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安:写给父亲的一组诗

作者:宇安 | 来源:中诗网 | 2018-07-05 | 阅读: 次    

  导读:宇安新诗快递

1、下雨和下雪
——写给长眠地下的父亲
 
雨下下来的时候
是斜的
仿佛一个
没有被教育好的孩子
一直一直的
拧着脖子
 
雪下下来的时候
没有规则
有点像化学里的
布朗运动
 
雨落在地上
从高处流向低处
流到了洼地
才,一动不动
 
雪落在高处
就在高处
落到了低处
就在低处
 
它们的共同之处
就是
都像眼泪
稍稍不同的在于
雨落泪的时候
是,一串一串的
雪落泪的时候
是,一滴一滴的
 
我是,雨
我的,爸爸,是雪
2018年的冬天
我在人间
爸爸,在黄泉
我从人间往黄泉下雨
爸爸从黄泉往人间扬雪
 
2、骨灰盒
 
捧骨灰盒的人,轻
骨灰盒,重
 
里面躺着我的父亲
他的音容笑貌
碎成了,一撮灰
 
现在,我们的区别仅仅在于
 
我还能在白天的屋子里走动
他只能在
黑夜的屋子里沉睡
 
我捧着骨灰盒
如捧未来
 
3、瓦刀
 
一把锈蚀的瓦刀
弃置已久,静卧墙角
 
父亲用它
垒起了许多的高楼大厦
 
有一天
所有的高楼大厦都将倒塌
 
像三十年前那个冬天
父亲的轰然倒下
 
瓦刀也会变成铁屑飞扬
现在,却是父亲沧桑的脸庞
 
我追不上父亲的苦难
只能抵达,瓦刀的不堪
 
4、啤酒瓶子
 
啤酒被倾空之后
余下的一点点泡沫
也破了
 
弥留之际的父亲
说完了,最后的话
泡沫,就,破了
 
我再也哭不出来了——
一只
被倾空了酒的
啤酒瓶子
 
5、父亲
 
父亲的右手拿着瓦刀
左手翻转着红砖
我在他的身后,拎着泥桶
那是一个炎炎的盛夏
 
天空像一件宽大的蓝色袍子
披在父亲的身上
我半蹲在脚手架上
仿佛父亲的尾巴
那一年,父亲四十八
我,十八
 
现在,父亲在天堂里砌墙
我站在门外
手中拎着一桶
沉沉的泥桶
 
6、父亲和我
 
我十岁的时候
父亲是父亲
 
我二十岁的时候
父亲是孙子
 
我三十岁的时候
父亲是兄弟
 
我四十岁的时候
父亲是尘土
 
我五十岁的时候
父亲是星光
 
夜深人静的时候
在天上凝视我的孤独
 
没有说话,全是语言
我都能听懂
 
7、两扇门
 
父亲出生的时候
经过了一扇门
温暖的海水
将他推出了门外
 
父亲死去的时候
经过了一扇门
沸腾的火焰
将他吸进了门里
 
从一个人
变成了一撮灰
牛马知道
其中的滋味
 
这就是为什么
父亲两个字
让我滚出
盈盈的热泪
 
8、写给父亲的歌
 
我看见,许许多多的人在屋子里
看着你,就像看一件过了期的物品
惟有我,目光的钉子钉进你的躯体
眼眶里已再流不出,悲伤的泪滴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
很多的屋顶,全都是为别人
挡风避雨,惟有你,我可怜的父亲
庇护着我的任性
 
门外,大雪纷飞
有几朵不要命的扑进来
它们在你的脸上、身上,亲吻、融化
延续着我,久已干涸的泪水
 
你在人群里,孤零零的躺着
看上去多么像一只琥珀里的昆虫
栩栩如生,清晰如昨
任我怎么摸,摸到的都只有虚无
 
我习惯了你的生
习惯了你的责骂以及对我头发的抚摩
我还没有习惯你的死
原本就无意义的人生叫我如何度过
 
我不能随你而去,父亲
贪生怕死是我惟一的借口
临终前你对我说:照顾好你妈、弟妹
这是我苟且的另一个理由
 
在星期三的夜里,你握住我的手死去
星期四很快就来临
在时间看来不屑一顾的悲哀
却在我的骨髓里深深的扎了根
 
现在,我快乐的时候想你
你苦难的一生再也没有幸福来平衡
我痛苦的时候想你
我的哭,再也找不到屋顶
 
我在人多的时候想你
你的一生多么的寂寥、悲戚
我在没有人的时候想你
惟有在你面前我才是尘粒
 
我在夜深人静时想你
我知道,窗外的星星一定有一颗是你
我在光天化日之下想你
你的手一直在用阳光摸我的胡须
 
我总是没来由的想你想你想你
想着想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