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山道一:《驮着太阳爬行的蚂蚁》

——致我的老哥哥贾国忠

作者:弥山道一 | 来源:中诗网 | 2018-09-02 | 阅读: 次    

  导读:贾国忠简介:河南禹州市人,50后农民,残疾,爱文史,喜写作,有作品散。


诗人贾国忠


  在古朴又古朴的乡村,有一座山巍峨后静卧着,有一条河畅流过干涸了!
  可那里有一片田地,有一个人拄着拐杖后还是拄着拐杖,天天巡视着他的收成,有一个人夜夜盘腿在地埂上,苦思着他的诗文。
  他就是我的老哥哥贾国忠!
  贾国忠,因残疾考上师范没有被录取,抱怨后便认命了,邻村的一个村女,与他在玉米地偷偷牵手后,因家穷父母棒打后便再也没有在麦田说过一句话。地挨着地,也没有再说一句话,那可是麦叶擦着麦叶,有距离又无距离呀!瓜果与瓜果,熟了,它滚向他的田里,它滚向她的地上。可再没有说过一句话!从年少到年老。如今,头发都白了,还不说一句话?我的老哥哥,我的不是嫂子的嫂子呀!说一句话吧!
  会有一天说话的!老哥哥,那是久远的事。别戳我的心了!
  就这样,他写着自己的诗行,颖水冲走后,写。山风爬跑后,写。春花落了,夏雷响过了,写。秋蝉死了,冬雪化了,写!
  他坚守着他的诗如他的庄田。他是我的老哥哥……贾国忠!
  老哥哥,不拄拐杖还能走出那老屋吗!你老了我也老了呀!
  梧桐树上挂着你的诗句,嘶鸣如风……
  弟听到了呀……
    ——郭栋超于蝉鸣着的河边

附贾国忠的诗:

日月 神佛 垃圾 春天

日头月亮
日头月亮,
是对最好夫妻。
虽不那么恩爱甜蜜,
可千百年不离不弃。

日子平平淡淡,
生活风风雨雨。
不争谁强谁弱,
不比谁高谁低。

所以天长地久,
所以生生不息。
尽管没有荣华,
尽管没有子女。

神佛仪容
很明白自己身份,
极清楚自己来历。
任你磕头礼拜,
总是沉默不语。

诉冤也好祈福也罢,
你说你的我听我的。
香表供食照收不误,
富贵贫贱来者不拒。

人间烟火五味难免,
恩怨是非何论天理?
不是现在事不关己,
千百年来谁能消弭?

垃圾写真
花红柳绿五彩缤纷,
腥臊酸臭刺鼻难闻。
沟沟壑壑物以类集,
时时处处结堆成群。

生身母亲遍地都有,
兄弟姐妹携手同心。
既有不竭生命源泉,
又有合法身价名份。

大街上尽可招摇过市,
小巷里任意追逐飞奔。
风来了顿增几分活力,
雨来了更长无限精神。

敢让蓝天恶心呕吐,
能叫大地头胀脑昏。
虽遭世人痛斥怒骂,
依然自在繁衍生存。

春天的忧虑
春天啊,你那么可爱,
唱着笑着从严冬走来。
轻轻脚步融冰化雪,
暖暖呼吸荡人心怀。

沉睡种子被你唤醒,
朦胧花蕾被你揉开。
丝丝空气蕴蓄甜蜜,
缕缕清风携带油彩。

每丝空气都带着甜蜜,
每缕呼吸都含着欢快。

小鸟欢唱是你切切呼唤,
杨柳招手含你殷殷期待。
山石田土向你点头致意,
河塘湖泊对你笑逐颜开。

然而蚊蝇也借你装蜂扮蝶,
污泥浊水也乘机流光溢彩。
病菌病毒也开始蔓延滋长,
瘴气乌烟已释放全部能耐。

甜蜜空气中掺进癌尘,
和煦阳光里暗藏雾霾。
时不时将人麻痹窒息,
完全模糊了真假黑白。
?
鲜花绿树当做毒木荒草,
玉石玛瑙视为坷垃泥块。
不思垦荒,忘记播种,
声色犬马,死去活来……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