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月:时光里的金银滩(组诗)

作者:西月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10 | 阅读: 次    

  导读:西月,女,藏族。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金门源》杂志编辑。1991年在《青海青年报》发表处女作;作品散见于《金银滩》《瀚海潮》《青海湖》《雪莲》《诗江南》《散文诗》《诗歌报月刊》《延河》等省内外报刊杂志。部分作品收入《中国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中国当代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今夜,我在德令哈》(中国首届海子青年诗歌节特辑) 《中国地学诗歌双年选2013-2014年卷》《中国女诗人》等三十余种文集。出版诗集《麦地的歌者

西月1.jpg
 
 
 
时光里的金银滩(组诗)
 
     
孤独时,金银滩草原在煮一壶酒
她会邀落寞的人同饮------
高处的辽阔和低处的温暖
 
一个叫达玉的部落
曾经留下炊烟、铜壶、狼牙
和对故土的留恋
 
萨耶卓玛如水的眼眸
在时光的长河里更加明亮
谁在金银滩草原上怦然心动
谁就逃不过,她那轻轻举起的牧鞭
 
我穿上织满金露梅和银露梅的花棉袍
让花香渗透每一个词语
在清晨的乳香里
清洗诗句和陈旧的热爱
 
时光之河缓缓流过
草原寂静,花朵无语
这漫长足够你我
素心相许,彼此照耀
 
金银滩上月光如洗
我等待有人经过这光芒
仿佛是又一次轮回
 
 
在那遥远的地方 
 
眉间的红尘,柔软的爱情
金银滩草原被一首歌谣加冕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萨耶卓玛! 萨耶卓玛
 
你分开罡风,扶着草原古老的雨水
这朵火焰般的格桑梅朵
暗藏着命定的泪水
 
雪山屏住了呼吸,白云放慢了脚步
牧草青青,骏马嘶鸣
牧鞭轻轻一抽
多少人就变成了内伤
 
歌王归于歌,你归于金银滩
让光阴把短暂的相逢修成正果
没有在陈旧中隐去
却更加历久弥新
 
我看见的爱情
正随着两匹红鬃马
奔向金银滩草原细水长流的
日子
 
 
在金银滩,我只想做一朵安静的格桑花
 
在金银滩草原上
我只想做一朵安静的格桑花
看炊烟绕过牧场的栅栏
写下小离别,长相思
 
佛前的明灯照亮我们的迷途
马蹄声响起,牧人归来
现在,我只想把自己牧放在草原深处
与羊群和苍鹰交换对话
接住一点一点传递过来的烛火
 
沾香的手指抄写经卷
让马鞭挂在帐篷前
还骏马自由,让远方更远
看落日的余辉覆盖草原
牛羊摆渡又一个黄昏
 
 
我们一起热爱尖锐和疼痛
 
红尘外,金银滩睡在雪花里
这寂静的空阔,是我熟悉的
马蹄印盛满雪,仿佛是昨夜的月亮
顺从,安身立命
雪从更高的天空落下来
风雪喂养的牧人
热爱尖锐和疼痛
怀孕的羊群静卧在枯草上
我想和你们一道抵抗
命里的冷和硬
一同期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雪山指出了河流的方向
经幡引领回归的脚步
天还是那么蓝,比我的疼浅一些
总有什么,我们不会放下
总有什么,我们会用一生去靠近
 
 
离歌
 
离开时
适逢一场大雪落在金银滩草原上
它比往年来得似乎更早更大
黑牦牛健硕的身上披着凛冽的风
一季的牧草加快了回家的步子
 
阿妈的酥油已经装进了羊肚
佛前的酥油灯已经点燃
只要遇见,你就会留恋
只要爱过,你便会想念
 
在那遥远的地方
就是你我命定的家园
我和草原
像莫迪利安尼的肖像
只进行自我交流
 
冬天已经降临
金银滩草原像落魄的王
强大而孤独
混迹人间的人,皈依宁静
她和草原
仿佛从来没有过分离
 
 
雪,奔走在金银滩
 
雪落下来,铺天盖地
垭口的风雪拍打着我
身体被掏空
一切是干净的
辽阔和孤独在生长
 
众神抵达,被风雪雕琢的高原
骨头一寸一寸生长
脚印一步一步蔓延
家园在风雪之中安好
石头发光,牦牛安详
 
人类退场,佛在轻语
祖先的马蹄被风雪带走
千里雪野,只留风声
 
 
康珠的歌声
 
牧歌响起,母语保管着的史诗
是穿过龙胆花中寺院的钟声
 
在歌声里牧放自己的牛羊
和一些石头、稀薄的空气指认为亲
 
铜壶奶茶煮着日出日落
马蹄声滚过山岗,如约而至
 
不再是虚无和远方
这草原隐藏着我的前世今生
 
我们嬉笑、歌唱
直至太阳滑落草丛
 
 
高原、雪及其它
 
高原,雪不是一粒一粒下
它如丝绸瞬间将万里山河包裹
喧嚣的大地静如处子
 
炉火燃起,奶茶煮沸.桑烟升起
高原空寂,藏着凛冽、汗水和盐
大地的裸肌被寺院的诵经声修补
 
我坐在祁连雪山的中心
仰望雪降落在岗什卡顶峰
灵魂像摊开的经文
 
高原和我心照不宣
谁也没有理由
不深深爱上它的自由和锋芒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