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恩荣:《活在烟火的人间》

作者:山西日报 | 来源:王恩荣 | 2018-10-18 | 阅读: 次    

  导读:语言是人类思维的物质外壳,诗作为人类思维的产物,必然离不开这个外壳。鸿宾兄即如此,他对语言的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

  朱鸿宾,出版有诗集《野鸽子》《梦在远方》等,《今夜醉一回》是朱鸿宾最新出版的诗集。他的诗集进一步彰显了其崇尚中国传统的行侠仗义的英雄理想主义情结,著名文学评论家杜学文评之曰:“朱鸿宾把自己称作老刀客,似乎可以看出诗人的某种价值追求,并力图在诗中表现刀客之侠、之义、之充沛的内心力量。”

  语言是人类思维的物质外壳,诗作为人类思维的产物,必然离不开这个外壳。鸿宾兄即如此,他对语言的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有以下艺术特点:

  变异。严羽说:“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纵观此书,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恐怕是朱鸿宾对语言文字的娴熟运用,纵横捭阖,如鱼得水,语言如天上的星辰,随处可见星星闪烁,极大地配合了他的表意的畅快淋漓。如他的《下山》“挑一担子绿风下山去/鸟鸣一路追赶”,“绿风”是无形的,却能让人挑着,“鸟鸣”是声音,却能够追赶人,但这样的表达,在场感呼之欲出,最大限度地表现了一个渴望爱情女人的春天的情绪。这首诗还有“梦里多是乱窜的秋风”“砍柴火以喂养炊烟”“山下,得了风湿病的老房子/在春天,也忘了疼痛”,这些语言变异的表意,可谓妙不可言。

  写意。艺术创作术语。与“写实”相对。艺术家忽略艺术形象的外在逼真性,而强调其内在精神实质表现的艺术创作倾向和手法。最初起源于绘画,要求在形象之中有所蕴涵和寄寓,让“象”具有表意功能或成为表意的手段。后用之于诗歌的意象。比如他的《子弹》写司法误判给一家子带来永久的伤害:“一颗子弹在空中,飞了二十年/多像凌迟/一刀比一刀快/活剐着一家人。”

  跳跃。诗歌不是分行的散文。如果说散文是粥,尚有稻米之形,诗就是美酒,丝毫没了稻米的影子,酒与米的关系只有靠想象来填充。所以金开诚先生指出,诗词赏析始终离不开一个“想”字。诗歌的跳跃性与写意、变异是连在一起的,其要去掉过程,抽去不必要的外在联系,甚至某种内在联系,故意留下逻辑空白或意义空白。这就需要诗人高超的语言艺术,比如他的《望天吼》:“太阳和他一样流浪/被晚风追杀”,看起来很突兀和难以理解,如果把里面省略掉的诸多比喻叙述补充上,就容易理解多了。

  朱鸿宾是一个很厚实的人,这源于他的对生他养他故土精神的追寻,在他的这本诗集里,处处可见他故乡的影子,“活在烟火的人间”,那烟火都是起源于故土的柴屋;“路过一片山水”,都无大过故乡的坑坑洼洼;就连老刀客“最后一次磨刀”声里,都是童年理想主义的衍生。最喜第四辑“散落在尘土里的泪”,更是对故土最浩荡的陈述和思念,像一个陈列故土物象的博物馆,我们在其中也仿佛看见了自己的童年,看见了那逝去的农村物象、乡亲的苦难与诗人的悲悯。

  渐行渐远的故土物象:评论家师力斌说:“他是从太行山巅来到城市的男人,一辈子走不出他的大山和故乡。乡土和童年记忆构成诗人生活的另一半内容。”是的,诗集里比如《乡戏》“台上的青衣每甩一回长袖/夜色就加深一寸”;《一棵谷穗》“俯下身子探望日渐消瘦的村子”;《沟》“朱家山缺水,不缺的是沟/黄土沟,是小山村的皱纹/没有舒展过”;《交换》里对手枪的“眼馋”;《桑葚》里偷杏;还有看电影《爱过一个女特务》;《看病》里“老天爷派一朵云/跟着,在头顶撑一把伞”,哪一个不是你亲身经历、感同身受的,还有老井、柳笛、墓地、三叔的风筝、炊烟、“硌脚的山路”、镰刀、标语、《年前》的磨豆腐等等一个个沉甸甸的故土物象似曾相识。诗人如数家珍。有的在渐行渐远,有的已经消亡。

  苦难与悲悯情怀:自古侠客义士都与仁有深刻的关联,老刀客也不例外,侠客里看出他的英雄情结,俗世关怀里我们看出他仁者的悲悯情怀。故土和俗世有无尽的苦难:比如《落叶》“在红土下,落叶相拥而泣”;《解牛》“牛头扔在案板上/眼里流出一滴泪,没人理会”;《寻找温暖》的“他”与“流浪狗”;《哭雨》“小村子连一滴泪/也挤不出来”;《路过溺水现场》被淹死的“我的童年”;《老井》“一个女人以身子封住井口”;《镰刀》“镰刀挂在墙头/弯成爷爷老爱疼的腰”“在老家的院墙上/雨冲刷留下的痕迹/多像我小时候哭过的脸”;《犁》“与一件破雨衣相依为伴/依附亲人的灵魂”,还有《河边》跳水的洗衣妇等,贫穷落后是这些苦难的根源。诗人做不了救世主,他只能以一个诗人的悲悯抚摸这片热土。

  总之,老刀客的《今夜醉一回》确是一本好书,我惊喜能有这样的诗书为伴,淡看秋月春花云卷云舒。当然也不是完美无缺的,鸿宾兄如果能聚星点灵犀沉淀为经典华章,更加沉静写作,前景不可估量。当然,我还是更喜欢见拙见美之作,可能这样的作品更见素见朴吧。

老刀客的诗

《金沙滩》


沙里没有金子,有的是凝血
战士的,战马的
从此,滩上寸草不生
不能活着,苟活是对血的亵渎

这里的鸟是飞刀
云是板斧,都是一门忠烈的后人
金沙滩从来不缺英雄
杨家将士的恨埋在沙土里
大火着了千年
又被多雨的天空一次次浇灭

夜深,一阵阵喊杀声
敲开我居住的客栈
惊醒我,抽出枕边的老刀

    《昭君墓》

和亲,一次远嫁
不归路,在万里黄沙的尽头
堂堂大汉朝
国运系于一女子的青丝
刀枪入库,从此君王不早朝
羞耻居然刻入史书
一个个响亮的耳光
从阴山响起,两千年不绝于耳
一次次惊扰
宫殿之上彻夜不眠的狂欢

墓前,我读出一个女人的可怜
天空落下几滴小雨
算是祭奠


       《小   鹿》

活着
在一只大铁笼子
肉是一道菜,血是饮品
有人想挣钱,有人想吃尽山珍海味
命就不是它的

磨刀声从厨房传来
一大锅水烧开了,等它跳进去
以一块块模糊的血肉
好看的大眼睛睁着
像幼儿园的孩子,干干净净
钢筋水泥的森林找不到家
一只只酒杯在等鲜血

躲过猛兽追逐和猎人的子弹
杀死小鹿的
是阳光灿烂的都市


     《澳门:人造的天空》

一年四季
不会下雨下雪刮风
彩虹被冷藏,云朵听不到鸟鸣
夜晚,无法邀请北斗七星
一壶月色酒,与谁共饮

我要真实的天空
隐藏灾难,荆棘丛生
但不会腐烂,有日月星辰
年年预约草长莺飞
抬头看到的不是霓虹

   《在玄中寺》

风,慢下来
以一头毛驴拉磨的累
慢下来,鸟很忙
山谷里太寂寞,它们要念佛
还要捡拾一声风铃,不能遗落的经文

一炷香
收了身后渐渐暗淡的繁华

  (老刀客本名朱鸿宾,山西武乡人。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太原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太原市诗词学会副会长。山西省社科院传媒专业委员会研究员。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创作,至今发表诗文一千多首(篇)。出版有诗集《野鸽子》《沉默是我唯一的歌》《梦在远方》《唤醒闪电》《鱼化石》《今夜醉一回》和散文集《走遍春天》七种。其文学及新闻作品十三次在国内获奖。现供职于一家新闻媒体。1999年太原市十大杰出青年。2014年太原市十佳记者。荣获上官军乐诗歌奖。诗印象诗歌奖。太原《都市》桂冠诗人奖,优秀作家奖。太原市精神文明建设“九个一”工程奖。2015年山西省年度十佳诗人。2012年2016年两度入围赵树理文学奖。2018年诗集《今夜醉一回》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