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克霖十二首

作者:蔡克霖 | 来源:中诗网 | 2017-11-06 | 阅读: 次    

  导读:蔡克霖,江苏宿迀人。有诗集六册。现居美国南部,主编年刊《休斯敦詩苑》。

 
 微信图片_20171106164904.jpg
 
 
电话之约
   
 
 
思念
牵动每一个周末
和遥远的故乡联络
这便是我和母亲的
电话之约 

又是周末
我想母亲
又在电话机旁守候
听远方都市的呼唤
听远方儿女的呼唤
当悦耳的铃声响起
整个世界都将静静地
分享甜蜜 

我听到了母亲
拿起电话机的声音
扯动电话线的声音
轻轻抹眼泪的声音
多像上一个周末
母亲长长叮咛的
最后一句
 
幸福的母亲
和远方的儿女
共度着周末
那兴奋的话语
悄悄地通过网络
向整个世界宣布
她一生所设置的频道
从没有发生过故障
 
1997年
 
 
 低头思故乡
 
只有这时刻
我才会从窒息的大都市里出逃
甩掉挤压的空气和繁杂的市声
飞往西楚的天空
尽情地眺望故乡的项王故里
和月光铺满的每-条街道
再轻轻叩动母亲的柴门
感受又回到净土
回到了童年
乡音与乡音叨唠
乳名呼唤着乳名
真的,我像领取过好多次回扣了
这该是最多最多的-次
我要拿它的全部去认购2008年
奥运北京的体育彩票
唯有这时刻
我才又开通这一条隐密的航线
不需登记不需注册
因为故乡就是我的领空
 
2001年
 
 
大雁塔 
 
 
再不怀疑什么
前面就是大雁塔了
有几只大雁盘旋
是我亲眼目睹的
钟楼和鼓楼
尚未奏起音乐
我已攀上了塔顶
如果展翅
也青空里腾飞
该是件幸福的事了
我压根儿不想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充当什么英雄
只想掸去世间浮尘
心,平静下来
听佛说话
多少回梦里
都梦见你是智慧的长者
思维不枯,供众生
仰望和解渴
而我总爱比划雁的姿式
飞回长安
 
2004年
 
 
子夜,在等我
 
 
子夜,枕着河流睡着
我是这座小镇不速的夜客
 
望夫桥石板路等我
桥下水声等我
河畔的灯火等我
渐渐张开了淡黄的酒窝
 
小镇在梦呓里
开始数点寒星的降落
老妈妈磨豆腐
磨着圈圈年轮磨着汩汩岁月
 
小吃店炊烟等我
乌篷船的桨等我
大师故居将稍稍开启了大门
在等我 
 
 2001年
 
 
九月的蒙古高原[组诗之一]
 
 
起伏的蒙古高原
九月里便飘起了大雪
亿万支白色小蝴蝶旋舞着
彩色云朵早已逃遁
土拨鼠早已躲进山洞
寒风不停地呼啸
犹如我们心底的歌声
银色的
蒙古高原
是凸起的冬之声韵
似蜿蜒的弦琴
迸射冷光之铿锵
大汗铁骑曾这里集结
征讨、杀戮、掳夺、占领
此刻又在哪里 
 
高远、柔静
苍茫、厚重
沉思般的画卷
一翻到九月
便开始了受孕 
 
九月的蒙古高原啊
是我迷失的世界
如果向着无边走去
便会忘掉一切
 
2006年
 
 
雨中岳麓书院
 
 
春雨先我一步跨人书院
开始朗诵浩瀚之藏书
渐渐挂起了书声
渐渐藏起了匾额
开始模糊点击
历代课堂
历代学子
历代书卷之气
春雨喧哗
漫出诱人的书香
漫出行路万里的真谛
漫出治国滔滔的方略
漫出巨著之内心
学海无涯的一桩桩轶事
该有多少昨夜星辰
依然夜空闪烁
又该有多少流星
已退居于语言之后了
在商品狂欢中躁
在道德失落中浮
而一只点水的蜻蜒
那是我呵
卷起了春雨
卷起了热血
卷起了岳麓书院的
隽永和古朴
要带回六朝古都去了
 
 
2004年
 
 
 
慕尼的红色咖啡屋
 
 
慕尼黑的黑森林
围着一间红色咖啡屋
我们是突然到来的爱情
完全没有变质的
来这里燃烧
 
 
早就仰慕德意志的激情
歌德和席勒的神韵
早就将李白与杜甫的旋律
箭般凌空射往这里
寻找天籁的合音
 
 
终于如愿从这里过境
造访你红色的咖啡屋
造访你慕尼黑的黑森林
我们还会再来的
因为手里已握着一张
爱情的月票 
 
 
2002年
 
 
遐思:在地铁入口处
 
 
 
 
这便是地下迷宫的入口处吗 

我们将蚂蚁般涌入
在现代都市心脏里爬行
将有被吞噬的感觉
告别繁华,急速穿梭
到了带盖的廊口,才意识到
是胜利逃亡 

已进入动感年代
这里仅是激情的一个触点
而我却开始计算
每天、每月、每年
可节省的时间
还会避开好多只好多只
巨幅广告的兽眼 

而最忧虑的
是一直绷紧的心弦
偶尔方向迷失
该向西去,却向东行
造成错乱 

啊,聪慧的人类
喜欢游戏
地上玩够了
就玩到地下
说还要玩上星球呢
 
 
2008年
 
 
 
雕塑---写给墨西哥城
 
 
 
一座座雕塑追逐我
我走进了一条路
它跟我走进一条路
我走进了一个胡同
它也拐进一个胡同
我走进了一片浓荫
它早已抵达坐着等我
 
 
它知道我是异乡人
乐于作我的导游
它知道我不懂西语
便用表情同我交流
它甚至还会占术
我真的在寻找一座公园
参加一次迟到的聚会
它甚至娓娓道来
蚱蜢公园里有一条小路
小路上有风、有火、有石
 
 
回国后,我常常梦见
这演译故事的一座座雕塑
回国后,我常常在朗诵
遥远的岸,靠我越来越近  
 
 2008年
 
 
珍珠港 
 
我爱蓝调,更爱蓝珍珠
来到这里两者兼得了
海风弹唱蓝的旋律
珍珠硕大蓝得剔透
我的血液也被染蓝
顿涌蓝色诗句
谧静的蓝、沉没的蓝
直向亚利山那号军舰停靠
一条白色纪念船与之叠成十字
更显蓝沉重而肃敬
 
 
据说腰缠万贯的日本客
是等我们走了之后
才会悄悄地到来
是惧怕碰上了美国兵
而被揍一顿
 
 2003年
 
 
成都夜雨 
 
 
 
你总是借我喜爱的秋雨
来迎接我的来到
若不是友人撑起雨伞
我宁愿雨中站成枯萎的花
我备好我的财富给你
而你的星之光早被打湿
我将设计的图递给你
而你的街巷经灌满雨水
 
 
我总是在惦记杜甫的草堂
秋风秋雨里是什么模样
多么想拉开秋雨之帘
瞧瞧休闲之都夜的景象
追忆蓝蓝如诗的日子
那真该是百年之前的事了
 
 2010年
 
 
误入雪楼
             ----赠洛夫 
 
穿过了千街万巷
今夜误入雪楼
还好,大门并未上锁
即使锁上也无妨
我是-瓣飞舞着的雪花 

悠悠地飘落
依在庭院里的雪树上
角度真好
正好可瞧到窗口
那一盏不眠的灯火
桔黄色的火烛
像是雪楼主人
燃烧的心
 
起风了
寒流又袭来
我蜷缩着
再挪不动身子
在这疯狂的世界里
只想听一声
主人关紧门窗的声音 
 
2001年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