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廷成:青稞与酒的歌谣(组诗)

作者:杨廷成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10 | 阅读: 次    

  导读:杨廷成,青海省平安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出版个人文学作品集《乡土风语》 《风吹河湟》等6部。策划并与友人主编出版文学作品集《放牧的多罗姆女神》 《酿造麦酒的黄昏》等8部。获首届青海文学奖、青海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奖项。



青稞与酒的歌谣(组诗)

一口古井
如同血脉
演绎着青稞酒几百年传奇故事
 
阴坡里的麦地
疯长着翠绿翠绿的色彩
阳坡上的油菜
绽放着金黄金黄的花朵
山风吹过、酒香四溢
遥远的小镇娇羞如待嫁的新娘
 
当年金戈铁马
吐谷浑呜咽的牛角号
迸溅着青稞酒燃烧的豪迈
眼下正月时节
社火队喜庆的铜锁呐
飘溢着青稞酒炽热的情怀
 
那些仰望着天空的男人
这些匍伏在大地的女人
用三月雨、五月花、八月的庄稼
哺乳着西部高原的酒城
 
威远镇
是一尊盛满四百年美酒的瓷坛
那风铃叮当的鼓楼
不正是一枚天神赐予的瓶塞吗
 
这坛酒每次启封
便会醉倒西部
醉倒中国

高处的青稞

七月,金黄金黄的阳光下
青稞的子孙们站在高高的山塬上
被浓醇如酒浆的秋风熏醉
它们尽情的歌唱与舞蹈着
欢呼于河湟谷地丰收的季节
 
这些古老如青铜的物种
从神农氏粗粝的指缝间洒落
沿着刀耕火种的岁月一路走来
是向往太阳的抚摸与温暖吗
把梦幻肆意地绽放在西域的高地上
 
早春的冽风中扎根
盛夏的月色里抽穗
金秋的天空下成熟
青稞们把沉甸甸的麦穗深深地垂向土地
是向养育了自己的大地母亲感恩、鞠躬
 
青稞,站在高处的青稞
是一群群铮铮铁骨的高原男儿
威风凌凌地站成让人仰视的风姿
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度
以烈酒的品质,绽放生命的奇迹


南门峡

暴风雨过后
大地安静如熟睡的婴孩
南门峡披挂着七彩虹霓
青稞地是一片耀眼的金黄啊
 
一只鸟从草坡上飞过
谁也猜不透它啼鸣着的心思
一匹马从山岗上走来
脖子上的铜铃摇响夏日的情怀
 
唯有那些痴迷于炊烟里的人们
在月色下的清水里擦亮一柄柄弯镰
这是多少个酷阳下翘盼而至的日子
山风吹过、弥漫的麦香味是那样的醉人
 
走在八月的田埂上
每一颗心都长出尖利的麦芒
这一望无际翻滚金色浪花的田野
起伏如大地激荡的胸膛
 
听那一百条清泉从山涧哗哗涌来
迸溅起的水珠射映着七彩的光斑
呵呵,这一峡清凌凌的碧水
流淌的不正是青稞酒沁人心脾的原浆吗

青稞地
 
诞生了子孙们的庄廓在高高的土塬上
父辈们播种的青稞长在高高的山坡上
子孙们生生息息地长大了
青稞地茂茂盛盛地成熟了
 
当早春的犁杖插进解冻的山坡
父亲宽阔的大手抛洒着金色的雨帘
裸露的青稞地在寒风中有着初孕的颤抖时
山里的男人们就走向土地把汗水摔成八瓣
 
仲夏的阳光烧灼了六月的天空
母亲们的凉圈在爽风中鼓成帆篷
撩人心弦的山曲儿唱醉了土地
灌浆扬花的青稞地里涌动起相思的歌潮
 
那岩雕般的脊梁成为远去的背影
山里的女子们在茎杆的拔节声里默默流泪
儿子们喝着青稞酒长成壮壮实实的河湟男儿
女子们吃着青稞面长成秀秀气气的高原女人
 
哦,我那长满青稞的山坡坡哟
儿子的梦永远缭绕在你温馨的怀抱中
 
瓦蓝青稞
 
青稞,瓦蓝色的青稞
每当秋风从山梁上吹过
你弥漫的气息让谷地里的山歌流成河
 
你吸吮着青海高地的精血
你浸透了西部天空的颜色
这疯疯狂狂的长势
叫人惊愕
 
开春时播种的日子里
父亲们在寒风中唱着早春的歌谣
五月里扬花的光瀑下
母亲的白凉圈是帆在麦海中漂泊
 
八月里的青稞酿成了酒
森林般的手臂举过了头
有人吼唱着熟稔的酒令儿
有人泪花闪烁
 
青稞
瓦蓝色的青稞
你强壮了高原男儿山峦般的筋骨
你滋养了谷地女儿河流般的情窦
 
青稞酒飘香
游子醉卧远方
 
倾听青稞抽芽的声音

走在清明雨浇湿的田埂上
青稞抽芽的声音在土层深处嘎巴作响
 
它想起屋檐下等待了一冬的粮仓
它想起男人们播种时捏出汗味的手掌
春浅梦短,谁说了一声
是青稞就会发芽,扎根,生长
 
从心胚里抽出稚嫩的根须
以律动的节奏深深地扎进土壤
蓦然间,满川的青稞伸出绿色的手臂
在春风中感受阳光
 
牧羊人的横笛吹响在山坡上
耕牛们播种后的鼾声在野地里回荡
黄昏,倾听青稞抽芽的声音
是一种难耐的亢奋与激昂
 
一场细雨后的月色里
青稞们喝醉了天倾的琼浆
摇摇晃晃,在山野里整夜歌唱
 
酒 家 巷

有风沿青石条铺砌的曲巷而来
说那里有一坛陈酿老酒昨夜启封
 
走进这条巷子的男人被女人恨着
走出这条巷子的男人被女人爱着
恨那些野男子将大把的票子扔在这里
爱那些野男子被烈酒烧灼了的一片痴情
 
酒幌儿飘处
有河湟血脉的男子仰起脖子痛饮青稞烈酒
唱起小调直把那开店的寡妇逗得彻夜难眠
 
哦,河岸上的庄稼汉忘记了疲惫的白天
在这里谈论淘金说起贩牛骂着女人
然后,哼一路酒曲,摇摇晃晃
推开那一扇扇虚掩的松木大门
走进和这巷名一样浓醇的梦境
 
月光醉人
酒意醉人
 
阴 天
 
阴天是老阿奶们讲不完的故事儿
阴天是女人们搓了又搓的细麻绳
阴天是尕妹子热炕上偷偷唱着的心里话
阴天是山里的庄稼汉们大碗喝酒的日子
 
川里的庄稼在麦场上搭起高高的垛子
山里的洋芋叫尕驴儿驮进深深的土窖
黄树叶儿一片片地落到了地上
毛毛雨儿一滴滴地渗进了土里
 
麦衣子煨炕实话热
烫炕上喝一场酒来
青稞酒浇酥了劳累一夏天的筋骨
酒曲儿差点唱破了白亮亮的窗户纸
 
阴天里喝酒很美,但阴天不美
醉酒的人们看着场上麦捆这样说道
山里的兔儿叫狗娃子追出来
心里的话儿叫酒瓶子撵出来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