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洪:北斗诗词欣赏:你的当下就是昨天的我

作者: 苗洪(人民网专业评论员) | 来源:中诗网 | 2020-01-14 | 阅读: 次    

  导读:北斗的一首《新年寄语》创作于2020年的元旦期间。当他把这首作品交付给我的时候,同时也告诉我了一个令所有朋友都欣慰的消息,他的另一首前不久创作的作品在北京获了奖。


         序言:北斗的一首《新年寄语》创作于2020年的元旦期间。当他把这首作品交付给我的时候,同时也告诉我了一个令所有朋友都欣慰的消息,他的另一首前不久创作的作品在北京获了奖。这或许是对于他多年来孜孜不倦追求诗歌创作的一个肯定。本文是诗歌评论家苗洪首次从广角视野评论北斗的诗词。或许这种评论能让我们更进一步地从更加深刻的角度去了解与认识一个现代音乐人的内心世界及其其复杂的情感。岁月在北斗的心灵当中,只不过是个蒙太奇式的画面转换而已。任凭岁月流逝,他却安然面对苍茫的大地与冷雾,几番感慨,又几度沉浮。在他的诗歌里,他总希望抓住希望的影子,却又总是在沉重的回忆中反思希望的意义,岁月总是在不经意中轻易地蹉跎。有的人希望岁月无痕,不留痕迹地活着;有的人追求轰轰烈烈,或带走些什么,或留下些什么。而对于北斗来说,似乎是更愿意在岁月的流逝中留下成长的记号。这种记号在北斗看来,似乎是一种让人忘却焦虑的物质。我们在前行的路途上,那些容易被忘却的,或者说是值得永恒铭记的一切,其实都曾经客观存在过。
         一、我们走过晨曦,走过斜阳,走过曾经的迷茫。我们今天看似简单的醒悟,其实只是回首的结果。或是难堪,或是难言。北斗的诗歌不仅仅是创作一个共鸣的主题,也在创建着一种崭新的叙事模式。而这种新秩序的创建,无疑为当代诗歌的书写带来一种觉悟式的启蒙与启发。尽管这种启蒙是深刻的,然而真正做到却很艰难。因为对于北斗来说,人生的岁月即人生哲学的史诗。人类磨难的历史,最终成就的就是音乐的历史,诗歌的历史,文化的历史。北斗曾经这样说,诗歌的历史大于哲学的历史,诗歌的存在大于哲学的存在。
        尽管他诗词和音乐的旋律主题是健康而积极的,但是却处处充斥着对焦虑的释放及对灵魂的安抚。在古今中外的所有音乐家那里,灵魂是永恒的主题。它让我们坦然自若地面对诞生,面对走向迟暮直到死亡的来临。在北斗的音乐里,你总是能够找到自己曾经受伤的影子,你总是能够找到自己重生的阶梯。我们在本篇评论里,除了展示我们对北斗的音乐及诗词评论的态度之外,还有我们面对焦虑与失望的勇气。这种勇气让我们感谢诗词与音乐的安抚。我们对世界的信心来自音乐的启蒙,这是我们永恒的信仰。当整个世界的心灵向往光明时,诗歌就是我们最鲜明的指引与领航。我们渴望人生在世的觉悟,但是我们更加向往安宁与安静的生活。我们的灵魂在大海在山峰成长,我们的足迹也在这里留下无边无际的记忆。我们的焦虑,其实就是来自文化的不自信。文化的自信能让你从容不迫地找到自己,找到灵魂的出发点。我们的生命线在这里得到无限的延长,而我们的信仰则足以成为我们生命的动力。身处深圳文化前言阵地的北斗曾经一再发问,我们面向广袤的,年轻的土地,让自己唯一的一次有限的生命得以无限地延伸?答案就在诗歌,就在音乐里。我们从远古走来,岁月的走廊就是生命与灵魂的走廊。我们在原始森林里聆听最深沉的森林之吼,其实就是生命之吼,生命与灵魂的呐喊。“岁月应无迹,眉间却有痕;晨曦轻冷雾,别是一乾坤。”这就是北斗在2020的那个冰冷的深圳之冬发出的感慨。
         晨曦总是在那个固定的时刻如期来临,而如影随形的淡淡薄雾也总是如期而来,这种肃穆与迷离构成的绚烂场景,让人更加思绪万千。在生命的诞生与生命的消失之间,他们之间的间隙既可以无限放大,也可以无限缩小。在灵魂的光与影之间所形成的画卷,就是灿烂的晨曦与白雾的交织。一切都仿佛是已经结束,一切又仿佛是开始。在生命的光芒中,我们一次又一次寻找着岁月的痕迹。或许是年月的久远,我们已找不到往日的痕迹,但是,它却深藏在你的眉宇之间,灵魂与天涯的尽头那里。
         二、从北斗记事的那天起,就属于那种将灵魂捆绑在身上的男人,这至少不会使他失去初心。这种灵魂与肉体的不断同行,让肉体与精神永不错位的生命态度,使他成长,使他在属于他的那个圈子里有了自己的话语权——至少,在属于他的事业里,他是一个决策者。他是一个决策者,但是却从来没有去显得高人一等。但是,这并不等于他对所有的人都隐藏了自己真实的个性与性格。他从不将就自己的言行,对朋友,对同事,包括对自己的父母或所有家人。他是个属于把良心平均分配在每个亲人及朋友的人。他是个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智者。他选择了用诗词,用音乐来表达自己的心理轨迹及觉悟的轨迹。而我们现代人最为普遍的焦虑及忧郁,在他的诗词或音乐陶冶下,都势必会走出以往的阴影。你当下的焦虑其实就是我曾经的焦虑。这是北斗音乐及诗词引起共鸣的主要根基。他从来没有妥协过,对现实,对过去,对未来,对自己,对他人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属于原则立场上的妥协。他个性的固执,是他形成鲜明人生哲学,人生个性的主要根源。但是,他并不仅仅以固执为本,他是一个能够听得进所有意见的诗人。
        他不愿错过生命中的任何一个诞生思考的间隙。在那条间隙上,总是闪烁着思想的焰火。我们不知道从他生命的哪个时刻起,他就学会了理性与宽容。他总是在思考写作及创作的第一时间里,首先考虑到的是读者及观众的共鸣,然后才是他的作品。北斗的艺术观是文学的价值来自于共鸣。共鸣是作品的生命与成功的基础。在他的生命里,对文化,对文学,对诗词,对音乐的思考既有程序感也有仪式感。他可以豪爽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长笛高昂一曲,以驱散心头的迷茫与困惑。北斗的诗词及音乐是含有启蒙密码的物体,他的舞台既可以是大海,也可以是小巷间的任何一个角落。他的文化观,文学观乃至音乐观是属于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主张与观点。借用音乐悠扬的旋律去打破哲学的沉闷,去打开困惑的迷茫。在他看来,今天的自己已经不是属于单纯自我的自己,他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过客,浩瀚星际中一颗最黯淡的星辰。他愿意用这份安宁与致远向今天的你我致意与致敬。这种对世界的敬畏,其实就是对文化及音乐的敬畏。
         三、他是一名用诗词诉说哲学的诗人。也更善于在创作的间隙去捕捉思考的灵感。无论是在旅行的旅途上,抑或是独自仰望星际时,他总是能够将思想的翅膀伸向遥远的地方。他作为一个浪迹半生的游子,从前的无数次漂泊,或许都是上帝赐予他的成长的阶梯。他成功的殿堂或许就近在咫尺,但是他却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他在蹉跎中不断地挑战自我。而在这个挑战的过程中,他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学观及文学主张。博爱只不过是诗词创作所有主题中的一个项目,一个环节而已。他更愿意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人类真挚情感的痕迹。这些痕迹可能在他看来,更有助于帮助现代人理解人的内涵,精神的内涵。他的流浪最终促使他学会如何去战胜焦虑与不安。
        在这首诗词当中,他瓦解了人生哲学的理想主义观点。胜利的峰峦及殿堂并不完全都是辉煌灿烂的色彩,有晨曦,有冷雾的衬托才是真正而真实的殿堂。当殿堂的福音传递给世界每一个角落的时候,它总是注定要穿过云层及雾皑才能抵达。北斗的这首诗还在于给我们传递了这么一种近乎神秘的信息。我们的灵魂其实一直都被深深隐藏在我们的眉宇之间。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那么眉宇则是抵达灵魂的通道。当我们在某一瞬间不慎跌落深渊时,高昂的眉宇总是在提醒我们希望就在不远处等待着我们去抓住,去努力,去实现这个美好的希望。
        这是一首比较特殊的新年寄语诗。或许我们曾经忽略过过去多少的惆怅与低谷,或许我们故作骄傲地去藐视过去的失误与错位,可精神在依旧煎熬依旧焦虑。这或许是每一个现代人,不论你成功也好,失败也好,可是这焦虑却依然存在。因为焦虑是人的本性,是人的一种关于抵御外力的一个警示的信号。在这首诗词里。北斗似乎并没有给我们谈及过多的文化元素,因为在他看来,岁月如诗,时光如诗。诗歌就是我们文化生活的最高提炼与体验。感谢北斗给我们带来如此深刻的人生启迪。也感谢所有生活中帮助我们摆脱焦虑与困境的智者。或许你的当下就是昨天的我,或许又不是,因为我们总是在跌跌宕宕中起伏。
 
(本文由作者授权中诗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您联系作者)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20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