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晓雨:一位乡村老教师的葬礼

作者:朱晓雨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08 | 阅读: 次    

  导读:
朱晓雨新作快递


最后的唢呐破空而来
它穿行在寒风中  以笙  响板  小号为伴
传递出无尽哀痛的旋律
街坊四邻和亲友同事的面孔  一瞬间
仿佛冻僵似的  沉默而持久。
只有主事儿的忙前忙后
悲伤的祭礼上  他依然满脸春风。
还有一家响器班
充盈着强烈的时代气息
亲人在老去者的灵堂哀哀痛哭  纵情流泪。
而门口的音箱  喇叭
在小镇的街道上空
一遍遍地奏响《真的好想你》。
头围孝布的孙男孙女
在大人面前一脸哀戚
转过身便挥舞手中的哭丧棒
做“官打捉贼”的游戏。
风水先生来了
他与家族中的长者一起  脸色凝重
他们肩上担着一家人的福祸命运。
墓地的位置  朝向
“势如圈椅  前有应山  岸岸相连
福荫子孙  有财有官
老人属鼠  利在子丑……”
披麻戴孝的长子一边为他点烟
一边虔诚地聆听先生的安排。
院子里到处都是喧闹的人们!
垒砌灶台的  黄泥沾满了衣襟和手中的青砖
捏扎纸人纸马  灯笼元宝的
神情庄重  手指间飞舞着五彩的纸条。
礼单桌前  不时爆出一个个陌生的名字
和一阵短暂而压抑的惊喜
挽联  花圈  堆绕在大门两侧
穿梭往来的人们
都争先到灵堂前施礼  拜祭。
两天过后  出殡的时刻到了。
清晨六点  天色依然灰蒙蒙一片
骤然炸响的鞭炮和哭泣的唢呐
吵醒了酣睡中的小镇!
一点火光  一缕轻烟
草纸在钻有小孔的瓦盆里燃烧
孝子又把它在地上摔得粉碎。
起棺——!
司事的一声令下,葬礼拉开帷幕。
天色渐渐发亮
送葬的队伍缓缓地走上一道山岗。
一望无际  坡岗相连  阡陌相连  松柏相连
尚未耕种的原野上  
到处裸露着一种难言的破败!
肩扛纸幡的长子  一面哭泣
一面在亲友的搀扶下为老人招魂引路;
两个重孙  一个在左面蹒跚地走着
一个被他的舅舅抱着
他们手提灯笼  为老爷平安渡灵。
就连树林中筑巢的鹊鸟
也在前面喳喳不休地起劲鸣叫。
谁是这支队伍真正的哀伤者?
 
女儿媳妇们竞赛似地哭泣
泪水在初冬的原野纷纷飘飞!
儿子孙子辈扶灵向前
他们的哭声沉闷地砸向大地!
亲戚们在送葬队伍的后面
胸前戴着白花  有的不停地接打手机
抬着棺材的人们
头顶热汗蒸腾  两腿千斤般沉重!
墓地早已选定  墓坑刚刚完成
风水先生矜持地指挥着抬棺的人们
向东一点  再向东一点  过了过了  好。
五谷抛向墓坑  白公鸡的鲜血驱赶着邪祟
看看表  看看云层里的太阳
时辰已到  落棺  下葬!
震耳欲聋的痛哭椎击着大地的耳膜
被惊醒的鹊鸟从墓地两侧呀呀地飞过!
几度昏厥的儿子  女儿  被一次次地拉起
他们的膝盖和额头上
粘满了墓地里稀薄的黄泥和草屑!
前天的薄雪已经融化
沉寂的墓地间还有些湿滑。
茅草  荆刺  野酸枣纵横生长
它们勾连着今生来世
向上的枝桠春天发芽  夏天开花  秋天结果  
向下的根须护围着棺木里的人
沉睡千年。
一阵暖阳朗照

荒阔的山野间  谁在窃笑?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