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女诗人专辑:肖黛

作者: 肖黛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01 | 阅读: 次    

  导读:青海文坛上,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有青海女性作家的身影出现,至 80 年代开始,青海女性文学由复苏走向繁荣,尤其是进入21世纪,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女性作家的创作空前繁荣。她们来自不同地域、不同的民族和文化背景,运用多元文化的视角,创作出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表现了高原女性独特的思想情感、生活体验、心理诉求和审美特征,并以独立的、全新的姿态活跃在青海现当代文坛上,成为青海女性文学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本次中诗网青海女诗人专辑由女诗人那萨、李兰花组稿。

肖黛,女,汉族,祖籍山东荣成,出生于福建厦门,青少年时期在浙江舟山群岛度过,后到青海工作,曾在高校任教,现定居成都。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顾问。1984年开始写作,发表学术论文和散文及诗歌等愈二百万字,并著有作品集《寂寞海》、《一切与水有关》、《肖黛诗文集》,曾获庄重文文学奖等奖项。

睡眠
 
人的黑暗部分
极为平等地被麻痹的错觉收留
在因劳累而熄灭的灯下
死的游丝有礼貌地侵占了每一个器官
这就是与死一样的睡眠。
 
与死了一样就是死
比爱情更神秘
比末日更静默
没有了熟悉的土地
没有了陌生的天空
偶然,旧聚的仇恨会从笑意中露出。
那决不是莫大的内心的龌龊
残余的鼾声,也不是呼救
连不洁的衣物和不洁的皮肤
都已丢在沉陷意识的廊桥上。
也不会失足
哪怕紧抓着别人的手
在一张席位中
只能安放自己的影子
隐了姓,埋了名,化身为孤独
在貌似最后的人间闭住了双眼。
 
当天就要放亮,黑暗部分的人
剩下了死而复生的机会
就是说,人生只剩下了两种可能。
 
 老友
 
住在城里的老友很老很老了
老到变成了一只行动迟缓的大象
我伏在老友的大象背上
也在他的巨大的两侧跳来跳去。
 
生命遵循的美只是一条顽强的小路
而更我知道他鼓荡了鼻子的力量
是要把一封写满爱的信件发往天堂。
 
五十年以后我将收悉如迷的万物
安息呵我。人间骤然返青时
燐火也会在幽黑中照亮异乡。
 
那么,我保存自己,并向老友之老扑怀
像他一样地撕裂着年龄的衣衫
让寒冷的日子越来越远
从彼此的注目开始,一直到彼此的消失。
 
现在,秋天正深入小路上的风景
日暮以后我们会驻足临水的村寨
 
 与维纳斯一起生活
 
守护维纳斯断臂的伤口
怕还会有血水汨汨渗出
会浸染窗上的半抹白云。
就与她同吟同诵去国辞乡的诗歌
在案几前替她啜饮老希腊的水酒
葡萄的琼浆就悬在唇角
荟萃了女人的声色
就有了千年修炼来的平和。
再把双臂匿于暗处
也就有了伤口的疼痛
不也就怀揽了不可解码的秘密?
这幸运,是岁月无穷尽的滋味
安宁的,安详的,安稳的欣喜
是西方之风吹向这大红大绿的东方。
别动声色——这令人满足的舒适
令身心如深山厚雪般的不可玷污
并且确切地产生了感觉上的胜利。
 
与维纳斯一起生活
除了慢慢死去还有什么值得再去期许?
 
 来世

秋天过来了。过去的是另一个人
在另外一个人旁边的秋天
画下细雨,引发冷风景。
还没有掉进水里的目光应当赞美
 
飘动起来——经过灰白色的夜晚
让时间一样的冰雪
在胸前结成两只将老的纽扣
 
要举证即将露面的冬季?
前面就是必须止步的大门
光线粘稠,鼻息声留在远处
其他的空白来历不明
就在眼前,变成人生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而那另外一个人的旁边有了孩子的哭腔
哭着长大——哭着才能长大
长成那个人的模样
使以往的辨认,再度开花结果
 
秋天真的过来了,过去的那个人笑呐
采花摘果的好像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
 
 
 一个人的名字叫风
能否一边轻轻地呼唤他,一边过生活?
一个名字叫风的人
能否奋力地遗忘他,同时又牢记他?
那一阵阵风匍匐在我神秘的胸前
曾经与他那样的风亲切交际
那风的猛烈令我的肌肤扑扑地做响。
把他视为一个情人,他对我言语
他就是风,不是雾或雨
他从爱情的植种地上吹来
他把思念的尖刺吹了过来
他吹灭了满天星星流下的迷茫之泪。
但他触到的是在八月里开花的沉默
可以安魂的灵芝草却长在最高的山上
 
一个人变成风在我的春秋岁月中回旋
我为何不能再发出心碎的声音?
一个变成风的人使得我古老而又苍翠
我为何不能在埋葬往事的墓旁伫立?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