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女诗人专辑:邦吉梅朵

作者:邦吉梅朵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01 | 阅读: 次    

  导读:青海文坛上,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有青海女性作家的身影出现,至 80 年代开始,青海女性文学由复苏走向繁荣,尤其是进入21世纪,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女性作家的创作空前繁荣。她们来自不同地域、不同的民族和文化背景,运用多元文化的视角,创作出大量优秀的文学作品,表现了高原女性独特的思想情感、生活体验、心理诉求和审美特征,并以独立的、全新的姿态活跃在青海现当代文坛上,成为青海女性文学史上一道亮丽的风景。本次中诗网青海女诗人专辑由女诗人那萨、李兰花组稿。


邦吉梅朵,又名祁发慧,文学博士,目前就职于青海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秘密
 
这时,只剩下我在金黄的暗夜沉默
合拢的双手祈求不到一份清凉,突然
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神往远方
 
几年前,我寻找一种寄托
它可能是一种宗教
打算和谁一起圆一个梦
我的门却被随便推开又关上
你用自然而然的手法启蒙了我
感谢你的道貌岸然
在温文尔雅的表面之下
内心朝着你大笑不止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我小心翼翼,甚至撑起遮阳伞
不是怕晒黑,而是怕灼伤
我平常的面容隐藏起了一个不平常的秘密
你说这个秘密只有措勤知道
我说这个秘密已经融化在了措勤的空气中
 

 
去一个叫措勤的地方
带着谎言与诚意
用水的纯洁洗刷内心
你是成熟的
恰恰是水所不能容忍的
成熟是一种沉重
你却表现得如此轻浮
你说这是水的过错
让你这块原本沉重的冰无法落入湖底
 
你去了措勤,消失了三个月
这个地方要比拉萨远得多
那么,这是不是离天更近呢?
不是,那个地方只是湖泊多而已
那些湖泊比天更蓝;可是
再多的湖泊也湿润不了你干裂的嘴唇
再澄澈的湖水也映不出我微笑的脸庞
我的心死在了你去措勤的路上
你的心凝固在了嘴角上的血痂中
一阵狂风吹过,血痂随风而掉
你仅一个寒颤,就丢掉了我
 
措勤的鱼从来没有人吃
就像我从来不知道你是谁
你是谁?是昌都的一只牦牛
还是措勤的一条鱼
或者只是阿里的一块石头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只知道,有一个地方叫芒康
那里或许有你的足迹
我只知道,有一种仪式叫做新婚
那里有我为你献上的哈达
 
谎言被措勤的宁静解放
诚意被措勤的寒冷禁锢
小草告诉我,寒冷中的它是宁静的
我甘愿做一颗小草
 
所以,这是一次成功的逃跑
只是你们都是失败者——于我而言!
 
无题3
 
1
时间死死拧进风景的肌肉
和相邻的纤维组织中
抓起一把记忆
焚烧在肆自飘散的青烟之端
借台灯的余温温暖冰冻的眼眸
 
2
为了成功的死去
在狼狈中挣扎
零点之后
我又靠近它一点
在并行不悖的情况下
嘴唇从来疏于舌尖的冷暖
 
3
千万只蚂蚁
戴着血液的热度
从心头爬上眼角
有节奏的吞噬完我最后的防波堤
配合脊椎骨的颤动散落一地碎屑
 
4
你用有光的文字在黑暗中跳舞
携一缕作壁上观的关怀对待所有
高远自由的风筝
或许是你生命的原始经验意象
但它始终不能成为我眼中的风景
 
5
在温暖的黑暗里
被玻璃中寒冷的自己
吓出声来
仿佛云上的树梢被气流卷走
失声瞠目,眼白的青光
经天花板的反射
解救了我看到的自己
 
6
跳动的左眼
用节奏预见了
下一刻的发生
所有的修辞
经牙齿的检阅
在张口的瞬间消失弥散
瞠圆的双眼
渴望用净化的原则
还回蒙娜丽莎的微笑
却被这里扮狼为羊的人群
绑架为恰好在场的人质
 
7
他们谎言中的黑
挫伤着人们眼睛中的泪水
和身体中的血液
死者瞬间陨落的生命
像更多的云被巨大的夜空忽略
游弋在乌云笼罩的湖水中
吐出的水泡,遏制着双眼的汹涌
 
8
阳光不灿烂
世界显得不够诚实
坐在书房想起没发生的事情
好像命运被这些没发生改变
我对这些没有发生的关联充满幻想
这可能是美好与幸福的
虚构一场经历,对我而言
是那么必然的异想天开
 
乌托邦
 
似乎所有的诱惑
都是后殖民性的
一种礼仪性的美妙
让你主动接受了
这样或那样的诱惑
那么,一切诱惑的背后呢?
是一个本体论的空缺
是一个虚无
还是一线希望
一个乌托邦
一个想象域?
行进在诱惑
与被诱惑的途中
梦幻的真实
比现实更真实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