呼与吸之间
写下浅薄的文字追寻你的行踪
都去了远方,我还在梦中游荡
守着自已的一亩三分地
我写着胡言乱语的诗词
捧着受伤的心煎熬中煎熬
在黑暗中流下泪来
我反思,时间的终点究竟在哪里
一些人青史留名
一些人默默无闻
总会与一些人擦肩而过
光阴的故事,生死之间
荣与辱,在空旷的荒原
不过是一个人的天空
审判迟早会到来,在黑暗中哭泣
梦醒时分擦净泪水
然后,挣扎着又融入熙熙攘攘
还在继续恶梦,怀疑人生
苟且在一张涂满私欲的网里
谁去丈量?信仰的羸弱
我已经听见大地的震动
西宁的天空,云聚云散
当我醒来,看到阳光爬进窗户
照亮散落的手稿,梦碎
纸上的泪迹依旧斑斑
仿佛昨夜刚刚洒落
躁动的心久久不能平复
莫名的忧伤阵阵袭来
忘记是背叛,我宁愿背叛自已
阳台上的花草正在生长
城市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这不是开始,而是告别
从一朵云里,一页纸上
我看到了火焰,粮食和尘土
模糊了双眼,我变成了一粒种子
一座山,一座叫做大圆山的山
坟茔满坡,昨日青空明日黄花
从山上再次回到山下的城市
我的人生有所改变
东关依旧是西宁的东关
长庆依然是心中的常青
我在悲伤中写下苍白无力的词语
似乎可以温暖我的孤独
我羡慕那些流着泪读雅辛的人们
他们在哭声中忏悔
黑暗再次笼罩,一切不见踪影
但我知道,山就在我的对面
一座山,仍然挺立在我的心中
 
马有林,网名鹰击长空,青海化隆人。半生漂泊,历经沧桑,闲暇之余,偶尔写些小诗,登不了大雅之堂,自娱自乐而已。不泯然于众,只遵从内心真实的感受,欣然向前。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