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谁诗歌中的书写元素

作者:深雪 | 来源:中诗网 | 2019-07-08 | 阅读: 次    

  导读:曹谁的诗集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代表诗集是抒情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牧歌》,后期是探索大诗的《亚欧大陆地史诗》,本文以两本诗集的诗歌中常见的典型元素作为解读曹谁诗歌艺术世界的捷径,来探究在这些神秘的元素背后诗人曹谁所构建的艺术世界和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

         【摘要】曹谁的诗集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期代表诗集是抒情诗集《冷抒情——亚欧大陆地牧歌》,后期是探索大诗的《亚欧大陆地史诗》,本文以两本诗集的诗歌中常见的典型元素作为解读曹谁诗歌艺术世界的捷径,来探究在这些神秘的元素背后诗人曹谁所构建的艺术世界和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本篇论文从三个方面来写:第一方面,“解读曹谁诗歌的密码:元素”,主要是提炼元素。第二方面,“曹谁诗歌中的元素”,着重对曹谁诗歌中存在的两种现象:竭力构建艺术世界的自然元素与艺术世界幻灭时的孤立元素来加以进行分析。第三方面,“曹谁诗歌中本我的显现:元素背后的透视”,透过这些元素背后的表达和意义,来解剖诗人曹谁的内心情感世界和对艺术世界的追求,主要从自由、艺术与爱情的追求来解读曹谁。
【关键词】曹谁 诗歌 元素  艺术世界
 
         【Abstract】Cao Shui poems are divided into two periods before and after the early represents poetry writing pastoral Eurasian cold lyrical, late is continuously explore the epic land for Asia and Europe, in this paper, two common elements in book of poetry in the poetry typical elements of a shortcut to unscramble Cao Shui poetry world, to explore the mysterious elements behind the poet Cao Shui built the art world and the inner world of rich and colorful. This paper is written from three aspects: on the first hand, "to interpret the code of the poem of Cao Shui: elements", mainly elements. Second, focus on "shei the elements in the poem" cao Cao Shui two phenomena that exist in the poem: to build natural elements of the art world and artistic world disillusionment of isolation elements to be analyzed. The third aspect, "Cao Shui poetry book I show: elements behind the perspective", through these elements of expression and meaning behind, to dissect the poet Cao Shui inner emotional world and the pursuit of the art world, mainly from the pursuit of freedom, art and love to interpret Cao Shui.
Key words】Cao Shui;Poetry;The element;The world of Art  
 
引言

         元素这一概念见于海子的《诗学:一份提纲》一文:“我写诗总是迫不得已,出于某些巨大的元素对我的召唤。”海子认为“元素”是内在于物象的基本因素,与宏大的背景式的“实体”相比,元素更加内在、更加抽象,因而也更具概括性与穿透力。海子在诗三义里说:“首先,诗,说到底,就是寻找对实体的接触...是一种主体与实体间面对面的解体和重新诞生。其次,诗歌就是出于某种巨大元素的召唤,即诗歌是一种召唤,这种召唤出自某种巨大的元素。最后,诗是主体人类在某一瞬间进入自身的宏伟——是主体人类在原始力量中的一次性诗歌行动。”
 
一、曹谁诗歌中的密码:元素
         海子和荷尔德林两位有着巨大文化背景差异的浪漫主义诗人的诗中都兼有以元素为诗学的核心,同样,元素的力量也充溢于曹谁的写作中,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大多数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诗人都对大自然有着特殊的感情,诗人诗歌中的元素,就是诗人性格、精神、文学理念等在诗歌中的集中反映。曹谁诗歌中自然元素和孤立元素的表现形态是丰富多彩的,并且有着深刻地表现内涵。
         曹谁在2007年写成长篇诗论《大诗主义宣言》,开始发起大诗主义运动,并且创立民刊《大诗刊》。大诗主义被称为80后发起的三大文学思潮之一。曹谁一直在诗中致力于恢复人类共同的家园——亚欧大陆地,以及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由精神。在曹谁的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中,诗歌《大序曲1:唯一三首的无影人的过去现在未来》《大序曲2:开始或结束在隐秘的圣杯》《大序曲3:从水到第一陆地》集中体现了诗人凭借奇特想象的诗歌元素构建出梦幻般的艺术世界,如“我的一生则是一团火影的闪过/我在黑暗中已经太久/一切都已经在想象中完成,一根贯穿宇宙的秘密的火柱/一切因为那个秘密的火柱而存在/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从这里结束”《唯一的无影人的过去现在未来》,诗人一生追寻神秘而如同炽热的像火一样的事物,这份执着如同飞蛾投火一般可爱又无奈。海子说:“你应该体会到河流就是元素,像火一样……必须从景色进入元素,在景色中热爱元素的呼吸和言语,要尊重元素和他的秘密”,火是诗人假托某些情感的诗歌元素,在这首诗中诗人曹谁想去找寻隐秘的事物,可是却又在找寻的途中感受到那些事物在冥冥中或许只是一场徒劳,这种隐秘无疑是让诗人费解伤神的。
         曹谁前后两个时期的诗集富含的元素种类众多,所表达的情感饱满而真切,其中曹谁诗歌中的元素以出现和使用频率较高共分为两类,第一类是自然类,包括:火柱、帕米尔、陆地、河流、大陆、太阳、月亮、雪、雨、东方、西方、星星、昆仑等;第二类是孤立元素,包括:黑暗、夜晚、黎明、黑洞、白洞、黄昏、圣杯、魔鬼、冬天、冰凉、王、谁等。以下我将从这两种不同种类的元素开始解析诗人曹谁在这些元素背后的自由、艺术、爱情追求。
 
二、曹谁诗歌中元素
         曹谁从2007年出版诗集《冷抒情》到2018年出版的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其时间间隔十二年,从童年时期找寻的一种“秩序”到现在依旧
还在找寻的新世界中幻想时有与幻想时灭为标志,大致将其诗歌元素划分为两个阶段,即构建艺术世界的自然元素和艺术世界幻灭时的孤立元素。
(一)构建艺术世界的自然元素
《梅塔特隆立方体:亚欧大陆地深处的永恒之宫和乌有之宫》
         元素所具有的活力赋予曹谁的诗歌创作一种具有韧性的生命力,纵观国内外大多数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诗人都对大自然有着特殊的感情,诗人诗歌中的元素,就是诗人的性格、精神、文学观念等在诗歌中的集中反映。曹谁诗歌中自然元素和孤立元素的表现形态是丰富多彩的,并且有着深刻地表现内涵。美国诗人、文学家和思想家拉尔夫·瓦尔多·艾默生讲过这样一句话:“为大自然所深深迷恋的人就成了这个世界的诗人”,这句话的意思是,认识大自然的一部分,并且人与大自然是密不可分、浑然一体的,的确,人是无法离开大自然的,而且人只有回到大自然的怀抱中,才可以发现和感受到更多的可能性,如同曹谁的创作,都是基于对自然的感触从而创作一首首诗歌。
《梅塔特隆立方体:亚欧大陆地深处的永恒之宫和乌有之宫》
         曹谁诗歌中的自然元素很大一部分是源于他在青少年时期的一次远游而得。他曾在2008年9月去职远游,在西藏、新疆游历数月而返,在这期间他的大量诗歌都是于此于时创作,也正因为此次的游历,使得他的诗歌和他前期的地理发现挂钩,这为他的诗歌创作提供了丰富的元素来源。在诗集《冷抒情》中曹谁说:“世界本质虽然在遥不可及的深处,我们每天面对的现象界(世界)却是确实的,这是唯赖感觉可以体会的,元素会在某个苦闷的时刻升起”,在这本诗集中冰凉、河流、火、王、谁、夜晚、黄昏、冬天等都是常见的元素;在诗集《亚欧大陆地史诗》中,火柱、太阳和月亮、陆地、昆仑、东方和西方、黑暗和黎明等都是常被诗人所使用的元素。它们被曹谁在情感上赋予特别的意义,供他肆意的对诗歌进行秩序的书写和对自我世界的建构。
《梅塔特隆立方体:亚欧大陆地深处的永恒之宫和乌有之宫》
         曹谁在写诗之初受大诗主义影响,其诗歌多以“大”为特征,遵循诗学主张“合一天人、融合古今、合璧东西、随物赋形”创造一种“大诗学”,并也以元素为诗学的核心,来考量诗学的不断流变性和重构性。曹谁通过对诗歌运用的大量抒情元素,在想象的狂欢中重构了一种独属他的艺术世界——亚欧大陆地,这里体现了曹谁诗歌中的基本宇宙,也更高的体现了曹谁内在宇宙精神的外显。在曹谁的诗歌中描写的多是比较宏大的事物,如亚欧大陆地、秘密的火柱、帕米尔、陆地、河流、大陆、太阳和月亮、雨雪、东方、西方、星星、昆仑等,并且时间大多在黄昏之后的夜晚,这无疑更加充满了神秘的色彩。著名评论家刘晓林给诗人曹谁写过这样一句话,他是一位“在想象的狂欢中重构秩序”的诗人,诚然,在他的诗歌中无不表现出对现实世界以外的另一个理想世界的近乎如痴如醉的描摹和探寻,这样一位具有个性化的诗人无疑能让人产生敬畏和想去探究的。
 
大光从宇宙深处向我们照下
在底格里斯和幼发拉底之间
火种坐在带翅的雄狮上向西到犹太、埃及、希腊
火种坐在飞翔的毒龙上向东到波斯、印度、中国
火种向西隐藏在大西洋中,火种向东隐藏在太平洋中
火种在暗中向新的中心集聚
 
马尔杜克垂着雷电到两河间的通天塔上
他们的子孙向东到黄帝向西到宙斯
他们踏着火种越过大海
从东方出发的印第安人和从西方出发的欧罗巴人在阿兹特克相遇
他们开始互相残杀
火种的中心其实在双手向拥的阿兹特克
 
梅塔特隆的十二个后裔已经在十二个方向把火种点燃
东方的十二把火照耀天空:阉茂星、作噩星、涒滩星、协洽星、敦戕星、大荒落、执徐星、单阏星、摄提格、赤奋若、困敦星、大渊献
西方的十二把火照耀天空:白羊星、金牛星、双子星、巨蟹星、狮子星、处女星、天秤星、天蝎星、人马星、摩羯星、宝瓶星、双鱼星
大光在中心将十二个方向的星星照亮
永恒之宫和乌有之宫升起
我们的前生悲欢离合和来世爱恨情仇都在这里集聚
我们过去的辉煌和未来的光明都在这里集聚
我们是在光明和光明之间的亚欧大陆地怀想和等待
         这首《梅塔特隆立方体:亚欧大陆地深处的永恒之宫和乌有之宫》通过梅塔特隆立方体,可以了解到万物的最根源,了解世界的起源,并且曹谁以跨地域的宏大书写方式在诗的末尾用亚欧大陆地作为落脚点,讲述前生来世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哲学家赫拉克利特认为万物由火而生,诗中“火种”的出现频率较高,那么曹谁是不是同样认为世间万物都是由火而生呢,他想借此表达一种怎样的世界认同呢?通过诗中曹谁对这一词的大量运用,可以大胆猜测曹谁是认同这种说法的。
         亚欧大陆地作为曹谁诗歌中常现的主要元素之一,曹谁赋予欧亚大陆这样的含义:是最初也是最后出现的范畴式的完整帝国,骑着带翅膀雄狮的王在巡视。亚欧大陆地好比每个人心目中存在的远方或者乌托邦,著名诗歌评论家霍俊明对于亚欧大陆地这样评价:“亚欧大陆地与诗人精神地理、个体精神和写作之间是挣脱不开的关联,在这广袤、安寂的高原、土地和那些元素性的事物上,在诗人心灵之上的是永恒的夜幕中静静闪烁的星群”。我则认为亚欧大陆地好比每个人心目中的乌托邦,每个人都在其建构自己精神的秩序,假如我们相信有这样一个地方那么它就有,不信就没有。
 
我睁开眼,在黑暗中回忆或憧憬我的一生
过去和未来的我在黑暗中已经重新融合
无边的黑暗是你永恒的样子
我的一生则是一团火影的闪过
.........................
因为那连接着我们的秘密
一根贯穿宇宙的秘密的火柱
一切因为那个秘密的火柱而存在
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从这里结束
.........................
他们因此而勾心斗角
他们将为触摸到光柱而遭殃
我的厌恶仍然弥漫星空
周围是这样绝望的水
我且要看这一次人世的爱恨情仇
一切从这里开始,一切从这里结束
 
         在《唯一的无影人的过去现在未来》这首诗中曹谁反复提到“火影”与“火柱”,曹谁说他的一生如同火影一样的闪过,这既表达出曹谁对生活有着热烈的追求,又表达出曹谁已经感悟到生命的短促;而那根贯穿宇宙的秘密的“火柱”,一切因为那个秘密的火柱而存在的东西,指代太多的可言说与不可言说的事物,可以指理想、爱情、成绩等等。
 
有一个地方很近
两个人总无法相遇
当你在的时候
我还没有来
当我来到,你却已经远行
 
有一个地方很近
我遇到你
在一个忧郁的秋天
我知道,雪花就要降落
那是许多年前的重复
 
有一个地方离天很近
很久以前,天的眼泪遗落
我早已经感觉到
那条隐秘的道路
多么渴望,那一种洁白的冰凉
从我的皮肤渗入骨髓
我宁愿从此
从此生活在你迷人的冰凉
 
         拥有着亚欧大陆地这样一个艺术世界的诗人曹谁,也免不了受爱情的苦。这是曹谁诗集《冷抒情》中的诗《有一个地方很近》,曹谁最初写诗的灵感来自伊人雪妃所推荐的同名歌曲《有一个地方很近》,曹谁以有一个地方很近,实则想要表达的是与心爱之人距离的遥不可及;曹谁认为“雪花”、“冰凉”在这首诗中代表一种亚欧大陆的特性,类似于人类的特性,有秩序的人所具有的表情;如,“我一直在怀念/那年冬天第一场雪/我感到一丝冰凉/那一定是你遥远的降临/让我如何/如何再将那一种冰凉忘记”,曹谁说“冰凉”是一种秩序,而我读出的却是人在这一生中当免不了有的那种忧伤和落寞。
         此外,《带着雨水在河流中飞翔》是以河流为中心意象,诗人追溯着河流寻找“你”的踪影,河流的温度越发冰凉,天空永恒的云雾是“你”的忧愁,诗人在诗中将自己比喻成一只巨大的鸟,然后带着雨水在河流中飞翔,这些从侧面暗示出诗人因心爱之人的爱而忧愁。
(二)艺术世界幻灭时的孤立元素
         通过对曹谁诗歌元素的解读,不难感到曹谁对于元素有着复杂的感情。 曹谁的诗歌中有时会出现一种幻灭感。曹谁始终都是追寻和瞩目亚欧大陆(在它看来亚欧大陆曾经是人类的共同家园,从巴比伦向西到犹太、埃及、希腊,向东到波斯、印度、中国)的“少数者”,而这种“少数者”所持有的梦想很多时候会成为诗歌包括成为自身的负累,对于曹谁,语言是危险的,正如海子所说:“诗歌/言语之马/渡过无形而危险的水上”。著名评论家霍俊明说:“词语与火焰不论是淬炼再生的关系还是焦灼拆解的关系,都不能不让一个现代诗人反复思考、盘诘和追问”。
         在《亚欧大陆地秘域》(二十种描述)中诗人多将亚欧大陆描写成铁笼,在《虚假的亚欧大陆地》“这铁笼的天地中的都是假的/花是假的/风是假的/人都是假的/我不在相信:任何东西”中,诗人更是将亚欧大陆说成铁笼,继而铁笼中的一切事物都是虚假的,诗人为何会产生这样过于偏激的话语?这是由于诗人曹谁一直致力于“大诗”或“第三史诗”的写作,这在当下甚至当代是非常少见的,而这种“大诗”是否符合读者的阅读兴趣?是否为更多的人推崇和喜爱?是需要诗人进行思考的,因为就连海子、骆一禾、昌耀等人写的“大诗”在如今依旧还在沉寂当中,即使曹谁在诗歌中尽量避免元素性上的一般意义的抒情写作和宏大的结构来构架他的整个诗歌体系,这也无疑是巨大的挑战和一条艰难的道路。
         在《亚欧大陆地废墟》(阴阳)中,曹谁的内心明显经受着痛苦的挣扎,他似乎无力构建亚欧大陆地,他处于放任其毁灭任由其成为废墟的漫不经心当中,曹谁又在《亚欧大陆地大咒》“你走不出亚欧大陆地/从帕米尔站起/我在天空飞行/我要冲出亚欧大陆地/我发现我在向亚欧大陆地深处飞去/这孤独的大地/我无法走出/这完美的大地/我无法走出”中做着对幻想破灭的垂死挣扎的较量,曹谁的渴念成为他自己的心魔困着他、折磨着他,他在懊恼自己的亚欧大陆实际上只是一个乌有国,事实上,人一旦有时清醒后时,尤其对一直倾心于精神和元素重建的曹谁来说,这无疑是很残忍的,而这种矛盾在这首诗中可以说体现的淋漓尽致。
         曹谁的诗歌中有一个富含哲学的元素“谁”,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同样的曹谁名字里也带有“谁”,就此曹谁解说,“谁”是指没有形象的人,也是一切人,这一切都属于他,他也是一切。这让我想到古有一代枭雄曹操,今有诗人曹谁,从这里可以看出曹谁是位具有强烈个人性的诗人,他骨子里有股想要与帝王齐肩的傲气,他本身就像个神秘的问号,这也体现出曹谁在自己诗歌的艺术世界里自称为“”,竭力构建自己的诗学秩序和艺术世界的雄心。
         “王”也是曹谁诗歌中的常见元素之一。如:“我经常在暗夜/在亚欧大陆中部孤独地走/我经常遇到一头带翅的雄狮/每天像我一样优雅地走来走去”《孤独的狮王》,诗人写诗的时间点似乎总是在夜晚,这也是一个很显著的时间元素,诗人通过对自己和雄狮的描写,实则合二为一写出自己就是那个孤独的带有姿态的雄狮之王。很有意思是,孤独的狮王也可以理解为:孤独的是我,这是很让人值得去回味的,同样,在《孤独谁阴阳歌》中诗人的孤独感无不被表达的怅然万分。
 
三、曹谁本我的显现:元素背后的透视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读出曹谁是以元素为诗学的核心,几乎每首诗歌中都离不开元素。而自然元素和孤立元素一直被曹谁所运用于诗歌中,在构建诗人艺术世界的同时更为我们读者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冲击和震撼。曹谁将诸多的自然元素和孤立元素以及在这里我没有做出解析的其他元素贯穿于各个阶段的诗歌写作历程中,彰显了曹谁对于诗学秩序的尊重,更传达了作为写诗的少数人为“大诗”发声发言的一腔孤勇的气魄,这是曹谁难得可贵的精神品质和写作态度,这种坚守更值得我们前去学习和发扬。
通过对于曹谁诗歌中元素的解析,我们透过这些元素的投射可以分析曹谁精神世界的显现。本论文以自由追求、艺术追求以及爱情追求这三个方面来进行阐述。
(一)自由追求
         曹谁一直致力于建构自己的艺术世界——亚欧大陆地,当人们对身处的现实世界不满或无法在俗世获得精神上的那份契合,就会想要找寻一处净土,而诗人曹谁在自己的诗学秩序中找到了自己的艺术世界——亚欧大陆地。新锐批评家苏明在《亚欧大陆地论纲》中说:“曹谁苦心造诣的亚欧大陆地文本中,浸透着希腊、埃及、犹太、巴比伦、印度、波斯、华夏各文明中的隐秘历史,曹谁将他们糅结起来,熬制在神性迷离的亚欧大陆中”,曹谁的诗歌中常出现马、王、王妃、山川河流、宇宙等元素,而他在诗里总写出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骑着马,当着王,流浪着,从黎明到黑夜,从黑夜再到黎明,日升日落,周而复始,没有任何人的干扰,曹谁将自己投射于此,表现出了他对自由的追求,这种自由看似孤独,实则诗人享受着与孤独流浪为伴的生活,“古来圣贤皆寂寞”足以道出曹谁对于自由的追求。
(二)艺术追求
         曹谁从2007年写作《大诗主义宣言》时开始陆续写作,他的抒情诗大部分都是向着一个中心写的,就是诗人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演变的体会,他说他这一生只写一首大诗,那就是《亚欧大陆地史诗》,诗人以自己的诗学态度恣意宣扬他对艺术的追求。著名作家肖黛在《曹谁,你是谁?》一文开头中这样问诗人曹谁:“曹谁,你是谁?”曹谁回答:“你觉得我是谁,我就是谁。”两人这看似简洁的对话却别有意味,你觉得我是谁,那我就是谁,这句话使人不由得产生联想,一种无所限定且自由的想象,正如作家肖黛说的,曹谁的精神典礼是无比高贵的,正是这种高贵,使得曹谁的艺术世界因他的那份坚守而绽放光彩。作家肖黛对曹谁的诗歌评论道:“我倾心的正是这样的诗,一笔一笔的含情,一行一行的嘶鸣,情隐于哀伤的内里,鸣蔽于虚渺的前台,令人在同一时间感触到漫延的苦和突然的美,从而不得不痛心疾首地叩响魂灵并放飞关于命运的想象。在我看来,他小说中的游历与慈悲,他剧作中的跌宕与深情,都源自他的诗心。”
(三)爱情追求
         自古以来人们都是难逃爱情这一永恒的话题,歌德曾说过:“年轻的男子谁个不善钟情?妙龄女人谁个不善怀春?这是我们人性中的至神至圣。”曹谁的很多诗歌都是与爱情有关的,这一点从他的诗中常出现的两位女子雪妃和琳妃就可得知。而由所写出的诗歌数目来看,曹谁最爱的女子便是琳妃。“在遥远的大陆深处你了无音信/可是我依然无比沉静/在夜深人静时/至少你还在人间/至少你还在心中/可以让我思念/冬季就在前面/面对秋风我跳下战马为你轻轻唱/仿佛你在我身边/我依然无比沉静/在秋夜的河边/至少你还在心中/可以让我思念”《秋歌》,在这首诗中,曹谁向我们娓娓道来一个这样的故事:在秋天的夜晚,诗人漫步在星空下的河畔,心中所思所念的人即使不在他的身边,可他对她的思念依旧不变。又如:“谁把那一匹马骑走/谁把忧伤留下/蓝色的贝加尔/留下这空荡荡的蓝色贝加尔/谁把马匹骑向更北/让一个人牵肠挂肚/让所有的人日夜思念/”《忧伤贝加尔》,以这两首诗为探讨点,可以发现曹谁对于爱情的柔情与忧伤是真挚而感人的,这也表现出曹谁对待爱情的情真意切,即便伊人或许已经远去,又或许爱而不得,曹谁心底的爱依旧在某处安放。
结语
         曹谁一生都在致力于写成一首“大诗”,而在他而立之年时他写成了他的“大诗”——《亚欧大陆地史诗》,这部诗集完满的圆了曹谁对于诗歌的志向与追求,更是强调了曹谁以元素为核心的诗学写作,著名评论家霍俊明说他的诗歌中有着当下比较罕见的召唤结构,这无疑是闪亮的。曹谁倾心于以元素抒发对宇宙中万事万物的感慨,他在自己的狂欢中追求着诗歌和远方,这在当今有着此种情怀是难得可贵的。曹谁将自然元素、动植物元素以及孤立元素运用到他的诗歌写作中,保持自己的诗学秩序、精神理念,以一个个元素来传达他的内心情感与艺术追求,这份坚守几多偏执、几多可爱。没有精神家园的人注定是个生活无趣的人,而曹谁的精神世界足够富足。很多时候,人不是因为某些事物真的存在而去追求,而是即便知道它只是虚构的世界,只要能有所依、有所靠就有探求的意义!

注释:
西川《海子诗全编》[M],海子著,西川编,三联书店上海分店,1997年,第五编文论.
 曹谁《冷抒情》[M],北寒带诗歌沙龙,2007年版,附录第159页.
 高原《论叶芝诗歌中的自然意象》[D],2012年5月版.
 曹谁《冷抒情》[M],青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3页.
 刘晓林《在想象的狂欢中重构秩序——评曹谁《昆仑秘史》》[N],载《青海日报》2012年江河源副头刊.
 曹谁《亚欧大陆地史诗》[M],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第7页.
 海子《海子诗全集》[M],作家出版社,第201页.
 曹谁《亚欧大陆地史诗》[M],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第6页.
 曹谁《冷抒情》[M],青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58页.
 苏明《亚欧大陆地论纲》[N],载《文学报》2018年3月7日第113期.
 肖黛《曹谁,你是谁》[N],载《文艺报》2018年3月7日第113期.
 
 
参考文献:
  1. 曹谁《冷抒情》[M],北寒带诗歌沙龙,2007年版.
  2. 刘文瑾《元素与节奏:海子和荷尔德林的诗学比较》[D],《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11年.
  3. 海子《海子诗全集》[M],作家出版社,2009年版.
  4. 曹谁《亚欧大陆地史诗》[M],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
  5. 苏明《亚欧大陆地论纲》[N],载《文学报》2018年.
  6. 肖黛《曹谁,你是谁》[N],载《文艺报》2018年.
  7. 曹谁《不会写诗歌的小说家不是好编剧》[N],载《文艺报》2018年.
  8. 霍俊明《向没有远方的远方出发》[Z],北岳文艺出版社,2018年第1-9页.
  9. 钟一鸣《论雪莱诗歌中的“自然意象”》[D],《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版.
[10]刘晓林《在想象的狂欢中重构秩序——评曹谁<昆仑秘史>》[N],载《青海日报》2012年.
[11](德)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诗的阐释》[M],孙周兴译,商务印书馆,2000年版.
 
深雪简介:
         深雪,原名马慧,回族,90后,生于青海西宁,毕业于青海师范大学中文系,系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在第35届中国洛阳牡丹文化节·河洛青年诗歌论坛被授予“桂冠诗人”称号。作品入选《青年诗歌年鉴》,诗歌发表于《诗歌月刊》《青海湖》、《诗江南》等。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