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毅:蝴蝶辞(组诗)

作者:郭毅 | 来源:中诗网 | 2018-05-24 | 阅读: 次    

  导读: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上校军衔。1985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曾获苏东坡百花文艺奖和20余种国内外诗歌赛奖。有作品入选30余种各类年度选本。著有诗集《行军的月亮》《灵魂献辞》《银河系》等6部,散文诗集《向上的路》《苍茫鹰姿》《一个人的清晨或午后》等4部。个人辞条收入《中国作家大词典》、《中外华人散文诗作家大辞典》。

蝴蝶辞(组诗)
 
我是前世追逐隐居的那朵蝶
 
儿童急走追黄蝶,
飞入菜花无处寻。
——宋·杨万里《宿新市徐公店》
 
春夏之交,冷热混合的人类
如一枚枚舒展的嫩叶
过风,滴露,伸开欲念丛生的氛围
 
世界所得的遗产,依然被继承者
一杖枝拍下,像我隐居的那朵蝶
复活了古典园林的风格
 
其中很大一部分,奔驰在原野
陶醉于被追逐的颜色
一朵朵,听从了心的召唤
 
而我,或我们,仿佛灵魂升起
被花朵勾引,被绿色包围
又抬举了前世的树影
 
并在童声里,道出前世尚未述尽的欢喜
 
盈蝶之舞
 
蝴蝶梦中家万里,
杜鹃枝上月三更。
——崔涂《春夕旅怀》
 
不要试图记录蜃景,一夜春梦
旋舞的天下,只是闭眼那刻
致敬的颜色,顺从了星盏
 
蝶翅上的风云,重新铺开的前途
亦有不眠的经书,在词语间
碰醒沉睡灵魂的水
 
所有洇开的姿态,不只一个宗教
关在肉体里,滋养血骨
以及尘世与尘世之外需要培土的部分
 
水和刀子,镶嵌的黑白
纵驰一万里,也有月色引路
烙满大大小小的石头,嗑痛江山
 
我从杜鹃收殓的天空
找回失眠,岁月恐慌的表情
沉默寡言,也不能消失蝶翅镂远的星盏
 
披星戴月的蝶
 
樱桃落尽春归去,
蝶翻金粉双飞。
——宋·李煜《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入夜,披星戴月的蝶
有她本来的离愁,在加法里
叠加霜重和飞白
 
一粒粒不醒世的雨,用颤抖的手
从她的体温撤回,她就隔空静止
收敛双翅,定在梵语里
 
此时樱桃小嘴,闲话,旁白
添加多余的春天,怀抱风声
去吹,去点评她腰肢盈满的肥
 
不多不少,沸腾过江山
沦陷在她的打坐间,已有另外的山月
捎来流星,擦过她脸庞的泪痕
 
她如前世的姿态,坐回标本
突然灯就亮了。无边的黑暗
把她围在中间,继续虚无与空寂
 
琴弦上的蝶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唐·李商隐《锦瑟》
 
琴弦就是一杯水,照出蝶
心生怜悯,强颜欢笑
不停调整适合自己的坐标
 
嗔目与闭眼,也是一杯水
不是杜宇称帝,就是庄周梦蝶
更好的境界就是自己的音阶
 
只是这杯水,明白装糊涂
照出朝代、美女、壮士……又在窗前
对影成三
 
理由简单,无需抽丝剥茧
早已感动杜鹃,将水中一根根弦
弹得蝶飞蝶来,撕心裂肺
 
如我,独望远方
从阳光中抽出水
一杯一杯,只倾听,不说话
 
白蝶辞
 
蝴蝶枕前颠倒梦,
杏花枝上朦胧月。
——唐·李商隐《锦瑟》
 
梦里梦外,我爱过你的姿势和安静
也爱过支撑的姓名
悲喜交错的田野,流水伤口的部分
 
从黑到白,我更爱你不动的标本
传统的鼻息,懒腰中的一寸
对天空的转化、粉饰和无意拨高的情节
 
但我不爱,你白中的白
夹带的草稿,胡乱纷飞的词语
笑得不着边际的狂野
 
就像今天,一个人的孤独
四处的盲目,无意飞过一丛绿林
咀嚼叶子,满嘴的苦和甜
 
涌动的白沫,一点一滴在破裂
 
玻璃房里的蝴蝶
 
破我一床蝴蝶梦,
输他双枕鸳鸯睡。
——宋·无名氏《满江红·斗帐高眠》
 
从一条曲径通幽处返回,磁见你一身白
翅膀贴在玻璃房,喷溅粉尘
像极了头顶的雨,双栖在天空轮翼上
 
这样的感觉,符合梦里一幕
升起万丛霞光,与你交臂失色
又把那心儿紧张
 
一闪一闪的呼吸,抹平的玻璃
不再是一个国家,你更宽的江域
向往的海洋,沦落又升起
 
仿佛迷失的方向,只在转角处
适合打开大门,引领你纵驰千里
喷发最后的激情
 
用在适合抒情的地方
 
那一处蝶
 
纸灰飞作白蝴蝶,
血泪染成红杜鹃。.
——宋·高翥《清明日对酒》
 
述说之前,你得执酒言欢
有肉吃肉,无肉也应该如儿女们
欢声笑语,打发寂寞、悲苦
 
这短暂的人生,像白色的蝴蝶
四处飞舞,最终如同杜鹃啼血
染红纸钱焚香的天空
 
可是,哪一处你认真得到、享用
历史精致的说教,只不过一种宗教
混迹于祖国和遗产,延续更多的懒虫
 
我认可你,魂化作蝶
带来自由、优雅,也是短暂的表述
并不代表理想的全部
 
比如今天,一个人走了
儿女们送他出门后,又在门前
滴酒成酣,哪一滴有你的思想、劳作和疾苦
 
与蜂乱颤的蝶
 
风恬日暖荡春光,
戏蝶游峰乱入房。
——唐·岑参《山房春事二首》
 
我理解这些蝴蝶与蜜蜂的理由
它们生命短暂自不必说,它们的意义
在于匆忙的春天,有匆忙实现理想的杰作
 
它们在大地上养气,碰上好天气
向着花朵,将信仰倾入蕊中
以甜蜜格局,交错一壁壁山峰
 
沉淀的忙碌,混迹于人类
带着刀子,割断时间之列
像它们飞过的荆棘之途
 
只是它们以树花、草朵之野气
纯化世界的药气,让人类一次次只知道甜蜜
而忽略蝴蝶为什么要为蜜峰鼓掌、喝彩
 
没有蝴蝶,大地就不配有花朵
没有蜜蜂,甜蜜只是一个无味的词
我也不配用诗歌去赞美其余
 
蝶影共色的山水
 
日长篱落无人过,
惟有蜻蜓蛱蝶飞。
——宋·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其二》
 
不要可惜无眠喷溅的繁星
融化的山水。那些影中蝶
横跨光芒,比蜻蜓重要
 
如此一生,归顺的短暂理由
比哲学家充分。因此我的所见
翻开的辞章多,见识少
 
来往混杂在人间幻影
一蝶蝶神化的归宿,缩短的形象
隐匿荣辱、悲欢
 
在等高线上,不容置疑
与白天与黑夜,渐渐卸载
环佩叮当,莺飞草长
 
比阳光后的繁星,记住的影子
在婆娑的水边,向着山势登高
更为蝶影辉煌,更为沉默不语
 
穿花之蝶
 
穿花蛱蝶深深见,
点水蜻蜓款款飞。
——唐·杜甫《曲江二首》
 
我闻到花朵穿出的酒香
才看到唐朝,仁中取胜
智中取精道,才听到花瓣夹满书页
不厌其顺在字里行间打坐的模样
 
大抵被翻过人类一页
才醒悟过来,才取仁义礼智信
捂紧瓮口,封住心中的琼浆
才及时行乐,一口口把世界干掉
 
如今,落叶远去,花朵自然也远去了
蝴蝶只不过是臆想的女子
抱琴,陪笑,将挽歌拨掉
断了远走高飞的念想
 
这黎明的天空下,雨声经典的哲学
说出落地玻璃幕墙,坚持,窥视
都在宽敞的中国,溅起无数小小的佛珠
圆润,晶莹,一颗颗飞翔叩开万千事物的门窗
 
蝶飞草长
 
留连戏蝶时时舞,
自在娇茑恰恰啼。
——唐·杜甫《江畔独步寻花》
 
我认同,蝶恋花
是花的纷乱,乱了蝶的心性
才将这世界配得这么绝
 
阳光升起,鲜花啼鸣
蝶只不过为它拂风、抚琴
让花瓣的音符顺从心
 
至于深处的敌人,留给花毒
让蜜蜂采,酿成蜜
去毒那些喜食甜的种族
 
比如蚂蚁成群结队,搬运的结果
是溃堤之下的大洞。比如人类,填补空虚
是泛烂成灾的房屋
 
而蝶,茑飞草长,掩盖着万物的沉默
 
蝶也曾伤心地爱过
 
八月蝴蝶黄,
双飞西园草。
——唐.李白《长干行·其一》
 
蝶恋花,这有力的证据
也无法隐去明月的桥洞
我从洞中知道你温热的理由
 
一片片舒展的翅膀,交媾的月光
倒挂生殖的金钩,还以为是太阳
抱住自己的后腿,一寸寸侵入
 
昨夜,复又热烈的雨声,也很害羞
河水狂涌,在深处流连忘返
只晓得你分开的骨血
 
将更多的冷热纳入,哪知你的眼神
背叛所愿,勉强回应于光的流动
让晶莹的露水惹怒茂盛的草丛
 
雨声又响,蝶翅如黄,收起轻盈与归途
人类和动物回到疲倦的村庄
在今夜隔开睡眠,各自等待心心相印的好时光
 
水边的蝴蝶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唐·黄巢《题菊花》
 
雨后,蝴蝶开始退潮
白中的蓝、紫,层次岔开的心情
映在水面,一点点低矮撤回
 
我认可你,庞大基因的影响
再不能于漩涡,回转激流和光
提拨你突突狂跳的心脏
 
我只不过是前朝退役的兵士
不值得你的花蕊,口含素雅
去精心计算归程
 
满庭激荡的水,你只是看了看
每个遗留的影子是痛苦的我,黯淡容颜
深陷下滑的刻度或标尺
 
不需测量,我已知自身的斤两
怎么妄想你的白,和白中的蓝、紫
轻盈如正在退潮的翅膀
 
蝶从瘦弱的夜梦醒来
 
蔼蔼花蕊乱,
飞飞蜂蝶多。
——唐·杜甫《绝句六首》
 
窗外,启明星削瘦的天空
蝶翻身溅起的梦,有古老事物的风吹
掀起百折裙上奇异的花朵
 
她摆动着花蕊的筋骨,喷出的绿音
运送早晨的血液,将她的懒腰
规则蹁跹万丛的森林、草丛
 
轰然炸响的万物,碎裂的脉博
交织蝶的黑白,顺应在蜂的脊背
她的花纹遵从的礼教,又一次提醒我
 
问候必不可少。晨风吹,腰肢乱
家园被梦刺醒。蝶的刀刃进不入户
只见她抱着双肩,多么娇羞
 
而启响星铸炼的一块石头
蝶影才落,她就缓缓升起
被加班的春风礼请对岸,成就了别的羡慕
 
双飞双宿的蝶
 
唱罢秋坟愁未歇,
春丛认取双栖蝶。
——清·纳兰性德《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回忆是靠水的一条河,有桥无桥
蝴蝶会用复眼告诉我,跨越的理由
比如生死的转化,由巫的源头
扩展出现的辽阔国度
 
飞翔自然,停止自然
也不是一座坟茔,就能埋葬秋天
更不能说祭祀仅是一种纪念
许多答案与疑问并存,之后就是悬而未决
 
如你如我,双飞双宿
一路塑造的形体,力不从心
再也越不过凌空的电线,再也不能赞美
空中的流茑,附合的美
 
羡慕固然是一种品质,但横跨而去
再不见你穿越朝代的身影
只是这蝶,孤单的芳华,在春天
才编织花花绿绿的世界,才这么匆忙替代天蓝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