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者,不必都是仙而人者

   ——王长征的诗及诗者对生命的态度

作者: 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06 | 阅读: 次    

  导读:郭栋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学会理事。已出版诗集《高原 草原 平原》《盛宴》《在这纷扰的尘世该怎样爱你》《少年带着雷声远行》(合著);荣获首届《奔流》文学奖:诗歌奖,中国诗歌万里行优秀诗人奖,第二届河洛桂冠诗人奖。诗和诗评散见《中国作家》《诗潮》《诗林》《诗选刊》《奔流. 时代报告》《莽原》《星星》《绿风》《海燕》《诗歌月刊》《岁月》《天津诗人》《诗歌地理》《工人日报》《中国交通报》等各类报刊及中诗网、今日头条,凤凰网、环球网、豆瓣网,诗评媒等网络平台。

        王长征,一个携着春雷远行,又沉湎于土地的年轻歌者。
        我与长征曾谋过一面,通上几次电话。第一次通话,我因公务到了他的老家,他正在操办妹妹的婚事;第二次通话,我去北京的途中,他回话,在老家为姥爷祝寿;第三次通话后相见,他正在与同事组织“全国青年诗歌大赛”,奖金十分丰厚。这些足以说明长征既注重亲情,又非常执着诗的传播。
        古之仁人,曰:出世,一旦快马招之,却急慌慌上路。山高坡陡算不了什么,须知,他暗恋或明恋的是庙堂。李白,仙,出门去,仰天大笑,实则,期遇一试身手。杜甫老先生尤甚。东坡自曰居士,寒枝不栖,念兹在兹的仍是庙堂,有言为证: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古仁人呀,雄哉,伤哉,吾敬之。
        唐初王绩,“有道于已,无功于时”,仕而隐,隐或仕,两难也。仕貌隐心,隐心仕志,终南山有,捷径不多。陶渊明说:“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其端。”志始于食,年轻人首先要养活自己,尔后可诗。
        现在诗坛理论纷呈,语言口语,诗象琐碎,诗境凌乱,是个通病。诗,不可能神圣地高过一切,如果口语化、垃圾化、污浊化,久而久之,诗歌危矣。且看王长征的诗歌,“浓雾渐起/湖泊似乎高悬/地面几乎倾覆,又一次次扶着自己/草尖上荡着秋千的草原/暮色中变得冷冽而自由/你若不回到温暖的灯下/就要小心草丛里闪烁的蓝眼睛/草儿,这绿色令你一次次颤抖/仿佛嬗变成摇曳的火焰/等待善舞的姑娘打马而来”(《退 隐》)“孤身一人,从城市深处走来/我在诗歌的草原诵读天空的句子/干净而纯粹的风吹过/绿浪翻滚/陌生而冷酷/为了能够独善其身/只好继续在草上逆风而行”(《傍 晚》)长征没有赶时髦,平实的诗句,哲学的感悟、生命的探索、灵魂的拷问、未知的追寻、尘世的酸甜,是主旨。他是位追求普世爱、苦、乐,生命意义,一已之责,有思想、有担当的年轻歌者,与时下那些欲死欲活派、歇斯底里派、蜗居自我派、垃圾污水派有着本质的区别。
         诗无关国计民生,却紧系品格、情趣。曾写下“书生报国成何计,难忘诗骚李杜魂”的叶嘉莹先生,自一九四五年始,倾其寸心,平生志意,讲坛音邈,闻之润心。而对先生来说,是生命,是信仰,是诗意而又一路多艰的精彩。
       “时光恒久/任何人都会消失/草原哺育的牧民虽少/性格却如鹰如隼/多少不安分的心期待外面的世界/如不能像草一样覆盖大地/就是对光阴的无情虚掷”(摘自王长征的《草原的性格》)长征是位年轻的诗者,又是位文化的传播者,用时下语来说,兼容策划人。诗,是自己的;传播,是为众的。
         尖顶倒了,可尘世仍在。冉阿让不朽,是雨果的。尘世在,文学不死。做个愤世疾俗者易,也不易。隐士,你隐到哪里去?诗者,及诗的传播者,是智者。后生记着叶嘉莹。德令哈,有,那是海子的。我只求尘世,我不求你。
         别说人而仙者,也别说仙而人者,请读读岑参吧!“虏塞兵气连云屯,战场白骨缠草根。剑河风急云片,沙口石冻马蹄。亚相勤王甘苦,誓将报主静边尘。古来青史谁不见,今见功名胜古人。”(《轮台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生活中,我们不体验,或体验而不思考,等同于无生活,如烈马禁锢在马厩,诗象不可能如雨似风。岑参是大将军的幕僚,只是个记事的,毕竟随军边关,诗奔放旷达,却身不由己,作为从军之士,出入军帐,诗则必颂,可颂中又不失本我,真雄才也!
诗是生活的呈现,但不该是复制。即使是摄影,虽是实物的映像,而摄影师也会进行二次创作,运用技法,使其更美或人为的更丑,这便是艺术的再现了。
       “乘坐高铁而来/还是没赶上浪漫的花期 /留下粗壮的枝干/与安静的灰烬/曾经燃烧过诗句的大道/落满了稀疏的树影的足迹在枝叶间纷扬而下/以后还会有繁盛的花期/ 穿越历史,陈旧的女生宿舍楼前/还会生长灿烂的诗歌/最终我将归去/ 尽管心中有丝丝遗憾/ 有无尽的不舍 ”(《武汉大学樱花大道》)“深夜,从地铁钻到地面/回去的路上有些静寂/转过一道弯/看到音乐劲爆的KTV/再转一道弯/是一排烟熏火燎后的烧烤摊/和燃烧后随风飘飞的纸钱/小区里剩下两三盏透明的灯/楼房在黑夜里如同沉睡的森林/等待着旭日将黑暗吞尽”(《深夜回到小区》)。长征笔下的《武汉大学樱花大道》《深夜回到小区》叙述着司空见惯、普普通通的生活。
        “谈到工作、女人、酒精与时代发展/生活在底层的剪枝工感到力不从心/他像这无用的绿植即将被城市清理/只有将怨气倾泻在无力反抗的枝丫”(摘自:《剪枝工》)“匆匆回到眼花缭乱的聚光灯下/重新活成按程序无奈生活的一个人/零星的喝彩变得十分珍贵/吝啬掌声的观众并不关心她的存在/她多想有个爱人捧着鲜花冲上台来/为越来越微弱的坚持鼓气/一缕掺着乡愁的叹息令她脆弱/流干脸上那两条苦涩的河流”(摘自:《酒吧女歌手》)“丢失村庄的人/在城市干瘪的胸脯上起伏/乡村和城市/空荡的更空荡/膨胀的更膨胀/瘦弱的身影空虚里走着/对着太阳和月亮的七弦琴出神/分开是零星的海贝/聚集成不规则的孤岛用秘密的语气悄声交谈/打听一些不确切的消息”(摘自:《丢失村庄的人》)。长征这些沉甸甸的诗句展示着芸芸众生相。
       “汉阳树在多年前的想象力生长/朦胧的影子如同隔着一块竹月屏风 /云烟汇聚在这里,笼绕下凡的仙鹤/ 那个仙人挥挥衣袖/ 散发出多少幽香?/ 少年崔颢骑马赶来 /只为化解人间的忧愁 / 此刻,长江里无数回头的浪花 /湿漉漉地向我招手 ”(《晴川云烟》)“亭亭玉立,绿色的火把燃烧/莲花惨白,白的惊心/隔世的水草,她的嚣张/她无尽的心跳/水边垂钓者入定如石人/生怕把山野的寂静惊扰/沉思者捡起一片薄薄的杏叶/把肉身的重量一一卸掉/毒蛇在手心安详入睡/老虎在脚边静静蜷缩/唯独一只灰蛾扑打着翅膀/在我面前飞来绕去/伸手捕捉:原来是一只迷路的蜂鸟”(《莲池独坐》)“雨水把秀草滋养渐肥/悄悄爬满古寺禅居/道旁繁花落尽/怀胎的果树为谁叹息/浮云满天清风徐来/瓜熟蒂落的日子遥遥无期/高朋满座要我以诗招待/推敲词韵尚未成句/山上和尚解我心结/他一合十,山间一泓清潭/他一诵经,盛开满池红莲/诗心即佛心/欣然下山去/轻轻唱着浅歌/天上落了一幕清洗荷花透亮的细雨”(《山间诗心》)。而长征这些诗作,则要诗情、禅意、唯美的多。
        杜甫,“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身在瞿塘,心念长安,峡口曲江风烟相连。诗,乘一时之兴,发一时之慨,种下的是豆,长不出西瓜,故我写的诗一般不改。本不是玉,何须打磨。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我做不到。诗的技巧,我知。但,年轻的诗者,对世界的认知是最重要的。 
        古人讲品节,故曰:人溺己溺,人饿己饿。仕而节,品也,仕而坏,堕也。诗乃内化于心、形表于言,诗语可窥歌者品行,胸襟,甚至于未来。
      “每次看见和平鸽/仿佛看到战争/那些有名有姓的英雄墓碑/心中高高矗立/鸽子从眼前轻轻走过/洁白的羽毛阳光下舒展/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咕咕地鸣叫/像是在讲述/那些即将被人遗忘/关于战争长长的历史故事”(《和平鸽》) 长征的诗,朴实、真切、情浓、有生活、敬畏,关切时事在诗中,温暖且旷达,不似有的年轻人以不着边际、琐碎无聊为美。是缺了点儿仙味,可人人皆仙,若只倾情死亡,人类何以延续?这也是我喜欢长征诗的缘由,也是他诗的价值所在。
        一首诗能否引起读者的感怀与联想,除了阅者的体悟外,重在作者心中的境界,诗中是否蕴含让读者感发的内在情感,应该是长征必然的追求。
        诗意的深度、浓度确实需要沉淀,但情浓意浅也是诗的大忌。长征及长征这一代歌者,集广博的知识、鉴他人的感知,5G时代又可以便捷的融汇,消解前人、今人的悟道,诗的壮美定会是他们的。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花事缤纷岁月如诗

    本次雅集由广东省朗诵协会,正元庄读书会主办,由粤朗协文学创作委员会,广东省朗诵
  • 首届中华海峡两岸楚辞

     5月8日,首届中华海峡两岸楚辞之旅将于湘西怀化启程。届时,将在怀化锦绣五溪商
  • 爱国爱家 云南省祥云

    5月1日,云南省祥云县城高朋云集,来自楚雄、保山、丽江及大理州的大理市、祥云、
  • 第11届“毛泽东颂”原

    诗坛泰斗贺敬之题字“人民领袖毛泽东颂青年诗歌朗诵会精选”“首都青少年诗歌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