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诗选

作者:黄俊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20 21:47:39 | 阅读: 次    

  导读:
黄俊,60后,云南玉溪通海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玉溪市作协会员,首届鲁院国土班学员,中国诗歌网蓝v诗人。在小城闲居,养家糊口之余,写诗过瘾,有诗文600余篇在纸媒网刊发表,作品获第二届网络时代诗歌大展金奖,第二届红高粱诗会铜奖,原乡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并入选《2015中国诗歌选》、《2016中国诗歌选》、《中国当代实力诗人诗歌大展》、《中国散文优秀作品集成》等多部选集。

黄俊.jpg
 
秋风荡漾的夜晚

月夜下,微风吹来
树叶与风交织,簌簌作响

我想我是那月光
有着旷世的寂寞和清冷
我想随风,悄悄潜入你的梦乡
温柔地把你陪伴

我亦看见,那个如莲般的女子
在月光下隔水相望
那微微荡漾的涟漪,是她泛起的轻愁

尘世里的爱,原本就说不清
爱一个人,就念着她的好
一颗欢喜的心,会低到尘埃里
然后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2017年10月4日中秋节深夜于通海)

小村雪夜

小村下雪了
雪下了一天一夜
下过雪之后,小村就明净了

偶尔有一只麻雀
像个孤独而无处皈依的灵魂
突兀在潮湿阴暗的屋檐下
孤单而骄傲

深邃的金秋,失守于这场冷雪
村野白茫茫的一片
山谷孤寂,带着一丝凄凉
大雪埋葬了青山绿水
雪后的黄昏漫过院墙、屋顶
村庄更加空寂了。一盏炉火
燃烧黑夜的黑,替代了远处的嘘寒问暖
半夜醒来,我看见柴门外
一个佝偻的身子,跌倒,爬起
落在她身上的雪
多么的白……
2016年11月23日晚于通海)

一头羊

一头羊,在麦地边上吃草
吃得有滋有味
我看见它时,它也看见了我
羊的嘴里,嚼着一些青草
有三两根露在嘴边上
草一动不动,和羊一起
静静地注视着我

羊的眼睛温顺,纯粹,干净
让我不习惯与之对视
羊虽然就在麦地边上吃草
但它吃不到麦子
一棵木桩,一根麻绳
圈定了羊的活动范围
在圈里,羊可以吃,可以拉
可以睡,可以玩,可以闻到麦子的清香
羊吃腻了圈里的草,想尝尝麦子的味道
但它怎么也吃不到
(2016年3月15日晚于通海)

老井

落在井底的月是最圆的
那是一方明净清澈的天空
不时有鸟音跌落,有蛙声鼓荡
井水清洗过的阳光不再刺眼
阳光抚摸过的心不再迷惘

老井的静谧总让人想起许多事
水上的光,闪着
一道道勒痕,厚实地
在阳光底下,摇晃着穿梭

一只山喜雀,睁了圆圆的眼
在苍老的井沿上歇落
时光的影,人的影
压低了细碎的歌喉
从水面上一遍遍滑过

古槐之下,老井
像守望故乡的眸子,深情而邈远
远游的鱼,梦中那吱嘎叮当声
在血管里奔涌
落寞的老井,是扭动着的绳索
没完没了的叨念,漂洗日子
辘轳打捞起的岁月,苍老了谁的容颜
爬满苔痕的井沿,两对深凹的瞳孔远望
院落里的草叶之上
星光跌跌撞撞
(2016年3月17日晚于通海)

柿子树

柿子的味道是甜的
一棵树长出的快乐,停留在童年
童年的天空多彩而纯净,像秋天一样
秋天很美,阳光温暖了一个季节
柿子的清香散落在空气中
柿子树下,有温顺的风声,有干净的鸟鸣
有欢声笑语萦绕于心的温暖

灵魂于时光中游走,身边的风景不停变换
这已经是另一个秋天了
不一样的风吹落柿子树的叶子
村庄里人越来越少
一只果子狸,独对枯死的柿子树

多年以后,我变得如此脆弱
——害怕触摸往昔,害怕
与一棵柿子树的悲伤对视
我无法躲开风、阳光
以及像羊群一样白的云
这些我迷恋的事物,已经习惯在黑暗中呼吸
我那颗麻木的心啊,甚至害怕说起
月光下甜蜜的爱情

辽远的光阴,一次次惊醒
痛得刻骨铭心的,是柿子树上
一粒风干的鸟鸣

空山鸟啼

羊角寨在麦香村,离村委会5里
上学的翠翠,每天在猫耳朵山上来回走两小时
她背的书包里放着两个苞谷窝窝头
偶尔会有一个鸡蛋

她走过的山路旁,葬着她的爷爷和奶奶
翠翠每一次经过,总会在心里问候一声
有时也会放上她自己舍不得吃的鸡蛋

此时,天边刚泛起鱼肚白
翠翠的爷爷和奶奶回应她
以两声清脆的鸟鸣

山谷里鸟声回荡,阳光从叶缝中漏下来
洒落在盘旋的山路上
山林成了圣洁璀璨的世界
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
2017年3月3日中午于易门)

梦境

像是在茫茫大海上
有一艘小木船,船上坐着母亲和外婆
风浪很大,船上下颠簸

渐渐的,那只船越来越小
母亲和外婆越来越小
最后消失在茫茫大海上

醒来时,四周一片寂静
一轮明月高挂在窗外
2017年10月4日中秋节于通海)

写给姐姐的诗

姐姐,秋天来了
小院里的桂花开了吗

我要把心灵,放回萦绕柔肠的远方
让心长出一双飞翔的翅膀,乘着吹动彩云的
熏风,在细雨霏霏的日子里
唱着荡漾渔舟的晚歌,拂着充盈窗棂的芬芳
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

姐姐,我不想要天上的星星
我只想要尘世的幸福,我只想要在你的身旁
每天和你相濡以沫,每天晚上听你说晚安

姐姐,当最圆的月亮走过天空
秋风便来了,吹走了一树的黄叶
秋雨,淋湿了一地的枯黄
小院的桂花香了,香在你的芳心里
2017年10月16日晚于通海)

我喜欢麻雀的叫声

清晨,窗外有众多的鸟
在叽叽啾啾地叫

我一听,就能够分辨出
其中的一种,是极其熟悉的
普普通通的,麻雀的叫声
它们喜欢早起
喜欢交头接耳,看见什么事情
都不避讳,想说就说

这场景,像小时候在乡下
母亲站在井台边,和邻里乡亲
一边打水,一边拉着家常
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时代变迁,老井消失了
可井旁那淳朴的乡情
永远在我生命之河里流淌
梦中那吱嘎叮当声
仿佛是老井的水
日夜在我的血管里奔涌

我认识许多鸟
但我只喜欢麻雀
喜欢它们,每天在窗前不停地叫
一些人和事
熟悉的,或陌生的
就会清晰起来……
2017年10月1日晚于通海)


湖边漫步
 
看山,看水,看青青的芦苇
在微风中起伏,如潮起,似浪来
看夕阳下,橘红的霞光,在芦花上舞蹈
朦胧出一片迷离的韵致
看几只灵巧的水鸟,在水面上嬉戏

看大地上躬身劳作的身影
坚实的男人,使劲地挥舞着锄头
温婉的女人,抱着孩子,站在一旁说笑
看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白的炊烟
看一群鸽子,在天空下飞翔

看婀娜的女孩,站在秋天的湖岸上
满头纷纭的长发,在秋风中飘荡
她微笑着,我也微笑着
像秋天里绽开的两朵野山菊
2017年9月12日午后于杞麓湖边)

遇见

走着走着,遇见山,高高的
高到揽着悠闲,把白云放入怀中
山上,有牧羊女不朽的传说
说起来,云会聚集,翻滚
风,会低低地吼,弯腰的大松树
会迎风落泪

走着走着,遇见云,有时白,有时黑
有时像血。云压得很矮很矮
矮到用一把木梳,梳理山川的发髻
梳理一册荒原野性的传说

走着走着,遇见山岩
宛若一支深邃的笔,把荒野的近景渲染
把天高地阔的远景,荡得悠长、逶迤
岩石的凉,渗人骨髓的疼

走着走着,遇见野草,默默地长
漫无目的地长,随心所欲地长,冷静地繁衍
高过牛羊,高过村庄,高过远眺的目光
草木安静,村庄有了人间烟火

走着走着,遇见两个孩子
像散落人间的珠子,石头垒的台阶挺高
看不清她们的模样
靠进一些,看见眼睛雪亮,脸黑黑的
再靠近一些,看见脸上露着诧异的神情
卑怯的笑,又有一种明亮的欣喜
有一个从石坎上跳下来,腕上的玻璃串
不停地晃动,在她的身上闪烁

走着走着,太阳就落山了
村庄陷入山峰的阴影,越陷越深
听见有歌声,从远处传来,散落在风中
马尾寨的老屋上,升起了袅袅炊烟……
2017年9月9日晚于通海)

行吟

记住牛羊,记住飞鸟,记住流萤
记住每一个生命,都是神灵点亮的灯盏
一个生命离开,就熄灭了一盏灯
生命就死气沉沉

记住日月,记住星辰,记住夜光下劳作的身影
阳光普照万物,万物都带着喜悦
记住溪流,记住山川,流水转世,让时光慢下来
记住雪,一片一片飘落,慢慢埋没人间
天空变得蔚蓝,大地变得洁白而肃穆
记住雪地里跋涉的人,记住风雪中消失的孩子
记住雪山上神性的光芒,雪山耸立,众神安详

记住一花,一草,一木,一沙
记住感恩,记住人间温暖,记住生命苍凉如水
记住爱,记住肉身的疼痛,拔掉一棵草
折断一根树枝,残杀一只禽兽,虐待一个宠物
活吃一个动物……天会下雨,地会颤栗
江河会咆哮,人间七月会飞雪

记住尘世间不灭的情缘
记住慈悲,记住善良,记住多一点悲悯之心
多一点爱,世间才能更有温度一点
记住用真心,将原本只说给自己听的故事
说给别人听
记住大地,记住大地上的行吟歌者
记住刘年,记住张二棍
2017年9月8日晚于通海)

守望黎明

夜幕低垂,星宿粉墨登场
郊野扬起的几粒蛙鸣
穿过巨大的黑暗,抵达我内心深处
寒夜孤灯,闪烁着
夜的迷离,梦的冷清
一片凋零的叶子
寂寞如冬雪般萧瑟
天空回荡着浓稠的忧郁
孤独的夜,很冷
无边的惆怅,透过雨水的芬芳
统治我的心境
天地有万古,大千一尘埃
我只是时空隧道里的一个匆匆过客
人近中年,激情退减
面对黑夜,我愿做一个光明的使者
或化作一只守望黎明的萤火
远离人世的喧闹和烦恼
洗尽铅华,用我微弱的光芒
给黎明指引方向
2016年7月26日晚于通海)

黄昏

太阳落山,倦鸟归巢
天气正好,不寒不冽,不温不燥
白昼又被时间淹没了一点

美好的事物终将逝去
暮色中,遥远的风声
描摹不出任何事物清晰的轮廓
生命摇摇欲坠,仿佛一场
凄美的落幕

黄昏之外,是我
我之外,是世界
2017年8月6日深夜于通海)

处暑

炙热烘烤大地和苍生
一场雨,拉近我与秋天的距离

这是个暗中使坏的年代
花朵会咬人,大水会冲了龙王庙
一棵树投下的影子,会绊倒赶路的人

我只想寻一处小院,种菜养花
不为尘世繁华,只为心之安宁
种一棵四季桂,开出芬芳淡雅的花朵
在心灵深处温暖生香

我愿做浅水中的一枝莲蓬
让季节淡去浮华,任由别人
把莲子、莲心采摘,去煎熬一味
上好的中药,又或是
泡在酒里,过滤那些繁芜和细碎
浸泡天高云淡的辽阔

我有人性的虚伪、懦弱和残忍
曾几何时,我心有不轨
典当一钱无尘的花香,去换一壶老酒
暖心暖胃,让唯美的秋天
和诗酒岁月,在这里安然度过

如果可以,我愿画地为牢
把自己,囚禁炎凉人世……
2017年8月23日晚于通海)

探访

赵大爷不在
我敲门的时候,墙角的
一只小花猫,朝我喵喵叫了两声
转身跑了

门上挂着的,依然是
那把上了年纪,长满铜斑的老锁
轻轻一拧,就开了

屋里清冷,空旷
门头上的镜子,映照着梁上
落满灰尘的蛛网;映照着
一地细碎的阳光;映照着
屋墙上一帧慈祥的面容……
2017年8月7日晚于通海)


丢失的春天

他站在斑马线上。弓着腰
疾驰而过的车辆,没在意他佝偻的身子
车带起来的风,掀起他的衣襟
他感到一丝凉意,身子微微的颤抖
他的神情中流露出惊恐和不安

一个小女孩站在他的身旁
她看着对面街上穿梭来往的行人
她的耳朵上戴着耳机
她细细的听仿佛在品味一首美妙的乐曲
她丝毫都没有意识到老人所处的危险

这是一个春日的上午,阳光明媚
清风徐来。我看见那个老人
站在斑马线上,像一枚深秋里的叶子
掉落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2017年2月19日深夜于通海)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龚学明简介

    龚学明,男,江苏昆山人。 1964年5月生。记者,编辑(诗歌),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
  • 胡弦简介

    胡弦,1966年生,现居南京,出版诗集《阵雨》《寻墨记》《沙漏》;散文集《菜书》(台湾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