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保新诗歌精选

作者:刘保新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06 | 阅读: 次    

  导读:刘保新新诗快递

 
 
轻轻的叫一声姐,
在青霭里回荡;
看到姐真实的面容,
是我含混的眼睛。
 
我那湛蓝的早晨,
姐说,该起床了。
我那夜半的手机,
姐说,回窝了吗?
我那双休日里孤寂的等待,
姐在哪儿呢?
我那繁乱的工作空间,
姐消失了吗?
 
姐是夏天里一片树荫,
姐是秋天里一汪静水,
姐是春天里烦人的柳絮,
姐是冬日里扑脸的雪花。
 
想念的时候,
姐是三月的鹅黄;
不想念的时候,
姐是五月的留香。
姐是我感冒时的温度,
姐是我心焦时的愁肠。
 
父母背不动又放不下的是姐,
弟妹越不过又看不透的是姐。
姐在路上,
我们一直有路可走;
姐在心里,
我们总有回家的念想。
 
因为没有姐,所以
姐是最好看的女人;
因为想有姐,所以
姐是我做不完的梦。
 
           2018.05.10
 
        父亲,我就不磕头了
 
         
 
在父亲的坟头前,
我没有磕头。
没有磕头,
似乎也没有什么缘由。
在孩提时的春节拿压岁钱的时候,
在过生日时等着吃煮鸡蛋的时候,
在离家到陌生的城市求学的时候,
在回乡看到父亲卧床不起的时候,
甚至在父亲灵堂前摇曳的灯光里,
我都没有磕头。
我磕过一次头,
一次不算数的磕头,
那是在父亲入土时泥泞的秋田里……
父亲没有抬头也没有点头。
 
我和父亲的距离,
和磕不磕头一样的无解。
像是在家吃饭的时候,
他端一只碗蹲在屋檐下,
我端一只碗坐在大路边儿;
像是在上地拉粪的路上,
他一声不响地驾辕儿前行,
我气喘吁吁的躬身在后;
像是在我学费不足的时候,
看着母亲东筹西措的身影,
他装作无事似的吧嗒吧嗒的抽烟。
在我记忆里,
我甚至没有和父亲拉过一次手。
 
我和父亲的交流,
多是听他和别人的唠嗑,
在唠嗑里找他思绪的去处,
在唠嗑里看他交流的孤独。
他好像和母亲也没有过多的交流,
交流是在和母亲生气的时候,
恼怒刻在脸上也刻在手上,
母亲总是固执地坚持,
坚持需要付出默默地承受。
苦难的乡愁有什么对错呢?
记得第一次吃到人间美味,
是父亲从城里回来怀揣的面包;
记得第一次感知村外的世界,
是父亲带我到城里的影院看戏;
记得父亲唯一的一次恐吓,
是要把我扔到红薯窖里。
我和父亲的沟通太少了,
以至于可怜的点点滴滴常浮现在梦里。
 
有一种低沉的心情,
清明总是下雨。
有一种莫名的不舍,
上坟两脚黄泥。
在我家的坟地,
除了父亲的坟头,
还有父亲因之而来的三个祖坟。
黄纸点燃了满是烟雾的祈祷,
鞭炮接通了总是忙音的无语。
大哥对着坟头说:
都起来吧!
我们给您送钱来了。
一地的泥巴,
我们就不磕头了。
 
父亲,我就不磕头了,
这是我们的距离,
这也是我们的默契。
年年清明啊,心如水洗!
 
             2018.清明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